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70 许显临机能应变(上)

正文 170 许显临机能应变(上)

    许仲、荀成分围夏丘、曲阳。

    两城虽坚门自守,奈何再坚固的城也有被攻破之时,况乎此两城远非天下一等一的大城,并无金汤之固,而它们的敌手又分别是许仲和荀成?要知,许仲军中有荀攸、郭嘉等为之谋、刘邓与关张等为之战,而荀成的副手乃是徐荣,帐中则有秦松、徐卓这样的谋臣之士,却竟是果如荀彧的预料,五天之内,曲阳先克,继而不久,夏丘亦下。

    两道报捷的军文相继传到广陵郡府。

    荀贞下达军令:命许、荀两部稍作休整,继续各自北上。

    却说许仲这边。

    夏丘既下,再往北去便只有僮国、取虑两县,打下这两个县就了渡过泗水,进击下邳县了。

    此二县却不需主力去攻打,因为这两个县既城不如夏丘坚,驻兵也远不如夏丘多,故而,许仲令三军暂时休整,只遣出了江鹄去击僮国,刘邓去击取虑。

    江、刘二校尉不辱命:击僮国,江鹄斩其守将;攻取虑,刘邓先登。

    兵出数日,两人的捷报送回,二县皆被攻下。

    至此,入下邳境以来,许仲已先后攻占了淮陵、徐、下相、夏丘、僮与取虑六县。

    特别是淮水与泗水间的徐、夏丘、僮和取虑四个县,全部为其所控,这样,在渡过泗水后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许仲遂一边安排人手,运送俘虏回广陵,一边分遣兵马,入守诸县。

    二月中旬,许仲带着休整已毕的部队渡过泗水,来到下相,和赵云、张飞汇合。在了解了下邳县的守御情况,并遣兵过去试探性地进攻了一番后,许仲给荀贞写了一道军报。

    荀贞接到军报,见其上写道:“笮融、曹豹、张闿坐守城中,显遣兵邀击,三将闭门不出,唯自守而已。下邳粮足,守军颇众,今其不出,如围击之,恐耽延时日。参军计曰:‘不如过下邳而不击,诈击东海,调敌出城,半道击之。’计可行否?唯将军令是从。”

    “显”是许仲的自称。荀贞早前给他起了个名,叫许显。

    在与戏志才、荀彧等人商议过后,荀贞回文:“将在外,临机置宜。公达之计甚佳,可依计行。”

    荀攸的这个调兵出城、半道击之的计策,和赵云调张闿出下相的计策相仿,同样的计策使用两遍,下邳县内的笮融等人还会上当么?这却是无需置疑的。因为郯县州治是笮融、曹豹、张闿等人必须要保的,一旦许仲率部进入东海郡地界,而他三人却稳坐不动,就不说陶谦必会催责,便是他们部中的军吏肯定也会坐不住的,——他们几人部中,尤其是曹豹、张闿两人的丹阳兵部曲中,很多军吏是陶谦的乡人、同族,他们中对陶谦忠心耿耿的为数不少,并且,包括曹豹等人在内,他们许多人的家眷子女也都在郯县,所以,郯县他们是不保不行。

    这就是“攻敌之必救”。

    赵云当日打泗水渡口,是张闿必须救的;许仲去打郯县,是曹豹等人必须救的。

    得到荀贞的回文军令,许仲即安排部署,令刘备率部为先锋,自引主力居中,由江鹄为后,留赵云、张飞仍在下相,另有任用,旗鼓鲜明,从下相开出,径往北进,往东海郡界而去。

    从下相往西北去是下邳县,从下相往北去,是司吾和良成两县,过了这两个县,再往北去就无城池为阻,行八九十里便是郯县。

    下邳县中的笮融、曹豹、张闿诸人闻此讯息,神色各异。

    张闿说道:“许仲不击下邳,却北上而行,他这是要攻入东海郡么?”

    笮融说道:“下相北边尚有我良成、司吾二县,他应不是攻东海,而是要取良成与司吾吧?”

    曹豹怒视笮融,说道:“我从东海来时,过你郡良成县,县中防御空虚,守卒不过二三百,司吾我虽不知,料来也和良成差不多,这点兵马又如何能挡住许君卿?”

    良成、司吾本是有一些驻兵的,但在许仲连胜之威下,笮融为了自保,把良成、司吾的驻兵大多调入了下邳县,以致而今这两个县的防御形同虚设。

    其实说起来,笮融的这个调动部署也不能算是全错。

    与其分兵各县,不如坚守下邳。

    下邳县只要能守住,就能挡住许仲部队的北上之路;下邳县如果守不住,那么随后的司吾、良成定然也是白饶。只是,却没料到,许仲不来攻下邳县,而是由下相北进。

    曹豹到了下邳县中后,处处和笮融过不去,笮融早就烦他了。一个败军之将,要非是因为笮军到的及时,怕是早横尸在了下相城外,现下倒好,不念救命之恩,反处处找茬,笮融很想翻脸,可是却也知道要想守住下邳县,还真是离不开曹豹部中的丹阳兵。

    因此之故,笮融只当没听见他的指责,对张闿说道:“都尉对此有何高见?”

    张闿迟疑说道:“许君卿不会在施计,想调我等出城野战的吧?”

    张闿在下相吃了赵云“调虎出山”的大亏,虽是侥幸保住了性命,却在心头留下了浓重的阴影,因而,却是在第一时间猜中了许仲的用意。

    “都尉所虑不无道理。”

    曹豹怒道:“那又如何?难道我等就在下邳闭城不出,看着他入境东海么?”

    这确是件两难事。

    出城吧,可能会中许仲的计;不出城吧,郯县可能就要受到攻击。

    那么,到底是出城还是不出城?

    笮融说道:“方伯严令我等闭城自守,不许出战。今既许君卿很可能是在用计,我等又何苦自投罗网?”

    曹豹奋然变色,嗔道:“如你所说,我等便坐观郯县受攻么?”

    “那你说怎么办?”

    “你如不愿出城,可自守之,但要分兵与我,我自带军衔击,务使彼不入东海境!”

    “你又不是没有部曲,为何要我分兵?”

    “我部兵少,不足与许君卿战。”曹豹说道,“你如不愿出兵也行,待方伯责令下来,看你如何自处!”

    曹豹拿陶谦来压笮融,笮融没有办法,只好说道:“我兵亦不多,只能给你五百人。”

    “至少千人!”

    讨价还价一番,到底还是拗不过曹豹,笮融只得分兵千人给他。

    曹豹出了议事的大堂,与张闿来到路上,他对张闿说道:“我观笮融有自保之心。我带兵出城后,你要在城中严密地监视他,他如生二意,你可斩之!”

    张闿应诺,担忧地看着曹豹,说道:“我料许君卿北击东海,必为计也。将军此次出城,可要千万小心!”

    曹豹哼了声,说道:“下相城下,只因我部不善夜战,故一时失利。今正要再与彼辈决高下!”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