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06 忠壮引来海内重 张纮迎愿献绵薄

正文 106 忠壮引来海内重 张纮迎愿献绵薄

    张纮身为广陵地方执牛耳的名士,荀贞对他是很重视的,早在初到广陵时,荀贞就拜访过他,后来也一直联系不断,但张纮对荀贞却一直都不是很亲近,而今荀贞讨董归来,张纮却主动前来迎接,这使得荀贞不由感叹:也许从今天开始,他才算是真正得到了所谓名士的认可。

    “岂敢劳张公来迎?”荀贞没和姚昇、陈褒等人说话,先向张纮行了一礼。

    张纮今年快五十岁了,比荀贞大快二十岁,年既长、名又高,故荀贞尊称他为“张公”。

    张纮说道:“将军奋威德,击董讨逆,一扫洛阳污秽,名动海内。纮来迎之,自是应该。”

    荀贞叹道:“董卓虽败未亡,天子仍在西京,吾此番讨董,无功而返,张公此赞,愧不敢当。”

    张纮正色说道:“年初兴兵,袁本初号令於冀州,袁公路屯驻鲁阳,群雄相聚於酸枣,一时山东俱动,义军何其盛也!而至如今,二袁无功,酸枣兵散,数之忠壮有功业於汉家、天下者,唯将军与孙侯。将军此回击董,董卓虽然未亡,其力已衰,苟延残喘罢了,稍待时日,以将军神威,毕功业於长安焉是难事?必能迎得天子东归!……将军何其谦也!”

    有了对比,才能显出谁是真英雄、真忠臣。

    年初群雄兴兵时,诸路军马共奉袁绍为盟主,想那袁绍,和董卓是既有国恨、又有家仇,便是张纮,也曾以为袁绍必会奋勇直前,务以诛董为任,却不意袁绍、袁术兄弟竟是坐视国仇家恨不理,只顾私利,到得头来,反而是荀贞、孙坚、曹操这几人不顾生死,与董卓血战。

    只此一事,就大大地提升了荀贞在张纮心目中的地位和形象。

    荀贞心道:“观张公神色,闻他言辞,他却似是有出仕辅我之意?”

    如无出仕辅佐荀贞之意,张纮似不可能会说出“稍待时日……”这样的话来。

    荀贞遂说道:“我无功而返,归还郡中,固是心有遗恨,存得有再出兵击董、毕其功於长安之念,只是奈何我智短才浅,恐难成此事,张公如不嫌我鄙陋,敢问可愿出仕郡中?”

    张纮说道:“纮本低劣,将军如不弃,愿献绵薄之力。”

    荀贞大喜,说道:“今得张公相助,大事成矣!”

    说是邀请张纮“出仕郡中”,郡府里实是没有合适的职位来安排他,郡主簿、郡功曹、郡五官掾等职都有人了,总不能无缘无故地把人家撤职,所以最终荀贞还是委任张纮了一个军职。

    却是在回到郡府后,荀贞上表朝中,表张纮为“正议校尉”。

    说到这个“正议校尉”,却还有个小小的插曲,荀贞本是想表张纮为“军议校尉”的,荀彧建议说:“张公德高望重,清名远播,‘军议’二字难符其称,不如改为‘正议’”。“军议”,只是对军事的议论,“正议”者,公正的言论,要比“军议”为高,包括了军事和政治。

    荀贞从善如流,因而便改了“军议”,表了张纮为“正议校尉”。

    荀贞却是不知,在原本的历史中,张纮投了孙策后,孙策给他的官职便正是“正议校尉”。

    却说姚昇、袁绥、陈褒、张纮等人迎了荀贞归到郡府。

    还没到广陵县城,荀贞就归心似箭,极想立刻就能到达郡府,见到陈芷和陈芷给他生的儿子,可他现今位高,有些事却是身不由己,比起军政之事来,家事只能往后放了,因而,入到郡府,他只是简短地和陈芷见了一面,连儿子都只抱了片刻,便就回到前院,召集荀攸、戏志才等人,商议对有功将士的论功行赏,并及听姚昇、袁绥等汇报这些月广陵、徐州的情况。

    这几个月里,广陵的局势很安稳,陶谦那里虽有些动静,但也没有特别大的异状。

    姚昇说道:“这几个月,陶恭祖除逼压彭城外,我闻之,他在郯县整顿州兵,裁撤老弱,又招兵买马,募集壮勇,较之此前,现今州兵应是颇多了些精猛。”

    “现在州兵有多少人马?”

    “具体数目不好查知,但从糜竺等人处探得,总有三万上下。”

    听姚昇说起糜竺,荀贞问道:“我不在广陵的这几个月,郡中和糜竺、陈登、臧霸诸人的来往多么?”

    “和糜竺的来往多些,和陈登、臧霸等的来往少些,但联系都没有断。”

    广陵和糜竺做的有生意,两边的来往肯定会多些,而和陈登、臧霸等人既没有什么公务上的联系、也没有什么私事上的联系,来往难免就会少点。

    荀贞点了点头,说道:“和薛彭城近日可有联系?”

    说到彭城相薛礼,姚昇撇了撇嘴,意带不满,又有些不屑,说道:“不知恩义、鼠目寸光说得就是薛礼这种人。他自恃有彭城为资,却是一点都不感念君侯对他的相助之恩,旬日前,郡中遣了一使去彭城见他,想问他买些铁,他推三阻四,到最后只卖给咱们了五千斤。”

    彭城产铁,以荀贞对薛礼的相助之恩来说,薛礼怎么着也不能只卖给广陵五千斤铁,可他偏就这么做了,确是令人可恨。

    姚昇又道:“薛礼对我广陵吝啬,对陶恭祖倒是大方,陶恭祖也去买铁,成车成车得从彭城往外拉,也不知薛礼到底卖给他了多少!这竖子却也不怕陶恭祖再谋他彭城?”

    荀贞笑道:“薛彭城知我定不会坐视陶恭祖吞并彭城,可又怕我取了彭城,所以想要左右逢源,他打得这是欲以陶恭祖制我、又以我制陶恭祖的如意算盘。”

    姚昇撇嘴说道:“以我看来,他不是左右逢源,却是在玩火,早晚**。”

    荀贞早就看透了薛礼的心思,对他并不十分重视,闻得姚昇之言,一笑罢了,不再说彭城之事,转而问起广陵的内政,问道:“郡中农事如何?”

    “比去年好得多了。”

    “以今观之,到得明年,郡中能养兵几何?”

    姚昇是早就算过了的,答道:“今年的农事虽有恢复、发展,可民力少,以现下形势观之,明年最多可养兵万五千人。”

    一万五千人,还是得勒紧了裤腰带才能行。

    荀贞转对戏志才、荀攸、荀彧等人说道:“我带回郡中的兵马有近三万之众,郡中养不了这么多兵马,说不得,只能裁撤一些了。”

    荀贞先是和孙坚吞掉了一部分豫州兵,后连败董卓,又收纳了不少董军的俘虏,到了颍川,虽在颍川待的时日不长,可又有不少人来投军,现下他麾下的人马约有三万之数,——这还是除掉了跟从他击董的谢容、刘秉、丁猛等这些豫州诸郡国兵之后的数字,谢容等带的陈国、汝南、鲁国兵,在荀贞、孙坚一路巡行诸郡国时已经各自归郡了。

    戏志才问道:“君侯打算裁撤多少?”

    “明年郡中可养兵万五千人,那我就留下万五千人,多出来的都裁撤掉。”

    “只留下万五千人?”

    荀贞知道戏志才这是在担忧一万五千人不足以击败陶谦,攻取徐州全境,他说道:“兵在精,不在众,万五千精卒足够使用了。”顿了顿,他又说道,“况且裁撤掉的那些兵卒,我又不是放之归乡,而是准备用为屯田,将来万一有需,这些兵卒召之即来,完全可以成为一个补充。”

    戏志才点头说道:“君侯言之甚是,那便按此行事吧。”

    对广陵、徐州的近况,听姚昇说,只是一个大略的了解,具体的东西,荀贞还得从案宗上来看,他离郡大半年,郡中积累了很多的案牍文件,他用了两天的时间将之浏览完毕,对广陵的现状有了一个清楚的了解,不复再有隔膜之感。

    这两天的功夫,军中也整理好了功劳簿,奉给了荀贞。

    接下来,就是论功行赏。

    论功行赏的细节,荀贞已和戏志才等人商议妥当,现下只需颁布命令即可。[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