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14 杨蔚奉使出鲁阳 袁术应盟击豫州

正文 114 杨蔚奉使出鲁阳 袁术应盟击豫州

    陶谦那边遣人去见袁术,密谋共取豫州。

    荀贞这边专心内政、军务,并加深和徐州士族、豪强的联系。

    一时间,徐州地界虽是暗潮涌动,倒也暂相安无事。

    董卓废五铢钱,换铸小钱的后果很快就显露了出来,长安那边传来消息,货贱物贵,一石谷价至数万钱,按照官价,一万钱折合一斤金,也就是说,几斤金子才能换一石谷粮。这些年来,先是黄巾起义、继而西凉叛乱,长安都受到有影响,百姓的日子本就已过得艰难,现下又因董卓更铸小钱之故,雪上加霜,那边百姓现下的生活可想而知,必是如处水火中。

    却说陶谦遣了使者冲锋犯寒,这日来到鲁阳,见到了袁术。

    能被陶谦遣来见袁术的自是陶谦的心腹人,此人姓杨名蔚,字仲豹,籍贯丹阳,却乃是陶谦的乡党,跟从陶谦已有多年了,上次代表陶谦来和袁术定盟的便是他。

    既已来过鲁阳,见过袁术一次,所谓“一回生、两回熟”,杨蔚与袁术也姑且算是个熟人了,见到袁术,他行礼下拜,口中说道:“拜见将军。”

    袁术叫他起身,请他入座,说道:“前些日与君一见,深服君才,正不知何日方能与君再见,而君今日便至,解我相思之渴,何其幸也。”

    杨蔚心知袁术这话只是“面子活儿”,上次他来见袁术商议定盟的事时,袁术举止颇是傲慢,又哪里有“深服君才”的样子了?他却也明白,陶谦虽是一州刺史,名义上占了一州之地,而袁术的地盘至今只不过有南阳一郡,可一来袁术出身高贵,再则他现官居“后将军”,官位也要比陶谦为高,故而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与陶谦结了盟,可究袁术之本心,料来实是未给陶谦几分敬重的,所以杨蔚也就没把袁术这话当真,在脸上做出惶恐感激的模样,谦虚了几句,又吹捧袁术了几句,觑得袁术神色好转,遂趁机把自己此次的来意道出。

    他说道:“今蔚再来,复拜见将军,是奉了鄙主之命。”

    杨蔚虽是陶谦的心腹,但他没有在徐州任职,不是官身,他与陶谦不是下级与上级、而是门客与家主的关系,因而他称陶谦为“主。”

    袁术“噢”了一声,说道:“这大冷天的,陶方伯也不让君歇歇,又遣君来,不知是为何事?”问道,“可是广陵荀贞有了什么异动?”

    “这倒没有。鄙主遣蔚来,非是为荀侯,而是为豫州。”

    袁术心中微动,问道:“为豫州?”

    “正是。”杨蔚与袁术接触虽然不多,然而已颇为了解袁术的性子,他这次来见袁术,又是处在一个“被动”的位置上,因而却是不敢在袁术面前卖关子,不等袁术再问,直接便把陶谦的意思合盘托出,说道,“今豫州形势,将军必知,孙文台沐猴而冠,鸠占鹊巢,倚仗兵势,逼走孔公绪,而竟自占豫州,名号‘刺史’,倒行逆施,荼毒一方,凡豫州士人无不为此怀忿,这些时日以来,鄙主接到了不少豫州名士的书信,他们不但详细述说了孙文台的暴行,并都在信中恳请鄙主出兵西向,以解豫州百姓苦难。”

    说着,杨蔚取出一叠书信,起身离席,奉给了袁术。

    陶谦成名、为宦多年,虽因他性格刚傲之故,朋友称不上多,但也不是没有朋友的,在豫州他也有几个好友,这些书信便都是他的这几个好友应他之情、专门写来给袁术看的。

    袁术随便翻了翻,见信中内容确是如杨蔚所言不差,而观各信的落款姓名,却无有一人是州郡名人,甚至其中有两个人他压根就没听说过,只是从其人之籍贯、姓氏,大略猜出了可能是出自哪个家族的,杨蔚所谓之“豫州名士”之语明显是加了水分,而且是不少水分的。

    袁术顿心中了然,心道:“刚才我问可是荀贞有了异动,杨蔚回答没有,这话显是在哄我!陶恭祖今遣杨蔚复来,言豫州云云,明显是想要借我之力,使豫州大乱,从而调荀贞援孙,……‘以解豫州百姓苦难’是假的,‘以解荀贞给陶谦造成的压力’是真的。”

    袁术把书信丢在案上,也不说破,只是口中说道:“陶方伯国家干臣,军阵名将,今应豫州所请,兵击豫州,必是马到功成。”

    杨蔚说道:“豫州者,将军之家乡也;将军者,天下之人望也,故鄙主虽得豫州士人书信请救,然却不敢冒然自专,遣蔚今来复拜见将军,便是想请与将军一道出兵。”

    “想和我一起出兵?”

    “是。”

    “豫州固为我的家乡,孙文台固然暴虐悖逆,可实不相瞒,我而今兵寡粮少,南边又有刘景升咄咄相逼,实是没有余力北顾豫州啊。”

    陶谦这明显是“驱狼吞虎”之计,想用袁术来调动孙坚、荀贞,从而谋得他自身的利益,袁术又不是傻子,怎肯上当?

    陶谦也知,空口白牙的几句话,肯定是难以说动袁术的,所以在杨蔚来前,他特地对杨蔚有过交代,杨蔚当下说道:“鄙主愿以将军为主,徐州为辅。”

    “以我为主亦无用也。我兵马既少,粮秣又缺,南复有刘景升相逼,实是难以出兵北进。”

    “鄙主愿出十万石粮,以充将军粮秣。”

    “十万石粮?”

    “正是。”

    袁术沉吟不语。

    杨蔚又道:“将军神威,家又为豫州冠族,今如击豫,必手到擒来,待兵胜之日,鄙主只愿得鲁、沛两国,余者请尽归将军。”

    鲁国和沛国这两个郡国在豫州的最东边,挨着徐州,两个郡国的地域都不大,特别鲁国,只有区区几个县,可谓弹丸之地,沛国大点,但也比不上汝南,就经济、人文而言之,亦比不上颍川。陶谦知他是有求於袁术,故而姿态拿得很低,甘愿出十万石粮给袁术,同时胃口也不大,事如能成,他只要沛、鲁就行,余下的那些豫州真正的膏腴、繁华之地尽可皆归袁术。

    袁术沉吟说道:“奈何吾兵甲不足,兵卒亦少,恐怕实是难以应陶方伯此倡啊。”

    杨蔚说道:“鄙州虽贫,亦产铁也,愿出矛千、甲五百、马铠五十,赠与将军。”

    袁术说他的部队“兵甲不足”,这句话倒非虚言。

    袁术当日从洛阳逃出时,随身所带的没有多少东西,现下的这些兵卒部曲,多是在南阳本地招募而来的,人可以招募,兵甲武器却是没办法招募,他现有的这些兵甲,一部分是当时的荆州刺史王叡送给他的,一部分是从南阳郡府“借来”的,还有一部分是他自己募召工匠打造的,到底他是一支“客军”,当年王叡不会送给他太多的甲衣兵械,而南阳又只是一个郡,存储的兵器有限,他手头上得来的铁和工匠也不多,所以他的部曲兵卒的确是有不少至今都无甲衣,乃至连个像样的兵器都没有的,——这也是为何当董卓在洛阳时,他不敢积极进取的一个缘故,同时,这也是为何他非常想得到荆州全境的一个主要缘故。

    袁术说道:“闻徐州强弩名冠天下。”

    杨蔚心道:“我在徐州多时,却怎么没听说过徐州的弓弩出名?”知道袁术是在找借口索要弓弩,不怕袁术不要东西,就不怕他不要,他只要肯要,那就说明有戏,杨蔚心中暗喜,因遂说道,“泰山兵今客居鄙州,为解豫州倒悬,鄙主近月又稍有扩充州军,州中存弩已不多矣,不过既然将军提及,愿出弩二百、弓三百,及箭矢二十万,送给将军。”

    “弓弩似少,二十万箭矢亦不足也。”

    弓、弩都是利器,杨蔚不能做主,箭矢倒是可以多给一点,因说道:“鄙州库存的弓弩实是不多,无法再加了,箭矢愿出以三十万之数。”

    三十万箭矢,看起来很多,其实不算多,战斗激烈的时候,比如前汉李陵与匈奴骑兵鏖战时,他麾下的五千步卒一日间便射出了五十万支箭,三十万支箭矢顶多也就是能支撑一场不太激烈的战斗。

    袁术见从杨蔚这里大概确实是再榨不出什么了,便也不再多说,说道:“豫州百姓苦难,我亦久闻,今如得贵州粮、甲、兵械之助,我虽兵少,也愿与陶方伯共救豫州。……不知陶方伯可出兵马几许?”

    “愿出兵马万人。”

    “如此,我也出万人如何?”

    “这……,闻孙文台麾下现兵马至少三万余,将军如只出万人,恐有不及。”

    “这样吧,我出万五千人,贵州亦出万五千人,如何?”

    杨蔚面有难色,说道:“荀贞狼据广陵,窥伺徐方,鄙州兵马不多,如出万五千人,恐州府空虚,会被荀贞所趁。”

    袁术瞧了杨蔚一眼,笑道:“也罢!贵州出兵万人就万人吧,我出两万人便是。”

    没料到袁术这般通情达理、善解人意,杨蔚大喜,他心道:“两边合兵三万人,加上袁本初家为汝南冠姓,袁家的门生故吏遍布豫州,一旦出兵,豫州地方上定会此起彼应,里应外合,差可与孙文台一战了。”於是起身离席,又拜倒堂上,说道,“敢请与将军定盟。”

    定下盟约,杨蔚和袁术约定:待陶谦把粮秣、甲铠、兵械都先送过来一半后,两边就一起出兵,共击孙坚。

    杨蔚辞别袁术,自觉不辱使命,完成了陶谦的命令,兴冲冲地返回徐州。

    杨蔚走后,袁术帐下左右有人说道:“孙坚小戆,其兵颇锐,不好对付,将军如击豫州,荀贞料又必会援之,荀兵亦利,便是将军与陶恭祖合兵,三万兵士,怕也不易胜也!更且我军南有刘景升坐据,实我军之心腹大患是也,将军如出兵北上,他恐怕会趁机击我。”问袁术,“将军,我军本是早就已经定下先取荆州,再谋其它,今将军却为何答应了陶恭祖的请盟?”

    袁术哈哈大笑,说道:“陶恭祖忧惧荀贞,因复遣杨蔚来说我出兵豫州,我岂不知他这是驱狼吞虎之计?想让我给他开路,借我来给他解忧?想得倒是不错,却也不问问我肯不肯?”

    左右不解袁术之意,疑惑问道:“将军何意?”

    “且先取了他的粮秣、甲铠、兵械,然后再说罢!”

    诸人这才明白,袁术却是“送上门的便宜不占白不占”,根本就没有出兵豫州的意思,而只是想借机从陶谦那里弄来些粮食、甲械,以加强一下自己的实力而已。[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