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05 豫方郡国唯貌恭 荀家诸俊各有长

正文 105 豫方郡国唯貌恭 荀家诸俊各有长

    笮融虽没有遣兵来阻荀贞入境,可为防荀贞“假道灭虢”,却也严令了凡荀贞沿途经过的诸县都紧守城池,并把郡兵的精锐集中到了下邳县,以待应变。

    荀贞统兵来到淮水岸边,时已近暮,当天是渡不了河了,遂在岸边驻营。

    在兵卒驻营时,荀贞带着左右在各处巡视。

    这时,闻得一人说道:“下邳郡内的天险首为淮水,笮融既不敢列阵於淮,阻我军入境,为免来日渡河或难,贞之,何不‘假道灭虢’?”

    荀贞看去,见说话的乃是荀谌。

    荀谌离了河内,到得荀贞军中后,就留下没再走。

    荀贞笑道:“阿兄只见其一,未见其二。”

    “噢?此话怎讲?”

    “今如夺下邳,陶恭祖定会遣兵来援笮融,战端一起,就有可能会发展成大战,而我军久战之余,又长途行军,已疲,当此之时,实不耐久战。得下邳固易,守下邳却难啊。”

    “沛国相邻下邳,大可向孙侯处借兵。”

    “我表文台为豫州刺史,此事本就有人不满,所以豫州未乱者,不过是赖文台兵马雄壮,故不满者不敢发也,如我问文台借兵,把文台也牵涉到下邳之战中的话,则豫州必乱。”

    “可你我与孙侯行汝南诸郡时,见那诸郡国的郡守国相却都甚是恭谨啊。”

    “我与文台击败董卓、光复洛阳,以此武威,诸郡国的郡国守相又怎敢不对文台恭谨?貌虽恭谨,而他们究竟是怎么想的,你我却难知也!”

    豫州郡国的守相之所以对孙坚恭谨,没有人挑头出来反对,最多也就是如李延、袁忠那样,挂印辞去,其缘故有二:一个是如荀贞说的,孙坚、荀贞兵强马壮,挟大胜之威,他们不敢乱来;再一个则是因为事起突然,没有什么预兆的,荀贞忽然就表孙坚为豫州刺史,而紧跟着,荀贞和孙坚便带兵离开颍川,到豫州各郡国巡行,根本就没给各郡国的郡国守相什么反应、串联的时间。因为这两个缘故,故而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敢明着出来反对、击讨孙坚。

    可又正如陶谦所料,时间一长,豫州境内可能就会出现郡国守相串联、豫州士人串联,以至他们中的有些人会和袁绍、袁术,或者张邈、刘岱等暗通款曲,密谋作乱这类事。

    故而,孙坚在豫州的前景,现在看来虽是顺利,可将来实是不好说。

    这还是孙坚一直有兵马镇压在豫州的情况,如果於孙坚现下立足未稳、如履薄冰之时,就把孙坚牵涉入和陶谦的大战中,那不用多想也知,豫州必定会有人趁机起来生乱。

    故而,荀谌所云之“问孙坚借兵”一议,实是不可行之的。

    荀谌固有才能,可他的才能不在军略上,而是在言辞辩论上,所以他会提出此议也不足奇。

    现下跟在荀贞身边的荀氏族人不少,其中最得荀贞重用的有四个人。

    一个是荀攸,一个是荀成,一个是荀彧,一个是荀谌。

    所谓龙生九子,子子不同,荀攸等四人虽是出自一族,自小接受的教育和成长的环境相近,年岁亦相仿,然而在能力上却各有不同,擅长的东西都不一样。

    荀攸擅军谋兵略,荀彧有治政的才干,这都不必多说。荀成久在军中,常得荀贞提点,而今已然成熟,虽无杰出的智勇之才,但胜在持重沉稳,礼贤敬才,能得士心,已是不可或缺的重将。至若荀谌,虽无兵略、治政之能,也不会治兵,可能言善道,却是个极好的说客辩士。

    荀氏世代诗书传家,族中有名有才的人不少,不过当此乱世,能在战争中发挥作用的其实并不多,因为他们平时所学的都是儒家典籍,大多是学者型的人才,比如荀彧和荀谌的从兄、荀氏八龙中老大荀俭的儿子荀悦,就是一个非常有才能的学者,荀彧对他是非常佩服和敬重的,可荀悦的才能只在文史上,可称他是一个政论家、思想家,可在军旅阵战上他却无才能。

    能在已经到来的乱世中,辅助荀贞削平战乱的,数来数去,事实上也就是荀攸等几个人了。

    听了荀贞的话,荀谌想了一想,以为然,不再多说了。

    倒是因荀谌这一开口,荀贞想起了前些日荀谌见到他后,对他说的那些“袁绍似已生忌”的话以及转述的曹操那几句“心忧苍生,极欲扶助汉室,匡扶天下”的话,不觉心道:“后世皆道孟德奸臣,我与他相交多年,却只见其忠,未见其奸啊!……今闻孟德‘与袁本初道不同’之所言,他与袁本初看来是已生隔阂,依照原本历史发展的轨迹,接下来,他似乎应是得了兖州,继而与袁本初决裂,官渡大捷,挟天子以令诸侯,最终因时势的发展而生了野心,成就霸业,只是不知……,如今这个时代有了我,孟德日后会做出些什么样的抉择、发展?”

    从曹操一有了地盘,就选择和袁绍决裂之事便可看出,曹操和刘备一样,都是人杰,都是不甘居人下的人,那么有了这个前提在,以后不管曹操是会选择继续“忠诚汉室”,还是会选择“逐鹿天下”,当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时,他和荀贞的对决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荀贞记得,袁绍死后,曹操曾到过他的墓前痛哭祭奠,前世看到这个故事时,他以为这是曹操在演戏,而现下之刻,当想到日后必会与曹操为敌,而他与曹操两人中定会有一人败亡时,他顿不由地就理解了曹操当时痛哭祭奠袁绍时的心情,那不是演戏,肯定是曹操的真情实感。

    为了志向,为了天下,一旦朋友成了敌人,那么便是再好的朋友也不能对之容情,而当自己获胜,朋友身死后,感受到的或许会有胜利的喜悦,可恐怕当时最多的却会是失落和哀恸。

    和曹操敌对、和曹操两人中必有一人败亡这些事情,即便发生,也会是在很久之后了。

    荀贞收拾起情感,没有再过多想。

    却又因想及曹操的不居人下,荀贞又想到了刘备。

    荀贞心道:“此次击董,玄德颇有功,归郡后我要封赏功臣,对玄德,该如何封赏?”

    不外乎两条:要么把刘备继续留在军中,给他多些兵权,要么把刘备外放,将他从军职改为文职。

    荀贞今时不比往日,经历多了,地位、名声高了,他的自信也跟着提高,对刘备早已是不像以前那样“戒备”,故而对“回到广陵后该如何封赏刘备”这个问题,他也只是略想了一想,便就罢了。

    次日,荀贞拔营渡河,顺利渡过淮水,一路东行,行一百五六十里,三天后出了下邳国,入了广陵地界,前头不远便是东阳,陈褒早已带兵在郡界相候,除了陈褒,郡府里的姚昇、袁绥等人也都早早地在此等候了,让荀贞惊喜的是,张纮赫然也在迎接他的队伍之中。[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