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39 潘文珪负甲拔县 关云长渡淮克城(六)

正文 139 潘文珪负甲拔县 关云长渡淮克城(六)

    刘邓、潘璋部兵马虽只千余,而千余甲士行军,加上随行的辎重车,亦是声势不小,沿途所过,惊动了乡中里落的百姓。

    一则因为近些年来战事频生,盗贼丛起,便是十来岁的孩童也见惯了刀兵,再一个也是因笮融崇佛之故,下邳的乡民百姓多年受其盘剥,实在穷困,家徒四壁,无有余物,也没什么东西怕被抢,故而百姓们倒也不是十分惊惶,大多只是与父母妻儿躲在家中,紧闭门户而已,有自恃勇力,或自恃腿快的,更是连躲也不躲,或爬上房顶,或攀上里中的桑槐,远远窥望。

    追击下邳郡兵的陈即,很快就消灭了这股敌人,拨马带队转回。

    驰回到步卒的行军队伍中后,为方便接下来的战斗,陈即令部属保持戒备战斗的队形,不必再跟从在步卒的后阵行军,而是改在了步卒的侧翼前行,旋即,他来到中军,找到了正驱马行进的刘邓、潘璋,策马跟在他两人身边,给刘邓简要汇报了一下战斗的经过。

    “贼兵百余,战力不强,见我等追击,仓皇奔逃,亦无斗志,我等以骑对步,胜得很轻易,除两人负了轻伤,别无伤亡。”

    刘邓久经沙场,对这种小战斗早已没什么兴趣,听陈即说完,只问了一句:“可有擒获?”

    “贼屯长逃跑时被石块绊住,摔倒在地,追击他的我曲骑士来不及勒马,把他给踩死了,因而,只擒了贼兵的两个队率。我已经盘问过这两个队率,他们说他们是下邳郡兵,听他俩声音,也的确都是下邳人,应是下邳郡兵无疑。据他俩说:笮融在盱台、高山一线,共布置了十屯兵士,主要都是用来巡逻警戒,没有别的主力作战部队存在。”

    潘璋插口问道:“可有丹阳兵?”

    根据军报,陶谦因调不动泰山兵,所以不得不遣丹阳兵来助笮融,到目前为止,已有数千的丹阳兵先期到了下邳。

    陈即答道:“没有丹阳兵。听那两个队率说,现入下邳的丹阳兵大概两三千人,除约千人被笮融派驻到了淮水北岸,其余的都留驻在了下邳县,淮水以南诸县皆无丹阳兵驻守。”

    潘璋不觉笑了起来,对刘邓说道:“陶谦部所能战者,唯丹阳、泰山两军,今泰山军迟迟不动,入援的三千丹阳兵,却又被笮融不但都留在了淮北,而且三分之二的兵力还都被他留在了下邳县,布置在淮水北岸的竟然只有区区千人,……这是陶谦和笮融要主动把淮南、淮水送给我军么?”说话的口气中,充满了对笮融的鄙视和不屑。

    刘邓说道:“这想是因为他们没有料到主公会在正月底就出兵进击吧。”回答完潘璋,又问陈即,“那两个队率现下何在?”

    “那两个队率倒是比那贼屯长勇敢,那贼屯长和贼兵逃时,他俩却没逃,各带五六死士,回迎我战,虽被我曲骑士包围,犹不肯降,所以只好伤了他俩,因伤势皆重,不便带回,因而,问完话,我就下令把他俩杀了。”

    “既是勇士,不可暴尸荒野。”刘邓回头叫了两个亲兵过来,令道,“带几个人,去把那两个队率埋了。”

    两个亲兵应诺,自带人去办此事不提。

    陈即顾望路边远处的乡里,问道:“适才我回来时,远见那里中有百姓上房攀树,往这边眺望,想是已知我部乃广陵兵马,……校尉,该怎么处置?”

    “出兵前,许将军、乐相、荀校尉再三叮嘱,不可扰民残民,那笮融荼毒下邳多年,百姓恨之入骨,想来应也不会跑去给贼兵通风报信,……便是通风报信,他们那两条腿又能跑过咱们么?便随之由之吧。”

    陈即应诺,又问道:“俘获的贼兵甲、械如何处置?”

    “留一什兵士在这儿守着,等许将军、乐相到至,交给他们就是。”

    “诺。”陈即拨马转走,去安排兵士留下看守缴获。

    刘邓、潘璋出兵前闻军情汇总,说下邳沿边的乡民百姓中,颇有些逃入坞壁庄园的,这留在里落中的,想应都是无有依靠的穷人,逃入坞壁庄园里的则料应或是有些家财,或是和坞壁、庄园的主人有些亲戚,换言之,用后世的话说,留在村落里的都是贫民、无产阶级,逃去坞壁庄园的则多是中农、富农,而至於坞壁庄园的主人,不必说,自然都是本地的地主阶级了。

    得了下邳之后,将来治理县、乡,首先需要依靠的就是本地的这些地主,所以,对贫民秋毫无犯,对沿途经过的坞壁、庄园,除非他们主动挑衅,否则,刘、潘更是秋毫无犯。

    而那些本地的地主、士绅们,有的虽然信奉了浮屠,但真心信奉的实则寥寥,绝大部分都只是通过此举来尽量地减轻些笮融的盘剥罢了,便是真心信奉的那极少数,也不会傻到以卵击石,故而,虽是见到了刘、潘部队的路过,他们中拦路出击的却是一个没有,想着去盱台、高山、淮陵等县通风报信的也是无有一个。

    相反,为此感到欣喜的却是占了多数。

    因为荀贞“仁政治郡、优待士人”的名声早就传遍了下邳、乃至徐州全境。当下的政治、经济、社会环境中,所谓的“仁政治郡、优待士人”,换个说法,就是“不盘剥、同时优待地主阶级”,既然如此,那些地主、士绅为了个人的利益,又何必为“荼毒郡人”的笮融出头?

    事实上,此次进击下邳,广陵兵就算是“扰民残民”了,但只要扰的、残的不是“地主士绅”,

    就算把下邳的“草民”杀个血流成河,只要能做到“优待士绅”,那么,将来打下下邳后,依然是可以得到地主士绅们的拥护,可以很快就稳固住对下邳的统治的,——只是,做为一个饱受前世“世界观”影响的人,荀贞可以在理智上优待士人,从感情上而言之,他同时也是万万做不到残害百姓的,所以,才有了战前给许仲、乐进的那道不许“扰民残民”的军令。

    刘邓、潘璋率部疾行,入夜不停,从盱台、高山两县中插过,沿途除相继消灭了三支下邳的巡逻郡兵外,对所经过的乡里、庄园皆秋毫无犯,直扑淮陵。

    次日上午,不到午时,两人率部进至到了淮陵县外。[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