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67 满营呼拥张益德(上)

正文 167 满营呼拥张益德(上)

    赵云本是想“调虎出山”,打掉城外的守军,然后再做攻城计,却因为张闿的狂妄,一举拿下了下相。下相既得,便扫清了许仲部北上进攻下邳县的障碍,——虽然在下相和下邳两县间还有一条沭水,但较之淮水、泗水,沭水不宽,水势也不汹涌,就很好渡了。

    克取下相,赵云一边布置城防,以备敌援军反攻,一边安抚城内,不使县中生乱,同时,遣人南下,去给许仲报捷。赵云这一路兵马现虽是半独立状态,然却归许仲节制,故此他没有直接给在广陵的荀贞报捷,而是给许仲报捷。赵云毕竟熟读经史,是个守尊卑上下之礼的人。

    赵云报捷的檄书传到时,许仲正在围攻夏丘。

    早前守淮北的笮军有不少逃入了夏丘城中,淮陵的守军也有一些遁逃到了此县,加上夏丘本有的守军,此时城中说不上兵强马壮,也是兵员众多,兵马既多,又因是在连败之下,所以守将非常谨慎,既弹压城内,又绝不出城浪战,只一心守御,所以正如许仲之前的分析,不太好攻。不过,虽不好攻,许仲带的乃是主力,却可不急不躁,蚁附而攻便是。

    接到赵云的捷报,营中望楼上的许仲收回正在注视前方攻城的战斗,把捷报浏览一遍,与身边的荀攸、乐进说道:“子龙克取下相了。”

    乐进颇为惊喜,说道:“已经打下下相了?子龙兵马不多,原以为他还需些时日才能把下相夺取,现下看来,却是我等反而落在他的后面了。”面转忧色,又道,“下相临下邳县不足百里,又扼控泗水渡口,今为子龙攻取,笮融必会遣兵反攻。子龙兵少,我等当分兵援之。”

    荀攸以为然,说道:“正是。”

    许仲也赞同,他又望向攻城的战斗场面,沉思着说道:“却是遣何人去援为好?”

    荀攸略一思忖,已然得人,笑道:“今攻夏丘,纯步卒事耳,我闻张司马早就急不可耐,何不遣他出援?他部中是骑兵,去下相的话,速度也快。”

    张司马,便是张飞了。

    他现在荀贞的骑兵部队中任辛瑷的副手,职“军司马”,因荀攸称他“张司马”。

    许仲想了一想,点点头,说道:“泗水渡口已在子龙手中,益德部虽皆骑兵,渡泗却无碍。好,便遣他出援。”当下传达军令,叫张飞来见。

    张飞在本部营中无所事事,正登到高处,眺望步卒攻城的场景,只觉手上痒痒的,恨不能也参与战斗,闻得许仲召见,忙从高地下来。营中不许骑马,所以他步行去见许仲。

    见张飞来到,许仲示意他登到楼上,先把赵云的捷报给他一观,然后对他说道:“赵中军已取下相,我虑他兵少,故有意遣你率部往下相增援,你意如何?”

    张飞大喜,拊掌说道:“自入下邳境,未尝一战,观诸士英采,飞渴战久矣!将军宽心,吾与子龙联兵,定保下相无失,恭候将军引雄兵渡泗驾至!”

    张飞虽是个武夫,不是出身士族,然却喜慕士人,年少时也读过不少的书,因而对答起来,言辞颇有文采。

    许仲瞧了他一眼,说道:“你哪里‘未尝一战’了?”

    虽然一直没有用过张飞做击敌的主力,可他的骑兵部队却也是参与了不少战斗的,或者是驱杀敌骑、敌斥候,或者是追亡逐北,亦小有战果。

    张飞笑道:“那些小斗,岂能算‘战’?”

    这话倒也是,要说起来,连张飞的部中的曲军侯陈即都参与过一定规模的战斗,而张飞却的确是一直没有好好地打上过一仗。

    许仲沉声说道:“下相近下邳县,又控泗水渡口,我料笮融必会派兵反攻,你去了下相,且以赵中军为主,不可自作主张。”

    张飞肃然应道:“诺!”

    “你准备准备,明天就出营吧。”

    这会儿已是下午,等张飞准备好,快则傍晚,晚则入夜了,只能明天再出发。

    张飞抑住心中欢喜,大声应道:“是!”

    看着张飞虽然强自压抑,却带着仍不禁流露出来的满脸喜悦转身离去,下了望楼,归还本部,荀攸笑道:“这个张益德,闻战而喜,……君侯任他为骑兵军司马,却是正得其人。”

    做为骑兵部队的长官,首先一条,便是要敢於冲锋陷阵,张飞“闻战而喜”,确实适合此职。

    张飞当日预备妥当,次日天没亮,就率部出营,往下相而去。

    ……

    荀军的诸路兵马,或围城,或守城,或驰援,都处在紧张的战争状态下,陶谦、笮融的部队也没有闲着。

    陶谦遣出的第二批援军由曹豹率领,出了州治郯县,一路向西北行,进入下邳境,这一日到达了良成县,——此县是下邳最北边的县,与东海郡接壤。方至县界,曹豹就接到了告急的军文:下相被赵云攻取,张闿逃入下邳县中。

    曹豹和张闿都是陶谦的乡人,且於今皆为丹阳兵的将校,所以二人的出身虽有不同,张闿是个轻侠的出身,而曹豹是个地方豪强的出身,可两人的交情却还不错。

    交情归交情,军情归军情。

    此时见军文中说“下相为云所夺,张都尉归下邳”,他不由皱了皱眉头,对左右说道:“张都尉怎么搞的,拥兵四千,以坚城为守,却仅一战就为赵云所败,以致下相城陷!”

    曹豹、张闿都是丹阳兵中的高级将校,又知他两人平时交情不错,左右不好多说。

    有人乃道:“淮陵、徐县之失,皆因内应生乱。也许,下相也是因此而失的吧?”

    军报上只说了下相城失陷的结果,没有说过程,因而此人有此一猜。

    这人不这么说还好,一听他这么说,曹豹愈是不满,把军报丢给边儿上的人,说到:“笮融也真是无用!他崇佛之事,我也向方伯进过言,却毫无作用!致使下邳郡中民怨沸腾,豪士生忿,衣冠离心,仗刚开打,就接连丢了四城,……,不,不加上下相,已是五城了!”

    “五城”,下相是一个,淮陵、徐县是两个,再加上荀成部攻下的淮浦、淮阴,正是五城。

    左右小心翼翼地说道:“笮相得方伯亲信,虽是崇佛,却胜在能够催粮。方伯不责免他,亦可理解。”

    曹豹凶狠地说道:“我听说笮融的府中养了数百的浮屠弟子,待我到了下邳县中,必要将他们尽数斩了!以平民愤。”

    左右不敢回话,却也知这只是曹豹的气话罢了,他真要敢这么干了,笮融非得跟他拼命不可,那底下这下邳的战事也就不用打了,拱手送给荀贞便是。

    过了会儿,等曹豹的气消了些,左右中一人开口说道:“将军,下相既临下邳县,又邻郯县,而今失陷,事关全局,不可轻忽。以下吏陋见,将军应趁下相方失、赵云城防未固的良机,立即遣兵反攻下相。”

    说到军事问题,曹豹把对笮融的不满压了下去,细细思之,颔首说道:“下相临近下邳县,这且不管,关键是它离郯县也不远,并且控扼着泗水的渡口,此地一失,东海不稳。我当为方伯解忧。”考虑了一下,说道,“令全军改向下相!”

    过了良成县,就是下邳县,而他却是连下邳县都不去了,要先去反攻下相。不得不说,他确是个能下决断的人,也难怪陶谦用他为丹阳兵的主将。

    曹豹下了军令,又道:“传檄下邳县,叫笮融也调兵出城,与我共击下相。”

    曹豹本部的人马就已有丹阳兵两千,徐州兵两千,共计四千,再让笮融也出兵,却是要趁赵云城防未固之机,以泰山压卵之势,一举夺回下相。

    左右应诺,有文吏写就檄文,遣人送去下邳。

    曹豹遂转兵折向,改往东北方向进发。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