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52 潘文珪负甲拔县 关云长渡淮克城

正文 152 潘文珪负甲拔县 关云长渡淮克城

    那湖水中的水贼,虽被阙宣称之为“豪杰”,许仲似也对之默认,便是关羽,在口头上亦以“豪杰”相呼,可众人皆心知肚明,彼等之辈又哪里称得上“豪杰”二字了?分明就是一群贼寇。故而,为大局起见,关羽嘴上虽是称他们为豪杰,心中对他们的行事却是不以为然的。

    只是,心中虽对之不以为然,话到嘴边,却还是以“豪杰”、“壮士”相称。

    关羽见阙宣的那个门客带着这三人来到近前,遂乃说道:“君等必就是阙司马所说的湖中壮士了?”

    那三人虽是水上行凶讨生,手底下已不知各有人命,此时面对关羽,态度倒很恭谨,尽皆行礼,其中一个年岁较长的人回答说道:“关司马在上,小人等确便是在水面上讨些生计,‘壮士’二字万不敢当。”

    这人还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的。

    却也难怪,淮水北岸、下邳境内的这片湖群浩渺雄阔,超过百万亩计,期间的水贼盗寇何止数千之多,如今世道虽然纷乱,可这些水贼盗寇隐伏各个湖中,以劫掠为生,逍遥自在,而笮融又一意崇佛,毫无讨伐他们之意,较之寻常百姓,这些人的日子过得实在不错,也正因此,这次荀贞击下邳,愿意冒着战败覆灭的危险,出来相助荀贞、攻取徐县的只有他们这七八百人而已,要非他们是有些自知、有些远见,料来断然是不会这么做的。

    听得此人称自己为“关司马”,关羽心知这定是阙宣的那个门客已把自己的身份告之了这帮水贼。一来关羽本是骄傲之人,二来也是见此人回答尚算恭谨,於是关羽便没有起立威之意,只是点了点头,说道:“闻尔等愿助我军攻徐,此事可真?”

    “建威将军神威,小人等岂敢有虚言妄语!”

    “好,既然如此,此次攻徐县,二等可奋力勇战,但凡有功,吾必不没之。”

    “诺!”

    见此人虽口中应诺,而状若吞吐,似是还有话想说,关羽便说道:“尔有何话想说,尽管说来,不必吞吐!”

    “是。司马公在上,建威将军固威名满天下,广陵军亦以勇武为四海闻,可是……。”

    “可是如何?”

    “小人听说陶曼说司马公此次渡淮北来,只带了二百余军士。司马公可能有所不知,徐县虽非徐州的一等大县,却也是城高壁坚,而今的县中守将亦是笮融麾下的有名上将,素以勇猛知名郡中,只以司马公所带的二百余军士,小人恐……,恐不好打下徐县城。”

    陶曼,便正是阙宣那个门客的名字。

    关羽抚须睥睨,顾视拜倒在地的这三个水贼头领,说道:“小小一个徐县守将,也敢称勇猛知名?尔等无需忧虑,且只管随我击之,取城如反掌间!”

    这三个水贼头领俱不敢再多说,唯唯诺诺,口中应是。

    依照定好的计划,关羽渡淮之后,首先是和水贼汇合,然后是去阙宣在徐县县外的庄中,再与阙宣布置在庄中的人手汇合,几路人马合成,再底下就是攻打徐县城了。

    关羽望了望天色,离天亮已快不远,他沉吟稍顷,问陶曼道:“我听阙司马说他的庄坞便在这片湖面的对岸,离湖不远,可是么?”

    陶曼答道:“正是。”

    “由此渡湖,再到阙司马的庄坞,具体需要多长时间?”

    陶曼默算了片刻,答道:“此处湖面不宽,只有十余里长短,渡过湖后,再去我家主人的庄坞,算上上船、下船、隐藏船只的时间,顶多一个多时辰。”

    下邳境内、淮水北岸的这片整个的湖群,最宽处从北到南近百里,从东到西的总长度亦有百里之长,“十余里”的长度确然不宽。

    阙宣也给关羽说过,说渡湖、然后再到他的庄坞,快一点的话,只需一个来时辰。

    关羽尽管是个骄傲的人,可骄傲不代表轻忽,况且他跟从荀贞征战多年,亦受到荀贞遇战谨慎的影响,故而有再次向陶曼确证渡湖及至阙宣庄坞需要多长时间的这一举动,

    这时听陶曼所言与阙宣所言不差,关羽乃於心中想道:“眼下天尚未亮,渡过湖后,最多也就是天蒙蒙亮,正可借机先入阙宣的庄中隐蔽。闻阙宣说,从他的庄坞往北沿道行约十余里,就是徐县城,到阙宣庄中后,稍作休整,待阙宣庄中的人进入徐县后我即可夺城了。”

    下邳境内、淮水北岸的这片湖群绝大多数的湖面区域都是在徐县的东边,同时,也有一部分从东边的主湖区向西边延伸过来,复又向北延展,却正好是把徐县包在了其中。

    关羽等人现下所在的位置便是处於湖区向西延伸的地方。

    所以,也就是说,渡过他们面前的这片湖后,先是可到阙宣的庄坞,继而便是徐县城。

    至於会不会在去阙宣庄坞的路上碰见行人,这并不是个问题。

    徐州遭过大规模的黄巾,至今元气未复,笮融又崇佛,搞得民不聊生,不少人离家背井,逃离去了外地,下邳如今的人口骤减,现下又是寒冬,非农忙之时,想来天方亮时应是少有行人,正好可以隐蔽行迹,——如真是在去阙宣庄坞的路上碰上了行人也不打紧,抓了就是。

    想及此处,关羽因便说道:“既是阙司马的庄坞离对岸不远,吾等现便渡湖吧。”

    那三个水贼头领和陶曼在前头引路,关羽带着军士随在其后,二百余人到了湖边,近处看去,才看到在湖边的芦苇丛遮掩处外,已经停靠了十几只船艇。

    这些船艇正是水贼们为关羽所带的军士渡湖而准备下的。

    关羽即带人登船,泛舟行水。

    此时夜色已薄,视野可以稍远,远望之,湖面开阔,四下都是一眼望不到尽头,回头看时,岸边芦苇摇曳,向前观之,满天的星月之光倒映在湖面之上,影迹点点,木浆划动,带起水声悦耳,虽然此行是去奔袭攻城,尽管所从皆是虎狼甲士,眼前之景,却令关羽心旷神怡。

    关羽立於船头,迎风按剑,喟然叹道:“此真好水也!”

    他久居北地,见者多山,今入此湖,也是难免生兴。

    只是此回攻徐县,不但是孤军轻进、深入敌腹,而且更是以少击坚,激战在即,他竟还能如此惬意享受,自如至斯,却顿让同船的陶曼和那三个水贼头领不由为之心折。

    适才与关羽对话的那个水贼头领心道:“方才他说取徐县如反掌,我虽不敢反驳,却也不敢全然信之,现观他眼下的这番姿态,确非常人能为。……只是,攻徐实不易,以他这点兵马,纵再加上我等部众,再加上阙宣的人手,到底能否攻下?”他却还是对能否攻下徐县有疑虑。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