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72 许显临机能应变(下)

正文 172 许显临机能应变(下)

    由开战至今,方不到两个时辰,曹豹阵中已折一上将。

    眼见右阵越来越不稳,而左阵又亡一校尉,被刘邓冲开了一道裂缝,而对面许仲尚有两阵的兵卒未动,曹豹心知,此战又败了。

    他身为主将,虽知将败,却不能形於色。

    曹豹故作从容,说道:“王校尉以身许国,我当上报方伯,赏其妻子。传令给盛校尉,令他死战!”叫那从左阵回来的人再去左阵传令。

    那人接令去了。

    曹豹把近处的几个军官召来,说道:“荀军盛锐,我军两阵皆松,将败矣。当今之计,唯撤退一途。”

    几个军官大惊失色。

    一人说道:“将军,现下正处鏖战,如何撤退?一旦后撤,荀军追之,我军必成溃败之势,不可收拾了啊!”

    “所以我叫你们过来。……汝等可率本部,先徐徐后撤至我军阵后,列开阵型,掩护前两阵撤退,阻击荀军追击。”

    几个军官面面相觑。

    什么叫“先后撤至阵后”,什么又叫“阻击荀军追击”?

    曹豹也是老沙场了,岂会不知当处於交战状态下,一旦撤退,那就是兵败如山倒,他们这区区几部人马别说挡住许仲部队的追击了,恐怕“阵型”刚刚“列开”,就会被前头己军中的溃兵给冲散,亦陷入败北之局。

    却是其中一人比较聪明,很快领悟了曹豹的意思,大声应道:“是!将军放心,我等这就率部后撤,先作部署。”

    其余几个军官还没想明白,都想出言谏劝,被那答话之人扯住,糊里糊涂地跟着一起行了个军礼,便退了下去。退下去后,那几个没想明白的军官中有人问那答话之人:“将军令我等先撤,布阵阻敌,这明明是不可能的事,你为何不但不谏劝,反倒应诺?”

    “君等糊涂!”

    “此话怎讲?”

    “以我等兵马断难挡住荀军,护己军后撤,将军对此怎会不知?”

    “那为何还叫我等先撤布阵?”

    “我军而今败势已成,眼下最重要的无非是一件事。”

    “哪一件事?”

    “减少伤亡损失,保住元气,以可与荀军再战。所以,将军以‘列阵阻敌’为名令我等先撤,实是为了保全我等啊。”

    余下诸军官这才醒悟,皆道:“原来如此!”

    “事不宜迟,我等快些率部后撤吧。”

    当下,这几个军官各带部曲离开主阵,后撤而出。

    ……

    远处的许仲阵中。

    许仲为了能更好地观察战局,带着荀攸、乐进等人登上了临时搭建起来的望楼,远远眺望,注意到了曹豹阵中有部队后撤。

    乐进遥指之,说道:“曹豹已无战意!开始撤军了。”

    荀攸笑道:“他却又能撤到哪里去?……将军,可擂鼓传令,命本阵及江鹄阵也掩杀上去了!”

    许仲接受了荀攸的建议,击鼓舞旗,本阵和江鹄阵的兵士闻令而动,呐喊着向敌阵冲杀过去。

    ……

    一时间,方圆广阔的战场上,曹豹这边阵中,左有刘邓突杀,右有关羽和刘备猛击,左支右绌,正面又迎来了许仲的主力部队。而侧方,曹豹的骑兵也出现了败像。

    未等许仲的主力部队杀至近前,曹豹的两阵就因恐慌而出现了乱象。

    这个时候,有人发现曹豹留在阵中的后备队不知何时竟已悄然后撤,这更增加了他们的惊惶。

    江鹄等率部进击,才与曹豹列於左右两翼正中的部队接触,战未两刻,曹豹中阵的部队就宣告溃败。——这最先溃败的却不是左翼,也不是右阵,而是中阵。

    中阵的溃败,带动了左右两翼,刘邓、关羽等趁机猛攻,又将曹豹的左右阵杀溃。

    见步卒溃败,那数百曹豹部的骑兵本就已处下风,顿没了斗志,拨马皆逃。

    从开战到现在,只过了两个多时辰。

    ……

    许仲阵中,望楼上。

    许仲吩咐左右侍卫,说道:“曹豹虽无兵谋,而稍有勇,擒住他后,不可凌辱,带来见我。”

    却是因见曹豹虽全军崩溃,然而他的将旗却还依然立在中阵,未有撤移,因而许仲有此话。

    左右应诺,自去传令。

    ……

    最先杀到中阵,到达曹豹将旗下的是刘邓。

    曹豹的将旗周边尽是仓皇的溃兵,有的丢下兵器,跪地投降,有的不知所措,没头苍蝇似的跟着别人乱跑,也有些聚在一处,奋死顽抗。一片乱糟糟的。

    刘邓却都不去管,只管问擒住的曹兵军吏:“曹豹何在?”

    “将军到前,曹将军已经撤走了。”

    却原来:曹豹只是把将旗留在了此处,而他本人却早在刘邓到前就已撤退逃走了。

    刘邓笑骂道:“竖子却也奸猾!亏得将军以为他稍有勇气,叫我不可侮辱,却是早就逃了!”

    曹豹既已逃走,刘邓也无意追击,适时江鹄、关羽、刘备诸人相继杀至,遂合兵一处,清剿曹豹部的残兵。荀贞在战前便有军令:上天有好生之德,凡敌降者,俱不杀。——黄巾乱后,受兵灾严重的地方,民户十不存一,劳动力极其缺乏,所以尽管俘虏既需军粮喂养,又需兵士看押,但荀贞还是严令各部,禁止杀俘。故此,因了荀贞此道军令,凡是愿降的曹豹部兵卒,刘邓等皆收其兵甲,而不伤其命。

    把曹豹已逃的消息报到许仲处,饶是以许仲平素喜怒不形於色的城府,闻得此报,亦小小地为之愕然了一下,不觉笑道:“我却是高看了他!”

    荀攸笑道:“看他能逃哪里去?”

    ……

    曹豹带了亲卫,并及奉他命令先后撤的那几部兵士,逃离了战场,狼狈不堪地往南而走。

    逃了小半个时辰,没见荀军的追击兵马,曹豹心中略安,想起从下邳出来时他的豪言壮语,说要再与荀军“决高下”,而却在短短的两个多时辰内就兵败逃窜,羞恼不已,回顾北边,遥见黑烟数缕,——他临逃前把军资给点火烧了,那黑烟便是因军资被烧而升起的,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待回到下邳,我当整顿兵马,再与许君卿战!”

    左右军官俱道:“荀军以逸待我,阵型先成,而我军后至,布阵稍晚,因此才被许君卿抓住空子,使我军败。……此非将军之过也。”

    曹豹也知这是军官们的劝慰之词,却是没有脸面接话,回顾了会儿,转回头,令道:“天将近暮,传令下去,加快行军。”

    不知为何,他突然又想起了张飞的那数百骑兵。今日战场上,荀军只遣出了三百来骑,还有至少五六百骑没有见到,加上也没有见到张飞的军旗,他只觉心里边虚虚的,有点担忧。

    诸军官接令,催促部曲急行。

    行未及远,前头烟尘卷滚,曹豹大惊失色,叫了一声:“不好!”

    诸军官看去,却见是一支骑兵出现,当先一面旗帜,正是张飞的军旗。

    却是许仲提早就安排了张飞率部伏於此处。

    许仲安排张飞伏兵在此,倒也不是专为截击曹豹的溃兵。毕竟战场之上,瞬息万变,胜败不好说,便是有十分的把握获胜,也得有一分可能会战败的准备,需提前布置下一着后手。张飞便是这一着后手,如是与曹豹的交战陷入僵持,他便率部从曹豹阵后击之,以助许仲取胜。

    当然了,如是曹豹兵溃,那么张飞的任务就改为截击曹豹的溃兵了。

    看到张飞及其剩余的荀军骑兵出现,曹豹口叫不好,心中却反而奇怪地安稳了下来,就如一块大石落地。曹豹抽出佩剑,叫道:“罢了!今日此地,便是我为方伯尽忠之所。”

    先败於下相,又败给许仲,前有截兵,逃窜无路,当下之时,也只有死战了。

    只是,曹豹虽存死战捐躯之意,他的部曲们却没有这个打算,张飞率部一个冲锋就将这股残兵击溃,曹豹横剑欲自刎,被左右亲卫抢下其剑,遂为张飞部的骑兵俘获。张飞指挥部曲,追歼溃逃的曹豹部残兵,入夜之后,带着曹豹和俘虏去寻许仲。

    到了许仲营中,张飞把曹豹献上。

    乐进叫兵士把曹豹的将旗拿来,笑对曹豹说道:“此君旗帜,今归还於君。”

    曹豹圆睁双目,骂道:“汝辈以郡犯州,反逆之贼!吾今虽败,而方伯必为我复仇!”又道,“恨未能还下邳,如还下邳,定整军再与汝辈战!”

    乐进哈哈大笑,说道:“你还不知么?下邳已入我军手中矣!”

    曹豹哪里肯信?兀自骂个不休。

    乐进遂令人呈上一个人头,给曹豹看。

    曹豹看去,这人头可正是笮融?

    他如坠冰窟,说道:“这……,这……,怎么可能?”

    “好叫你明白:今日暮时,便是你败逃的时候,子龙从下相出兵,诈打你的旗帜,骗开了下邳城门,不过略作攻杀,便得了下邳县城。”

    赵云先后和张闿、曹豹都交过兵,缴获得有他们的兵甲旗帜,并且还有不少丹阳兵的俘虏,用这些兵甲旗帜作为伪装,又用俘虏去城下喊门,说是曹豹大败,兵逃回城。

    笮融虽是看穿了此乃荀军之计,不肯开门。骗开城门不是那么好骗的,既然说是曹豹兵败,那么曹豹人呢?骗城门的俘虏说曹豹战死。可不见曹豹的人,笮融说什么也不肯开城门。

    笮融虽然不肯开城门,但是张闿却被决定投降荀贞的下邳郡的兵曹主事杨虔说动,打开了城门,赵云等遂得入城,夺取了下邳,并在杨虔的配合下,很快就安定住了城中的士民。

    ——夺下下邳县城后,赵云问过杨虔:你怎么就知道不是曹豹部真的败还,而是我来夺城?杨虔回答他道:我也不知是不是曹豹部真的败还,如真是曹豹部败还,那开了城门,也就是让他们回城而已,没甚损失;可如果不是曹豹部败还,那么打开了城门,就会迎来“义军”。

    因此,杨虔选择了用“都尉与曹将军皆丹阳军将,部曲多相识,岂可坐视不顾?如不顾,必伤都尉部曲情;且今城内,笮相兵多,都尉兵少,曹将军败亡,余部归城,都尉纳之,可并其部,以与笮相抗衡”为理由劝动张闿,打开了下邳县的城门。

    笮融在下邳郡崇佛虐民,杨虔作为本郡的士人,对此早怀不满,此前在因“赵云将至下相”而召开的下邳军议上,他就曾当面指责过陶谦和笮融,只是因为他家乃下邳大姓,为了不使他家会和阙宣一样反叛,故而笮融没有处责他。却终在此时,他献上了下邳城。

    这些夺取下邳的细节,乐进自是没有兴趣告诉曹豹,只是问道:“笮融授首,张闿已降。下邳县既为我军所得,余如良成、司吾诸地,不足为虑矣。形势如此,曹豹,你可肯降?”

    曹豹不但了解东海各县的具体守御情况,并且最重要的,他本人是丹阳兵的主将,他如果肯降,对接下来的东海之战会有很大的帮助。

    曹豹倒是对陶谦忠心耿耿,骂声不绝,哪里肯降!

    许仲说道:“既不肯降,我也不杀你,带了你的军旗,你自回郯县去罢。”

    曹豹愤色说道:“杀便杀了,何必羞辱於我!”

    败军之将带着军旗回到郯县,看起来这确是侮辱,但曹豹实是误会了许仲。

    许仲沉武自重,又怎会起意去侮辱他?只是因为许仲本以为曹豹还有些胆勇,却没料到他既寡谋,又无勇,如此庸才,杀之无利,留之无用,既杀与留都不值得,那索性便叫他带着军旗回郯县,打击打击东海守兵的士气,也算“废物利用”。

    曹豹作为俘虏,身不由己,他虽是不肯带军旗返郯,却被许仲的亲卫硬把军旗塞进了他的手里,给他了匹马,把他赶出了营外。冬夜寒冷,北风呼啸,曹豹手拿军旗,立旷野地上,有心再拔剑自刎,此时却没了那股冲头的血气,无颜去见陶谦,然又无处可去,只得满怀羞愤地还郯县而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