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12 陶谦忍怒缘忌器 曹宏献得打劫计

正文 112 陶谦忍怒缘忌器 曹宏献得打劫计

    议事散了,陈登等人散去,陶谦也回了后宅。

    他刚在屋中落座未久,门外有人求见。

    来求见这人却是曹宏。

    现今州府之中,虽是赵昱、王朗、陈登、糜竺等身居高位,而真正得陶谦信用的却是曹宏。

    见曹宏进来,陶谦放下手中的书卷,问道:“怎样?”

    曹宏说道:“诸吏散去后,赵从事等人各自归舍,王景兴却没有追上了陈/元龙,两人在陈/元龙的车中密议多时。”

    “你的人可曾被他两人发现?”

    “我派去跟踪他两人的是个生面孔,只是在后头远远地吊着,他两个应是没有发现。”

    陶谦喃喃说道:“‘密议多时’。”

    曹宏窥陶谦面色,进言说道:“前脚刚在州府议完事,后脚王景兴就与陈/元龙在车中密议,明公,我以为此中必有隐秘!”

    陶谦说道:“如无隐秘,还用在车中相谈?这一点,还用你来多说?”

    曹宏赔笑说道:“是、是,明公神明,对此自是了然於胸,无需小人置喙多言。”再又偷觑了眼陶谦的神色,他又接着说道,“明公,陈/元龙督州中农事,王景兴为治中从事,我州中兵、粮虚实,他两人尽知。值此之际,万一他两人生出异心?恐将大有害於明公。……明公,以小人之见……。”

    “如何?”

    曹宏以手为刀,往下一斩,恶狠狠地说道:“不如寻个事由,把他两个人抓起来,严加拷问!如此,既可防他两人向广陵出卖情报,也可借此杀鸡儆猴,以震州中士吏!”

    陶谦摇了摇头,说道:“不可。”

    “为何不可?”

    “陈、王二人皆徐地名士,其家又各是州中右姓,亲族、朋党颇众,羽翼甚广,我如无故把他两人抓起,怕会适得其反啊。”

    “这怎是无故呢?”

    “你可有他两人密议叛我的真凭实据?”

    “这……,没有。”

    “既然没有,不就是无故么?”

    “可这是明摆着的!秦松前些日去过陈/元龙家,昨晚他又去了王景兴家,紧接着今天,陈/元龙和王景兴就在议事之后,於车中密议。他两人密议的内容定是和秦松、荀贞竖子、广陵有关!”

    “便是他两人果在议论广陵,无有凭据,在这个时候,我也不能贸然就把他两人抓起。”

    “是,是。”曹宏看陶谦脸上隐现怒容,料必是因陈登、王朗之事而对陈登、王朗这些“吃里扒外”的徐州士人起了怨愤,因又说道,“明公,小人有一事实在不解。”

    “何事?”

    “荀贞竖子於月前裁撤部曲,我闻之,他只留下了万余人,别的那些都被他从军中裁掉了,他既自断干戈,明公今拥兵数万之众,却为何不干脆趁机先发制人?”

    “你不懂!”

    “敢情明公明示。”

    “荀贞虽裁撤了不少兵马,可这些兵马他并未遣散,只是转为了屯田,一朝有需,这些被他转为屯田的兵马就能重新披挂上阵,也就是说,他的兵马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折损,此其一也。”

    “其二呢?”

    “荀贞击董获胜,收复了洛阳,在徐州地方,而今竟被他颇得美誉,我如唐突兴兵,有自毁名声之忧。”

    陶谦不肯先击荀贞的第一点,他说的是实话,第二点,却只是说了一半的实话。

    荀贞现在的名声固是极好,可如果笮融不是由他陶谦表的,而是由朝廷任命的,他却也不会为此犯难。正因了笮融不是朝廷任命的,而又正如孙坚在表中所说,笮融在下邳“大兴佛事,不顾民生疾苦”,其人在下邳和徐州的口碑确是不好,所以,陶谦才犯难至今,没主动兴兵。

    “还有其三么?”

    “你是我心腹之人,我不瞒你,老实说,荀贞此子虽跋扈犯上,可在军略上却着实有一手,现下州兵虽众,可新卒颇多,以此与荀贞交手,我只有一半胜算啊。”

    “还有其四么?”

    陶谦瞅了眼曹宏,说道:“没了。”

    曹宏说道:“小人思虑,果是不如明公周全。不过以小人看来,荀贞竖子狼子野心,终非是能安居广陵者,这下邳他肯定是早晚要夺的,却又不知明公对此有何应策?”

    见曹宏一副“胸中好像有点成竹”的样子,陶谦问他道:“你有何妙计?”

    曹宏说道:“明公,小人确是有一小计,只是不知当用不当用。”

    “你且说来我听听。”

    “荀贞与孙坚为盟,如孙坚告急?”

    “你是想?”

    “明公不妨遣一人,潜赴豫州,如能挑起豫州郡国反孙,以小人想来,荀贞必是会去驰援的,待到那时,明公可遣精卒一部,与豫州郡国为盟,共击荀、孙,再令臧霸引泰山兵南击广陵,这样,两路并进,不但可获斩荀贞,说不定还能趁势取得豫州。”

    曹宏说的此计看起来不错,然而却不耐推敲。

    首先一个,尽管豫州的郡国长吏们中定是有不满孙坚为豫州刺史的,可孙坚乃沙场宿将,往远里说,击过黄巾、平定过长沙的叛乱,往近里说,刚大败了董卓,威名赫赫,怎么就能确保豫州的郡国长吏们会有胆子起来反对孙坚?其次,就算果真说服了一些豫州的郡国起来反对孙坚,荀、孙皆善战之人,部下又皆精锐,陶谦又怎能保证他和豫州郡国的联兵就能获胜?

    陶谦说道:“汝此计不妥……,不过,若是能再加以补充,也许倒是可行。”

    “怎么补充?”

    “我与袁公路已结盟,如能说动袁公路,使他也加入进来,倒是有不少胜算。”

    “那该怎么才能说服袁公路?”

    “这个好办,我可许他待事成之后,与他共分豫州。”

    曹宏大喜,说道:“明公果然高见!……明公既然觉得可行,那要不要便按此行之?”

    “……,你去把曹豹叫来,咱们再细细商议一番。”

    曹豹是丹阳兵的统领,与曹宏一样,都是最得陶谦信用的。

    曹宏应命,去寻了曹豹过来,三人自闭门商议,讨论此事是否可行,又以及若是按此行之,又该如何具体部署、安排。[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