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56 潘文珪负甲拔县 关云长渡淮克城

正文 156 潘文珪负甲拔县 关云长渡淮克城

    时至未时三刻,城中未乱,关羽所带的攻城主力先至。

    伏在城外的那个队率最先不是看到关羽等来至,而是最先看到城头上的守军士兵忽然大乱,有仓皇举矛的,有匆忙张弓的,并有掉头就往城下跑去的,紧接着不多时,又听见城中鼓声大作,又见城头上各色军旗一片乱舞,目睹这番情状,那队率心知断然不是城中内应能够掀起的,遂便回顾身后,这才看到了关羽所带之兵。

    他看到的那会儿,关羽带的兵马离城门尚远,所以他没有听到动静,但城头上的守军居高望远,却是可以看到。

    这队率心知,城中内应若是夺门,此时便是最好的时机,因令部曲:“备战!”

    果如他所料,城头上刚乱了一会儿,城中的喧闹声就传出了城外。

    这队率按住跃跃欲试的部曲们,伏地瞻望,耐心等待,很快,就见城门打开。

    直到此时,这个队率才一跃而起,简短下令:“杀!”

    他们这三十来人在伏下掩藏后就脱去了用来在道上伪装的布衣,这时都是轻甲环刀,直扑洞开的南城门。

    因了久经沙场,老於战事的缘故,向南城门奔杀去的路上,这个队率还有余心想道:“阙宣果是下邳大豪,先是淮陵,今又是徐县,此两城之得,他功劳甚大!”

    要非是阙宣在这两县有极大的影响力,提早布下内应,便是以荀贞兵马之精,也是难以这么快就连克两城的,更别提关羽可以无声息地横渡淮水,——至於能不能打下徐县,却非这个队率之所疑,他既相信本部兵士的战斗力,更相信关羽的武勇万人敌。

    这队率与他麾下的那三十军、吏所埋伏之地,离城不远,疾奔之下,很快就到了护城河。

    没工夫等护城河上的吊桥放下,这队率二话不说,带头跳下,身上的暖意和汗水被冷水一激,顿消失无踪,化作了一股冰寒直冲脑门,却是寒意更助热血沸腾和杀意激昂。

    此时城门内有内应与守卒厮杀,城头上的兵士则大多还被关羽的部队吸引,没有反应过来,在他们游过护城河时,只有稀稀拉拉的几支箭矢射来,完全没有威胁性。

    过了护城河,城门便近在咫尺。

    这队率当先,诸军吏紧随其后,杀入城门洞中。

    城门洞里与守卒厮杀的还有二三十人,这队率略略一看,认出许多熟脸,却都是阙宣庄中的剑客。——阙宣庄中的剑客们都是本地或来自外地的轻侠猛士,多习格斗之技,又身体壮健,相比城中各家凑出的百余内应和那数百水贼,他们的战斗力都是最高的,因为久被阙宣豢养,这些轻侠之徒本就尽皆思以“义”相报,这会儿接战,更是谁也不愿被别人小瞧,故而一个个轻死忘身,战斗的意志也是很强,所以,这次袭夺城门,便是以他们为中坚,至若城中各家的内应很多没有参与,而是在城中四处放火,以图引起骚乱,从而进一步地动摇守军军心。

    这些剑客和内应们虽是趁关羽军至、引起守卒慌乱的机会,突其不意,打开了城门,可等城门守卒反攻过来时,他们到底没学过军阵,又甚少带有箭矢强弩,只凭个人武勇,渐渐难以支应。那队率与军吏们适时地杀了进来,顿时扭转了城门洞内这块战场的局势。

    《司马法》里讲战阵兵器时,有一句话说的是:“太轻则锐,锐则易乱;太重则钝,钝则不济”。意思是,轻兵器多了,如果遭到敌人的猛烈进攻,就会容易使战阵混乱,而重兵器多了,则会在取得上风的时候影响逐北杀敌,扩大胜果。

    放在两支军队分列阵型以野战时,这句话一点没错,可放在眼下这场城门洞内的小规模接战,这句话却是不太合用了。

    因为如大戈、铁矛之类的重兵器,过长,在相对狭窄的空间内挥动不开,甚会误伤己军,明显是不适用的。最适用目下情形的只能是轻兵器,所以这队率及麾下军吏使用的都是环首刀。

    环首刀是轻兵器,堂堂之阵、两军对攻时,这等轻兵器大多数时只能用来自卫,然而此时,肉搏近战,却正可借了轻兵器的“锐”,只要突入敌阵,展开近战,便可击敌取胜。

    那队率这边都是环刀锐击,兵器整齐划一,而反观城门洞的守卒及仓促来援的其他守军,却是有用矛戈的,有用短兵的,兵器混乱,对敌那些没有经过战阵操练的剑客、内应时,他们能占据上风,可一旦与那队率及其麾下军吏对阵,便立刻进退无据,很快就溃败散逃。

    杀散守卒,这队率没有追击,而是第一时间命人放下了吊桥。

    吊桥放下时,关羽的大队人马正杀到护城河外。

    阙宣的庄中养有四五匹好马,出庄时,关羽自骑了一匹,余下的没有分给军官们,而是分给了最能战的几个军吏,这时他一马当先,带着那几个有马的勇士,直上吊桥,驰入城门。

    入了城门,马不停蹄,他拿矛在手,先是追杀散逃的城门守卒,继而待大部队进来,喝令那个曲军侯:“即往县寺,杀擒贼首,悬我军旗!”

    曲军侯接令,带部奔进,袭往县寺。

    关羽兜着坐骑原地半转,找到了个城中的内应,喝问道:“贼将何在?”

    那内应仰望马上关羽的威风,心中惊叹,口上答道:“在城北。”

    本朝元初三年,时任下邳相的张禹在蒲阳陂上开了三道水门,引水灌溉,后岁至垦田千余顷,邻郡的贫者很多都来此地落户,室庐相属,其下成市,却是徐县最为富饶繁华的所在,因而县中守将把他的军营设在了县北城中。

    关羽即按之前的安排,令两个队率带领本部的大部分人马为主力,又令水贼分出人马五百,由两个水贼头领带着为辅助,悉上城头,夺取城墙,又令剑客、内应们和余下的水贼分去县中各处,一来清剿各处的守卒,再则控制地方,分派完毕,他自引步骑十余人径奔城北。

    他这却是要深入敌营,袭杀敌将!

    但凡守城之军,多会把兵马主要布置在三个地方,一个是城头,这是直接担负守城任务的,

    一个是城中军营,这是轮值休息的后备队,所谓“守城先守野”,再一个就是当兵力充沛时,还会在城外布些人马,这是为了能使之与城中成犄角势,呼应相守。

    此外,还会在城中的仓库、诸里、街亭、路口和城中的高处等地也布置些人马,这是为了守卫物资,同时弹压城中百姓,维护城内治安,以防有人作乱。

    徐县的守将本是在城外设了一营的,但前些时,笮融调走了一部分他的兵马,一些改派去巡防淮水,另一些则改驻淮陵等淮南诸县,以图加强淮南的守御,所以,他手头上的兵力顿便有些不足,因就把城外的营给撤掉了。

    也就是说,他现下的兵马主要分布在两个地方,一个是城楼、城墙上,一个便是城北军营。

    他那军营中虽不知有多少兵马,但总归不会少於数百,关羽只带了十余步骑就要去冲营,立时使那些剑客、内应、水贼等等,无不惊诧,而被他点名要从他冲营的那十余步骑却皆面色如常,毫无吃惊,又或惧怕的样子,——这自是因他们知关羽之能,并本身亦是勇士之故。

    那些水贼们见果如关羽所料,虽是白天攻城,却也顺利入了城中,此时虽是惊诧,倒也不敢口出劝言,陶曼却是想劝说两句,毕竟而今城门既下,已有六成胜算在我,关羽身为主将,似无需冒险涉危,万一他因为“冒进”而战死,实在得不偿失。

    可是还没等他说出话来,关羽即已拍马而去。

    无奈之下,陶曼只得奉他军令,与剑客、内应们分杀去县中各处。

    其余的军吏、水贼也各按令行事。

    此刻县中已是混乱一团,火起多处,黑烟腾腾,到处是叫嚷哭喊之声,一些青壮百姓各持武器,守在各自的里门内,以求自卫,更多的百姓畏藏家中,心惊胆战地不敢露头。

    突上城头的军吏、水贼与城头守卒刀枪交战,往城中各处杀去的剑客、内应、水贼则与不时碰上的或三三两两、或成群结队的县中各地守卒接战,而那袭杀县寺的曲军侯则已到县寺外,与县寺的守卒、县吏们展开了厮杀。

    群民惶乱,战火处处。

    关羽扑向县北,却扑了个空。

    却原来是那城中守将在接到城中大乱后,立刻整队出营,往城南支援了。

    关羽不是本地人,走岔了路,和这守将失之交臂。

    从被守将留在城北营中的老卒口中问出守将的去向,关羽二话不说,打马转走,即又回头往城南去。这回他走对了路,循着那守将去的街路,走未及太远,遥遥就望见前方人头簇簇,喊杀声盈耳,远观旗号,乃是一支水贼与那城中守将碰上了。

    关羽驰马奔至近处,他骑在马上,视线能够越过前边的守卒队伍,看到两军接战的地方。

    见有一披重甲之将,冲杀在守卒的最前,徒步奔杀,呼喝不绝,左矛右刀,远则矛扫,近则刀斫,势极猛武,所向披靡,约百余人的水贼无一人可挡他一合。

    水贼中有人带弓矢的,从后方射箭,然那敌将身上的铠甲既厚且坚,却是大多的箭矢都不能射透,便纵有射透的,也只是箭镞稍入甲内,造不成杀伤。

    关羽心道:“闻那水寇头领说,徐县守将‘以勇知名’,想来这当先冲阵的敌将便是此人了。”见水贼已经不支,节节败退,大约很快就会溃败,遂吩咐左右,“且呼那敌将!”

    有从卒问道:“可是呼他来战么?”

    “观彼鼠辈,焉值我与战?叫他回首便是。”

    十余步骑便齐齐大呼:“前头敌将,可敢回头来看?”

    一边呼喊着,这十余步骑一边杀入前边守卒的后阵,他们是从后袭杀,又都是勇士,立刻便突进无前。守卒后阵一乱,前头的那个敌将便是没听见呼声,也不由停下脚步,回头观视。

    他刚一扭身回头,迎面就见一道黑影呼啸而至,还没反应过来,胸前便受到猛烈的冲击,紧接着,随着冲击之力,大步地踉跄后退,直退了十余步远,撞入水贼阵中,又接连撞到了七八个水贼,这才止住退势,他以矛支地,勉强站住,低头去看,看到胸前多了半截的矛身。

    这铁矛正是数十步外的关羽所掷,不但越过守卒的阵伍,击中了这个敌将的胸口,穿过前后两层甲,透体而出,并且还把这个敌将带得退了那么远,一掷之威,乃至於此!

    这个敌将这时才感到疼痛,抬头看向铁矛的来处,视野已然模糊,只隐约看到了一个骑在马上的人影,随即便口喷出几大口鲜血,颓然倒地。

    这敌将一倒,那些守卒先是茫然片刻,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后,顿时尽皆胆颤,一个个魂飞魄散,有的呆立原地,不知所措,有的转身想逃,却前后有敌,无路可逃,遂丢下兵器,拜倒求饶。

    那百余水贼俱皆骇然,望着关羽凛然身形,许多人情不自禁地跟着那些拜倒求饶的守卒一起拜倒,只是他们却非求饶,而是高呼:“司马公虎威!”

    <!--gen2-1-2-110-1399-86096659-1482397423-->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