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54 潘文珪负甲拔县 关云长渡淮克城

正文 154 潘文珪负甲拔县 关云长渡淮克城

    到了庄里,自有来接头的庄中总管遣人带关羽麾下的军士们去休整的地方,暂作休憩,又遣人奉去饮食,并请关羽等军官来入庄里的正堂中落座。

    关羽却不肯去堂上,而是带着一众军官,和军士们一起,来到早就给军士们备下的房舍处,等饮食送来,也不肯搞特殊,不去吃专门给他做的饭食,而是与军士们同食。

    吃过饭,关羽命军士们荷甲而卧,枕戈暂歇,而自向庄中总管和陶曼问话。

    “阙司马说徐县城中有各家心向建威将军的,共可聚百余壮士,彼等可知我已至县外了么?”

    庄中总管答道:“昨日晚间,我家主人的命令送到了我庄中,我当即遣人入城,已与他们都联系上,并叫他们做好接应司马公的准备了。”

    入夜后,徐县的县城门肯定是会关闭的,城中也会宵禁,而这个庄中总管却能派人入城,并分别与投靠荀贞的城中各家一一联系上,由此一点,便可见阙宣在这里的势力和影响力。

    “好。你现在再派人,立即入城,告诉他们,我将会在今日午后的未时三刻率部攻徐,命他们到时响应。”

    庄中总管和那三个水贼头领一样,闻得此言,亦是大惊,说道:“今日午后未时便攻城?……司马公,会不会太急了点?以小人之见,最好是等到今夜再说。”

    关羽说道:“你只管听我军令,即刻遣人入城去罢。”

    庄中总管还想再劝,见立在关羽身后的陶曼连连冲他们眼色,又见陶曼身边的那三个水贼头领都是面带苦笑,心知定有蹊跷,当下不敢再言劝说之话,诺诺应是,便即遣人去城中送讯。

    离午后还有几个时辰,关羽叫一众军官和那三个水贼头领也去休息,自己则命人取来徐县的地图,展开细看。

    趁他看地图的空儿,庄中总管凑到陶曼边儿上,低声说道:“徐县城坚,守将勇而敢战,关司马却为何定要午后击城,连等到晚上都不肯?”

    陶曼示意他跟着自己往远处走了些,然后回答说道:“你却不知,这位关司马的名声虽然不大,可他却是刘雍奴的部属。”

    “此话怎讲?刘雍奴又是何人?他便是刘雍奴的部属又待怎样?”

    “刘雍奴素得荀侯信爱,今次攻徐县,我临来前,主人特地嘱咐我,无论大小急缓,万事都务必要听关司马的命令,所以你刚才想劝关司马改变战期时,我对你使眼色,叫你不要多说。”

    “刘雍奴再得荀侯信爱,这打仗可不是儿戏,万一战败,攻城不利?”

    “你我是什么人?不过是主人门下的两条走狗。主人新投荀侯,在荀侯军中全无根基,这征战之事,便是主人眼下也还插不上嘴,何况你我?却非是你我可说之事,只管听令就是。”

    “可若此战败了?”

    “你没见荀侯的部曲,我昨天在淮陵时跟从在主人的左右,有幸得见,真是虎士群集,熊罴满营。我也是见过笮融部曲的,又哪里能比得上他们这支勇锐精甲!纵是关司马此回攻徐县有失,也是一时之小负而已,待许将军率大军北至,徐县也就是一鼓而定的事儿。”

    陶曼虽和庄园主管以及那三个水贼头领一样,对关羽能否攻下徐县保留怀疑,但与庄园主管和那三个水贼头领不同的是,因为他见过荀贞的部队,对徐县之早晚必克却是充满信心。

    庄园主管还是很相信陶曼的眼光的,听了他这番话,也就姑且把担忧先收了下去。

    关羽细看地图。

    这徐县城,西临数里宽广的湖水,北为比西边湖水更为宽广的蒲阳陂,——陂者,池塘之意也,蒲阳陂也就是一处名叫蒲阳的大池塘,说是池塘,以它的规模计,实亦为湖了,而且是一处大湖,西、北两面都是水,不利交战,能够选择地进攻及入城地点便只有东边和南边。

    东、南两个方向细究之,又以南边为上。

    选择南边,却是出於需要给“给守军留一条通达无阻的逃跑路线”的考虑。

    所谓“围三缺一”,攻城战,只要进攻的一方没有全歼守军的打算,那么通常都会给守军留一条逃跑的道路,否则守军退无可退,或许就会死战,导致攻城不易,伤亡过大,甚或失败。

    放在眼下来说,此即为最好选择从南边进攻的主要原因了。

    因为徐县的南边虽然没有水,可向南三四十里便又是洪泽湖的湖群,前有湖群阻道,不利城中的守军逃跑,故而就不能选从东边进攻及入城,只能选从南进攻,把东边留给守军撤逃。

    关羽抚须观图,心中未免觉得可惜,心道:“惜我此次带的兵马不多,若能有两千甲士在手,我便可直击徐县之东,再列伏兵於南,尽歼城中守军!”

    如果他手上能有两千训练有素的精锐甲士,首先,就不必考虑会不会因为守军的死战而难以攻下徐县,其次,也能有充足的兵力在南边设伏,如此一来,也就确如他之所想,是有很大地把握可以将徐县的守军全部歼灭掉的。

    不过话说回来,十全十美的事不好遇见,在战场上更难碰到。目前的形势而言之,要么选择虽不能全歼城中守军,但却可以快速地攻下徐县,为主力继续北进开道,要么选择全歼徐县守军,但却会拖慢之后整个的战局,甚至会使之后的战局陷入苦战,在这两者之中只能二选一,而两者选其一,自是快速地取下徐县更合乎整体的战略利益。

    定下进攻的方向,关羽随便找了间屋舍,入内休息。

    庄园总管派去城中联系的人回来后,给庄园总管回了信,庄园总管和陶曼去找关羽复命的时候,正听见关羽在屋舍内鼾声阵阵。

    这庄园总管没有见到关羽在渡湖时的惬意风姿,此时闻得他的鼾声,却是在惊讶他激战临近、仍可安眠的同时,不知不觉间,竟对取下徐县多了几分信心。

    屋舍外的卫士见是军情回报,遂入内叫醒关羽。

    关羽唤庄园总管和陶曼入内相见,便卧在榻上,听了庄园总管的回报,听得城中投靠荀贞的各家都回话说必会在午时前做好响应准备,点了点头,问道:“徐县城中情形如何?”

    “小人也问了,那回话的人说:城中慌乱,街上多见兵士来往调动,县市关闭,诸里亦多闭门。”

    “县市关闭”,这话说的是县里的市场都关闭了;“诸里”,自是县中百姓居住的各个里巷,也大多闭门了。

    “县市、诸里既已关闭,城门想来必也关闭了?”

    “正是。”

    听到这里,关羽没有再问那往城中传讯之人是怎么进城的,却是因为既然昨晚这庄园主管就能在夜宵关城门后派人入城,那么今日他所遣之人自然也能入城。

    关羽心道:“却是与我预料得一样!这城中果是刚得知淮陵为我军所占的消息不久,正一片慌乱的时候,此次取徐县城易矣!”他当下对陶曼说道,“你可去通知湖中的那些壮士,叫他们午时抵达庄外。”说完,挥手示意他们离去,翻个身,又复酣然睡去。

    陶曼两人出到舍外,陶曼自去传讯。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