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55 潘文珪负甲拔县 关云长渡淮克城

正文 155 潘文珪负甲拔县 关云长渡淮克城

    快到午时,那数百水贼来到。

    关羽被卫士叫醒。

    他披衣而出,命卫士取来凉水,时值腊月,天寒地冻,用凉水洗过脸后,精神顿时抖擞。

    在各个屋舍中休憩的军士们已经都起来了,并在半个时辰前都又吃了顿饭,此时已经活动过身体,皆列队庄中用来晒麦子的大场上,由本队的军官带领着,秣兵整甲,等待关羽。

    新来的数百水贼也各由那三个水贼头领分别带领,亦列队相候,——早前关羽留在这数百水贼中监视他们的两什军士现已归了本部的建制。

    关羽由卫士给自己披上甲衣,配好环刀,自提了铁矛,一切准备妥当,随之出到庄中的晒麦场上,环顾了一下列好队伍的本部兵士与那数百水贼,他叫来庄园主管,指着另列一队、站在边侧的数十人,说道:“此便是庄上的剑客么?”

    “是。”

    “传我军令,命他们先潜入城中,与县中的内应接头汇合,待到未时三刻我部至时,可共起之,由内夺取南边城门。”

    “诺。”

    庄园主管去传令,关羽又召来陶曼,问道:“尔等来时,可露了风声?”

    “小人等是分散前来的,路上虽碰见了些农人,但并未露了风声。”

    数百人看似不少,分成数十股后,各股的人就不多了,而且从湖上来阙宣这座庄中的道路不止一条,这些水贼多是本地人,熟悉道路,再分成几条道走,确是不会太过引人注目。

    关羽再又召来那三个水贼头领,说道:“我意未时三刻攻城,待会儿出了庄子,尔三人可各带本人部众,跟在我的部曲后头,还是那句话:等到攻城时,不需尔等先击,只管在后鼓噪!”

    三人应声:“诺!”

    安排好水贼,关羽这才命本部军士里的几个军官过来,给他们分派任务。

    关羽此次虽然带的军士不多,只有二百多人,却都是刘备部中一等一的精锐,其中军官所占的比例很大,单只队率就有三个,曲军侯也有一个,其余如屯长、什长、伍长之属更是繁多。

    关羽这次叫过来的几个军官都是队率以上的,共有四人,他一一给他们分派任务。

    先是令一个队率带三十人做为先锋。

    他命令道:“我与城中已然约好,未时三刻我部攻城,令他们到时响应,由内夺门。汝与此三十军、吏皆在甲外裹布衣,先我部行,伏至南城门外,到时闻城内声起,便可先突击入内,控制城门,不使有失。”

    这个队率应令。

    再令一个队率带二十人为后阵。

    关羽命令道:“汝带二十精卒为我殿后,需时刻注意那数百水寇,倘使有变,或有临阵而逃者,汝可斩之!”

    这个队率应令。

    最后是余下的那个队率和另一个曲军侯。

    关羽令道:“汝二人各带五十人,为我左右翼,从我攻城!攻入城中后……”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看向那个曲军侯,令道:“汝即由陶曼为前导,疾击县寺,寻找县中守将和县令等吏,尽斩擒之,并示众,使城中军民知道。”

    这个曲军侯应令。

    接着,关羽又看向剩下的那个队率:“汝则与张济合兵,夺取城楼。”

    张济,即是被关羽命令殿后的那个队率。

    这个队率应令。

    关羽的军令传命完毕,他最后又说道:“此战虽有数百水寇、百余徐县内应及数十阙宣庄中的剑客为我军助战,但汝等需得牢记:开战后能够依赖的只有我们自己人,徐县内应和阙宣庄中的剑客还好,尤其是那数百水寇,万不可倚重。”

    不管是战斗力,抑或是信赖力,那数百水贼和徐县内应,以及阙宣庄中的剑客,的确都是远不及关羽的本部军士的,他们这些人,正如关羽所说,徐县的内应和阙宣庄中的剑客还好一点,因为他们的身家性命都悬挂在这一战上了,倒是不必担忧他们随时会“反戈一击”,可那数百水寇可就说不准了,打顺风仗的时候,固然他们不会有二意,然而一旦战有不利,这些人说不定就会一哄而散了,毕竟他们在徐县没有恒产,大不了再逃入湖中当贼寇就是。

    这四个军官应诺。

    看了看时辰,日在天中,已过午时。

    又等了会儿,掐算时间,估计那先走的三十余庄中剑客已经入了城了,关羽乃令本部军士以及那数百水贼出庄,按照定下的部署,分成前、中、后三军而行,奔向徐县。

    那先行的三十军、吏以布衣在外,散行急到徐县城外时,还不到未时。

    他们伏在城外的林中田间,仰望北边不远处的城池。

    只见城门虽然紧闭,可是城头上的旗帜却不整齐,虽有兵士在城头驻守,可却矛歪戈斜,毫无森严景象,更时或看到有守军的军士凑到一处交头接耳,又或者看到有守军的军官从城头上匆忙过往,也不知都是在干些什么。

    带队的这个队率心道:“我军二十六日出的东阳县,二十七日夜便攻下了淮陵,一日夜间行军一百四十里,并拔县克坚,一举拿下淮陵,已是突入下邳郡南腹地,抵至淮水南岸,……如此神速,这般锋锐,真如破竹,委实不可挡,也难怪城中的军心惶恐。”

    本是急行十余里来到的城外,甲外又有布衣,穿得也略厚,这个队率和那三十名军、吏们的身上都出了点汗,正当午后,阳光晒在身上更增暖意。

    四周的林木早掉了叶子,唯余坚硬的树杈和粗粗细细的树干指向天空,田野中亦早空旷,唯存野草之类,顽强地生长在干燥的土地上。

    日晒虽暖,而景色却未免萧瑟。

    不过,也正是这样的景色,或许才更适合即将展开的这场渡淮之后的奔袭城战。

    日渐西移,未时已至。

    复等一会儿,时到三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