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09 无情未必真豪杰 争徐需重争臧霸

正文 109 无情未必真豪杰 争徐需重争臧霸

    这天晚上,荀贞在迟婢房中多待了会儿,陪迟婢说了会儿话,这才去陈芷屋中。

    在睡前,他先去看了看儿子季夏。

    季夏才出生没几个月,还小,正吃了睡、睡了吃时,荀贞来看他前,他刚又吃了一顿,才睡着未久。荀贞没有吵醒他,在小床边看着这个小生命,他心中很是喜悦,喜悦之外,又自觉肩上的责任很重。两世为人,荀贞这是初为人父,在知道陈芷怀孕后,他很开心,但当孩子出生之后,当他从讨董的战火中归来,亲眼看到这个小生命之后,他更多感到的却是责任。

    养不教,父之过。

    孩子,并不是生下来就可以了,最重要的是,有了孩子后该怎么教育他,该怎么抚养他成人。

    尤其是荀贞现在这样的一个情况。

    而今天下大乱,荀贞已是决定要逐鹿中原的,他决心要为华夏避免将来的五胡之乱等等悲惨之事,可在大乱的废墟上重新再建一个国家,并重新使这个国家再次焕出强大的生机,这不是一蹴能就的,也许毕荀贞这一生,他都不能将之完成,那么这个孩子,季夏,作为荀贞的嫡长子,极有可能就会是将来继承荀贞的事业、继承他未竟之事的那个人,有这样一个未来的重任在季夏的身上,荀贞该怎么教育他、抚养他,最终使他成长为一个对国家、对民族有用的人,就更是一件要紧的事情了。

    荀贞出神地看着熟睡的孩子,心中想道:“自古‘天家无情’。并非是因做皇帝的没有感情,不是因为他们不爱自己的孩子,而是因为既然他们坐在了这个位置上,那么他们的孩子就不仅仅只是他们的孩子,更是他们事业、权力的延续,为了事业和权力,只能舍弃亲情了。”

    当然,荀贞这么想,并不代表着他对季夏这个嫡长子会没有感情,而只是一时间的有感而罢了。

    这个时代生孩子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一旦难产,母亲和孩子就很难救了,即便母亲产下了孩子,孩子从婴儿到少年、再从少年到加冠,这中间也可能会有很多疾病的威胁,总而言之,也就是说,季夏现下虽然看起来很健康,可将来能否顺利地长大成人,却也尚是个未知之数。

    荀贞给孩子掖了掖被褥,伏下身子,轻轻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亲。

    可能是在睡梦中感觉到了荀贞的这一亲,孩子伸展了一下小小的胳臂,不过没有醒来,旋即又香甜地睡去了。

    荀贞站起身来,看着他,心中想道:“希望你能没有灾病,健健康康地长大成人。”

    回到了陈芷屋中,陈芷正临着铜镜在卸妆。

    看见荀贞进来,陈芷说道:“怎么不在阿蟜屋里多待会儿?”

    阿蟜,是迟婢的小名。

    荀贞展开手臂,由侍女给他脱下外衣,说道:“阿蟜刚怀了身孕,我让她早点休息。……刚才我去看了看季夏。”

    “睡了么?”

    “睡得可香了。”

    侍女给荀贞脱下了外衣,想要在给他脱里衣,荀贞挥了挥手,让她们下去,来到陈芷的背后,看着镜中的她,笑道:“季夏这孩子……。”

    “怎么了?”

    “长得和你是真像啊!”

    “是么?可别人都说像你呢。”

    “我的儿子能不像我么?”

    荀贞先是说像陈芷,又接着陈芷的话说是像自己,陈芷不觉笑了起来,暂停下卸妆的手,转头问荀贞:“那到底是像谁?”

    荀贞一把将她抱起,哈哈大笑,说道:“像你,也像我,都像!”

    陈芷低低地惊叫了一声,扭脸往门口看去,说道:“快放下我,侍女们都在!”

    “我让她们出去了,哪儿还有人在。”

    “我这妆才卸了一半,待我卸了妆再说。”

    “半妆才好,别有风味。”说着话,荀贞径抱着陈芷,往床边走去,一边走,一边轻笑说道,“阿芷,比起以前,你现在可是丰腴了不少,快赶上吴妦了。”

    陈芷紧张地说道:“夫君不喜么?”

    “正如半状,丰腴亦别有风味啊。”

    一夜春光,自不必多说。

    ……

    次日一早,荀贞陪陈芷吃过早饭,自来到前院。

    昨天下午,荀贞和戏志才等人已然约好,今天拿出半天的时间,专门讨论一下近日来的外交成就。

    戏志才等人已经到了,都在堂中等候荀贞,见荀贞来到,诸人离席起身,纷纷下拜行礼。

    荀贞从他们中间走过,大步来到堂上案后坐下,叫诸人起身,往两边席上看了看,说道:“张公还没有到么?”

    荀彧答道:“还没有。”

    荀贞说道:“那就再等一等。”

    等张纮的空儿,荀攸说起一事,说道:“长安出了件大事,不知诸位可曾听说?”

    戏志才问道:“什么大事?”

    荀攸说道:“我也是才听说的,越骑校尉伍孚在数日前刺董卓於朝中。”

    这件事,荀贞已知,戏志才、程嘉等人却尚未知。

    戏志才闻言惊讶,说道:“卿所言之伍孚,可是汝南伍德瑜么?”

    “正是。”

    “董卓可被刺伤?”

    董卓如被刺死,那这件事情肯定早已传遍天下了,而现今却不闻消息,显见伍孚的这次刺杀没有能够成功。

    荀攸说道:“惜乎未能刺中董卓,伍孚为董卓所害。”

    戏志才喟叹说道:“汝南固多壮士!”

    顺着这个话题,戏志才转对荀贞说道:“董卓不得人心至此,覆败是早晚之事,长安已不足忧,而下可全力谋取徐州了。”

    荀攸以为然,说道:“陶恭祖自诩才高,而实刚愎无谋,徐州为他所占,既无利於国,亦无利於民。无论是为国,还是为民,徐州,君侯都应自取之。”

    在座诸人都是明眼人,都早看出天下已乱,汉室已颓,要想扶保汉家,先一条,就是得有一个立足之地,得有块地盘,只有有了地盘,才有能力去削乱平叛。因而,在座的这些人,无论其政治立场是何,或如程嘉这样早怀“篡汉”之念的,又或如荀彧这样,还想着匡扶汉室的,对荀贞欲取徐州的这个想法,却都是完全赞成的。

    荀彧接口说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近日来,伐交之事进展地颇为顺利,我以为,可以适当地扩大一下范围了。”

    荀贞说道:“噢?”

    荀彧说道:“陶谦所倚者,无非两支兵马,一则丹阳兵,二则泰山兵。我闻君侯与臧霸曾有过接触,现下看来,似乎可以再遣人择机去见见他,探探他的口风,如能把他争取过来,或至少能让他保持中立,对将来的下邳、乃至争徐之战都将会是十分有利。”

    荀贞点了点头,说道:“我亦有此意。只是之前时机尚未成熟,故而没有遣人去见臧霸,现下和下邳、徐州右姓的接触颇为顺利,也确是可以遣个人去见见臧霸了。”问戏志才道,“州府近日可有异动?”

    戏志才正要回答,外头典韦进来通报,却是张纮到了。

    诸人停下话头,荀贞亲下到堂外,去迎接张纮。[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