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27 刘备奉使出彭城 郭嘉划策迫薛礼 6

正文 127 刘备奉使出彭城 郭嘉划策迫薛礼 6

    薛礼说道:“荀公爱民,让人敬佩,只是鄙郡兵少民寡,恐难与荀公共举此事。”

    听得他这么说,刘备、郭嘉对视了一眼,两人与关羽起身,行礼告辞。

    这出乎了薛礼的意料,没想到刘备、郭嘉这么干脆?

    薛礼下意识地看向仓由。

    仓由也很惊讶,见刘备三人已经行过了礼,看着是真要转身就走,急忙仓促离席,说道:“君等远道而来,道路寒苦,当在鄙郡休息两日方是,何必着急就走?”

    刘备神态忠厚,言辞客气地说道:“我等不是回广陵。”

    “那是?”

    “我家府君还给了我等另一项任务,需我等尽快完成。”

    “是何任务?”

    “我等临行前,我家府君交代:彭城薛公惜民重义,或不会愿兴兵戈,如果被薛公拒,可入沛郡,向孙将军借兵。”

    仓由怔了一怔,说道:“向孙将军借兵?”

    “正是。”

    刘备顿了一顿,冲着堂上呆坐的薛礼又行了个礼,笑道:“待到那时,少不了还要再请薛公帮忙。”

    “请我帮忙?”

    “夹而击之,兵法之道。来日取下邳,我家府君由南而发,孙将军则必会由北而下,由北而下,自就少不了要向明公借道。”

    薛礼心中咯噔一跳,头个想到的便是“假道灭虢”的故事,心道:“借道?借道!”脸上不能再保持端严的神色,眼中透出了骇然和惊惧,眼见刘备、郭嘉都是嘴角带笑的模样,心中又不由想道,“莫非刚才他俩请我出兵相助荀贞,只是在为孙坚找假道我彭城的借口?”

    他追悔不已,后悔不迭,只悔刚才没用答应刘备、郭嘉的请求,可自矜身份,不愿因此露怯,却又不好立刻改口,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仓由。

    仓由也是心中惊骇,孙坚兵精将勇,如由他率兵入境,这彭城的主人不必多说,肯定是要换一个人来当了。

    他忙堆出笑容,挡住刘备等人的路,不让他们走,说道:“君等稍驻,且莫急走。荀公兴兵,上顺朝廷,下应百姓,此大义之举也,正如玄德兄适才所言,我家府君也是一个爱民重义的人,对此事,断然不会袖手旁观,只是,至於该到底如何襄助荀公,我等不妨再细细商议。”

    刘备、郭嘉再次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笑意。

    “要求薛礼列兵郡界,以牵制陶谦部分兵力”之事,也就是他们此次出使的目的,已经成了。

    确如刘备、郭嘉所料,在接下来的会谈中,薛礼痛痛快快地答应了荀贞的要求。

    郭嘉趁机又提出了两个附加的要求,一个是买粮,一个是买铁,上头有“孙坚借道”压着,薛礼这回没有再有半点推脱,一点折扣没有打的,完全答应了郭嘉的所请,不但答应所请,还因荀贞兴兵是“顺天应民”之举,而主动提出愿意给荀贞一个低价。

    当晚,刘备、郭嘉、关羽等在彭城郡府住了一夜。

    次日,诸人辞行,薛礼亲将之送出府门,仓由则把他们送出了县门。

    离开了彭城县,郭嘉勒马暂停,回顾县城,对刘备说道:“薛彭城眼高手低、胆薄志远,今迫於威慑,虽答应了君侯的要求,可这个‘答应’,实在是不很可靠啊。”

    “他既已应下,岂还有反悔之理?”

    “我是担忧陶恭祖啊。”

    “奉孝的意思是?”

    “不错,我正是忧陶恭祖会遣人来拉拢薛彭城。”

    陶谦和薛礼虽然不对付,但就目下的形势而言之,陶谦和薛礼之间的矛盾已不是他们彼此间的“主要矛盾”,他们两人各自现在所要面对的“主要矛盾”,都已经变换成了荀贞。

    荀贞如得下邳、徐州,陶谦将无立身之地。

    而就不要说得徐州,荀贞只要得到下邳,他的兵马就随时可扣彭城之门,对薛礼来说,这便是陶谦之外,又多了一个威胁。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陶谦是极有可能遣使来见薛礼,与薛礼定盟的,而从薛礼一贯来的表现看,他还真是十有八/九就会答应陶谦的盟约。

    一旦薛礼答应下陶谦,希望他牵制陶谦部分兵力的这个目标,自然也就没有办法达成了。

    刘备说道:“此事确有可能,那以奉孝高见,该如何应对才好?”

    “这一点,你我能看出来,君侯又岂会看不出?君侯所以仍旧还是遣我等来见薛礼,所为者,不过‘上下两求’罢了。”

    “‘上下两求’?”

    “如薛礼果肯诚心相助,列兵郡界,自是最好不过,此为‘上求’;薛礼如不肯相助,改与陶谦为盟,而有你我来这一趟,吓他一吓,料他定然也不敢直接出兵相助陶谦,此为‘下求’。”

    “若非奉孝说明,我是怎么也领会不了君侯的这两重目的。能人高士,果非愚者可及。”

    郭嘉一笑,说道:“校尉宽厚诚义,能得人死力,人杰是也,何需过谦至斯!”

    刘备、郭嘉、关羽等顺利完成使命,自归东阳。

    回到东阳,两人上书荀贞,把见薛礼的详细经过,以及薛礼愿低价卖粮、卖铁,并及在下邳沿途的所见都一一写得清楚,随之,遣人快马送去郡府,面呈给了荀贞。

    这时,已是初平二年,过了正旦数日了。

    ……

    这个新年的正旦,陶谦过得很不痛快。

    大早上的,他独坐在书房中,说是看书,其实完全看不进去。

    不痛快的原因有好几个。

    总的来说,可分为两块,一块儿是私事,一块儿是公事。

    私事这方面主要是两件事。

    一个是他的两个儿子还是那么不靠谱,不能委以重任。眼看着每过一年,陶谦就老一岁,岁月相催,而徐州这么大的一块基业,却竟似是后继无人。

    一个是他后宅两个得宠的妾侍争风吃醋,不管陶谦见到两人中的谁,这人都必会说另一个的坏话,让陶谦想在温柔乡里避开一点现实的无奈也是不能。

    公事这方面主要也是两件事。

    一个是正旦这天,来谒见他,或给他送礼恭贺新年的人比往年少了一些。

    一个是他召臧霸来见,臧霸来虽是来了,可一见面就是要兵要粮。

    私事也好,公事也罢,陶谦其实自己也知,之所以他会觉得公私不顺,事事不谐,不管看见什么都觉得不痛快,归根结底,根子还是在荀贞身上。

    这世上若无荀贞,或者如果荀贞不在徐州,那今年的正旦,本该是这几年来陶谦过得最痛快的一个正旦了。

    董卓乱政,天子迁去了长安,关东无主,诸侯兴起,没有了朝廷的纲纪诏令,放眼看周边无不是兵强者为雄,当此这般数百年难逢的良机,他坐拥一州之地,这是何等的好运道?本该此时此际,正是英雄丈夫大展手脚、以立事业的绝佳良机!若无荀贞,至迟到今年春夏,他自觉就可把彭城、广陵彻底纳入手中,然后再以五郡为资,北上南下,西出中原,即便成不了千秋伟业,追随春秋时齐桓公的事迹,做一个“九匡诸侯”的霸主却不是没有可能。

    只奈何,世上有一个荀贞,这个荀贞还偏偏就在徐州!

    想起前两天广陵的细作来报:近日广陵兵调动频繁,粮秣征运,荀贞似有兴兵之意,陶谦更是觉得心头发堵,丢下手上的书,看向室外,见院中树木凋零,枯枝萎干,越发不痛快起来。[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