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24 刘备奉使出彭城 郭嘉划策迫薛礼 3

正文 124 刘备奉使出彭城 郭嘉划策迫薛礼 3

    回到营里,刘备问起阙宣之事。

    和阙宣搭上线,虽是郭嘉独自而为的,但郭嘉不是贪功之人,他年纪虽不大,却因出身寒微之故,深谙人际关系的重要,所以并不以荀贞的宠爱而就据功自傲,反是主动把这份功劳分给了刘备、简雍一些,因而此次阙宣的使者来,简雍参与了整个会谈,知道整个的详情经过。

    事实上,刘备对这次会谈也是知道一些的,只不过,他只知道阙宣的使者来,却不知道会谈的成果,——阙宣使者来到东阳的时候,他还没有离开营地,若非因荀贞的召集军令中规定了明确的至府时日,他是很想能再多留几天,等这件事谈出了一个眉目之后,再去郡府的,这样,他也好当着荀贞的面亲口把此事道个清清楚楚,显一显这份他有参与其中的功劳。

    简雍说道:“笮融在郡,大兴佛事,广收苛捐,阙宣家为郡南豪强,受盘剥尤重,对笮融,他是怨之已久,只是慑於郡兵、州兵,故忍气吞声,今闻我部可为其援,自是求之不得。”

    “这么说,事情谈成了?”

    “正是。”

    “好,好啊!”刘备大喜,从席上起身,来到帐中,搓手踱步,又问简雍,“阙宣可聚多少人兵?”

    “阙氏乃郡南豪族,门客、徒附颇众,昔黄巾乱徐,他家中也有人参与,现今黄巾虽灭,余烬尚存,他的使者自言:阙宣登高一举,至少可聚两千人兵。”

    阙宣怨恨笮融,一是因受盘剥太重,二则也是有点“佛道之争”的意思,他家中既有人参与黄巾起事,可见他即便不是太平道的信徒,也定是和太平道有些关系的。他族里的门客、徒附本就不少,再加上下邳郡中残存下来的那些太平道信徒,聚兵两千确是不难。

    不过,荀贞一旦进兵下邳,迎来的便是陶谦这个大敌,两千个没有经过军事训练的兵卒并不能起到什么大的作用,所以,刘备紧接着就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徐县可能为我所得?”

    徐县是下邳郡的一个县,位置在下邳郡的中部偏南一点,东边是富陵湖等湖群(即后世之洪泽湖的前身),南边即是淮水。

    将来荀贞进兵下邳,这个徐县将会是决定成败,或言之,决定荀贞能否速胜的一个关键要点。

    为什么这么说?

    这要首先从下邳郡所处的位置说起。

    下邳郡在广陵的西北,在州治郯县所在的东海郡的南边。

    其次,要从下邳郡的地理形状说起。

    如按贯穿下邳的淮水来分,下邳可分为南北两个部分。

    淮水以南为一部,淮水以北为一部。

    如按人口、县邑的多寡来分,下邳可分为东西两个部分。

    西边就是在广陵郡西边的这个部分,东西狭窄、南北长,下邳郡的大部分县都聚集在这个部分中;东边即是广陵郡北边的这个部分,南北狭窄、东西长,这个部分里只有三个县。

    广陵和下邳接壤的郡界共约有八/九百里长,这八/九百里长的郡界,有一半是在广陵的西边,和下邳东西接壤,由北而南,约三四百里,另一半是在广陵的北边,和下邳南北接壤,由西而东,亦是约三四百里,从郡界的长度来看,将来荀贞攻下邳,似乎是有很多的进攻方向可以选择,八/九百里长的郡界,哪里不能进攻?

    可因了下邳郡的位置、地形,却决定了荀贞将来只能从郡西选择进攻地点。

    原因很简单。

    两个缘故。

    首先,下邳郡大部分的县都在广陵郡的西边,从广陵西边的郡界出兵,可以快速地占有地盘、人口、粮秣,从而得到兵员、粮食等等各方面的有力补给,达成以战养战之目的。

    其次,下邳的北边是东海,而下邳被夹在广陵和东海之间,也即在广陵郡北边的这个部分又是南北狭窄、东西长,并且还有淮水这道天险流经,那么也就是说,荀贞如果从郡南发起进攻,那么必然很快就会碰上陶谦的援兵,甚至会因此而被阻之在淮水南岸,出现才一开战就不得寸进,从而陷入苦战的不利局面。

    因了这两个缘故,因此,荀贞将来最好的选择就只能是从广陵郡的西线选择进攻地点。

    既然荀贞最好的选择是从广陵郡的西边出兵,那么徐县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

    徐县是下邳西边这一部中距离淮水、富陵湖湖群最近的北部县城,若能快速地占取此县,那么富陵湖湖群和淮水这两个下邳郡南部的天然屏障就将会不复存在,荀贞的部队就能长驱直入,攻伐郡北;可若不能快速地夺取徐县,因了淮水、富陵湖的阻隔,就有可能会付出极大。

    所以,当郭嘉来到东阳后,他就积极地探察下邳西部各县,尤其是徐县的情况,亦是因此而积极地和阙宣搭上了线。

    也是因此,刘备最关心的就是徐县能否被阙宣拿下的问题。

    简雍说道:“阙宣非徐县人,不过徐县临下邳郡南,与阙宣家只隔了一道淮水,故而阙宣与徐县的豪强、轻侠颇多来往,并有姻族在徐县,听他的使者说,有六分把握为我内应。”

    “六分?不行,把握太小。”

    刘备不是不敢赌的人,放在平时,莫说六分,便是三分、两分的把握,他也敢试上一试,可夺取徐县这件事太重要了,为了能漂漂亮亮地立个大功,至少也要有八分把握才行。

    他在帐中转了两圈,下了决心,说道:“待出兵之日,我当使云长带我家中剑客,去与阙宣会,先混入徐县,助君侯取城!”

    简雍点了点头,说道:“云长万人敌也,君门下诸客皆虎士,有他们去,可增两分把握,……只是,这些门客都是君这些年来辛苦养聚的,如遣去徐县,或恐会伤亡不小,何如当进兵之日,上请君侯,请君侯择军中猛士,潜去徐县,为我内应?如此,既可得功,又可减损。”

    “宪和,你说的这种功劳太小,欲立大功,非亲为不可。天下虎士多矣,而立大功之机却少,如能因此得立大功,何惜勇士?”

    说到这里时,刘备刚好踱步到帐篷的门口,他立住脚,顾望帐外,见帐外无人,遂长叹一声。

    简雍见他叹了一声,却没有说话,便凑趣问道:“立功在即,缘何叹息?”

    刘备说道:“惜乎益德今在玉郎军中,若不然,他与云长俱往,何止增两分把握!”

    见刘备提起张飞,简雍顺着话头问了一句:“此次去郡府,君可与益德相见了么?”

    “益德留镇骑营,未参此会,没有见他。”

    简雍说道:“益德在辛校尉军中,我闻是愈得重用,已是辛校尉之下的第一人了,这次攻下邳、取徐州,他若再立下功劳,也许就能与君并驾齐驱了。”

    “益德猛锐,有三军取将之勇,我不及也,得此重用,理所应当,便是越我而上,也不足奇。”

    说是“理所应当”、“也不足奇”,脸上一副喜看张飞得用的模样,刘备心中却颇怅然若失。

    张飞被调离刘备后,起初和刘备常有来往,但后来一因驻地不同,毕竟比不上朝夕相处的方便,二来也是因地位提升、责任变重,平日军务繁忙,故而和刘备的联系就渐渐变得有些稀少起来,不过,虽然稀少,每有给刘备去信,张飞却一样都还是以前的态度,既尊敬,又亲近,也正是他这份一如既往的态度,才略微减轻了点刘备因他离调而产生的惆怅。

    不过,虽心头怅然,刘备在嘴上,却从不埋怨张飞半句,倒是关羽,有时会说上一句半句的。

    刘备虽是急着把“可取徐县”的喜讯告诉荀贞,却因了郭嘉尚未归来,不好独自上书,所以只能按捺情绪。他从广陵归来,一路没怎么休息,风尘仆仆,遂唤门客打水沐浴,沐浴过了,困倦上头,强支着问了两遍,郭嘉仍未回来,他伏在案上,不觉睡着。[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