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76 乐进单骑入彭城(上)

正文 176 乐进单骑入彭城(上)

    荀贞的军令、信件送到许仲手上时,许仲的兵马刚到襄贲。

    东海境内,离郯县最近的县城便是襄贲,其次是厚丘。

    襄贲在郯县西北方,离郯县六十里;厚丘在郯县东南方,离郯县百余里。

    只要荀军能够拿下这两座城,就能够对郯县形成夹击包围之势。

    陶谦自然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不但在厚丘布下了重兵,也在襄贲屯驻了精锐。

    可以预见,襄贲将会和厚丘一样,都不好攻克。

    许仲布置兵马筑营,自与诸将商讨攻城事,就正在商讨之时,荀贞的军令和信件到了。

    许仲展开细看,看罢,对诸将说道:“建威将军令:令我部选得用之将去彭城,命薛礼出兵。”

    在座的诸人在前线领兵打仗,皆不知在这段时间里广陵与彭城的“外交来往”,只有许仲、乐进因是主将,荀攸因是谋主,他们三人接到过荀贞的公文,知晓此事。当下,由荀攸发言,简单地给在座诸人讲了一下近期广陵遣人出使彭城、逼迫薛礼出兵的事情。

    诸人闻了,这才知晓。

    刘备问道:“君侯在令中可指派了人选么?”

    荀攸知其心意,知道他这是跃跃欲试,又想立功了,笑答道:“玄德,这件功劳你怕是立不成了。……君侯虽然没有指派人选,但是在令中建议由乐相来办此事。”

    荀贞在后方,虽然许仲的军报不断,但战争是瞬息万变的,很可能在他下达军令的时候,战事没有变化,可挡他的军令和信件被送达到许仲营中时,前线的战事就会出现一些变化,所以没有在令中很确定地指派乐进去,只是建议说:战如不急,可由文谦赴彭城。

    荀贞建议让乐进去彭城是出於两个考虑。

    首先,薛礼毕竟是彭城相,不能只遣一个中级军官去调他的兵,这么做的话,会让薛礼认为是一种侮辱,有可能会影响调兵之事的“顺利进行”,所以需得遣一个高级将领去,许仲作为此路兵马的主将,肯定是不能去的,那么就只有乐进了。

    乐进是许仲的副将,同时他还被荀贞表为了下邳相,尽管不是出自朝廷的任命,可现在下邳已得,在实质上他也确是一郡之长了,正与薛礼的地位相当,从而可以减轻薛礼的抵触心态。

    其次,乐进壮猛有谋,计略周备,以他的能力来看,也适合去做这件事。

    综此两个考虑,荀贞因而建议让乐进去彭城调兵。

    听得荀贞建议由乐进去办此事,刘备只得收了“再立功劳”的想法,笑道:“君侯思虑周详,薛礼虽犹有不甘之意,然以乐相之高才,调彭城兵必如反掌之易。”

    许仲问乐进道:“文谦,此事便交给你吧?”

    乐进说道:“谨奉君侯令。”

    许仲沉吟稍顷,又说道:“文谦,我拨给你千人,从你入彭城,你看可够?”

    乐进笑道:“哪里用得着那么多人马?将军今方至襄贲,正用兵时,我一兵一卒都不带,只带几个随从便是。”

    “如玄德所说,薛礼现确仍有不甘之意。文谦,今去彭城,可不能大意啊!只带几个随从怎么行?”

    “东有将军屯襄贲,西有孙河屯萧县,料我此去,定无碍也。”

    见乐进坚持不带兵马,要把部队留给许仲围击襄贲,许仲劝说不了,也只得听他的。

    当日做了些准备,次日一早,乐进便带了四五骑,离开营地,往西北行,朝彭城而去。

    襄贲离彭城境约有六十里,入了彭城地界之后,当先是傅阳、武原两县,此两县都紧邻着彭城与东海郡的接壤处,特别是武原县,更是处在彭城、东海和下邳三郡的交界处。

    ——彭城、东海、下邳三个郡国是相邻的,东海在北边,彭城与下邳俱在东海之南,而一西一东,彭城在西,下邳在东。

    驰行一日,入暮时分,乐进便到了武原县外。

    荀贞和陶谦已交战近月,下邳和东海都临着彭城,薛礼此前虽然没有出兵参与到战事中,但为了免受波及,避免乱兵入境,另外也是担忧荀贞和陶谦会突然袭击,强入彭城,所以彭城郡延边的诸县俱戒备森严,还没有看到武原的县城,乐进等就被路边的一个亭长拦下了。

    荀贞也是当过亭长的,乐进正是在荀贞当亭长时与荀贞结识的,所以而今乐进虽已是“下邳相”,但对这个恪守本职的亭长却是没有什么傲慢之态,和颜悦色地与他对话。

    这亭长警觉地打量乐进和他的从骑,问道:“汝等何人?从何处来?可有传符?”

    也难怪这亭长警觉,乐进还好,黑衣高冠,腰佩长剑,像是个士人的打扮,可他身后的那几个从骑俱披甲带刀,持铁矛,有两个的坐骑鞍侧还携着弓弩,一看就不是“良民”,并且他们又是从东北边来,那里不远处便正是与东海郡交界的所在,东海现在可是正在打仗。

    见这个亭长十足警惕,又见边儿上的求盗和几个亭卒也都是按刀戒备,乐进笑道:“符却没有,传也没有,只有一道公文,是给你们郡守的。”

    传符,是通关或过境时的信物。通常来说,符主要用於军事方面,类如虎符,便是符的一种,而传则多为吏、民所用,当吏、民因为公事或者私事而需要去别的郡、县时,就要先在本地的县寺申请“传”,把个人的相貌、身份和出行的目的等写在其上,然后才能在各地通行。

    按理说,乐进此入彭城是为了调薛礼的兵,乃是军事,他应该是有符的,但是因为荀贞和陶谦的战争,整个徐州的符现在都不能用了,——也不是不能用,是不能通用了。

    本来徐州的符是各郡可以通用的,但是战事一起,为了防止对方用符通关过境、潜入己方的地盘打探情报,或甚至偷袭己方的城池,所以陶谦、荀贞,包括持坐观之意的薛礼、臧霸都另制了一套符,用於各自辖区,因而,乐进却是无符可出示给这个亭长。

    至於传,和符一个道理,便是乐进拿出一个传来,不管是以下邳的名义还是以广陵的名义,这个亭长恐怕都不会认,况且,乐进其实也根本就不需要传,有荀贞的公文就足够了。

    这亭长问道:“哪里来的公文?州府么?”

    因见乐进是从东海郡来,故而这亭长有此一问。

    “建威将军的公文,……你可再前引路,带我等去县寺见你们的县令。”

    这亭长颇是狐疑,但荀贞的公文却不是他能够看的,因退到一边与求盗和亭卒们商量了片刻,过来对乐进说道:“好,我带你去县寺。”

    县中驻有兵马,乐进的几个从骑虽披甲带兵,可区区几骑料也无用。

    这亭长遂带着乐进等去往县寺,路上终於还是忍不住,问道:“君是建威将军帐下么?”

    或许是因为知道了乐进是荀贞的下属,这亭长对乐进的称呼和说话的语气都客气了许多。

    “正是。”

    “不知来我彭城是为何事?”

    乐进笑道:“这却不能告诉你。”

    “是,是。”

    走了一段路,这亭长又忍不住问道:“我听说建威将军已经攻下了下邳全郡,此事可真?”

    “半点不假。”

    原本还有下邳郡南的盱台、高山和东城三县,许仲没有攻打,但在下邳县被克,笮融授首之后,这三个县相继就降了。

    “……前几日,方伯的人从我这里经过,也是去见我们府君的,不知此事,君可知否?”

    “噢?什么时候从你这里经过的?”

    “三天前。”

    “可回东海了么?”

    “这个……,小人就不知道了,反正是这几天我都没有再见到过他们。”

    乐进暗把此事记下,心道:“陶恭祖这定是又来找薛礼借兵了,既然这亭长没再见过他们,那么他们便极有可能还在彭城郡府。见了薛礼后,我却是可在这上边做些文章。”笑问这个亭长,“你当知建威将军正与陶徐州攻战,却为何将此事告之於了我?”

    这亭长答道:“不敢瞒君:州伯自到任,年年催粮,租税一年比一年重,别的地方小人不知,但在小人乡中,乡人们早就不胜其苦,卖儿女的多是,不少人离乡外逃,甚有聚众成贼的,要非小人是个亭长,稍有些钱粮俸禄,勉强尚能养活家人,说不得,也早成流民了。闻得建威将军檄文,说起兵兴战是为了给百姓们一条活路,小人实是渴盼建威将军能够早点打下徐州啊!”

    乐进不觉感叹,对从骑们说道:“听见了么?建威将军起义军,击无道,正是顺应民心啊,此即‘民望之,若大旱之望云霓也’!”

    天下兵灾,诸侯纷起,要想自立,就得强兵,而要想强兵,就得有钱有粮,钱粮从哪里来?只会是从黔首身上取。

    黄巾乱后,百姓本就困弊,再受到残酷的剥削,当然就活不下去了。

    豪强如阙宣,士人如陈珪、陈登,百姓如彭城国的这个亭长,俱都站在了荀贞的这一边,这一场仗,陶谦又岂会有获胜之理?大约亦正因此,荀贞才攻势甚捷,旬月间即克取下邳,兵入东海。厚丘和襄贲虽兵多城坚,郯县更是兵马众多,守御严备,可乐进相信,有此民心士气,就算是再坚的城,再多的敌人,都绝不是荀军的敌手,获胜只在早晚之间。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