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41 潘文珪负甲拔县 关云长渡淮克城(八)

正文 141 潘文珪负甲拔县 关云长渡淮克城(八)

    吴校尉的兵马到底没有出城,因为他的步骑还没有集结完成,刘邓、潘璋已带先锋主力抵达。

    到了淮陵城外,刘邓先遣了两百甲士警戒,令陈即部的骑士不必上马,但也散在周边警戒防备,随后命其余的部曲就地驻扎,暂时休息,叫伙夫开火做饭,接着又命随军运输攻城器械的屯田兵卸、装军械,安排完这一些军务,他带着潘璋、陈即出到阵前,远观淮陵。

    淮陵虽在淮水南岸,单就下邳而言之,它的战略地位较重要,但放到整个徐州、乃至整个帝国的东方来说,它的战略地位远不如彭城等地,所以城墙并不很高,城外的护城河也不是很宽,前几年黄巾起事,这里也受过攻打,笮融掌郡以来,崇敬佛事,不事休养,连百姓都不爱恤,更别说修缮城墙了,故而,那县城四周城墙上当年被黄巾军打破的残缺处至今犹存。

    刘邓的心思却不在城墙的高低、护城河的宽窄上,他细细地望了半晌淮陵,转对潘璋、陈即说道:“临出营前,荀校尉对我说:‘淮陵初战,克则扬气,当奋勇戮力,以建讨虏之功。’你们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么?”

    潘璋应道:“这话的意思应该是:打淮陵是取下邳的第一仗,如果打胜了,就能弘扬士气,所以校尉你应该奋勇杀敌,以建下讨平贼虏的功勋。”

    刘邓摇了摇头,说道:“我初时也以为是这个意思,但其实不是这个意思。”

    潘璋、陈即面面相觑,两人皆心中想道:“不是这个意思又是什么意思?”

    陈即问道:“不知参军此话究竟何意?敢请校尉示下。”

    “参军”说的是荀攸。荀攸现下的职衔是参军校尉,故而刘邓称他校尉,陈即呼他参军。

    刘邓说道:“荀校尉和我说话时,小许司马也在。荀校尉说完话就走了,小许司马没立刻就走,他告诉我:荀校尉所云之‘讨虏’,并非单只是讨平虏贼之意。”

    潘璋、陈即都知刘邓口中的“小许司马”说的是许季。许仲、许季兄弟两人,许仲是行中郎将,许季做为他的弟弟,现在的职衔又是比中郎将低的司马,因而军中多呼他为“小许司马”。

    潘璋问道:“那是何意?”

    “你俩知道世祖皇帝兴兵,中兴汉室,功臣中有一位名叫王霸的么?”

    王霸是云台二十八将之一,颍川颍阳人,和刘邓、荀贞、荀攸、许季等都是老乡。潘璋、陈即知道此人,两人都点了点头。

    “那你们知道王霸曾为讨虏将军,后又被世祖皇帝封为了淮陵侯么?”

    潘璋、陈即恍然大悟。

    陈即说道:“原来是这个意思!”

    潘璋说道:“‘以建讨虏之功’,原来不是讨平虏贼之功的意思,而是封侯之功的意思啊!”

    刘邓说道:“正是!小许司马对我说:今海内动荡,汉室凌迟,天子偏迁长安,吾等如能从君侯讨定徐州,然后安抚东方,再与孙豫州、并及天下英雄共联兵西向,击灭董贼,迎天子驾归洛阳,再兴汉室,待到那时,封侯不是奢求!”

    转述完许季的话,刘邓又细看了会儿淮陵县城,心中想道:“下邳本不及颍川富庶,这城又有些破败,想来县中税赋更不会太多,将来如能得封侯,我可绝不要这里。”

    当日荀贞给刘邓升官儿,让他做校尉,他不肯,那是因为他性本勇猛,只好击阵破敌,没兴趣操练新卒,可校尉是一回事儿,封侯却又是另一回事了。做为为臣子者的最高荣耀,又有哪个男儿大丈夫不渴望能够建功封侯,为世人仰慕,为后人尊敬?

    看罢了淮陵县城,说过了这段插曲,刘邓把心思调整过来,放在了当下攻取淮陵的事上。

    他指点县城,说道:“城外河窄,城墙亦不高,县中又有内应,取此城易矣!……陈军侯,取城容易,灭逃贼可不容易,你选好埋伏地点了么?”

    事如顺利,破城当在夜半,城中驻军逃跑出城自也就会是在夜半时分了,深更半夜的,可能路都看不清楚,固然这会不利敌人逃跑,可同时也会不利陈即曲的骑兵追击。

    这是第一仗,许仲、乐进、荀攸希望,刘邓也希望能够打一个全歼战,既显得漂亮,又能把广陵兵的战斗力给宣示出来,从而给下邳兵一个极大的震慑。

    陈即刚才令人去探察地形,已经选好了地点,回答说道:“守贼只可能会从北门或西门逃窜,我曲骑士不到两百,难以在两门外皆设伏,所以我选了在北门外埋伏。”

    “为何选在北门外?”

    “西门外多丘陵,不利我骑兵驰骋,此其一也;淮陵西为沛国界,想来贼兵逃跑时,应是不会往沛国跑,大多应是会往北边跑,此其二也。”

    刘邓点了点头,说道:“选得不错。待会儿开战后,你可带你本曲的兵士居后休整,抓紧时间好好休息,蓄养人力、马力,等到入夜,你就带他们往去北门外设伏吧。”

    陈即应道:“诺。”

    刘邓又问潘璋:“阙宣的党众会在南门相应,你可选好今夜从你先登的兵士了么?”

    “早就选好了!”

    “兵士可够?要不要从我部中再选些出来,以稍助卿力?”

    “我所选之卒皆我部中猛士,共计百二十一人,有此百余人,足矣!”

    刘邓之前说话时,一直都是和颜悦色,此时按剑挺身,正色说道:“文珪,你我相交虽短,意气颇投,而今攻战,却讲不得私情,今夜你如失利,使我部不能克城,军法无情!”

    潘璋亦肃容应道:“校尉放心,今夜吾如不能先登入城,愿受军法!”

    “好!”

    刘邓望望天色,见午时已过,日头西向,遂对潘璋、陈即两人说道:“军里的饭食料已做好,咱们且先回去吃饭,申时攻城!”

    潘璋、陈即齐声应诺。

    三人驱马转回军中,自去食饭不提。

    却说县中守将吴校尉,自陈即率骑士来到时上了城楼,直到现在没有下去,他亲眼看到了刘邓、潘璋的到来,也亲眼看到了刘邓、潘璋部的举止动向。

    他估算了一下,料得这支广陵兵马至多两三千人,——他却是把刘邓、潘璋、陈即各部的战兵和运输粮秣、攻城器械的屯田兵都算在了一起,不过话说回来,即使是算在了一起,两三千人马也不值得他害怕担忧,他大笑对左右说道:“先时,那广陵骑绕城大呼,说许仲、乐进率兵三万,而眼前他们这支先锋人马,充其量,也就是两千多人,许、乐如真有三万兵马,又怎会只遣两千先锋?足可见先时那广陵骑之言,只是吹嘘夸大之词罢了!”

    左右军官中,有以为然,信心十足的,也有面带忧色,忧心忡忡的。

    便有一个面带忧色之人说道:“校尉,话虽如此说,可即便入寇犯境的广陵兵没有三万,许、乐、刘邓诸人皆是荀侯帐下的猛将,凡击黄巾、破黑山、讨董诸战,他们多跟从在荀侯帐下,转战南北,张角亡於其手,董卓因之败逃,各有赫赫战功,於今犯我下邳,无声无息间竟就已长驱百余里,兵临我淮陵城下,可见此战他们定也是早就做好了准备,实在是不可小觑啊。”

    这话引起了不少军官的共鸣,又有一人忧心忡忡地接口说道:“广陵兵如神临天降,从东阳骤然而至我境,也不知盱台、高山两县情形如何,是已经陷落,还是正被包围?”顿了顿,又道,“半个月前就得军报,说孙文台遣韩当统兵数千入驻到了虹县,也不知韩当会不会和许、乐合兵,共击我县?万一他两军东西夹击,我县、我县,……校尉,我县危矣!”

    吴校尉岂会不知这两个军官说的情况?

    他也担忧盱台、高山两县,也担忧韩当会来与许、乐会师,合兵共击淮陵。

    只是,他是县中守军的主将,却是不能将这些担忧形诸於色。

    见左右的这些军官们中信心十足的实少,忧心忡忡地占多,吴校尉心中懊恼,想道:“可恨刘邓来得太快!他如能在我把那先来的广陵骑兵给击溃了之后再到,我部兵马的士气想来应也不会像现在这般低落了!”

    吴校尉性子虽急躁,但既能被陶谦表为校尉,又能被笮融委以驻守淮陵的重任,自也是有他的能力在的,先前他欲先击陈即,本意正是为了提振士气。

    试想,广陵兵突然到了城下,守卒猝不及防,难免惊惶,陈即曲的骑士绕城两圈,又通过大呼小叫引起了县中士民的惊骇,这个情况下,兵、民皆乱,要想守住城,首先需要做的就是必须得把兵、民的情绪给安抚下来,而如何安抚?主动出击、打个胜仗明显会是一个好办法。

    只可惜,刘邓、潘璋来得太快,根本就没给吴校尉这个机会。

    吴校尉心中懊恼,脸上不显,哈哈大笑,说道:“孙文台非应诏命,冒居豫州,豫州郡国多不服,他弹压本州还来不及,又怎会犯我下邳?况他乃豫州兵,无缘无故又怎敢犯我徐州?盱台、高山两县的情况虽尚未知,然以我料来,最多是被围,如果陷落,消息定然早就传到我县了!……广陵兵来得虽快,可我县中有守卒千余,淮北又有数千兵马驻防,闻广陵兵来犯后,他们必然驰援我县,你们别忘了,淮北可是有丹阳劲卒的。我等只要坚守县城两三日,定就能等来丹阳兵驰救,等到那个时候,我部与丹阳兵里应外合,取胜何难?”

    他的这一番话很有道理,稳住了左右军官们的心。

    见左右军官们的军心稍定,吴校尉即下令道:“广陵兵刚到城下就整装军械,现下时辰尚早,也许入夜前,他们会先攻上一仗。汝等可各赴本曲,催促军卒备防,如其果真来攻,便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军官们应诺,散去各往本曲。[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