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73 荀成将度自雍然(上)

正文 173 荀成将度自雍然(上)

    </strong>许仲计取下邳县,分兵击司吾、良成,接下来就要攻入东海;而荀成攻克曲阳后稍作休整便即北上,却是比许仲提早一步,已进入了东海境,——曲阳向北二三十里便是东海郡的地界。

    进了东海境,行不足百里,便是厚丘县。

    此县为前汉武帝时所置,因前有丘陵,后有河名厚,故得“厚丘”为名。王莽篡汉后,把此地改名为祝其亭,光武中兴,又将之改回了本名,——王莽称帝后搞了很多“改革”,其中的一大项便是在“名”上做改动,人名上,因为所谓“二名非礼,春秋不二名”,所以他规定人取名,不许有两个字,这项变革一直影响到了当下,此外,对官名、地名他也做了很多的改动,比如在郡县的名字上,荀成之前围击的曲阳,他改其名为从阳,又如许仲现下正在攻打的司吾,他改其名为息吾,林林总总,不过,这些官名和地名后来都被光武帝改回去了。

    厚丘是从曲阳入境东海的第一个县,也是从曲阳去郯县的必经之地,所以,陶谦在这里布置了重兵把守。

    荀成军至厚丘城外,远远地安营扎寨,探察城中虚实,作攻城的准备。

    一边做攻城的准备,荀成一边召集诸将、文吏,商议一件重要的军情。

    却是臧霸尽管行军迟缓,终於还是到了东海郡内,现刚入驻利城。

    利城在厚丘北边一百二三十里处,这段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虽说观臧霸举动,他现似是怀了观望之意,可他到底怎么想的,却不能臆测,万一在围击厚丘的时候,他突然提兵杀来,也是个麻烦,所以,要想安心攻打厚丘,就必须得先把臧霸的意图给探知明白。

    副将徐荣,诸校尉辛瑷、陈褒、高素、陈午、陈到、陈容及诸别部司马文聘、甘宁、姚颁等等皆至;文吏如程嘉、秦松、徐卓、宣康和负责后勤的姚昇、李博也俱到。

    荀成跪坐主席,主持军议。

    徐荣在其席侧。

    余者按职衔尊卑、年齿高低分别就席落座。

    荀成说道:“臧霸今屯利城,虽似有坐观之意,而终究意图未明。君等对此有何见论?”

    战前,程嘉曾奉命出使开阳,见过臧霸,这也正是他没有留在广陵,而是从荀成军北上的主要原因。他以对臧霸的了解说道:“以下吏之见,臧霸必无战意。”

    徐荣说道:“话虽如此,可不探清他的意图,究竟是难以安心攻厚丘。”

    陈褒笑道:“君侯前有军文,令我等可於适当时机遣使去见臧霸,致问候。现在不就是‘适当的时机’了么?……程校尉,你既说臧霸必无战意,那么可敢再去见一见他?”

    陈褒虽是荀贞在西乡时的旧人,论资历,只有刘邓等寥寥几人可比,又机智灵活,深得荀贞的喜爱信用,可他的性子好,从不张扬,与人交往,诚心相待、善解人意,从来都是扬人之长、隐人之短,而又热心好助人,故而在荀军诸将中,他可谓是人缘最好的一个。

    他本来人缘就好,此时问程嘉“可敢再去见一见”臧霸的话,又明显是说笑之辞,程嘉因也不恼,豪言说道:“有何不敢?”当下向荀成请令,“便请将军下令,我这就去利城走一遭!”

    荀成迟疑了下,说道:“便是遣人去利城,也不需君去。”

    程嘉现为“军谋校尉”,比二千石的大吏,如果被臧霸扣在营中,或是因此丢了性命,——即使这种可能性很小,可荀成也不能大意。

    程嘉人虽低矮,豪气冲天,说道:“将军无需忧虑,那臧霸与我也是老相识了,退一万步说,他之前的‘坐观’之态便真是故弄玄虚,在哄骗我军,也断不会为难於我的。”

    徐荣笑道:“程校尉既有信心,……抚军,便请程校尉走一趟?”

    荀成的军职名号是“抚军中郎将”,因而徐荣称他“抚军”。

    荀成说道:“好,那便辛苦君昌去一趟。”

    程嘉说道:“短则三日,长则五日,吾必归也。”

    他掀衣而起,冲荀成、徐荣行了个礼,又对堂上诸人团团作礼,说道:“诸君且在营中安待,等我带好消息回来!”大步出了帐中,自唤人取马,带了几个随从径出营地,往利城去了。

    徐荣赞道:“程校尉豪迈之士。”

    程嘉既愿去利城探臧霸意图,那么现在就只有等他回来,然后再定具体的攻城事了。

    不过,却也不能虚度时日,趁着军中诸将皆在,荀成和徐荣令人展开地图,与诸将讨论接下来等程嘉回来后,厚丘该怎么打?打下厚丘后,又该怎么取朐县、击郯县?

    朐县在厚丘西北,位处厚丘的后方。郯县在厚丘东北,过了沭水便是,两地相距百余里而已。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对荀军来说是一片大好。

    这边荀成的兵锋离郯县只有一百多里,打下了朐县后就可以向郯县进发。许仲那边只等取下司吾、良成,就也能进入东海地界,而一旦许仲进入东海,前行百里便是郯县,离郯县的距离比荀成还近,不到百里之地。待到那时,两军一西一东,对郯县成夹击之势,何愁不胜?

    ——当然,前提是臧霸不动,薛礼不动。不过就眼下看,这两人十成里有九成应是不会动的。

    当日,讨论军事到入夜,诸人散去。

    次日下午,荀成正在巡视新筑的各营,忽得兵士来报:程嘉回来了,现在将帐中。

    荀成不觉愕然,昨天程嘉才出的营,怎么就今天下午就回来了?

    利城离厚丘有一百多里远,单只来回往返,便是驱骑急行,日夜不停,也得两到三天,加上见臧霸的时间,怎么说也得三五天,所以程嘉走前才会说“短则三日,长则五日”。

    可却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莫不是路上遇到了贼寇?又或是发现了什么敌情?

    难道?难道是发现臧霸出兵来厚丘了?

    想到此处,荀成略有些紧张,连忙叫人去请徐荣、秦松等文武将吏到主营的将帐里相见,他自己也带着随从亲卫赶去帐中。

    到了帐外,荀成看见程嘉在帐门处相候,观其面色,颇是严肃。

    “君昌,怎么昨日出营,今日便归?可是路上出了什么事?”

    “将军,阴德攻泰山兵不成,反被擒拿。”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