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20 昼聚虎狼争为战 夜宴当以军法行

正文 120 昼聚虎狼争为战 夜宴当以军法行

    荀成、乐进、赵云、刘邓、陈到、陈褒等等诸将络绎来到,夏侯兰等掌责军法、阀阅的军官们也先后来至,被改派到屯田军中的江禽等将也都来了,所有应召的将校中,许仲到得最晚,他来到的时候,荀贞已经没有在府门前等候,而是与荀成、乐进、刘备等人都在堂上坐了。

    外边典韦进来禀报:“许将军至。”

    ——早年时,许仲因杀人而由荀贞给他改了个姓名,唤作“姜显”,上次朝廷大赦,荀贞借机把他的名字报了上去,现下他已改回了原姓,因“仲”这个名不够“大雅之堂”,所以他干脆就仍以“显”为名了。

    许仲一直是荀贞手下最得重用的将领,现今虽有荀成、乐进与他地位相当,可如论在军中的威望,荀、乐两人却还是不及他,诸如陈到、陈褒等人,有的是他的旧部,有的现在仍归他统带,即便是不曾在他营中听命的,有的也曾在战争时受过他的节制,故而,一听许仲到了,上至荀贞,下到荀成、乐进,再到赵云、刘邓、陈到、陈褒等等在场所有的军官,尽皆站起了身。

    许仲本就寡言,掌军多年,越发深沉,他在堂外脱去鞋子,着袜登入堂上,抬眼看见荀贞起身相迎,忙至堂中,下拜行礼,口中说道:“末将来迟,岂敢劳主公起身。”

    “我知你军务繁杂,来得迟点才是正常,……起来吧,坐。”

    许仲确是军务繁杂,荀贞这些时日把精力主要用在了农、政、粮、外事上边,军中的事情大多都交给了许仲主办,荀成、乐进等协办,所以许仲今天来晚,实是不得已。

    许仲的坐席在右边上首,仅次戏志才一人,尚在荀攸、荀成、荀彧等诸荀之上,由此也足可看出他在荀贞军中的地位以及荀贞对他的信重。

    许仲闻命起身,至席间,等荀贞坐下,又请戏志才、诸荀等人坐下,他这才跟着坐下。

    看他坐下了,赵云等人亦相继落回席上坐定。

    大堂上相对摆放了几十个坐席,荀贞撒眼看去,没有了空的坐席,席上皆已有人,这说明该来的人都来了,既然人已到齐,荀贞也不啰嗦,直接就话入正题,开口说道:“今召诸卿至,所为何事,想来不必我说,卿等也应有数了?”

    位在中下的高素昂首大声,头个开口,应声说道:“敢问主公,可是为进兵下邳之事?”

    “主公”一词,非是官方用语,顾名思义,有个“主”字,实是偏重私人附属关系的一个用词,荀贞帐下诸人中,乐进因长时间地不跟从在荀贞身边,为表示对荀贞的忠诚,因而他算是较早用此词来称呼荀贞的,他开了这个头之后,荀贞军中的诸将校、军官们,特别是那些西乡旧人,有些也就跟着用此词来称呼荀贞了,不过这个称呼主要还是只限於军队内部,文官系统里边,如新投的张纮,原来的栾固、秦松等等诸人,大多还是以“明公”或“明将军”之类的词来尊称荀贞,除程嘉、宣康等寥寥数人外,极少有跟风,也改用“主公”来尊称荀贞的。

    高素向来大大咧咧,好美服,性张扬,今次受召所来的诸将,大部分都和许仲、荀成一样,不重衣着,着甲佩剑而已,最多铠甲外边再穿个袍衣,如刘备那般,穿个裘衣的已是少见,而高素却更加奢侈,他是唯一一个没有披甲的,华衣美服,腰中宝带,便连穿的袜子都是上等罗绸所制,衣服还熏了香,往那儿一坐,香气能飘到荀贞的位儿上。

    经过了前汉的雄浑开拓、本朝此前的重文敬儒,时下贵族、士人们的审美开始转向阴柔,

    流行熏香,有的还傅粉,荀贞对此早已见惯不怪,他府中的官吏、幕僚中就有很多熏香的,但干这事儿的多为文士,而且即便熏香了,大多也不会熏得很浓烈,比如荀彧,他从小就喜在衣上熏香,可那是清淡之香,人嗅之后,只觉心旷神怡,武将里边熏香的,尤其出身不高的军官里边几乎是一个没有,唯仅高素一位,更且高素所熏之香浓烈十分,闻之简直如处百花园中。

    挨着高素坐的是高甲、高丙兄弟,他两人也是西乡旧人,与高素相熟,且因三人同姓,如今关系处得不错。高素适才挺身说话,难免衣服波动,香味因而越发浓烈地透了出来,高甲是个直脾气,当即把脸扭向了另一边,用手在鼻前扇了两扇,说道:“老高,便是进兵下邳,你也去不了啊。”

    高素问道:“为何我去不了?”

    “就你身上这味儿,迎风散十里,兵还没到,就被笮融闻到了。兵法云‘兵贵神速’,有你这身味儿在,怎么也神速不了啊!”

    堂中诸将哄然大笑。

    高素急赤白脸,骂道:“大字不识一筐,倒也知道兵法了?有那功夫,先把你的名改改吧!”

    高甲、高丙,他兄弟两人的名和许仲一样,都是乡野常见之名,换成后世的话就是高大、高三,仅仅叙个年齿大小,是个能被称呼的代号而已,没什么文化内涵。

    ——至若高甲为何会知晓一些兵法,这正是荀贞近些年来的功劳。

    荀贞早年在颍川时,为便於练兵,就编写过一本类似后世军事操练的“兵书”,并教过高甲、高丙等人认字,前两年又叫戏志才、荀攸、荀成等人合力,把这本书充实、提高了一下,凡军中中级以上的军官,人手一本,由专门的教员教导他们,荀贞也给他们讲过课,故而高甲、高丙这些西乡旧人虽是出身乡野,而如今却也是既有实战经验,也有军事上的理论基础了。

    凡世上之人,天才是极少的,痴蠢者亦是不多的,绝大部分都是中人之才。

    包括荀贞本人在内,他自认也就是一个中人之才。

    他之所以能有今日成就,一个是他有前世的知识,对当下这个时代的发展进程比“当局者”清楚,再一个是他“出身好”,族为颍阴荀氏,从小识字、读书,接触士族这个“统治阶级”,距离政治较近,通过和本族、各地士人的接触,开阔了视野,提高了眼界,知晓了天下大势,故而先天就得比广大的乡野农人占了便宜,当然,还要一个方面,这就和性格有关了,荀贞一直坚信两句话,“性格决定命运”、“态度决定一切”,一个好的性格、一个积极的态度,是成就大事不可缺乏的两个因素。

    除却性格、态度,能决定一个人成就的就是“知识”和“眼界”了。

    荀贞手下这些西乡的旧人,虽是出身乡野,可这些年他们跟着荀贞南征北战,见的东西已然不少,随着荀贞身份地位的提高,他们接触的人的层次也都跟着得到了提高,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接触的人层次得到了提高,他们本身的层次自然也就不知不觉地得到了提高,本身见到的、日常接触的,这两方面综合,故而,在“眼界”这一块儿,他们现在已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再把“知识”提高上去,荀贞坚信,他们中必然会有一批人留名青史。

    高丙不像高甲,不是性格直露之人,平时说话不多,可一旦被惹怒了,说话就会凶巴巴的,这会儿听了高素嘲笑自家兄弟的名不好听,他虽没有动气,却也忍不住接嘴,说了一句:“吾兄弟名虽甲、丙,可却也不会因被主公恩擢为校尉便就手舞足蹈。”

    这说的却是当日高素被荀贞擢为校尉时,高素竟兴奋得差点就当场手舞足蹈之事,这件事后来传遍军中,底层的军官、兵士自是不敢多加评论,和高素不熟的也不好多说,以免产生不必要的矛盾,可在高甲、高丙等这些西乡旧人中,却是每当提及此事,必对高素大加调笑。

    高素却压根不觉得这是件“丢人”的事,听高丙提起这茬,反倒洋洋得意,乜视高家兄弟,说道:“我今得为校尉,汝兄弟二人呢?想当还当不上!”说着,起身离席,拜倒堂上,高声对荀贞说道,“素以末功,而得主公不弃,竟被擢为校尉,每当思及此事,素常感恩涕零。”

    见高素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而且更借机起身拜谢荀贞,高丙也是无言以对,和兄长高甲对视了一眼,两人悻悻然不再说话。

    堂上诸人又是一阵笑,荀贞也不由失笑,对高素说道:“一校尉何足道哉!卿言不错,我此次召卿等毕至,正是为出兵下邳一事,待战端开了,卿如能再立功劳,中郎将亦可表也!”

    高素大喜,俯首叩拜,大声说道:“笮融竖子强占下邳,早该给他夺下,让文谦上任才是!必不负主公重望,此回击下邳,定得一个中郎将!”

    荀贞叫他起身回坐,顾盼堂上这群虎狼,说道:“我刚才那几句话不只是说给子绣的,卿等皆知我军法,赏罚唯明,战事一开,卿等凡立功劳者,我必不吝重赏,何惜‘将’、‘校’!”

    堂上这些将校、曲军侯、司马们,既是军人,自是渴望战争,以求功名,故此他们其实是早就盼着荀贞进兵下邳、争夺徐州了,此时亲耳听到从荀贞口中说出了“将要进击下邳”之话,尽皆喜奋,都离席起身,齐齐来到堂上,依衔职高低,分为数列,拜倒一片,都道:“唯公命是从!”有的又道:“愿为主公效死!”有的又道:“敢情为明公先锋!”有的又道:“区区下邳,弹丸小国,愿请三千精卒,便能为将军平之!”有的又道:“请主公下令,现在即可出兵!”

    一时间,堂上闹哄哄一片。

    许仲、荀成两人站了起来,转过身,约束各自的部属,叫他们不要多话。

    堂上慢慢静了下来。

    荀贞见军心可用,士气旺盛,心情愉快,哈哈大笑,说道:“出兵之事,现下尚不需急。今召卿等来,一为此事,给大家通通气,二来,已是年底,快到新年正旦了,自回广陵以来,与卿等中的许多人相见不多,久为叙谈,借此机会,我宴请宴请大家,……夏侯兰!”

    与诸人一起伏拜堂上的夏侯兰起身应道:“在。”

    “今晚宴席,当以军法行酒,你便做个行酒官,无醉不归!”[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