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02 孙侯得玺度天命 董相败退往长安

正文 102 孙侯得玺度天命 董相败退往长安

    荀贞、孙坚败董卓、得洛阳,方刚三日,先是河内的袁绍表周昂为颍川太守、表淳於琼为广陵太守,继之不久,又有鲁阳的袁术亦连表两人,分为颍川、广陵太守。

    消息传到洛阳,荀贞、孙坚大怒。

    孙坚怒对荀贞说道:“汝南袁氏世受国恩,四世三公,为天下所重,我向以为他家乃是国之坚石,今故太傅袁隗无辜被害,袁氏在京者凡数十余口尽为董卓所戮,袁本初、袁公路兄弟既不思报还国恩,又不思为家门报仇,分屯兵於冀、荆,心怀别图,这倒也罢了,……贞之,你我方破董贼,正要再进兵长安,以迎圣驾,他两人却竟在你我的背后插刀子!孰不可忍也!”

    荀贞问孙坚道:“二袁已行事如此,文台,你意你我该将如何?”

    孙坚骂道:“竖子不足与谋!”骂完了,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还能如何?你我难道还真的去当这个执金吾、司隶校尉不成?事已至此,总不能坐看颍川、广陵被人占去。”

    “文台的意思是:你我当撤兵归郡么?”

    “也只能这样了!”

    荀贞、孙坚在洛阳城外住了一夜。

    次日上午,又得军报,说周昂领兵五千,已出河内,往颍川而去。

    这个周昂是丹阳太守周昕的同产弟。

    周氏兄弟共兄弟三人,除周昕、周昂外,还有一个幼弟,名叫周喁,他兄弟三人家在会稽,会稽周氏乃州郡之一名族也,与汝南袁家世代通好,故而周昕、周昂、周喁兄弟与袁绍、曹操皆交好,现除周昕因在丹阳为太守而未在河内,周昂、周喁都在袁绍帐下任事。

    孙坚听到这个消息,又是大怒,对荀贞说道:“袁本初相逼何急!”

    打下洛阳后不久,因见大势已去,洛阳东、南诸关中的董兵多弃关而走,故而现下颍川与司隶交界处的轘辕关中已无董兵把守,当董兵退后,被荀贞、孙坚留在颍川的部队接管了此关,因而现在可以经洛阳过轘辕,直入颍川,相比之下,这段路程要比从河内到颍川近得多。

    因了这个缘故,孙坚虽是恼怒,但也没有急着就回颍川。

    荀贞对孙坚说道:“有卿与我雄兵五万余众在此,周昂只带了五千人岂敢入颍川之境?以我度之,他应只是做个样子罢了。文台,诸陵被董卓毁坏者,有的还没有被填塞完,你我不用着急,且再等上两日,待填塞好了诸陵,等把洛阳宫中收拾妥当,你我再带兵返郡不迟。”

    孙坚应道:“卿言甚是。”

    荀贞心道:“我记得文台便是在此次讨董时,於宫中现了传国玺,……却也不知此事到底是真是假?如若是真,却为何直到今日我还没有得到诸部的回报?”

    打着收拾洛阳宫室的旗号,荀贞调集了数千部卒,由赵云带着现正在宫中细细搜寻,——当然,荀贞没有告诉他们要搜寻的是什么,只是命令他们仔细检点宫中遗存,凡是现与天子、皇室、国家有关的器具文牒,先要来报给荀贞知道,然后再封存完好,以备将来可能的需要,只是,赵云带着人在宫中已搜寻了两天多了,倒是找到了一些与天子、皇室、国家以及公卿大臣们有关的器具、文谱、典籍,可至於传国玺?却是半点消息也无。

    同时在宫中搜检的还有孙坚的部曲,荀贞心怀疑惑,又想道:“莫不是传国玺已为文台所得?”

    荀贞、孙坚都在城外住,但两人各有部曲,故而不在一营,辞别了荀贞,孙坚气呼呼地回到了自己营中。入到营里,进到帐内,孙坚屏退左右,打开帐角的一个铁箱,小心翼翼地从箱中捧取出了一件物事,只见此物乃是由玉石通体刻成,方圆四寸,龙鱼凤鸟钮,正面八个字,乃是大篆,字曰:“受命於天,既寿永昌”,——可不正就是荀贞所思不得的传国玉玺!

    荀贞猜测得不错,这个传国玺正是被孙坚的部曲在宫中现的。

    现此物的是个兵卒,这个兵卒不知此物是何,只觉得应是一件宝物,因而私藏了下来,结果却在当夜被巡查的程普现,程普没有声张,因事关重大,为了保密,他先是寻个借口杀掉了这个兵卒,继而便悄悄地将此物献给了孙坚。

    莫说荀贞不知孙坚已得传国玺,便是孙坚营中的诸将,至今也只有程普、吴景、孙贲等寥寥数人知道传国玺到了孙坚的手中。

    孙坚独在帐内,轻轻地抚摸着这方据说是传自秦始皇帝、代表着“天命”的印玺,看向印玺的眼中透出复杂的光芒。他喃喃念着刻在这方印玺上的八个字:“受命於天,既寿永昌”,他顿了顿,复又念诵前四个字:“受命於天”,念了一遍,又念一遍,反复念了多遍。

    孙坚心道:“‘受命於天’。不意今在洛阳竟却得到了此玺!……这究竟是代表了何意?”

    孙坚出身寒微,其家非是儒门士族,因对巫术神鬼一道颇是相信,又也正是因了出身寒微之故,他本是提足了劲要保大汉,想使得自己的家族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功业而成为如汝南袁氏、弘农杨氏这样世代公卿的名门望族,可在保大汉的途中,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竟忽然得到了传国玺,联系到巫道的神鬼之说,他不觉就产生了迷惑,心中想道:“此玺落入我的手中,到底是因为上天想让我立下为汉室找回传国玺的功劳?又或是在暗示汉家的气运已尽?”

    他又想道:“我与贞之都往宫中派了兵马,但此玺却没有被贞之得到,而是为我所得,……‘受命於天’、‘受命於天’,这难道就是‘天命’么?”

    联系到眼下的局势,他又想道:“二袁各怀私心,不思为国,今正当我与贞之要继续追击董卓之时,他两个各自表人,来夺我颍川,却是逼得我只能半途而废,不得不撤兵归郡。……如是他俩没来这一手,也许用不了多久,我和贞之就能迎回天子了,而他俩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这一手,我和贞之这一归郡,迎回天子怕就是遥遥无期了……而就在此时此刻,我得了传国之玺。……种种机缘巧合,‘受命於天”、“受命於天”,莫非这真的就是‘天命’么?”

    袁绍、袁术如果没来这一手,孙坚和荀贞肯定是要继续进兵的,而如果继续进兵,就有彻底击败董卓的可能,一旦击败董卓,那接下来,自然就是要迎天子回洛阳了,天子一回到洛阳,传国玺孙坚就不能自留,就必须要献还给天子;可现下之时,袁绍、袁术却在此关头来了这一手,逼得孙坚不能再继续进兵,不能再继续进兵,那此传国玺就无法献还天子,孙坚只能把它留在自己的手中了,由是种种,各种的巧合之下,也难怪孙坚会瞎猜胡想,度测“天意”。

    ……

    徐荣等一路向西,没能找到董卓。

    董卓顺利逃入到了渑池。

    闻得袁绍、袁术各表人为颍川太守和广陵太守,董卓大败之余,哈哈大笑,对左右跟从他一路逃至渑池的垂头丧气的败将们说道:“我以二袁为敌,没料到他两人却在此时助我!”

    诸败将们听了董卓这话,士气略振,皆道:“二袁鼠辈,焉能与相国比?相国洪福齐天,自是吉人自有天相!”

    “洛阳已废,便是为荀、孙所得,也无关紧要。”

    贾诩说道:“相国所言甚是。只要关中不失,稍微休养生息,相国自便可效仿前秦,遣军出关,扫平山东。”

    董卓说道:“文和所言,正与我意同!这司隶是没什么可留的了,稍待两日,待收拢了诸军,我就与卿等入关。”

    在渑池待了几天,等收拢完了残兵,又等轘辕诸关的兵马各自来到,董卓留了东中郎将董越屯守渑池,使中郎将段煨屯守华阴,又以自己的女婿中郎将牛辅屯守安邑,再以河南尹朱俊留屯司隶一带,随后就带着主力兵马西过潼关,往长安而去。

    临走前,董卓交代董越等将:“关东诸将数败矣,无能为也。唯荀、孙小戆,诸将军宜慎之。”[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