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26 刘备奉使出彭城 郭嘉划策迫薛礼 5

正文 126 刘备奉使出彭城 郭嘉划策迫薛礼 5

    听到刘备、郭嘉求见的时候,彭城相薛礼正在和主簿仓由谈经论典。

    “刘备、郭嘉?”

    来报的郡吏恭谨答道:“是。”

    薛礼迟疑了下,看向仓由,说道:“他两人怎么不声不响地来了?”

    仓由蔑然一笑,说道:“荀广陵穷兵黩武,以一郡之力,养数万之卒,广陵空乏已久!现今年末,正青春不接之时,他两人现在来,除了为讨粮还能是为什么?”

    “荀广陵一向倒是挺重农事,我闻他自颍川回来后,又裁撤兵士,大举屯田,现今只留了万余兵马,粮,应不是很缺了吧?”

    “他一直有意图取下邳,若不是为粮,那便是为铁了。”

    “上月刚给他送去了一批铁啊。”

    “明公,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我之间,还有何当讲不当讲?有话尽管说来。”

    “早前,陶恭祖倚强凌弱,谋我彭城,逼迫甚急,明公为自立,外交荀广陵,以求援也,此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现而今,荀广陵挟讨董之威,图谋下邳,已成陶恭祖头号的心腹大患,陶恭祖已无暇再顾我彭城,当此之际,以在下愚见,明公似不必再任随荀广陵予取予求了。”

    薛礼叹了口气,说道:“奈何沛郡临我西界!”

    彭城的西边是沛郡,沛郡是豫州州治之所在,即现今孙坚屯兵之地。孙坚和荀贞是盟友,薛礼有心不再给荀贞粮、铁,可又害怕孙坚会为此出兵,左右为难,是以,现而今对荀贞买粮、买铁的要求,他虽不肯尽数卖与,却也不能一点不卖,最多打个折扣,给个六折、七折。

    仓由不以为然,觉得薛礼是在杞人忧天,说道:“孙文台豫州刺史之位得来已是不正,又岂敢无故犯我郡界?”

    薛礼摇了摇头,虽以为仓由言之有理,担忧却总难放下,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了,遂对那来报的郡吏说道:“叫刘备、郭嘉进来吧。”

    薛礼是见过刘备的,没见过郭嘉,问仓由道:“郭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他是谁人了,在荀广陵府中,此人担负何职?”

    仓由身为薛礼的主簿,相当秘书一角,时刻要备薛礼的咨询,所以对荀贞下过很大的功夫研究,对荀贞左右的重要人物皆有了解,当下答道:“郭嘉此人,没在荀广陵府中任职,他是荀广陵的郡里人,早年在荀家的私学里读过经,之后在荀广陵身边做了个门客之类,甚得荀广陵看重,前些时,被荀广陵委以司马之职,现与刘备一起,同驻在东阳县。”

    “是颍川人?出身何族?”

    “说是出身阳翟郭氏,只不过是个疏远的偏支而已。”

    听说郭嘉只是个“司马”,又非是出身名家右门,薛礼虽说不上因此而便轻看他,却也就没再把他当回事儿。等得不多时,薛礼见门外有三人到来。

    这三人皆布衣,当先一人三十来岁,举止虽礼,掩不住器宇轩昂,身侧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朗眉星目,左顾右盼,最后一人身高体伟,颔下长须,行走间,按剑雄视,气概绝俗。

    薛礼认得当先那人便是刘备,最后一个是关羽,心道:“原来郭嘉还是个年轻人,怪不得虽为荀贞看重,却也只是做了一个司马。”却不起身相迎,只是叫仓由出门迎接。

    仓由没有出门,立在门槛内,候刘备三人走近,长揖一礼,说道:“玄德兄今来鄙郡,却为何不先告知一声,也好让我早作准备,县外迎候啊。”

    刘备三人还礼,刘备笑道:“兄乃彭城高士,岂敢劳兄迎候?”

    “鄙郡府君已在堂中等候,兄等请登堂吧。”

    刘备三人在堂外除去鞋履。

    门口的侍卫想收走他们的佩剑,郭嘉说道:“剑者,君子器也,岂可离身!”

    仓由瞧了他一眼,示意侍卫退开,侧身延手,请他三人入堂。

    刘备在入堂前,就已看到了在堂中安坐的薛礼,现下入到堂中,三人遂行礼谒见。

    郭嘉这是头次见薛礼,见他细面塌鼻,相貌狭弯,心道:“既有狭弯之相,难怪行事乖张。”却是在腹诽薛礼既与荀贞结盟,又不肯倾心与广陵交往。

    待他三人行过礼,薛礼说道:“请起,请起。”

    刘备三人起身,和仓由各自落座。

    两边叙话,薛礼先是问了下路途是否辛苦,寒暄了几句,旋即话入正题,说道:“君等不辞劳寒,来我郡中,想来定是荀公有所托吧?不知荀公遣诸君来,是为何事?”一边说,一边心中想道,“若是为粮、铁而来,说不得,我得叫几声苦,能少给多少就少给多少了。”

    刘备说道:“今吾等来贵郡,确是奉我家府君之令,乃是来给明公报喜讯的。”

    刘备寡言,不是太善言辞,所以在路上时,他就和郭嘉细细商议过等见到薛礼后,该如何对答、说话,这句“报喜讯”的话便是郭嘉提议他作为开场白来说的。

    “喜讯?”

    “正是。”

    “什么喜讯?”

    “我家府君欲与明公共分下邳。”

    “啊?”

    “淮水以北,尽归明公;我家府君只取淮南五县。”

    “这、这,……这是从何说起!”薛礼完全没有想到刘备、郭嘉这次来,既便是为粮,也不是为铁,而竟是为取下邳!一时间,他心神震动,言辞失序,不知该如何应答才好。

    仓由也是心中震动,但见薛礼失神,他顾不上震动,忙来救驾,不及细想,脱口而出,说道:“下邳已有主,何来共分之说?”话出了口,惊觉不对,连忙又改口,说道,“二千石任免,出自朝廷,人臣岂敢妄议妄为?君缘何出‘共分下邳’之语?”

    “不错,二千石任免自当是出自朝廷。前时讨董,故颍川兵曹缘乐进忠耿为国,奋进杀贼,功劳卓著,已被孙将军表为下邳相。”

    “可下邳现有笮融为相,他也是得了上表的啊!”

    ——笮融这个下邳相是陶谦上表的。

    “笮融有何功劳,能居此位?他之所以能鸠占鹊巢,不过是因借故下邳相病亡的机会,沐猴而冠罢了,论其实质,实乃私取下邳。”

    仓由也没话可对了,说道:“这、这,……。”

    薛礼稍微缓过了神,说道:“纵笮融是私取下邳,徐方前些年才经过黄巾之乱,百姓苦矣,何必又再兴兵戈?”

    郭嘉这时慨然开口,说道:“明公缪矣!”

    “怎么错了?”

    “我家府君之所以兴兵取下邳,正是为了百姓!”

    “此话怎讲?”

    “乐进曾经多次请求我家府君助他取下邳,但我家府君怜民,不愿使百姓受兵乱流离之苦,故虽与乐进交好莫逆,却还是一再拒绝,并百般劝喻乐进,为了百姓,不让他兴兵举战,却不料笮融倒行逆施,兴佛虐民,致使下邳如陷水火,不断有下邳士民拥至吾郡,恳求乐进入主,听闻下邳百姓的种种惨状,我家府君为之潸然,为了能够让百姓安居、不再受苦,所以我家府君於日前最终决定,要相助乐进,攻取下邳。此诚上奉朝命,下应民心之举也!”

    薛礼、仓由面面相觑。

    笮融、乐进这两个“下邳相”本就是一笔糊涂账,两人都得了上表,同时,两人也都没有得到朝廷的正式任命,换句话说,也就是两人都只是由别人代交了一个申请表而已,在太平时代,不得朝廷的诏令任命,是绝不可能因此而就能掌理一郡的,别说一郡,一个县都不可能,可现今乱世已至,朝廷迁至长安,对关东已经没有掌控力了,那只要走过“上表”这个“任命官吏过程中的前一半程序”,表示过“对朝廷的尊重”,剩下的就是“兵强马壮者为王”了。

    如果笮融是朝廷正式任命的,乐进与之争下邳,当然会名不正言不顺,可现在的问题就是:笮融这个下邳相也不是朝廷正式任命的,而是和乐进一样,都只是由别人上表了一下而已。

    这么一来,荀贞再打出“为民”的旗号,——而且他这个旗号还是对的,笮融确实在下邳搞得不像话,那么薛礼、仓由还真的就无话可驳了。

    无话可驳是一回事,因此而就答应与荀贞联手是另一回事。

    薛礼和仓由讨论过这件事,陶谦在徐州当了好几年的刺史了,现在有三郡之地,手底下有丹阳兵、又有泰山兵,还有徐州的州兵,数万之众,并与袁术结了盟,荀贞只有一郡之地,就算外有孙坚为盟,可孙坚在豫州还有不少的反对者,两边相较,怎么看,都是陶谦的胜面大。

    这是整体的两方实力对比。

    再一个,彭城的战略地位虽重要,可辖地却小,东西纵深总共不过二百多里地,南北纵深也只有三四百里,一旦陷入和陶谦的战争中,稍有失利,那就是全军尽没、地盘丢失的下场。

    所以,薛礼是绝对不可能会和荀贞联手,把自己卷入这场战争中的。

    他定了定神,说道:“荀公爱民,让人敬佩,只是鄙郡兵少民寡,恐难与荀公共举此事。”[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