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11 争徐未起州已乱 治徐终究用徐人

正文 111 争徐未起州已乱 治徐终究用徐人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荀贞与谋臣文士议取徐之事,郯县州府里,陶谦也正紧锣密鼓,筹备军事。

    却说,陶谦早就遣人西去鲁阳,欲与袁术结盟。

    这日,被他遣去鲁阳的使者归来,面见陶谦,说道:“孙文台窃豫,刘景升聚兵,袁公路深以此二人为患,闻公欲与结盟,欣然应诺。”

    陶谦大喜,顾对左右州吏说道:“得袁公路为盟,孙文台不足忧矣!”

    豫州内部本即有不少人不服孙坚,现下又加上了袁术的牵制,来日与荀贞开战,孙坚便是派兵来援,料来也不会派出多少兵马。

    陶谦不止遣人去了鲁阳,还遣人去了丹阳。

    丹阳郡是陶谦的家乡,他早年曾在丹阳郡为吏,现下丹阳郡府中有不少他的昔日故交,按理说,丹阳应也是能成为陶谦的盟约的,——丹阳挨着广陵,在广陵的南边,丹阳又产精兵,此郡如成为陶谦的盟友,对荀贞将会是大大不利,只可惜,陶谦遣去丹阳的使者虽是说动了一些郡府吏员和诸县豪强,奈何郡守周昕与袁绍、曹操关系莫逆,却竟是不肯与陶谦为盟,和荀贞为敌。

    去丹阳的使者归来,具以此告之陶谦。

    陶谦甚是恚怒,对左右州吏说道:“因荀、孙之故,周昂不得为颍;川太守,周泰明不思为弟报仇,而却仍与荀贞苟合,实可恨也。”

    泰明,是周昕的字。

    当日袁绍为阻止荀贞、孙坚继续西进讨董,表了周昂为颍川太守,以迫荀、孙撤兵。荀贞、孙坚虽是果如袁绍之料,的确撤兵归回颍川了,可周昂的“颍川太守”之位却也因此落空。周昕和周昂是同产兄弟,他是周昂的同产兄,陶谦本以来他可能会因此而对荀贞、孙坚不满,却不意周昕竟仍是不肯和荀贞为敌。

    陶谦发过怒,又说道:“周泰明既不肯与我为盟,我却也不稀罕他!便则罢了!”又问使者,“可有在丹阳见到荀贞的人?”

    使者答道:“见是没有见到,但听说荀广陵确是有遣人去见周泰明。”

    “结果如何?”

    “未闻周泰明有与荀广陵定盟,我闻丹阳郡吏说:周泰明之愿,唯在保境安民。”

    陶谦不屑说道:“周泰明虽有德名,而无实才,空据丹阳,固步自封,难称英雄,此无志之徒也。不值一提。”见座上陈登似有走神,遂叫了声他,说道,“元龙,我听说荀贞此子近日来广遣使臣,四处活动,和州中冠族、名士勤有来往,此事可真?”

    陈登闻得陶谦此问,抬起了头,心中想道:“‘四处活动,和州中冠族、名士勤有来往’,方伯这是在暗指荀侯曾遣人去过我家么?”口中答道,“此事确有。”

    陶谦转开视线,瞧了眼在座的赵昱、王朗诸人,又转回视线,瞧着陈登,问道:“可去过你家么?”

    陈登答道:“日前接家信,约旬日前,荀君曾有遣人去过我家。”

    “遣的何人?”

    “秦文表。”

    陶谦哼了声,说道:“这秦松倒是奔忙,才去过你家,昨天我就又听说他来了郯县。”

    秦松是广陵郡的上计吏,按惯例,每年年底是郡国上计朝中之时,现下天子西迁,山东已乱,各州郡大多自相截留赋税,很少再有千里迢迢跑去长安上计朝中的了,这“上计朝中”之事自是不复再提,可秦松若是以此为借口,来州府里找相关的机构做交流,陶谦却也是不能把他赶走,更不能将之拘压的,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在州治“上蹿下跳”,到处活动。

    陈登应道:“是。秦文表来郯县了么?我倒是还没听说。”

    陶谦狐疑地看着他,说道:“真没听说?”

    “真没听说。”

    “他没去找你?”

    “没有。”

    “那他去你家,都说了些什么?”

    “家信中对此并无提及,只说他是去拜寿的。”

    “拜寿?”

    “旬日前,是我一个族父的生辰。”

    陶谦固是不信秦松从广陵跑到下邳,仅仅只是为给陈登的一个族父拜寿,可也知当此他与荀贞相争之时,州中人心惶惶,士、吏难免各有盘算,陈登却也是不可能实话对他说的,遂也就不再追问,只是推心置腹地对陈登说道:“元龙啊!我知你少年时就有扶世济民之志,今乱世已至,吾正要借卿之力,以保徐州安稳。我对你是很有期盼的。……吾意,卿可知否?”

    陈登起身拜倒,说道:“方伯不以登年轻浅薄,擢登以典农校尉之重任,登自当肝脑涂地,以报公恩。”

    陶谦满意地点了点头,环顾堂上诸人,说道:“不但对元龙,吾对诸君,亦都是深怀期盼!山东乱矣,此英雄奋武、豪杰抒志之时也,望君等皆能与我同心并力,共保徐方一地太平。”

    赵昱、王朗等皆起身,拜倒应诺。

    议事散了,陈登等人各自辞别离去。

    出了州府,王朗命车驾追上陈登,见左右无人,乃入陈登车中。

    两人在车中见礼毕,陈登说道:“君追登车,不知是为何事?”

    “元龙,秦文表昨晚去了我家。”

    王朗是郯县人,家就在州治。秦松昨天下午到的郯县,晚上就去他家拜访了。这不是荀贞第一次遣人去见王朗,算起来,已是近月来的第三次了。

    “噢?”

    “你我都是明白人,就不必就兜三转四了。秦文表去你家,对你家都说了些什么,我虽未闻之,却也能猜出个大概。……元龙,不知君家是何意也?”

    陈登生性爽朗,绝非阴沉之辈,有的话,他不能说给陶谦听,但现下闻得王朗相问,他却是不必隐瞒。他说道:“观荀侯在广陵的为政,宽厚胜过方伯。张子纲,广陵之望,吾州名士,今亦归荀侯,足可见荀侯其人了。”

    王朗说道:“听你这意思,君家是要?”

    “方伯虽稍严苛,而兵强粮足,控三郡之地,较以实势,荀侯似不能比。”

    “那你家到底是何意思?”

    陈登不答反问,问王朗:“君家何意?”

    王朗掀起车帘,往外看了看,车之周近只有他家和陈登家的人,没有别的路人,他放下车帘,低声说道:“诚如君言,荀侯宽厚,行以王道之政,而方伯虽严苛,却兵强地广。元龙,实不相瞒,我难下抉择啊。”

    陈登笑了起来。

    王朗不解其意,说道:“元龙缘何发笑?”

    “既不好抉择,便不要抉择。”

    “不要抉择?”

    “我且问你:方伯是哪里人?”

    “扬州丹阳人。”

    “荀侯是哪里人?”

    “豫州颍川人。”

    “你和我是哪里人?”

    “自是徐州人。”

    “州府中赵、糜诸君是哪里人?”

    “自也是徐州人。”

    陈登又笑了起来,说道:“君还不知该如何决定么?”

    王朗恍然大悟,拍腿喜道:“元龙之意,我知矣!”

    陈登的意思很明白:荀贞、陶谦都是外州人,不管他两人是谁最终得了徐州,他们要想治理徐州,都离不开徐州的士人,也就是离不开陈登、王朗、赵昱、糜竺等等这些人,反正他们离不开,那么既然眼下难以做出抉择,那就不要抉择好了,坐等胜利者出现便是。

    换而言之,也就是说:对陈登这些徐州本地士人来说,他们现下最好的选择便是既不背叛陶谦,也不反对荀贞。

    陈登给王朗的建议,事实上也正是整个徐州的豪强士族在荀贞、陶谦大战眼看将起之时已经或是将会要作出的唯一选择。

    而对荀贞言之,能使得陈登等人作出这个决定,他已经很知足,也很满意了,因为这就代表着:他不需要再多考虑政治、民心上的问题,只需要全力去搞好军事问题就行了。i129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