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19 郭奉孝东阳说反 刘玄德广陵先至

正文 119 郭奉孝东阳说反 刘玄德广陵先至

    荀贞帐下的文臣谋士现下虽多,然如陈群、郭嘉、徐卓诸子,年岁稍轻,阅历稍浅,在军事战争上的经验尚且不足,如程嘉、宣康、李博、岑竦、陈仪、栾固、邯郸荣、文直、秦松等等诸辈,或长於外事、或精於律法、或长在文辞,或早已是改行政事,又或专擅军事后勤等方面,而至若具体的军谋战略,则皆非其长,又如张纮,此公虽有谋略之能,但新投荀贞未久,毕竟在亲密度上还有待提高,还不能如戏志才等人一般可以无所顾忌、畅所欲言,故而,而今荀贞在军事上的谋主实际上仍然还是以戏志才、荀攸为主,只不过多加入了一个荀彧。

    所以,当戏志才、荀攸、荀彧三人意见一致,并且齐心合力地辅助荀贞定下了取徐的时间以及策略之后,这件事就正式提上了日程。

    在这之前,“荀贞早晚会与陶谦争徐”这件事,不但许仲、荀成、乐进等这些军中的高级将校心里有数,包括陈褒、文聘、赵云等这些中级将校也是很清楚的,只不过,在此之前,这件事一直没有放到桌面上来讲,都是大家心领神会而已。

    现在,通过和戏志才等人的计议,荀贞正式定下了此事,把“争徐开战”的时间定在了明年二月,换而言之,也就是说,最多两个月后,就要和陶谦开战,就要兵进下邳。

    顿时间,广陵方面整个的军政系统就因为此事而高度紧张地运转了起来。

    在和戏志才等人定议过此事的次日,荀贞接连秘密下了两道召集令,一道是召集分布在各县的宣康等人来郡府议事,一道是召集军中“校尉”以上的军官亦至郡府议事,并有部分实际上在各营担任监军、参谋任务的“司马”级别的军官也得到了召集令。

    这两道召集令把荀贞帐下得力的文臣、武将悉数囊括其中。

    不用说,这自是荀贞要亲自给他们下达备战的命令,同时,并要在会议上给他们分析一下现今的天下大势和“广陵”在整个天下大势中所处的位置,以此来给他们讲清楚“为什么要和陶谦争夺徐州”,——虽然说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但如果能把战争的原因和目的讲清楚,让将校们都能知道“为何而战”,那么显然是会极有利於备战工作以及将来的作战进程的。

    这两道召集令都是秘密发出的,宣康、许仲等文臣武将也都是分批到达、入府的,时逢年底,将快到新年的正旦,从表面上看来,这只是荀贞在值此辞旧迎新之际“宴请群臣”,因而,陶谦布置在广陵的暗线对荀贞此次召集群臣的实际目的并不清楚,完全被蒙在了鼓里。

    宣康等人分布在各县,一来有远有近,二来各有农、政之事需要处理,不能一接到命令就马上赶赴郡府,所以,荀贞给他们定下的聚会时间较为靠后。

    许仲等武臣,大多都是率部在广陵县附近驻扎,去郡府路近,而即使是那些带部在广陵各县或边境驻扎的,军令如山倒,荀贞一道命令下来,他们也都会立刻放下手头的事,轻骑简从,星夜来赴,因而,许仲等武将的聚会就比文臣的聚会要早好几天。

    荀贞现下的地位虽然今非昔比,可一则,受前世的影响,他不认为自己就比兵、农尊贵,二来,也是有意为之,所以,在这许仲等这帮旧人干将面前,他一如既然,还是没有丝毫的架子,当约定集会之日到来,他亲至府门相迎诸将。

    前几天下了场雪,雪不大,时至今日,积雪已化,天气晴朗,暖阳当头,晒人身上颇觉舒意。

    荀贞未着铠甲,亦未着官衣,穿了件黑袍,头上没带冠,裹了条黑帻,腰间悬剑,在戏志才、荀攸、荀彧、陈群等亲近左右的簇拥下,立在府门,含笑迎人。

    武将中,头一个到的不是许仲,也不是荀成、乐进,而是刘备。

    刘备内着铠甲,外穿轻裘,骏马宝剑,和关羽联袂而来。

    远远见到荀贞在府门相迎,刘备忙招呼关羽,一起跳下马来,把坐骑丢给随从,两人快步来至近前,就要下拜行礼。

    荀贞上前将他扶住,打量了他几眼,笑道:“旬日未见,玄德精气甚佳啊!”又看了看关羽,笑道,“怎么才一个多月没见,云长就又益发雄壮了!”

    刘备渴求功名,坐不住,也闲不住,讨董之战时被荀贞表为了雍奴校尉,从荀贞回到广陵后,因知荀贞早晚就会“为乐进取下邳”,故而两次请缨,求驻东阳。东阳县在广陵郡西,临着下邳,一旦荀贞用兵下邳,肯定会经过此地,到那时,刘备如能在此县驻扎,熟悉周边地形,必然是会得到大用的。东阳本有驻兵,乃是陈褒及所部,早在荀贞出兵讨董时,陈褒就被荀贞派驻在了此地,以镇郡界,防止外侵,按理说,陈褒既已驻扎在此,那没甚特别缘由的话,理不该撤换,奈何刘备两番恳请,荀贞只好由他,召回了陈褒,改以刘备率其本部屯驻东阳。

    刘备得偿所愿,兴高采烈地去了东阳,这已是一个多月前的事儿了。

    不过,刘备虽去了东阳,却不是常驻县中不动,十天前,他才又回了广陵一趟,给荀贞送了一点下邳郡的产出,并给陈芷、唐儿诸人也都以“下邳特产”之名,各送了一些礼物。

    倒是关羽,自到了下邳,就没有离过军营,这是月余来的头次回来广陵县。

    刘备转脸瞧了眼关羽,转回头,笑对荀贞答道:“非是云长益为雄壮,实是天寒,棉衣太厚。”

    荀贞哈哈大笑,望了望刘备、关羽所带的从人,问刘备道:“宪和、奉孝没有来么?”

    宪和,即刘备的谋主简雍;奉孝,自是郭嘉了。

    荀贞改遣刘备驻东阳时,为起到锻炼人才的目的,给郭嘉了一个“军司马”的职位,把他也一道遣去了,——徐卓当时也和郭嘉一起,亦被委了个军司马,被外放到了荀成的军中。

    刘备顾盼左右,见左近没有外人,遂低声说道:“奉孝日前和下邳郡内的一个豪强搭上了关系,正在说其助明公取下邳,故而未能与我同来。宪和也留在了东阳,为其协助。”

    “噢?下邳郡内的一个豪强?”

    “正是,其人名叫阙宣,乃下邳郡南有名的一方豪强,奉孝闻过往东阳县境的下邳人云‘阙宣信道,素忿笮融重佛’,因而心动,遂派密使潜入下邳,和阙宣搭上了关系。”

    荀贞顾看戏志才、荀攸、荀彧、陈群诸人,笑道:“阙宣之名,我亦有闻,本想过了新年正旦,我就遣人去见他,却没料到奉孝才去了东阳一个多月,就先把这件事办下了,好,好啊!”

    郭嘉在荀氏的私学里读了几年书,当时荀攸从在荀贞身边,不在家里,荀彧是在家的,故而对郭嘉非常了解,而且之前他也是一直在荀贞面前夸赞郭嘉的,此时听了荀贞此话,笑答道:“奉孝实我郡之龙凤也,单论其才,胜我十倍。”

    荀贞摇了摇头,笑道:“这话说的太谦虚啦!”

    刘备适时接口,笑着说道:“明公乡里英才荟萃,奇士辈出,如论龙凤,何止奉孝一人!便不说他人,只在场诸君,又何尝不是龙凤。”

    戏志才等皆颍川郡人,得荀贞信用,且本人也确是各有长才,故而刘备这一句话倒不算奉承。

    戏志才见刘备只夸了自己等人,却没有提荀贞,因而调笑刘备似的问了一句:“缘何只讲‘在场诸君’,不说府君?吾等皆龙凤,府君如何?”

    刘备收起笑容,端正严肃地回答说道:“龙凤者,翱翔於九天,犹可见也,如府君,非龙凤可比,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

    荀贞又是一笑,见刘备、关羽都内着铠甲,因对他两人说道:“天冷,着甲身寒。今召卿等来,非为公事,私宴而已,可去甲衣。”唤来左右,命引刘备、关羽至府侧的塾室内,让他两人去甲。

    刘、关脱去了内甲,顿觉身体轻松,裘衣近体,浑身暖舒,出了塾室,两人没有入府,而是便立在荀贞身后,随荀贞一道迎后至诸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