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78 袁绍表举豫刺史

正文 178 袁绍表举豫刺史

    却是说了:乐进只带了数个从骑,从薛礼手中夺下彭城兵的军权,带彭城兵北上击敌,难道乐进竟是不怕彭城兵哗变么?

    乃有两个缘故:命彭城兵跟着乐进北上的军令是薛礼亲自下达给彭城兵中的军吏的,军吏们暂时不知内情,此其一;荀军已得下邳全境,两路军马并入东海,军威盛大,胜利在望,大势如此,料彭城兵中也不会有不识时务之人,此其二。

    因了这两个缘故,乐进却是半点也不担心会有哗变、反乱之事发生。

    乐进夺下彭城兵的军权,带着兵士当天离营,北上出境,进击阴平诸县。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利城。

    闻知彭城兵出境北上,臧霸默然片刻,随即召来诸将,命昌豨带部去祝其,命尹礼带部去赣榆,又命吴敦带部去朐县,以增强此三县的防御为名,分别进驻夺占。

    他并令道:如三县拒不让进,可攻之。

    昌豨、尹礼、吴敦问道:“如不让进,我等可攻之?这却是为何?”

    “彭城兵已出境北上,郯县离败不远。我等不可枯坐无为了。”

    “都尉之意是?”

    “陶徐州对我等恩厚,虽不可助荀广陵击郯县,但来日谒见荀广陵时,总不能两手空空。”

    昌豨、尹礼明白了臧霸的意思,臧霸这是想赶在荀军之前拿下祝其、赣榆和朐县这三个县,然后等陶谦兵败,便将此三县加上他们现驻扎的利城,共此东海境内的四个县一起当做见面礼献给荀贞。——东海郡总共有十三个县,臧霸一下拿出四个县献给荀贞,虽无助取郯县之功,这份勋劳也不算小了,如果再加上琅琊郡,他的功劳甚至比许仲和荀成还要大。

    昌豨、尹礼、吴敦当下接令,各领兵出营,分去祝其、赣榆、朐县。

    祝其、赣榆两县都在利城的东北边,祝其离利城只有四十里,赣榆离利城亦不远,约百里许。朐县在利城的东南边,相距稍远,有一百多里地,——朐县西南百余里外便是厚丘。

    昌豨先至,到了祝其城下,他便用臧霸的吩咐,假以增援为名,骗开城门,一举占取此城。尹礼到了赣榆,亦用此计,也进了城中,将之占据。

    吴敦路上用时最长,三人中他是最晚一个抵达目的地的,而且也是三人中唯一一个被拒绝入城的。而且因了某个缘故,他还不能攻城,没奈何,只得返回利城。

    见到臧霸,吴敦言其为朐县所拒,不能入城。

    臧霸问道:“我不是说如被拒之,便可攻城么?”

    “可城上悬的是荀军旗帜,我没办法攻啊。”

    “怎么会有荀军旗帜?”

    “我打探得清楚,是糜从事献了朐县给荀仲仁,故城中高挂荀军旗帜。”

    臧霸这才了然,心道:“原来是糜竺先下手,献了朐县。”

    糜家是东海豪富,乃至放到整个徐州来说,糜家都是顶尖的大豪。这样顶尖的大豪强,对整个州都会有影响力,更就别说对他的家乡了。糜家的家乡正是朐县,糜竺几乎没费什么事,轻松容易地就拿到了朐县的控制权,随之,便转手把城池献给了荀成。

    不但只是献了一座朐县城给荀成,糜竺还拿出了大量的粮秣、军械,以及千余部曲,一起献给了荀成。糜竺家豪富,粮储如山积,家中有冶坊,荀贞此前为攻徐做准备时,就从糜家买过不少的粮食和兵甲,以及铁器如农具等等,既如此豪富,那么拿出一些献给荀成自是不足一提。至於部曲,糜家本就有部曲,昔黄巾起时,为保家业,更是扩大了部曲的规模。

    除此外,糜竺虽然需要留在朐县以安抚地方,暂离不开身,但却派了他的同产弟糜芳去到荀成的营中效力,名义上说是“效力”,实则有“质子”之意,乃是变相地在向荀贞表示效忠。

    糜竺是朐县的地头蛇,臧霸肯定争不过他。见是他献了朐县给荀贞,臧霸也只能罢了。

    虽然没有能拿下朐县,可已经相继得到昌豨、尹礼、吴敦顺利入城的军报,臧霸亦是较为满意了。他心道:“有此两县,加上利城,吾虽无取郯之功,然献此三县,亦足够矣!”

    彭城兵离境北上,臧霸取城待献,朐县不攻而得,厚丘与襄贲深陷重围。

    东海境内的战事,形势一片大好,可广陵县的郡府中,荀贞却遇到了麻烦。

    麻烦是从袁绍那里来的。

    荀贞接到消息,说袁绍表举周昂为豫州刺史。

    袁绍到了冀州后,广树党羽,韩馥的部将麹义反叛,韩馥战之不能胜,袁绍便与麹义结交,又北连幽州公孙瓒,遣说客说动公孙瓒,使其发兵南下,侵入冀州,逼迫冀州牧韩馥,又遣他的外甥高干去见韩馥,韩馥内外交困,竟是被高干劝动,遣子送冀州牧的印绶奉给袁绍,袁绍因得以代领冀州牧,入居州府,擢用能士,表沮授为奋威将军,用田丰为别驾,审配为治中,又用逢纪、许攸等为谋主,整兵聚粮,遂有南征北讨、踌躇逐鹿之志。

    这些都是发生在去年的事情,而为何袁绍不好好地在冀州发展,却於此时表举周昂为豫州刺史?

    他的意图很明显:首先,豫州是个大州,与冀州的南部接壤,他既有逐鹿之志,就必须要把豫州控制在手;其次,荀贞今将攻取下徐州全境,而荀贞与孙坚交情莫逆,荀贞占徐州,孙坚占豫州,徐、豫联手,其势太盛,这其中亦有抑制荀贞或孙坚继续发展的念头。——荀贞和袁绍的关系虽然不错,早些年时,包括现在,他都被视为“袁党”的一员,可是,再好的关系,放在利益面前也得让步。

    闻知了此事后,荀贞立刻召来戏志才、荀彧等人商议。

    戏志才嘿然说道:“表周昂为豫州刺史?袁本初挑的好人选啊。”

    荀彧说道:“周昂为周泰明之弟,袁本初表周昂为豫州刺史,分明是不欲我军援助孙豫州。”

    周泰明便是丹阳太守周昕。

    袁绍表周昂为豫州刺史,当周昂带兵入豫州时,孙坚极有可能会向荀贞求援,而一旦荀贞出兵,虽说周昕之前曾经帮助荀贞在丹阳募过兵,可周昂乃是他的亲弟,荀贞是万万比不上的,那么他就必定会从丹阳北击广陵,以助周昂,到得那时,荀贞就会陷入两线作战的困境,——这还是在徐州已被荀贞占领全境的情况下,如果周昂出兵得快,孙坚又万一战之失利,向荀贞求援得早,而郯县那时还没有被攻克,那么荀贞就是三线作战了。

    戏志才说道:“豫州本就不少的郡县、地方士族不服孙豫州,汝南又是袁本初的家乡,周昂南下后,孙豫州必陷苦战,到时定会向我军求援,……君侯,我军到时该怎么办,是援还是不援,如援,又该怎么援,当对此早做谋划啊!”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