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30 广陵兵动徐方沸 鲁阳坐视豫州盟 3

正文 130 广陵兵动徐方沸 鲁阳坐视豫州盟 3

    陈珪支持荀贞是为了保住徐州士人的元气,却并非所有的徐州士人都有这样的“远见”,更多选择支持荀贞的只是为了自家的利益。

    便在陈登归家的次日,州别驾从事糜竺等来了他的弟弟糜芳,兄弟两人相聚密室,亦议“闻荀贞备战”之事。

    糜竺、糜芳两人的年岁相差不多,年龄相近,兄弟二人感情甚好,平时有什么事都是商量着来,之前糜竺做出的卖给荀贞农具、粮、铁等决定,固然主要是糜竺本人的决定,但其中也是有着糜芳的赞同和支持的。

    糜家世代货殖,资产钜亿,钱多了,自然也就利於学文修武,糜竺、糜芳兄弟皆是文武全才,两人在兵法、军谋上可能有所欠缺,但在经术、骑射上,却俱精通,故而其家虽名为商贾之家,实则两人与士族子弟并无差别,甚至还要比大部分的士族子弟都要强得多。

    糜芳字子方,糜竺唤他的字,说道:“子方,正旦前后,我从府中听来一事,说荀侯近日频繁调动部曲,把许多精锐的部队都调到了广陵郡西一线,似有进兵下邳之意。”

    糜芳对此倒不奇怪。

    荀贞对下邳有图谋之意,自去年孙坚表乐进为下邳相后,在徐州士人的圈子里,几乎就早已是人人皆知。唯一令糜芳奇怪的是:荀贞竟然过了这么久才开始准备对下邳动手。

    糜芳说道:“荀侯早对下邳有意,我本以为去年他就会下手了,不意他竟有耐心拖延至今。”

    “荀侯行事,一向谨慎,不准备充足,他断然是不会动手的。”

    从荀贞到广陵后不久,糜竺就和荀贞开始了生意来往,和荀贞打了这么久的叫道,对荀贞的为人行事,糜竺已是颇为了解。

    糜芳点了点头,说道:“阿兄这话倒是不错。去年冬天,荀侯以‘广陵乏粮、赈济百姓过冬’为名,从我家买去了大量的粮食,我听说去年底,也就是上个月,彭城还卖给荀侯了一大批粮及铁,……,而今看来,哪里是为百姓过冬?荀侯这分明就是在为开战而做储粮之备了。”

    “不错。”

    见糜竺眉头微蹙,似有心事,糜芳知他所想,因笑问道:“阿兄可是在为此担忧么?”

    “我倒是不忧荀侯。”

    “那是?”

    “下邳非广陵对手,荀侯一旦进兵下邳,方伯必驰援之,而方伯一旦驰援,徐州必将全境陷入战火,等到那个时刻?”

    “怎么?”

    “我家与荀侯做了这么久的买卖,许多的粮、铁、甲械,荀侯都是从我家买去的,倘若方伯战有不利,我担忧他会泄怒於我家啊!”

    糜竺的这个担忧绝非是不必要的,之前为了稳固统治基础,收揽可以收揽得到的士心,陶谦可以对“糜竺与荀贞做买卖”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一旦荀贞和陶谦开战,而又如果陶谦在战场上有失利,那么陶谦没准儿就会把“之前那些对糜家积累已久的不满”借机发泄出来,把怒火倾泻到糜竺、以至糜家的身上。

    糜芳迟疑说道:“不至於吧?”

    糜竺说道:“今州中形势,弟有所不知。”

    “请阿兄开示。”

    “方伯刚强,州中士人本就已对他多存不满,此事,弟知也。”

    “是,这个我知道。”

    “荀侯宽柔,广陵士人多颂其德,此事,弟亦知也。”

    “是,这个我也知道。”

    “故而,闻荀侯将取下邳,明眼者皆知荀侯必是意在徐州,今州郡之中,着实有不少士人为此欢跃。”

    “这又怎样?只能怪方伯一向来的行事太过刚硬,与我家又有何干?”

    “方伯如胜,倒也罢了,倘有小败,州中士人必越发离心背德,等到那时,……,子方,你说方伯会怎么做?”

    糜芳悚然而惊,说道:“阿兄的意思是说?”

    “我深恐方伯会杀鸡儆猴啊!”

    糜家卖粮、铁等物给荀贞虽是战前的事情,但如果追究,却也可以硬说成是“资敌”,往大了说,这就是“背主”,陶谦如用这个借口把糜家给诛了,既可得糜家的亿万家资,充实军用,又可杀鸡儆猴,威吓那些离心背德的士人,一举两得。试问之:陶谦何乐而不为之?

    糜芳坐不住了,从席上站起,惊惶地绕室而走,想来想去,没有一点主意,遂问糜竺:“兄可有对策?”

    “而今之策,唯有一途。”

    “阿兄是说?”

    “秦文表年前来见过我一次,虽未明言,从他话风里我却听出:荀侯如得徐州,必不会亏待我家。”

    “这……,可信么?”

    “如何不可信?”

    糜芳也就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听到糜竺的反问,就知道自己问错了,凭着糜家和荀贞的关系,凭着糜家的财富,凭着糜家在徐州的地位,最主要的是,凭着荀贞一直以来的信用,秦松这句“荀贞必不会亏待糜家”的话肯定是可信的。

    糜芳有点犹豫,说道:“方伯虽为州人所恶,但是兵强马壮,拥三郡之地,荀侯兵不足之、地不足之,胜负犹且难说啊。万一我家投向荀侯,荀侯最终却落败了?”

    “荀侯外有孙坚为援,内有我等相助,如何会败?”

    “只靠我家相助,恐用处不大。”

    “不止我家,这几天我与州府同僚相聚,凡议及此事者,无不心向荀侯。”

    “可兵权没有在我等手中。”

    “你可能还不知道,正旦时,方伯召见臧霸,我听说他想调泰山兵入下邳,结果却被臧霸拒绝了。荀侯帐下有一人,名唤程嘉,你知道此人么?”

    “我当然知道。”

    “程嘉此人,很早前就去见过臧霸,去年底,他又去了一次琅琊,所去为何,不言而明。”

    “所以臧霸拒绝了方伯的调动?”

    “虽不知荀侯给臧霸许了什么好处,然以我度来,这两件事总是有些关系的。”

    糜芳大喜,说道:“泰山兵如肯相助荀侯,徐州将易主矣!”

    糜竺摇了摇头,说道:“臧霸未必会相助荀侯。”

    “此话何意?”

    “臧霸拥兵万众,虎踞州北,西临泰山,进退由意,其势已成,无论方伯,抑或荀侯,不管他两人谁掌徐州,都不能不默认他的存在。我想,他应该打的是坐壁观斗、寻机扩充的主意。”

    糜竺猜得很对,臧霸打得确就是这个主意。

    糜芳立在门口,低头思量片刻,抬起头来,说道:“即便如此,荀侯的胜算也大大增加了。”

    “正是,泰山兵不动,方伯就等同先断一臂,既断一臂,复州人离心,荀侯胜之必矣!”

    “那既然是这样,就按阿兄的办法来应对此变吧!”

    糜竺的办法虽未直言,但通过刚才那几句话就清清楚楚地表明出来了,那便是投靠荀贞。

    糜竺之所以决定投靠荀贞,除了因为“自身不正”,担忧会被陶谦“杀鸡儆猴”之外,其实还是有另外一个缘故的。

    他对糜芳说道:“今天下已乱,当有英雄命世,吾观荀侯,实命世者也。贾者:下贾财、中贾名、上贾国。你我兄弟值此变世,焉能久雌庸碌之下?必不使秦不韦专美在前!”

    糜芳被糜竺说得很激动,大声说道:“不错!阿兄说得很是!你我兄弟必不能久雌庸碌之下。”

    他心潮澎拜,声音太大,吓了糜竺一跳。

    糜竺急忙起身,来到门边,打开门往外看了看,见周近无人,这才松了口气,转过身,对糜芳说道:“小声些!”[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