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61 陶谦难催泰山兵

正文 161 陶谦难催泰山兵

    东海郡,郯县州府。

    半个时辰内,陶谦连续接到了笮融的两封告急求援文书。

    接到笮融的第一道求援文书后,陶谦就召来了州府中的文武重臣商议此事,议论方半,笮融的第二道求援文书又至。陶谦大略地看了一下笮融的这第二道求援文书,却是与第一道没多少区别,只是在言辞上更加地急切了些,他将之放在案上,苦笑着对堂上诸臣说道:“笮融的这求援文书前封才到,后封又来,一道接着一道,直如雪片纷纷,真是令我心焦啊!”

    府中的文臣如赵昱、王朗、曹宏等皆在,武臣如曹豹等也都在,陶谦的两个儿子陶商、陶应而今分别掌了一些兵权,亦列席与会。

    曹宏是陶谦最亲信的文吏,见陶谦焦躁,他遂出言劝解,说道:“荀贼部曲进击甚速,围夏丘、击下相,两路夹击下邳郡,来势汹汹,笮相想来也定是面对如此局面,束手无策,不知应对,所以才接连求援。事已至此,方伯急也无用,还是商议出来一个应对的办法是为上策。”

    “卿还有什么别的良策么?”

    曹宏说道:“眼下看来,还是只有此前下吏等与方伯商量出来的那两个办法,似可能用:再传檄给臧霸,令他即刻南下,此其一;择得力人员去彭城,对彭城相薛礼晓以利害,叫他万不可存观望侥幸之心,亦需立刻出兵,援助下邳及我东海两郡,此其二。”

    “吾已给臧霸传檄三次,奈何他虽不抗命,却行动迟缓,便是再给他传檄一次,难道他就会立即南下么?”

    曹宏说道:“臧霸和薛礼不同,他本泰山亡命,若不是方伯提携,岂有他的今日?以下吏猜度之,他所以行动迟缓者,不外乎图利罢了,……荀贞之能许给他的,不见得就会比方伯能许给他的更多、更好,故而,方伯可再许他以更丰厚的财货名爵,他应该就会从命南下了。”

    “也只有如此了。”

    “除此之外,方伯还是得早下决定,最好快点遣出兵马,救援下邳。”

    陶谦叹了口气,说道:“我岂不知下邳已危?可是,荀贞之他并不是只遣了许仲、乐进一路兵马,他是兵分三路,赵云击下相,此外,还有一路兵马已经打下淮浦、淮阴,进至曲阳城下了啊!”

    这“还有一路兵马”,说的正是荀成、徐荣、辛瑷等人率领的这一路兵马。在陈登家族的配合下,打下了淮浦、淮阴后,荀成等率部已到了曲阳城下,开始围城进攻了。

    曲阳往北二三十里就是东海郡的地界,再向西北行一百二三十里便是陶谦所在的郯县。

    一边是下邳县和下相县,——下邳与下相两县距离郯县也分别各是一百多里地,一边是曲阳,薛礼在彭城纹丝不动、臧霸迟迟不肯南下,陶谦手上现在就那么些兵马,他而今面临的困境却是和笮融一般无二:兵马虽有限,可处处都得救。

    问题是:笮融还可以等他的援兵,他又能等来谁的援兵?开战前,他就已遣出一批兵马去支援下邳了,在接到下相、曲阳告急的军报后,他又刚各遣出一批兵马分去救援下相、曲阳,

    这种情况下,他实在是没有多少机动人马可以调动了,总不能把东海郡各县的守军也调出去。

    “都是这个臧霸!他如听令即行,我又岂会陷入如此兵力困窘之局面?”陶谦心中暗恨,却又无计可施,做出了决定,心道,“此前数次传檄臧霸,每次我也都许给他财货名禄,可他都不肯爽快从命,这次传檄,我不能只以财货名爵许之了,还需得以情动之!”

    做出了决定,陶谦对他的长子陶商说道:“这回给臧霸传檄,由你去!”

    陶商呆了一呆,很快就自以为明白了陶谦的意思,起身应诺,然后恶狠狠地说道:“臧霸如再不从命,我亲手斩了他!”

    “我不是让你去斩了他!”

    “那是?”

    陶谦缓了缓气,平复了下心情,说道:“臧霸昔日从我讨击黄巾时,我倚之甚重,讨定黄巾后,我对他也不薄。我叫你去,不是让你去动刀,而是让你去动嘴!”

    陶商这才明白了陶谦的意思,忙应道:“是,是。”

    陶谦召来文吏,命写就给臧霸的传檄,亲拿来过目,复亲手修改,直到把整道传檄改得言辞恳切,充分表达了自己对他的情意之后,才又叫文吏誊写,誊写好,交给陶商,令道:“你现在就去开阳见臧霸,把这道檄文亲手交给他,告诉他,这是我亲自写的!”

    陶商应道:“诺。”

    他接过檄文,对陶谦行了跪拜大礼,说道:“儿今去开阳,必说动臧霸南下。阿翁在州府,万望保重贵体,荀贞虽得一时之利,然他悖逆无道,必将有诛罚在后,阿翁请多宽心。”

    陶谦点头说道:“好,你去罢。”

    陶商又叮嘱了陶应几句,叫他看顾好老父,这才下堂离去。

    曹宏赞叹道:“方伯怜悯百姓,子成纯然孝父,实令下吏感叹。方伯,正如子成所言,荀贞之纵侥一时之幸,然他逆天行事,终会落败。”

    子成,是陶商的字。

    陶谦说道:“这些话都不必说了,我虽然昏聩老迈,却也知你们这些都只是宽我心的话!”

    曹宏讪讪一笑,说道:“方伯清节明智,‘昏聩’云云,未免过谦。”

    曹宏能够成为陶谦最信赖的文臣,拍马屁的功夫自是一流。陶谦却也知道,要说真正的能力,府中这么多文臣武将,还得是赵昱、王朗两个。

    赵昱、王朗两人一直没有开口,陶谦便亲自询问:“别驾、治中可有良策以教我?”

    别驾从事是赵昱,他对陶谦一直没有好感。最先他是根本不愿意出仕州府,当这个从事的,只是被陶谦以“要么出任,要么入狱”为相威胁,这才不得不进了州府。故而,他虽被陶谦委以别驾从事的高职,却对陶谦毫无忠心可言,不但这次军议,包括之前的几次军议,他每次都是不发一言。

    此时见陶谦又来问他,他回答说道:“昱谋疏智低,无策可献。”

    陶谦也习惯他这么回答了,所以也没动气,又问王朗:“景兴有何以教我?”

    王朗,字景兴,是州中的治中从事。

    与赵昱不同,王朗虽对陶谦平时的一些作为也颇不以为然,觉得他威凌士人,刚愎自用,任人唯亲,亲小人而远君子,实非良主,对笮融在下邳崇佛虐民更是深恶痛绝,可所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既然拿了陶谦给的俸禄,他便还是尽心尽力地给陶谦出谋划策。他回答说道:“子成适才之言,确实不错。荀贞之虽然是以‘笮融虐民’为名义出的兵,可方伯毕竟是朝廷任命的,手握王命,细细究之,荀贞之却是以郡犯州,道理上还是说不过去的。”

    “那又如何?”

    今天子为董卓所胁,离了洛阳,远在长安,自保不暇,又哪里有空来管陶谦?

    “北海相孔融,清白行高;泰山太守应劭,质性方正;鲁相陈逸,陈公蕃之子也。此三公者,俱名节之士,质诚重义,方伯不妨行文与之,诉以荀贞之‘以郡犯州’之情,道我州内百姓久苦於战之哀,如能说动他们起兵相助,荀贞之现下的兵锋虽盛,必无功而返。”

    “陈公蕃”,说的是陈蕃,因陈蕃名高,是当年士人们的典范,所以王朗以“公”称之。

    王朗顿了顿,又道:“九江太守服虔,当世大儒;丹阳太守周昕,陈公蕃之门徒;吴郡太守盛宪,少既与孔北海交善,器量雅伟。此三公者,亦海内名士,方伯可再分别行文与之,若可使他们亦起兵,则荀贞之首尾难顾,必退兵归郡矣!”

    北海、泰山、鲁,此三个郡国分别在东海郡的西边和北边,或与东海接壤,或距东海不远;而九江、丹阳、吴郡三个郡国则在广陵的南边,俱与广陵接壤。

    如王朗所言,陶谦如果真的能说动这几个郡国,便是不能全部说动,只要能说得一两个肯出兵相助,他与荀贞的这场战争局面就会大为改观。

    听了王朗此言,陶谦沉吟说道:“孔北海早年与荀贞之相识,并与荀贞之的祖父荀爽交情甚好;应劭汝南人,与荀贞之同州;周昕虽是陈蕃的门徒,却与袁本初交好。此三人,我便是行文与之,恐也说他们不动。”

    “只要说动一两人,形势就会对我有利。”

    陶谦说道:“也好,便如公言,我就给他们分别行文去书,希望能说动一两个吧!”

    王朗又道:“北海诸郡毕竟不能立刻出兵,而今下邳报急,这援军也还是得及早派出的。”

    “我今晚就写调令,明天就遣军去援救下邳。”

    陶谦写军令、行文不提,却说散了军议,王朗诸人出了州府,赵昱叫住了王朗。

    王朗问道:“元达,适才堂上,君一言不发,此时却为何叫我说话?”

    赵昱说道:“我为何一言不发,原因你知道,又何必明知故问。”

    王朗一笑,说道:“君性刚直,非我可及。”

    “你既说我刚直,我就直问你了。”

    “君请说。”

    “方才在堂上,你为何哄陶恭祖?”

    “我哪里哄他了?”

    赵昱冷笑说道:“你明知孔北海等人对陶恭祖早怀不满,定不会出兵相助,又明知丹阳三郡与东海相隔数百里,远水不解近渴,其间且有广陵为阻,信使能不能到达丹阳三郡还是两可,却又为何叫陶恭祖分别行文给他们?你这难道不是在哄他么?”

    当年黄巾扰乱徐州,陶谦没有把徐州的黄巾剿灭在徐州境内,而是把他们赶去了州外的邻郡,比如北海,现在孔融就对郡内的黄巾十分头疼。别说他们可能没有多余的兵力来助陶谦,就算是有,只陶谦“以邻为壑”的这个举动,他们就断然也不会来帮陶谦。

    至若丹阳三郡,就像赵昱说的,远水解不了近渴,便是陶谦的信使能够顺利通过广陵,到达丹阳三郡,只这一去,路上就得好几天,到了地头,呈上陶谦的文书,这么大的事儿,这三郡总得再讨论讨论,这一讨论,又得好几天,讨论完了,即使决定援助陶谦,点兵备粮,又得好几天,到得那时,恐怕荀贞早就打进了东海,说不定连郯县都已打下了。

    即便荀贞那时还没打下郯县,也不打紧,他亦有帮手,便是豫州的孙坚。荀贞、孙坚的善战是天下皆知的,一场混战打下来,孰胜孰负,不言而明。

    因此种种,赵昱说王朗是在“哄”陶谦。

    王朗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这些,方伯又何尝不知?他为何仍决定从我之言,给此数郡行文,这中间的缘故难道你是真的不知道么?”

    赵昱哼了声,说道:“自是因为形势危急,别无良策,只好一试罢了。可尽管如此,君亦不该献此无用之策!”

    赵昱虽不想给陶谦出谋划策,可也看不惯王朗用“无用之策”来“哄骗”陶谦。

    王朗把刚才说过的一句话又说了一遍:“君性刚直,我不如君。”

    两人一揖而别。

    府中的陶谦等王朗等人走后,先是写了调兵援救夏丘的军令,即遣人送去营中,叫受到调遣的军吏明日便出城去下邳,又斟酌文字,细细措辞,写好了给那几个郡国守相的行文,经过仔细考虑,选了几个能言善道的人负责分别给他们送去,也是叫他们明日出行。

    做完这些事,天色已晚,用过饭,他又处理了些政务、军情,直到夜色已深,才回到后宅就寝,却睡不着,复又披衣而起,独至院中。

    冬夜寒冷,因心忧州事之故,他却不觉冷意。

    望着空中的明月,他喃喃说道:“荀贞之、荀贞之,自你到广陵上任,我自认一向对你宽忍,你却为何就这么逼人呢?荀贞之、荀贞之,逼我何急、逼我何急!”又想道,“下邳的那些郡县吏员,一个个也真是无用!广陵军入境,或一触即溃,或噤若寒蝉,只有东城县长有些忠勇,敢於主动出兵进战,却可惜一闻许仲率部过淮,便就又退了回去,虎头蛇尾!”

    东城县在下邳郡的最南边,离淮陵有近两百里地,因为地处偏僻,不是什么战略要地,所以许仲部在入到下邳境后,没有理会它,但是东城的县长却主动出兵,欲与守淮北的笮军相配合,对许仲部形成夹击之势,但是没等他到淮陵,淮北的笮军就崩溃散逃,而许仲也轻松渡过淮水,到了北岸,这种形势下,他的那点人马也就根本没有什么用处了,因而只好又退回东城。

    陶谦低下头,负手在院中踱了一会儿,心道:“下邳绝不能失!我当用一猛将去援!”

    先前他写的那道援救下邳的调令,是下给营中别的将领的,此时,却决定遣他最得用的上将曹豹亲自带兵去。於是,他立刻命院外的侍卫:“去叫曹将军来。”

    荀贞攻下邳、东海的战事起后,为了鼓舞士气,陶谦效仿荀贞,也表举了一些主要武臣,给他们都升了官,这曹豹便是其一,被陶谦表为了中郎将。

    等了些时,曹豹来到。

    陶谦仍还在院中,召他近前,对他说道:“下邳万不可失,许仲乃荀贞之麾下有名的虎将,荀攸是荀贞之的族侄,向以智谋闻名,我思之再三,此二人,非卿不可敌也!此回援救下邳,你亲自带兵去!”

    曹豹没有什么意见,应道:“诺!”说道,“请方伯安心,豹必破许仲,献他与荀攸的首级於方伯案前!”

    陶谦点点头,说道:“许仲能战、荀攸多谋,卿此去务必谨慎,不可大意。”

    曹豹应命。

    “卿去营中准备下,明日一早就出发吧。”

    “是。”

    看曹豹离去,陶谦又从许仲那里想到了击下相的赵云,又想到了围曲阳的荀成、徐荣、辛瑷等荀军将校,深感荀贞麾下人才济济,猛将如云,再想想自家身边,却是无几人可用,不由复仰观明月,只觉月光清冷如霜,闻夜深远近,万籁无声,油然生孤寂之感,夜风吹动,这才觉到了透骨的寒意,紧了紧衣服,他叹道:“下相、下相,设如我帐下能有如项羽这般的人才,又何忧荀贞之之来犯!”

    下相,正是项羽的家乡。

    不提陶谦感叹,却说陶商离了郯县,带着陶谦的传檄,星夜兼程,赶到了开阳,求见臧霸。mz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