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07 冠盖里中安诸将 上兵当以先伐谋

正文 107 冠盖里中安诸将 上兵当以先伐谋

    荀贞麾下诸将,凡过往有显著战功、又资历深厚者,多已在讨董前夕便被荀贞分别表为校尉,如许仲、荀成二人,更是当时被荀贞表为了“行中郎将”,现下乱世方至,荀贞可以说是刚开始“创业”,徐州尚且还没有能得,治下而今只有广陵一郡,故而却是不能再在“官职”上给诸将加以升擢了,官职既不能再加以升擢,那也就只能在宅、田、钱、货上给以赏赐了。

    之前的黄巾之乱造成了广陵县不少的人口消亡,县中现有不少的宅院无人居住,颇多无主空宅,荀贞以郡府的名义下达命令,清空了郡府边儿上的一个“里”,命原本在此“里”中居住的民户悉数搬出,改迁到那些无主空宅中去住,并视他们改迁之地的远近程度,各给以一定的补偿,然后把这个空出来的“里”划为郡府所有,依照诸将的战功,分别将“里”中的宅院赐给他们。

    在赵国、魏郡时,荀贞没有做过这种事情,而现下在广陵,却专门腾出一个“里”,用来安置军中诸将以及府中文吏,这却是出於两个缘故。

    一个缘故是:在赵、魏时,天下尚未大乱,荀贞那时不确定赵、魏会否成为他起家的根本之地,所以就没想着给诸将及文吏在赵、魏安个家;而今天下已乱,广陵明显已成为荀贞的起家之地,那么为使诸将及文吏能安心地跟他征伐,荀贞就需要给他们安个家。

    再一个缘故是:出於和上个缘故一样的缘由,因在赵、魏时天下尚未大乱,所以诸将及文吏多也没有在赵、魏安家的念头,多是单身一人跟着荀贞的,而现下不然,天下已乱,诸将及文吏,不管他们再勇猛、又或再多智,从根本上来说,也都是“家庭”的一员,肯定也都会念及自己家人的安危,因而陆陆续续的,很多人都把自己的家眷接到广陵了,这么一来,从个人需求方面来讲,荀贞也需要给他们安一个家。

    两个缘故放在一起,“赐宅田”就是必须的了。

    差不多用了多半个月的时间,选定的这个“里”被腾了出来,有功得被赐宅院的诸将及文吏们随之搬了进去。一时间,住到此一“里”中的尽是荀贞帐下的名臣猛将:如荀成、荀彧、荀攸、荀谌等诸荀,如许仲、辛瑷、赵云、刘备、张飞、关羽、刘邓、陈褒、陈到、陈午、文聘、江禽等诸将,包括甘宁、凌操、潘璋、姚颁等新晋诸人也各得了一处宅院,又如戏志才、陈群、程嘉、姚昇、宣康、徐卓、郭嘉、栾固、陈仪等文士,亦带着家眷搬入了此“里”居住,——有了住宅,还没把家眷接到广陵的那些人也各自遣人,分别去故乡接家眷过来了。

    这些搬入此里中居住的人,几乎就是荀贞帐下现有之高级军官、高级文臣的全部,每日间出入里门的尽是甲衣、高冠,顿时便成为了整个广陵郡、乃至整个徐州最为瞩目的一个地方。

    此里本有名称,而自戏志才、荀成等搬入后,因出入里中的皆是荀贞左右宿将重臣之故,而渐得了一个别名,为广陵人呼为“冠盖里”,随着“冠盖里”这个名字的传开,此里的本名反而被人遗忘,无人再叫了。

    赐了宅院,荀贞又分赐给有功将士田地,所赐之田多是广陵县周边的膏腴美地。

    赐宅、赐田,这看起来只是单纯的论功行赏,可细细考量之,荀贞这么做,主要却是出於政治上的因素:就像前文所述,荀贞是要把广陵、徐州当做起家之地的,而他帐下的诸将、文吏却多非广陵本地人,他们中有颍川人,有赵国人,有魏郡人,有东郡人,有南阳人,大多是来自不同的地方,家在广陵的实在不多,那么为使他们安下心来,就需得让他们有一种“后顾无忧”的踏实的感觉,只有有了这个感觉,他们才会踏踏实实地跟着荀贞打天下,那怎么给他们这一种感觉?显然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给他们在广陵安个家。有了宅院、有了田地,家眷都在身边,这不就是有“家”在广陵了么?有家在此,他们就会踏实、安心下来了。

    宅、田赐了,荀贞又按诸将功劳,分别赐给了钱财、缣帛。

    这整个的赏赐过程,用了一个多月才算告终。

    奖赏过诸将的战功后,荀贞紧接着,回到广陵的第二件事就是裁撤部曲。

    在他提出要裁撤部曲后,他帐下有人提出异议。

    却是文聘的从父,文直提出来的。

    文直说道:“於颍川时,孙侯表文谦为下邳相,今将军归广陵已有月余,而笮融犹在下邳。下邳如不能得,孙侯所表便无其实。广陵民少,难养多兵,裁撤部曲固是应当,然以我愚见,何不等先击破笮融,取了下邳,再议裁撤之事?”顿了顿,又道,“闻将军裁兵,只欲留万五千人,如等得了下邳,然后再裁撤,多了下邳这一郡之地,也许还能少裁些人马。”

    荀贞说道:“公所言甚是,只是如取下邳,陶恭祖或会出兵,陶恭祖一旦出兵,势必就会演变成大战了,而我军兵士久战,将士已疲,短日内实是不可再起大战了。”

    “那将军打算何时取下邳?”

    “为了讨董,我离开广陵了大半年,久未在郡中,当此之时,当以内政为先,我打算先治治内政,之后再议取下邳。”

    “我闻陶恭祖现有兵马三万,而且他坐据三郡之地,将军,今不趁击董大胜之势进取下邳,待到来日?吾颇忧之。”

    文直担忧得有道理。

    陶谦掌控三郡地,民力、财力、粮秣上都远胜於荀贞,他麾下现有三万上下的州兵,而等荀贞裁撤过部曲后,荀贞将只剩下一万五千人,那么兵力上陶谦也将会是远胜过荀贞。荀贞不趁现在兵多的时候去打下邳,等到将来裁撤过部曲后再去取下邳,怎么看胜算也不如现在大。

    对取下邳这事,荀贞是考虑过许久,也和戏志才、荀攸、荀彧等反复商量过了,已有定见。

    他对文直说道:“公族为南阳右姓,我试问公:如南郡太守欲取南阳,公会有何想法?”

    南郡也是荆州的一个郡,在南阳郡的南边,两郡相邻。

    文直说道:“如南郡太守欲取南阳,我会怎么想?”

    他还能怎么想?第一个想法当然就是:南郡太守凭什么来取南阳?紧跟着第二个想法就是:南阳一旦陷入战乱,作为南阳土著,他文氏的家族利益恐怕就要受到损害。

    荀贞再又问道:“於南郡与南阳间,公又会作何选择?”

    文直醒悟过来,明白了荀贞的意思,说道:“将军的意思是:在取下邳前,先要争取到下邳大姓的支持?”

    如不能先得到下邳大姓的支持,那么为了本家族的利益,下邳的大姓们就极有可能会和笮融站在一起,“共御外侵”。待到那时,内有下邳上下一心,外有陶谦援助笮融,荀贞取下邳将必会是难之又难,就算能强取下来,得不到下邳大姓的支持,日后治理下邳也将会不易。

    荀贞笑道:“不但要先得到下邳冠族右姓的支持,最好还能得到州中大姓的默认。”

    当下之时,虽入大一统时代已数百年之久,儒家“大一统”的观念早已深入人心,可一来因此时距先秦未远,各地犹尚存春秋战国时的遗风,二来因交通不便,故而各州各郡的地域观念还很严重,荀贞一个外来人,老老实实地做广陵太守也就罢了,可一旦他要想在徐州的地面上兴兵击战,那么徐州本地的豪强大姓们为了各自家族的利益,肯定对此就会有看法。

    万一激起了徐州豪强大姓们的一致反对,荀贞还想再得徐州?那纯属做梦了。

    也正是因为了这个缘故,张纮主动提出愿意辅助荀贞的时候,荀贞是真的开心。

    张纮不是寻常的名士,他不但在广陵,在整个徐州,乃至相邻的扬、荆都是很有名气的,很有号召力,有了张纮相助,可以预见,即使他完全没有什么军事才能,一个有用的计策也提不出来,但只要有他在荀贞这边,当荀贞正式开始与陶谦争徐州时,必然就会减少许多阻力。

    文直说道:“吾闻‘夫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又闻‘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今闻将军策略,乃知此二语是何意矣!”

    得天下依靠的是人,治天下依靠的还是人,只靠蛮力、只靠武力去攻城略地,即便一时能得之,最终也将会失去之。还是那句话:军事是政治的延续,夺天下的过程中,军事手段是必须的,但不是第一位,更不是唯一的,最主要的还是政治,还是人心,或言之:民心。[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