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68 满营呼拥张益德(中)

正文 168 满营呼拥张益德(中)

    张飞、曹豹各带兵马,俱向下相进发的时候,广陵郡中,荀贞接到了荀成的一道军报。

    接军报时,戏志才、荀彧、张纮、荀衍、臧洪、陈仪等诸留守的文臣皆在府中,荀贞遂将他们召来,令侍从把军报递给他们传看。

    等他们看罢,荀贞说道:“仲仁军报中言:臧霸离了开阳,拔营南下,君等以为如何?”

    荀衍说道:“吾观仲仁军报,虽说臧霸南下,又言他行军甚缓,日行二十里便即筑营,现今方至即丘,尚未入东海郡地界。……看来,他虽是耐不住陶徐州的催促,终於出兵,然却是似无战意。”

    戏志才笑道:“臧霸昔年以‘孝烈’扬名,为泰山军帅,又素以‘义’结人,陶恭祖对他有厚恩,再三催促,……仲仁军报里说,更是把陶商也都派去了开阳,臧霸如还不肯动兵,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依我看,他这番南下,不过是一来敷衍陶恭祖,二来不欲受人讥罢了。”

    荀彧等皆以为然。

    臧洪奋容说道:“如臧霸之徒,名托‘孝烈’,邀得‘义’名,而实贼也!既无忠,亦无义,名实不副,沽名以求己利。天下之事,便都是坏在了这些人的手中!”

    臧洪、臧霸虽皆姓臧,两人的秉性却截然不同。

    荀贞笑道:“子源慷慨雄烈,忠义之士!”

    他沉吟稍顷,说道:“志才所言甚是,臧霸如肯南下,不需陶徐州再四相催,今既南下,复又行军迟缓,显是心怀二意,不欲与我战。”吩咐陈仪,“给仲仁回文:只要臧霸不来击我,我军也不要去打他,可以在适当时候,遣人去见见他,通下消息,……务必以礼相见。”

    陈仪善文辞,自被荀贞擢用后,一直负责公文的起草,包括荀贞的一些私信,也是由他写的。

    陈仪应诺,即展开笔墨,须臾写成,呈给荀贞过目。

    荀贞看罢,没什么修改的地方,便叫了堂外吏员进来,命送去给荀成。

    臧洪犹怀郁气,他说道:“君侯,若果如监军所言,臧霸不敢与我军战,便则罢了,如他自不量力,竟来与我军战,君侯亦不必容情,将之歼灭便是!……而即使他不敢来与我军战,待取下徐州后,却也万不能再任他留在琅琊了,否则,必有后患。”

    “监军”,说的是戏志才,戏志才现今的军职名号为“监军校尉”。

    荀贞笑道:“此事不急,等取下徐州之后再说亦不晚也。”

    荀衍笑道:“昨日许将军军报,赵校尉已克下相,夺泗水渡口,兵锋距下邳县只有不到百里之远。下邳一下,东海唾手可得。……贞之,离取下徐州为时不远了啊!”

    此时不算正式的军议,故而荀衍以荀贞同族的身份,称呼荀贞的字。

    荀贞却没这么乐观,他说道:“不可掉以轻心。”

    说到目前全局的战事,荀贞露出一些忧色,接着说道:“我军虽已得下邳五城,而淮陵、徐县之得,是赖阙宣之力,淮浦、淮阴之得,是赖陈珪、陈登之力,现今君卿围夏丘,仲仁围曲阳,俱数日未下,下邳兵固不足论,而丹阳兵的战力却还是不可小觑的。”

    陈仪不觉笑了起来。

    荀贞问道:“卿缘何发笑?”

    “我是在笑君侯不知足。”

    “噢?”

    “我军上月二十六日出的兵,今才二月初,已连克下邳五城,得了其半郡之地,如此迅捷,真破竹之势,而君侯犹嫌慢,岂不是不知足么?”

    荀贞对待臣属一向亲切随和,陈仪又是久从他的故人了,所以敢和他开玩笑。

    荀贞闻之,亦笑了起来,复又叹道,“卿言我不知足,实非我不知足,而是因军粮等诸项军需物资的供给压力太大了啊。”

    广陵只一郡之地,民户又不如颍川、汝南等地多,每年产粮的数目有限,荀贞虽已精简了部队,设置了屯田兵,并设法从外郡、外州买了不少粮来,可到底积蓄少,供应一场小规模的战争固然没有问题,但而今却是夺州之战,一旦进展缓慢,必会陷入缺粮的困境。

    荀彧宽解荀贞,说道:“兄无需太过担忧,虽是我粮储不多,可只要攻下下邳,便可取下邳之粮而用之。君卿与仲仁今虽围夏丘、曲阳未克,然我军连胜,笮军与丹阳兵连败,士气不可比,以我料之,不出五日,必会有此两城为我攻克的捷报传来。”

    “希望如此罢!”

    既说到了全局的战事,荀贞想起了彭城,问道:“彭城可有消息?”

    军机密报向来由戏志才总管,戏志才答道:“还是前些时的那道密报,陶恭祖遣人入了彭城,去见薛礼。除此外,别无其它消息。”

    “薛礼有何异动?”

    戏志才冷笑说道:“孙河屯兵萧县,离他彭城咫尺之近,薛礼敢有何异动?”

    戏志才说的这个“彭城”,不是彭城国的“彭城”,而是彭城的国都“彭城县”。

    孙河屯兵的萧县,距离彭城县只有六十里远,确可称是“咫尺之近”。孙坚与荀贞并以善战闻天下,有孙河的这支兵马屯扎在此,薛礼就算是后悔了,改变了拥兵坐观的主意,想助陶谦,此时此刻,却定也是有心无胆,不敢出兵了。

    臧洪生性忠烈,最恨的便是只顾私利,无有公心的人,听到提及薛礼之名,他如厌恶臧霸一样,同样厌恶,因又说道:“薛礼首鼠两端,与臧霸一般,皆贼也!”对荀贞说道,“君侯,待取下徐州,此人亦不可留。”

    荀彧却有不同意见,说道:“此前薛礼确是首尾两端,有坐观之意,现今形势不同,我军出兵数日,已取下邳半郡,或许?”

    臧洪问道:“怎样?”

    “或许若再遣人去见他,没准儿可以把他说动,助我军攻下邳和东海。”

    荀贞点了点头,说道:“文若言之有理。”

    臧洪不乐,说道:“君侯,如臧霸、薛礼之徒,实不可共事者,怎可却反借其力?”

    荀贞喟叹道:“先是黄巾大起,继之陶恭祖亲小人而远君子,政令昏聩,徐州的百姓实在是受苦已久啊!我今起兵,实不得已。这场仗,能少打还是少打为好。”

    臧洪闻之,不复怫然之色,肃然起敬,说道:“洪本徐人,却不及君侯爱徐人。方才所言,乃洪之错。”

    “卿素刚直,秉道而行,吾久知矣!此卿强我之处。”听了臧洪认错,荀贞反过来劝慰他,由此劝慰之话,而又引动了荀贞的心事,他顾视诸人,叹道,“我又何尝不想秉道直行!奈何於今海内纷乱,欲想弭乱安民,有时候,却就不得不做些违心之事啊!”

    在座诸人中,对荀贞此话最有同感的是张纮,他年轻时游学京都,阅历广泛,见过很多颠倒是非的事,也见过很多刚直的君子被杀被捕的事,深知“做事”之难,绝不是非黑即白。他说道:“天下事固难为也,君侯亦无需自责。只要是为国为民,吾以为便是秉道直行!”

    荀衍赞道:“张公此言,乃是正论!”

    劝慰过臧洪,听完张纮、荀衍的两句插话,荀贞说道:“便如文若所言,可再遣人去彭城见薛礼,告诉他:只要他现在起兵助我,等我取下徐州,他仍是彭城相。……文若,此事交你安排,出使的人务必要好好挑选,既需善言,见到薛礼,又不可傲慢。”

    如果薛礼不相助荀贞?那么等荀贞取下徐州后,他又是会何结局?荀贞没有说,也不必说。

    荀彧应诺。

    正说话间,外边有吏员来报:“岑司马送来了一个人,说是州府的人。”呈上一叠文书,说道,“此是询问笔录。”

    “岑司马”,即岑竦。为了确保广陵诸县在攻徐一战中不会生乱,荀贞把岑竦、栾固等众人分别遣去了各县,监各县的军民诸事。岑竦现负责监堂邑县事,既是他送来的,那便也即是从堂邑送来的。堂邑在广陵县的西边,再往南去,就是扬州九江郡的地界。

    堂中侍从接过文书,呈给荀贞。

    荀贞示意堂外吏员退下,打开文书,细细观看,看罢,不禁一笑,吩咐侍从:“请诸君传看。”

    戏志才在荀彧等诸人中位居首席,他却不先看,接过文书,反面掩住,放在案上,说道:“让我来猜猜,……此必是陶恭祖遣人去丹阳、九江与吴三郡,欲说动它们起兵攻我广陵。”

    荀贞笑道:“志才料事如神!”

    戏志才嗤笑说道:“陶恭祖真是昏了头!他也不想想:丹阳周泰明,与袁本初交善,友待君侯,君侯派人去丹阳募兵,他大力相助,又怎会助他陶恭祖?九江服子慎,吴郡盛孝章,两儒生文士耳,如谈经论文,君侯或不及之,然其二人不知兵,便是想助他陶恭祖,又有何用?”

    荀彧说道:“陶徐州既遣了人去丹阳三郡,必也遣了人去泰山诸郡。”

    戏志才说道:“徐州黄巾乱时,陶恭祖以邻为壑,驱黄巾入邻国,现今莫说泰山诸郡自顾不暇,就算他们‘有暇’,前怨未消,又如何肯会发兵助他!”

    张纮问道:“那个被岑司马送来的人,君侯打算如何处置?”

    荀贞笑道:“他毕竟是奉命而行,能在我郡中走这么远,直到堂邑才被发现,也是难为他了。我留他也是无用,便叫他做回我的信使罢!”

    “做回信使?”

    “我要写封信给陶徐州。”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