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18 谋议取徐分优劣 战起要在以速胜

正文 118 谋议取徐分优劣 战起要在以速胜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戏志才、荀攸、荀彧等人,虽是共同辅佐荀贞,均为荀贞现在倚赖重用的股肱心腹,可在“辅佐荀贞”这件事上,他们的心思还是有所不同的。

    比如戏志才、荀攸,久从荀贞,和荀贞的关系最为密切,同时他两人又都是智谋之士,而非“唯忠君为上”的“纯儒”,故而在而今天下乱兆已显的情况下,他两人自是首先从荀贞的角度出发,希望荀贞能够更进一步,以期可在将来成长为能与袁绍、袁术抗衡的“一方雄主”。

    而荀彧则不然,荀彧当然也会为荀贞本身的利益着想,但至少就现下来说,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荀贞本身的利益,而是汉室、天子。

    话说回来,不管荀彧、戏志才、荀攸等人的心思各有什么不同,单就和陶谦争徐州之事,他们的意见却是一致的:都支持荀贞这么做。

    只不过,戏志才、荀攸是为了荀贞本身的利益,荀彧则是为了能够更好的扶持汉室,——现今天下,不臣者众,便不说董卓,如袁绍、袁术诸辈,亦皆都显露出了不臣之心,那么要想扶持汉室,使汉家再次中兴,不用说,首先需要做的就是壮大自身的力量。

    听了荀攸请求自己早定“取徐”之策,荀贞沉吟了下,没有直接说自己的打算,而是反问荀攸,问道:“公达,以你之见,何时取徐为好?”

    荀攸、荀彧等荀家人不必说,戏志才也是早就和荀彧、荀攸等人相好,现今他们俱在荀贞帐下,平时互相之间来往甚多,针对“取徐”一事,他们私下里已经议论颇久,有了共识了。

    荀攸当下答道:“将军返郡已数月,政、军诸事悉已善妥,现今广陵兵精粮实,外有暗援,以我等愚见,明年春暖之时,便当是‘取徐’之季。”

    老实说,对争夺徐州这件事,荀贞做是一定要做的,而且荀贞对此也是有一定把握的,但如果究根追底,要说对此究竟有多少把握,荀贞却也是有点拿捏不准。

    毕竟陶谦治徐已有数年,虽因行事刚强之故,得罪了一些本地士族、豪强,可一则,他是“朝廷命官”,正儿八经的是由朝廷任命的徐州刺史,二来,他手底下有泰山、丹阳两支精兵,又控制着东海、琅琊、下邳三郡,无论是从名义来说,还是从实力来说,他都是占优势的。

    听荀攸说明春当是“取徐”之时,荀贞不觉心中想道:“明春‘取徐’,我亦此意。”

    想及自己的担忧之处,荀贞开口说道:“当日击董后,文台表文谦为下邳相,而自归广陵以来,我所以不先为文谦取下邳,而却全力理本郡之政,治农储粮,裁汰部曲,外结朋援,正是因为忌惮陶恭祖势强力雄,而今我虽军、政皆已妥帖,可以我一郡之力,击彼三郡之大,我还是不能确定到底有多少的把握啊。”

    戏志才起身说道:“将军之所忧虑,我知之。将军言陶恭祖‘势强力雄’,所谓‘势强’,无非是因他有朝廷诏命,所谓‘力雄’,不过是因他有三郡之地。以我之见,这两点都好对付。”

    “噢?愿闻高见。”

    戏志才笑了起来,说道:“将军何需问我高见?”指了指荀贞的肚腹,笑道,“我的高见,其实早在将军的肚中了!”

    荀贞问道:“何出此言?”

    “当日击董后,孙将军表乐文谦为下邳相,将军此着,不就是为了破解陶恭祖‘势强’么?”

    荀贞嘿然一笑,说道:“知我者,志才也。”

    陶谦是名正言顺的徐州刺史,荀贞做为州中的一个郡太守,不能无故兴兵,与之争徐,所以早在数月前,他就下了“表乐进为下邳相”这一步暗棋。乐进一成为下邳相,荀贞就可以进兵下邳,而荀贞一进兵下邳,陶谦明显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只要陶谦不坐视不理,荀贞就可以借机与他开战,那么如此一来,荀贞就成功地绕开了“以郡犯州”这个麻烦,换言之,也就是说,成功地把陶谦有“朝廷诏命”这个麻烦给化解掉了。

    荀贞笑罢,又说道:“势强固是不难破,然欲破‘力雄’,实不易也。”

    大义是个麻烦,但说到底,大义只是个名头,只要能找到合适的契机、合适的说辞,不难化解;然而,“力雄”却是硬实力,要想也将之破解掉,没有捷径,只有靠自身的实力。

    而如把荀贞和陶谦各自的实力做一个对比就会发现,荀贞只在一个方面占优,那就是兵士的精锐。对自家帐下将士的战斗力,荀贞是充分信任的。毕竟这些年南征北战,他手下着实是磨砺出了一批能战的将校,浴血杀出了一批敢战的精卒,较之陶谦的部队,肯定精锐得多。

    可同时,荀贞的劣势却有三点,一个是兵力不足陶谦众,一个是粮食没有陶谦多,再一个就是地盘不及陶谦大。

    这三个劣势加在一起,就决定了如果“争徐”,荀贞必须速战速决,绝不能陷入久战,一旦陷入持久战,只靠广陵一个郡,肯定是打不赢陶谦三个郡的。

    那么,到底能不能速战速决,取得速胜?

    这一点,正是荀贞有一定把握,可却又拿捏不准的。

    戏志才说道:“陶恭祖兵众地广,人、粮远多於我,从表面看,将军似不占优,可如细较之,陶恭祖实际上只不过是一棵病树罢了,看起来枝繁叶茂,而内实已枯虚,只需一点外力,即会轰然倒塌。”

    “噢?”

    “先说兵众,陶恭祖所倚仗者,丹阳、泰山二军而已,而在这两军之中,他能确切指挥的又只有丹阳兵罢了,泰山军是一支客军,必不会为陶恭祖效死力,只要将军在战事起后,以迅雷之势,给予陶恭祖以重大打击,泰山军定就会犹豫狐疑,可用计图之了。”

    荀贞点了点头。

    这些月,荀贞加大了和臧霸的联系,所图者,正是为了能让臧霸在将来自己与陶谦的争战中保持中立,至不济,也要让臧霸不彻底站在陶谦那一边。

    “再说地广。陶恭祖虽有三郡之地,可只要泰山军狐疑观望,便就断了他的一郡;将军可遣使再赴彭城,许以好处,彭城相见识短鄙,即使不能说动他出兵相助,可只要能说动他列兵於国界,对将军而言之,就是多了一郡。如此,陶恭祖少了一郡,将军多了一郡,彼此都是两郡之地,陶恭祖‘地广’之优自不复存。”

    荀贞颔首称是。

    “至若粮多,却是一桩好事。”

    荀谌没听明白,插口问道:“陶恭祖粮多,为何是件好事?”

    戏志才笑道:“以将军之兵精,使泰山狐疑,得彭城之为助,取徐易也,徐州已然易主,粮多自是好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