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21 陈群筹粮械颇备 荀彧荐高才使彭

正文 121 陈群筹粮械颇备 荀彧荐高才使彭

    一夜欢饮,通宵达旦,至天亮方散。

    诸将中酒量浅的,早醉得人事不省,荀贞令典韦带卫士把他们扶到后院休息,酒量好的也大多已然醉了,说起话来大着舌头,走起路来歪歪斜斜,荀贞也令典韦把他们扶到后院去休息。

    许仲、荀成等人因为责任重,在酒宴时没有喝多少的酒,苏则、陈到等人是今天各营的值日军官,也没喝多少,还有几个平时滴酒不沾的,这些人则没有留下,分别拜别荀贞,各自还营,坐守军中。

    荀贞喝了不少,饶是他酒量还行,也颇觉醉意,回到后宅,陈芷早叫唐儿给他熬下了醒酒汤,他大口地喝了两碗,大冷天的又用凉水冲了个澡,酒意去了八分,顿觉精神一振。

    戏志才、荀攸、荀彧、陈群诸人肩负着此次进兵下邳的各项准备职责,故而都没有喝多,趁荀贞洗澡的空儿,他们也各喝了点醒酒汤,盥洗一番,然后聚在后宅的书房中,等待荀贞。

    陈群把窗户推开,冰凉的空气扑面而入,几人中有本来稍觉困倦的,也立时清醒了起来。

    戏志才踱步到门口,挑开厚厚的棉布门帘,望外边看去,见远远的后宅门口,典韦带着卫士们还在或扶或抬着大醉的军官们进来,笑顾荀攸三人,说道:“军心可用,士气甚嘉啊。”

    喝了一晚上的酒,荀攸倒不觉得困,只是太阳穴有点疼,他一边用手揉捏,一边接了戏志才的腔,说道:“自君侯起兵起来,历战多胜,实常胜之军,又讨董功成,光复了洛阳,军中的虎士们心气正高,回到广陵休整了这几个月,养精蓄锐又足,军心可用,自是正常。”

    荀彧觉得有点冷,看见案后的席上有块毯子,便拿过来,遮盖在膝上。他坐好的时候,正好荀攸把话说完,他因而接口说道:“虽是军心可用,此次击取下邳,亦当慎重。”

    荀攸点头说道:“这个自然。”

    昨晚宴请诸将,陪从荀贞的文士不止他们四人,程嘉等也去了,但散席之后,程嘉等人有的大醉,被扶去了房中休息,有的今天还有公务,已经告辞离去,只有戏志才、荀攸、荀彧、陈群四人,因或为荀贞军事上的谋主,或了解广陵政务,或总责着军中财粮之故,留了下来。

    看起来,荀贞在用人上“偏私”,戏志才这四个而今在荀贞帐下最有影响力的人,或是他昔年在颍川时的旧交,或是族人,或是姻族,没有一个“外人”,但一来,用“乡人”、“族人”掌权本就是通行之事,二来,戏志才等四人确是皆有大才,戏志才、荀攸两人不用多说,既有高才,资历也深,荀彧虽是新来的,资历上有所不足,可就在这么些短短的时日里,他已把广陵上下的政、农诸事搞了个清清楚楚,荀贞近期下发的行政命令,其实很多就是由他起草成文的,而年纪最轻、资历也浅的陈群,自荀贞把军中的财粮事委托给他之后,他也将之管理得井井有条、公正清明,所以,军中的将校、府中的那些幕僚们对此却是都没有什么异议。

    荀攸回答过荀彧,转问陈群:“长文,前些天君侯就让你储粮积械,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陈群答道:“幸赖邯郸与蒲二君,群足不出营,粮、械已然颇足。”

    邯郸,是邯郸荣;蒲,是蒲沪。

    讨董时,为鼓舞士气,荀贞大规模地任命了一批校尉以上的军官,邯郸荣因其过往的资历和功勋,得被表为督粮校尉,那时他的主要任务有两个,一个是征粮,一个是押送,现下回到了广陵,不再需要他有时亲自上阵,押送粮草了,但因荀贞了解他的脾性,知道他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故而没有改变他的职衔,把依照命令从各县征收粮秣之事全部交给了他去掌责。

    ——现今荀贞军中粮秣的来源有二,一个是之前的屯田,一个是从各县征收,因为之前屯田的范围不是太大,而这次屯田的范围虽然得到了不小的扩大,可离收获尚早,故而目前来说,主要还是依靠各县。

    蒲沪是个多才的人,会治水,也精冶炼,广陵有铜山,荀贞造的有冶炼场,以前是由魏光等人掌责的,现在荀贞把此事转交给了他,由他负责。

    ——荀贞的这个冶炼场,主要分为两块,一个是冶炼农具、日常用具,还偷偷制钱,这一块儿用的是铜,再一个就是制兵械了,这一块儿也有用铜,但大部分用的还是铁和钢,至於铁的来源,有的是从糜竺那里买来的,有的是从彭城国买来的。彭城产铁,对荀贞买铁的需求,彭城相虽非完全配合,可也保持了持续地供给,也正因此故,彭城相虽不肯全面地倒向荀贞,反倒有利用荀贞抗衡陶谦、从而自保其地位的心思,可荀贞却还是能一再地忍让、迁就他。

    “钱呢?”

    “有藏功曹、袁主簿、秦上计相助,钱亦颇足了。”

    陈群资历虽浅,可身出名门,他的祖父陈寔名重天下,前几年去世时,从各地赶来致悼会葬的士人、门生有三万多人,有这样的家声,再加上他是荀贞的姻族,并且他本人又不是傲慢自大之辈,不但有才能,为人亦谦逊,所以各方面的人员都愿意积极地配合他完成任务。

    戏志才这时笑道:“卿非但长文,亦长财也。君侯使你掌军中财粮,正是得人其用。”

    说话间,戏志才瞧见荀彧面色庄重、正身危坐地在席上,遂笑道:“室内又无外人,文若,何必如此拘礼,……我看你面色深沉,可是在考虑进兵下邳之事么?各县而今的农、政诸事如何?”

    荀彧说道:“郡中农、政诸事皆好,即使今日起兵,也断然不会生乱。……志才,我不是忧虑此事。”

    “那是?”

    “虽说较之陶恭祖,无论从人心,还是士气,君侯皆占优,可此战的关键,却还是在泰山兵和彭城啊。”

    之前的议论上,荀彧等人都认为荀贞在军事、政治上的很多方面都占优,并且提出了解决荀贞所提出来的“兵寡、地狭、粮少”这三个不足的地方的办法,其中一个就是尽力拉拢臧霸,使他至少不为陶谦尽死力,同时说动彭城相,让他至少能出兵郡界,以给陶谦造成压力。

    戏志才颔首说道:“确乎如此。”

    荀彧说道:“而今既已定下来年二月进取下邳,泰山兵和彭城那边也该再遣人去了。”

    荀攸说道:“此二地事关全局,这回遣去做说客的,却需得精细挑选。”

    戏志才问道:“卿等以为该遣谁去最好?”

    荀攸对该何人去见臧霸早有腹案,答道:“程君昌去过琅琊,见过臧霸,此次仍以他为主当是最好。”

    戏志才问道:“彭城那边呢?”

    对该何人去见彭城相,荀攸有点迟疑难定,他说道:“玄德去过彭城,但此次……。”

    “玄德寡言少文,似难当此任?”

    “我正有此虑。”

    陈群插口问道:“秦上计如何?”

    “秦文表文雅高士,如是往见州中士人,他自是最好人选,惜乎威横不足,却是难说彭城。”

    通过和彭城相的接触,荀攸认为他是个狡赖、不重信用的人,对这种人,只用文辞、文雅是说不动的,关键时刻,也许还得需要一点霸道,秦松只有文雅,没有霸道,显然不行。

    陈群挠了挠头,说道:“那该何人最好?”

    听得门外脚步声响,诸人看去,是荀贞来了。

    荀贞见戏志才挑着门帘,立在门口,笑道:“不冷么?”戏志才让开路,请他入内。荀贞入到室中,觉冷风拂体,转眼瞧见窗户大开,又笑了起来,说道,“难怪志才立在当门不觉冷。”

    陈群忙过去要关窗。

    荀贞止住了他,说道:“开着罢,有点风,人精神,……你们刚在说什么?”

    陈群答道:“讨论去琅琊、彭城的使者人选。”

    “可有定议?”

    陈群看向荀攸,荀攸答道:“我以为君昌可赴琅琊。”

    “彭城呢?”

    “玄德寡言,文表少威,似皆不适。”

    “志才、文若,卿二人可有举荐?”

    荀彧说道:“我有一人,文武兼资,高才亮能,胆雄心细,如使之前往,必不辱君命,只是此人年岁稍轻,恐君侯不肯委之。”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