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31 广陵兵动徐方沸 鲁阳坐视豫州盟 4

正文 131 广陵兵动徐方沸 鲁阳坐视豫州盟 4

    随着有关广陵郡府、郯县州府分别调兵备战等等确定消息越来越多地传出,已不止是徐州士人知道荀贞将要出兵下邳,便是连百姓也风闻此事了。

    凡明眼人皆知,荀贞醉翁之意不在酒,取下邳只是个由头,他的根本目的必是在“争徐”。

    战事一起,整个徐州都极有可能,或者说一定会陷入战火,为了能在即将到来的战争中生存下去,士人们纷纷选择站队,他们只要选对了阵线,待战事罢了,依然击钟鼎食,锦帐华堂。

    而百姓们却不行。

    他们没有什么选择,只能选择竭尽全力地想办法自救,以求在被战争波及时能够不丢了性命。他们有的决定等战火到时,结伴合伙逃入邻近的山林、湖泽中;有的去乞求当地乡、县中的豪强,希望这些豪强能够允许他们到时避入坞壁;有的则因经历过了太多的乱事,早已麻木,也懒得再去多想,只是听天由命;亦有不甘在乡野待一辈子的,自觉看到了用命搏个前程的机会,或跑去县里、甚至州治,积极请求参军,或应郡县右姓之募,加入他们的私兵部曲。

    总而言之,初平二年的这个正月,不知觉间,上至士人,下到百姓,徐州已如沸。

    士人们在谈论荀贞、陶谦各自胜算局面的时候,都不忘把孙坚、袁术加上,陶谦也没忘了袁术,已遣人再赴鲁阳,而就荀贞来说,他当然也不会把孙坚忘掉。

    早在正旦之前,荀贞就遣了使者去见孙坚,约其相助,所遣之人是荀谌和江禽。

    荀谌是荀贞族兄,善言辞,做此次去见孙坚的正使可谓适得其选。

    之所以让江禽做个副使,却是两个缘故。

    一则,当年击黄巾时,孙坚曾陷汝南黄巾围中,被刘辟所困,险些身死,幸为荀贞所救,而当时随从荀贞与黄巾浴血奋战,杀入重围,救得孙坚脱险的荀营诸将中便有江禽,所以江禽和孙坚是老相识了,——当时从荀贞救孙坚的还有许仲、辛瑷、刘邓、典韦等人,只是现下开战在即,这几人分掌军职、各有重任,不得离营,所以荀贞就选了江禽来做这个副使。

    二来,去沛郡需要经过下邳,总得有个武将护卫,江禽虽是转为了屯田,但他毕竟是在沙场上几经鏖战过的,由他来负责荀谌的安全,自是不在话下。

    荀贞的本意是想荀谌、江禽能在正旦前赶到沛郡,也好顺带给孙坚贺个新年,只是却没料到,

    大概是因天寒路远之故,荀谌在半道上病了,行不得路,拖延了小半个月,病才见好,所以,等荀谌、江禽抵达豫州的州治沛郡谯县时,已是初平二年正月的中旬了。

    好在虽是晚了几天,却没耽误住他们此次前来的正事儿。

    孙坚非常热情,听说是荀谌、江禽来了,出到州府门外相迎。

    “友若、伯禽,候君二人久矣,今日你们总算到了!”

    新年正旦是走亲访友、互相拜年之时,孙坚也遣了使者去见荀贞,遣的是吴景和韩当,荀贞和孙策有师生之谊,所以孙策也跟着一道去了,他三人代表孙坚拜见过荀贞后,在广陵待了两天便即启程归郡,却是早就已经回来了。在广陵时,荀贞把荀谌、江禽病在路上的事情告诉了他三人,他三人回来后,即将此事转告孙坚,是以孙坚知道荀谌病在了半路之事。

    荀谌从袁绍那里到荀贞帐下时,正是荀贞、孙坚讨董之时,因而他两人也是相识的。

    荀谌笑道:“奉吾弟所托,本该正旦那天便到贵县,好给将军贺年的,却不意贱躯无用,弱不禁风,竟是半路病倒,拖宕至今。”

    孙坚关切地问道:“现下可好了?……我看你精神还不错。”

    “吾弟念我病情,特请了樊医行数百里,给我诊治,也是多亏了樊君医术高明,我现下已然大好。”

    荀贞帐下现有两个名医,掌着荀贞军中的医疗诸事,此两人一个樊阿,一个吴普,皆是华佗弟子,吴普是广陵人,荀贞到了广陵后,他才经由樊阿举荐投到荀贞帐下,樊阿却是早当荀贞尚在赵郡时就投到荀贞手下了。这两位名医,孙坚也都认识,听了荀谌此话,往荀谌身后的从人中看,却没有找到樊阿的身影,遂乃问道:“樊君何在?讨董时,亦是幸赖樊君,救活了我帐下不少重伤的将士,今至我境,我当好生招待,再做感谢。”

    “樊君已然归还广陵了。”

    “却怎么没请他一起来鄙县?”

    江禽笑着插口说道:“将军知道的,近日来吾郡很忙,樊医实在是不能久处在外。”

    孙坚了然点头,说道:“这倒也是。”往前半步,近至江禽身边,拍了拍他的胳臂,笑道,“伯禽,多时未见,我看你怎么憔悴了不少啊?”

    江禽摸了摸脸,笑答道:“自奉我家君侯所差,改掌屯田,连月忙碌,几不得闲,我虽是顿顿无肉不欢,可却也耐不住日夜操劳,瘦些也是没奈何的。”顿了下,又笑道,“来前向我家君侯辞行,我家君侯也说我瘦了,不过却也说:虽是瘦了些,人看着却越发精干。”

    江禽是个自期颇高的人,现被荀贞调去掌了屯田,论手下屯田兵的数目,虽是比他以往的部曲要多了很多,可毕竟不是野战部队,而是搞起了农耕,故而心中难免会因此有点落差,总担心别人会因此而小看他,所以对别人的一些话就会时常地稍嫌敏感,孙坚说他“憔悴了不少”,本无别意,他听入耳中,却就觉得孙坚似“有意别指”,於是,忙就拿出了荀贞夸赞他的话,以示他虽然“憔悴”了,可还是很得荀贞的看重,并他本人对改掌屯田也是毫无怨言。

    孙坚性子粗爽,没听出江禽说这几句话的用意,哈哈一笑,说道:“贞之素能识人,今使君改掌屯田,待到今年夏收,广陵必秔稻丰积,等至那时,说不得,我还得问贞之借些粮的啊!”

    荀谌笑道:“将军与吾弟是生死交,情逾骨肉,生死尚可相托,何况些许粮秣?广陵只要有,将军到时要多少,便给多少!”

    “哈哈,哈哈,……风寒天冷,咱们就别在门外待着了,君二人请随我入内吧。”

    孙坚前头领路,吴景、孙策、程普等人相陪,一行人入了州府。

    孙坚却没带着荀谌、江禽等去前院堂上,而是直接到了后宅私室。[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