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50 潘文珪负甲拔县 关云长渡淮克城

正文 150 潘文珪负甲拔县 关云长渡淮克城

    这时见许仲定下了渡淮的时间,阙宣也已经出去办理此事,刘备因又按剑请战:“备请带甲士五十,今夜渡淮,为将军取徐!”

    许仲沉吟了下,说道:“虽有徐县内应,有‘水上豪杰’相助,此事亦险。玄德居‘雍奴校尉’,乃一部之长,不可轻出。”

    帐中诸人有坐着的,有站着的。

    校尉以上的军官有坐席,校尉以下的军官没有坐席。

    此时,便有一个立在刘备身后的军官昂首阔步,行至帐中,先是微微俯身,冲着正座的许仲等人行了个军礼,继而转对刘备说道:“许将军所言甚是。校尉,将也,安可轻出?况区区徐县,何需校尉出马?有羽足矣!”说完这句话,这人又转向许仲,再行了个军礼,昂然说道,“羽不才,愿为将军取徐!”

    说话的正是关羽。

    许仲心道:“此来取下邳之前,君侯对我曾有交代,说:玄德好功名,军略武勇固一时之选,然战阵之上刀枪无眼,若其求战,非无人可用之时,万不可使其轻出,以免有失;又说:云长有万夫不挡之勇,治军理阵或有不足,而攻坚拔城,正为其长,可以一用。”

    当下,许仲说道:“云长之勇,闻於三军。今既云长愿去,实是再好不过!”

    荀攸等人也道:“云长勇冠三军,如是肯渡淮击贼,取徐县必易如反掌。”

    听了许仲、荀攸等人的赞扬,关羽纵是傲恣,亦不免略有得色,遂又说道:“便请将军下令,羽这便领军渡淮!”

    “云长欲携多少人马?”

    刚才刘备都已经说了,“只要五十甲士”,便能够为许仲取下徐县,关羽自不能落了刘备的面子,也是只要五十甲士便够,他说道:“五十甲士足矣!”

    荀攸听了这话,微微一笑,说道:“徐县城坚,我军又是渡河远袭,云长虽勇,五十甲士恐亦不足。”向许仲建议说道,“将军不妨从军中各部里边,精选五百勇甲,令从云长过淮。”

    许仲点了点头,顾视帐中诸将,说道:“汝等可将部中勇士,尽数列出,由云长前去挑选。”

    听了荀攸、许仲的这番安排,关羽却是不肯承情,他傲然一笑,说道:“不过一个小小的徐县,岂需诸校尉尽出精锐?吾营中的兵士虽少,然皆能一当百,我自从我营中选用勇士便可!”

    关羽说的“吾营中”,实际上指的是刘备的部属。他与刘备两人相识太久,彼此间的关系太熟,名有尊卑之分,情实兄弟之属。故而刘备的部属,也就等同於是他的部属。

    许仲看向刘备,询问他的意思。

    刘备心道:“而今君侯起兵,攻略徐州,陶谦昏聩之人,必非君侯对手,这徐州的全境,早晚落入君侯的手中。玉郎、刘邓、子龙、三陈等等诸校尉,皆虎士也,我从许将军击下邳,如不及早立下些功劳,待到来日战罢论功,怕是不能居诸校尉之上。此次既然争到了攻徐县的机会,索性便赢得漂亮些,也好当日后君侯给我赏赐任命之时,让别人无话可说!”

    想到这里,他因而说道:“我营中的兵士固然是不敢称‘一当百’的,但却胜在相熟,云长使之,能够如臂使指。便由云长从我营中选取甲士便可。”

    刘备这话说得很对,他营中的兵士都是久从他与关羽的,日夜相处,彼此相熟,上到战场里去,自然也就配合默契,杀起敌来,就能够事半功倍。

    许仲於是颔首说道:“如此,就由云长从校尉营中选用兵士。”

    刘备、关羽齐声应诺。

    他两人既然接下了攻取徐县的任务,就先告辞离开,回去准备。

    临出帐前,关羽说道:“入夜之后,羽便带兵渡淮,至迟明晨,定有捷报传给将军!”

    刘、关两人离开之后,帐中相继又先走了几人。

    这几人有文职,也有武职。

    文职的几人,有的是去为关羽准备渡河船只的,有的是去为关羽准备后勤辎重的,还有的,则是去和阙宣留下的人联系,负责关羽和阙宣之间的沟通的。

    武职的几人则是奉了许仲之令,归营调兵遣将,准备为关羽接应,或者为他后援的。

    诸项渡河前的工作在入夜前都准备妥当。

    当天黑之后,许仲、荀攸等人亲自来到河边,为关羽送行。

    关羽没有只带五十甲士,也没有如许仲所说,带足五百人,从队伍规模来看,他大约从刘备营中选出了有二百多人,这二百多人中,披重甲的不多,大多数穿得是轻甲,有的甚至没有着甲,——这倒不是因为关羽轻傲的缘故,而是出於实际考量,毕竟在到达徐县前,他们需要先横穿淮河,虽然选的这个渡河地点是周边一带淮水最窄的地方,可到底还是有一段水上距离要走,并且又是夜间偷渡,所以,士兵们不能穿太多甲,万一走到半截腰,船忽然翻了,身上都穿着重甲,就算再好的水性恐怕也是浮转不开,说不定就徐县没见,淹死半路了。

    果然是什么样的将领,带出什么样的兵。

    刘备虽为汉家宗室,然其家没落已久,与其说他是天潢贵胄,不如说他更像是豪客轻侠,带出来的兵士对他都很服气,皆愿以死相报,因而,尽管这些兵士们都知道此去渡淮击徐,若是胜利,倒也罢了,如是失败,恐便要全军覆没,可却没有一人露出怯色。相反,士气很高。

    隆冬腊月,天气寒冷,夜间的气温尤低,河边水气出来,较之陆上,温度更是低了不少。

    许仲令人取酒,给关羽等将士一人分了一碗,自己也拿了一碗,共同举碗,将酒饮下。

    酒是好酒,入了喉腹,顿起一条火线,让人浑身都暖了一些。

    喝完酒,诸人把碗丢下。

    许仲望了望不远处的河面,河面上有的地方结了冰,但冰层不厚,不足以支撑兵马行走。

    在渡河的过程中,如果遇到这样的浮冰,关羽的兵士可能还需要破冰而行,这给渡河又增添了一些难度。

    许仲望了两眼河面,又抬高视线,眺望了一下河对岸的远方,夜色下,一无所见。

    他没有再多说别的,只是简短地对关羽说道:“吾在军中,候云长佳讯。”

    夜虽寒,水虽冰,刀甲更凉,寒意与杀意相浸逼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