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77 乐进单骑入彭城(下)

正文 177 乐进单骑入彭城(下)

    在这个亭长的带引下,乐进等来到武原县内。

    到了县寺,见到县令,乐进自道身份,言说此来是奉荀贞命见薛礼的,看到乐进拿出的公文的封印后,这县令不敢怠慢,急忙安排布置,遣县中主簿亲送乐进去郡治彭城县。

    彭城郡方圆不大,彭城县虽是位处在郡正中偏西的位置,但从武原到彭城县也只有百余里地。能早一日调出薛礼的兵马,就能早一日攻下东海,减少军吏的伤亡和减轻军粮的压力,所以,乐进只在途中休息了一次,不到一个时辰,一天后就到达了彭城县。

    武原主簿以“公请在城外稍候,待城中相迎”为借口,本是想先入城为乐进通传,好让薛礼有个反应的时间,但是被乐进拒绝了,没有办法,武原主簿只能和乐进等一起进城。

    进到城中,直接来至郡府门外。

    薛礼正在府中后宅,忽闻乐进奉荀贞令至,措手不及。

    薛礼心道:“奉荀广陵令来?此必是来调我彭城的兵的!……却不知他带了多少兵马入境?边县却怎么竟连一道军文都没有提前给我送来!”

    ——武原其实是有军文公报给薛礼送来的,但是乐进路上走得太快的,以致乐进已到,军文公报却还没到。

    如是能够提前得知此讯,薛礼至少还可以召集府臣,集思广益地商议一下,不管商议的结果是什么,最起码薛礼心里能有点底,可现下乐进已经到了府门外,不能让他在那里久等,却是没有功夫再与府臣们讨论此事了,因而,薛礼只能一边紧急召唤得用的诸臣吏们速来府中大堂,一边叫侍女给他穿上国相的衣冠绶带,匆忙忙地出府迎接。

    还没出府门,薛礼就一眼看见了乐进。

    乐进虽体貌短小,但立在虎体熊腰的几个从骑身前,却使人直接就忽略掉了那几个从骑的存在,给人一种岳峙渊渟之感,因久经沙场,常年在野外之故,较之早年,他的肤色如今更加黝黑,然也正是这越发的黝黑之色,又使人觉得他容貌威严,心胆必如铁。

    薛礼出了府门,上前见礼。

    乐进还礼,说道:“在下乐进,奉建威将军令,传送军文与君。”

    “久闻君高名,今得一见,幸甚!建威将军有何令文,直接下达便是,竟何必劳烦君亲至!”

    “此处非说话之所。薛相,便请你前边引路,到了堂上,我再把将军的令文给你看。”

    “好,好。”

    薛礼转过身,前头带路,一面慢慢走,一面给左右使眼色,却是叫他们去催促臣吏们快点过来。只是,从府门到堂上的距离能有多远?薛礼走得再慢,也用不了多久,等到了堂上时,他召唤的臣吏们都还没到。

    薛礼没有办法,只好先请乐进入席落座,唤人取来汤水,展开笑容,打算和乐进寒暄几句,以此来拖延时间,等臣吏们过来。

    乐进却没有和他寒暄的意思,亦不入座,直接拿出了荀贞的军令,亲自上前,亲手递到了薛礼的手中,说道:“这便是建威将军的令文,君请细看罢。”

    薛礼口道:“是,是”。

    他慢腾腾地检查封印无误,拆开来,拿出令文细看。

    荀贞的军令只有短短的几句话:荀成围厚丘,许显攻襄贲,彭城兵当北取阴平、合乡诸县,俟克,与许、荀合,共击郯。见令即出,不得延搁。

    阴平、合乡等县也都是东海郡的辖县,位处在东海郡的最西边、彭城国的正北边方向。

    这几个县因地稍偏,城中的兵马又於早些时多被陶谦调回了郯县、或改派去了厚丘和襄贲屯守,所以如今的城防也较为空虚,战力不足,原本来说,现在打不打它们,对整个东海的战局都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荀贞本是打算在攻克了襄贲和厚丘后再分别攻取此数县的,但现在既然要调彭城的兵出境作战,便干脆让彭城兵先把这几个县给打下,——这却也是存了先让彭城兵练练手,看看他们的战力如何之意,同时,再一个来说,彭城兵不是荀贞的嫡系,如果直接命令他们去打坚城,或会激起他们的不满,所以让他们先打此数县,也是一个过渡。

    薛礼看完军令,把令文放在案上,往堂外瞄了几眼,却还是不见臣吏们来至。也是不巧,他召唤的这几个臣吏有的今天休沐,回了家,有的外出办事,没在府里,所以俱迟迟不到。

    乐进说道:“建威将军的军令,君以看过,便请把虎符给我,我这就去营中调兵,北击阴平诸县。”

    “这也太急了点吧?……兵马调动可不是小事,总不能说出营就出营啊,总得给我点时间,一来,让部曲做些临战的预备,二来,我也好为君备下粮秣军资,这才好离境北上。”

    “将军的令文你没有看仔细么?‘见令即出,不得延搁’。”

    “可是,……。”

    “临战的预备,可以在北上的路上再做;粮秣军资,我想营中必有储备,先把这些储备带上,余下所需的,君可再筹措,筹措完后给我送到即可。”

    薛礼干笑了两声,说道:“天将近午,不妨等饭后再议此事,如何?”

    “我听说陶恭祖遣了使者来见薛相,至今未走,尚在府中,请他们出来见见罢!”

    薛礼正满脑子地想怎么才能把乐进给拖延住,没料到乐进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一下没有防备,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乐进说道:“薛相缘何不语?可是因其中另有内情,所以不愿我与他相见么?”

    “没有,没什么内情!……来人,请郑公来。”

    薛礼心道:“乐文谦却是怎么知道陶恭祖有使者来我这里?罢了,不管他是怎么知道的,反正我正想拖延时辰,便让他两人一见就是,顺便,也省得乐文谦因之生疑。……反正我没答应陶恭祖什么,也不怕他俩相见。”

    陶谦的使者“郑公”就住在郡府里专门招待客人的馆舍里,很快就来到了。

    见堂上除了薛礼,还有一人,这位“郑公”看了乐进几眼,对薛礼行礼,说道:“府君召吾来,可是有了决断?”

    乐进问薛礼道:“什么决断?”

    薛礼不得不答,答道:“方伯许我以下邳相。”

    乐进马上就明白了陶谦的意图:下邳的战略地位虽不及彭城,可辖地却比彭城大得太多了,陶谦这是在以表薛礼迁下邳相为条件,请求薛礼出兵相助。

    “郑公”又看了乐进一眼,问薛礼道:“府君,这位是?”

    “我是建威将军帐下乐进。”

    乐进笑了笑,没等“郑公”缓过神,已抽剑在手,两步上前,提剑急刺,连刺三剑,俱中要害。这“郑公”大叫了一声,伸手想去抓乐进,随着鲜血喷涌,却没有了力气,身子软软倒地,“荷荷”地喘了几口粗气,很快就死去了,汩汩的血聚成血洼,又缓缓流淌至薛礼案前。

    薛礼目瞪口呆。

    乐进弯下腰,把剑在“郑公”的衣服上擦了擦,拭去血迹,站起身,把剑返入鞘中,抬头看向薛礼,若无其事地说道:“薛相,你看我替你做的这个决断可不可以?”

    “可、……可以。”

    “决断既已下,可以把虎符给我了吧?”

    堂外的吏员们发现了堂上的情况,试图冲入堂中,却被乐进留在堂外的从骑们挡住了去路。

    薛礼胆战心惊,只恐乐进顺手把他也给杀了,惊慌无奈下,只得令吏员取来虎符,交给乐进。

    乐进拿了虎符,却不就走,对薛礼说道:“不知贵部的兵营在哪里,劳请薛相与我一道罢。”

    薛礼无法,只好和乐进一起离开郡府,去往营中。在出府的路上,碰见了他召唤的那几个臣吏中的一个,只是直到这个时候才来到,却是半点用处也无了。到了营中,在乐进的要求下,薛礼给军吏们传达了荀贞的军令,命令他们听从乐进的指挥,即刻出营北上。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