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15 孙文台半道打劫 陶恭祖忍气吞声

正文 115 孙文台半道打劫 陶恭祖忍气吞声

    却说陶谦闻得杨蔚回报,说是与袁术已定下共取豫州之盟,并闻袁术愿出兵两万,顿时大喜,对左右说道:“有袁公路这两万人马,或不足以取豫,但却必能扰乱孙坚、荀贞,足能使我徐州暂安了!”因传令州府,调集粮、械等诸般物资,络绎运往鲁阳。

    从徐州的州治郯县去袁术所在的荆州鲁阳,大体来说,有两条路可走。

    一条是经下邳、入汝南,再从汝南而至鲁阳。

    一条是不走下邳,经广陵,入扬州丹阳,然后再从丹阳向西,入荆州南阳地界,至鲁阳县。

    这两条路,不管选哪一条,都必须要经过孙坚或荀贞的地盘,头一条经汝南的,显是需要过孙坚的地界,后一条走丹阳的,则是需经荀贞的地界。

    虽说杨蔚出使鲁阳这件事很隐秘,荀贞、孙坚应皆不知,可一旦开始大规模地给袁术运送物资,莫说荀贞、孙坚,便是一个蠢人恐怕也能由此而猜到陶谦和袁术必有“不可告人”的盟约了,故而,为慎重起见,陶谦首先排除了经广陵、走丹阳这条路,选了经汝南这条路。

    汝南虽属豫州,名义上是孙坚的地盘,可一来孙坚治豫时间尚短,地方郡县上有很多不服他、阳奉阴违的,二来,汝南是袁术的家乡,袁术在这里的势力和影响很大,许多士族、豪强都与他关系密切,所以,相比经广陵、走丹阳这条路,经汝南而至鲁阳这条路显然会安全得多。

    可虽是安全,陶谦亦做足了保密工作,然而在开始运送后不久,风声还是传了出去。

    如把郯县至鲁阳的这一条运输线分为两段,那么第二段是汝南到鲁阳,或称之为豫州到荆州,

    而第一段则自便就是郯县到汝南,或称之为徐州到豫州,豫州的州治在沛郡,沛郡东邻徐州,西南邻汝南,可以说是正好据在这第一段运输线的上方。

    陶谦在孙坚的眼皮子底下搞大规模的运输,孙坚不可能被彻底地蒙在鼓里,至多是早一点知道或者晚一点知道罢了。

    孙坚在获知此事后,马上就猜出了陶谦的意图。

    孙坚当即写了一封信,命人快马送至广陵,面呈荀贞。

    信中,孙坚具言此事,并把自己的推测讲出,询问荀贞的意见。

    事实上,在孙坚发现此事之前,荀贞对此就已略有闻知了,他这些时日曲意下士,或卑辞厚礼、或崇之以敬,积极地与徐州士人,尤其是州府中的诸位大吏来往,肯定是有收获的,早在陶谦开始运输物资之前,当陶谦还在准备、筹措物资的时候,就已有人给荀贞通风报信了。

    荀贞是较为了解袁术为人的,他当时就对戏志才、荀攸、荀彧等人说:“袁公路自视颇高,而无实才,又无胆勇,我料之,刘景升不亡,袁公路必不敢北入豫州。”

    也就是说,荀贞第一时间就判断出:袁术这是在哄骗陶谦,是在骗陶谦的物资,而究其本意,他肯定是无入豫之心的,因而,荀贞就没把这个当回事儿。

    现下收到了孙坚的来信,见孙坚问自己的意见,荀贞遂把自己对此的判断写入了回信中,在信末,他又写了一句:“吾闻之: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信写成,荀贞遣人送去给孙坚。

    孙坚得信,览至信末,看到“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八个字,哈哈大笑,转顾时在座侧的吴景等人,笑道:“贞之所言,正得吾心。”

    既然有肥羊主动送上了门,哪儿能坐视肥羊溜走,置之不理?

    孙坚即点兵遣将,使吴景带头,给他了两千人马,命皆打扮成“贼寇”的样子,潜入汝南,埋伏要道,等陶谦的运输队伍出现,便伏击打劫。

    “扮成盗贼,伏击打劫”,对孙坚而言之,却不但是能“打劫”到一些粮食、军械,并且还有一大好处,那便是:他可以借机以“郡县不靖,汝南盗贼出没”为由,正式遣兵进入汝南,打着帮助汝南剿贼的旗号,行对汝南加强控制之实,一方面消除隐患,另一方面也可由此最大限度地减少袁绍、袁术这些身在异地的袁家子弟对汝南的“遥控”。

    徐州州治,郯县城中。

    三天之内,陶谦接连收到了两道急报,都说是:道遇寇贼,粮械被劫。

    陶谦甚是恼怒,对曹宏、曹豹等人说道:“被我派去运送物资的都是我徐州精卒,什么盗贼如此胆大?竟敢接连打劫州兵?而且居然还真的都打劫成了?这分明是孙坚那竖子干的!”

    曹宏、曹豹诸人以为然。

    可虽是料到这必是孙坚所为,陶谦等人对此却也是毫无办法。

    一来,没有真凭实据;二则,便是有真凭实据,陶谦又能怎样?还能上奏朝中,请朝廷治孙坚的罪么?

    曹豹起身请命,说道:“孙坚自以有光复洛阳之功,冒领豫州,跋扈骄狂,而今竟然更又打劫我州粮械,不可忍也!请明公给我五千兵马,我愿往击沛国,提孙坚头颅献给明公!”

    陶谦瞧了曹豹一眼,心道:“若是如此简单,只需五千兵马就能灭杀孙坚,我又何必与袁公路结盟?”却也知道,曹豹这只不过是在表忠心罢了,因说道,“今虽知是孙坚所为,却无证据在手,不可贸然兴战。卿之忠勇,我素知也,且先安坐,此事需从长计议。”

    正如陶谦所料,做为陶谦手底下最受重用、同时也是最得陶谦信赖的州军上/将,当此之际,曹豹必须要有所表示,但也仅仅只是“有所表示”而已,听了陶谦的话,曹豹顺水下舟,恭敬地应了声“诺”,回入席上坐下。

    曹宏说道:“战者,国之大事。确如明公所言,不可贸然兴战。可是,这件事不处理也不行。”问陶谦道,“敢问明公,不知是否已有对策?”

    陶谦心道:“‘这件事不处理也不行’,这不废话么?我辛辛苦苦经营徐州这几年,省吃俭用,巧取豪夺,恩威并济,这才攒下了这些家当,为与袁公路结盟,有求於人,因此不得不拿出部分送与给他,却不是白白‘送给’孙文台的!”沉吟片刻,说道,“由郯县至鲁阳,要么走广陵,要么走汝南,无第三条路可走。广陵肯定是走不得的,也就是说,除了汝南之外别无二路。罢了,事既如此,还能有什么办法?无非是多遣些兵马护送押运。”

    曹宏、曹豹诸人齐声赞道:“明公英明!”[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