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99 董仲颖毁弃洛阳 孙文台拔剑立誓

正文 99 董仲颖毁弃洛阳 孙文台拔剑立誓

    见前头战事顺利,董军的败兵一触即溃,荀贞获胜在即,从在荀贞身边的徐荣出列说道:“董兵虽败,而董卓左右皆精锐也,当此穷途,势必死战,眼前这支董兵却溃乱得如此轻易,事有可疑。”

    荀贞说道:“噢?将军有何高见?”

    “董卓狡诈,或不会在此股败兵中。”

    “不在此股败兵中,能在何处?”

    “洛阳周边道路通达,或许他会从别地逃往渑池、新安。”

    “如此,将军有何对策?”

    “荣愿提本部兵马,急往渑池、新安,搜截董卓。”

    荀贞看着前头的战事,也觉得这支败兵溃乱得太快了一点,说不定董卓还真的是没在其中,遂应了徐荣之请,说道:“如获曹操,我必上奏朝中,为将军请五千户侯!”

    徐荣接令,转回本部,带着三千兵卒急往渑池、新安方向而去,——降了荀贞后,他收拢本部,得了两千来人,荀贞兑现了承诺,又给他补了一千兵士,是以他现下共有部曲三千。

    有了之前骗杀太谷守将的事,这回徐荣请令去追董卓,荀贞左右诸人中却是无人表示怀疑了。

    渑池、新安在洛阳的西边、西北,是从洛阳去长安的道经之所,董卓在此两地皆驻有兵马,徐荣自请带兵前去渑池、新安间阻截董卓,如是董卓真的没有在前面的这支败军里、真的先逃掉了,那么自是最好不过,而如是董卓在前边的这支败军中,也无妨,反正灭了董卓后,荀贞、孙坚早晚都是要向西去长安的,这渑池、新安乃是必至之地。

    孙坚带部由后头追上,与荀贞合力,前后夹击,把这支董军的败兵或斩、或俘,很快就消灭一空。诸将陆续前来禀报战果,各有斩获,而终无一人得董卓。

    荀贞心道:“徐荣说的不差,董卓果是狡诈,看来他是先逃掉了!”

    不但没有董卓,如牛辅、杨定、吕布等等这些董军上排得上字号的众人也没有一个被发现,这些人应或是在别的战场上,又或是跟从在董卓身边,和董卓一起先逃走了。

    等消灭掉这支败兵,时已入暮,远近别处那些战场上的喊杀声有的变小了,有的依然很大。荀贞令人开路,赶到前头见着孙坚,对孙坚说道:“虽未获董卓,而董卓本军已败,文台,你我可分兵遣将,一路往渑池、新安方向,追索董卓,一路则去驰助那边的战场。”

    孙坚以为然,两人遂各点骑兵,命急往渑池、新安方向去,沿途搜索,以求能得董卓下落,然后,两人各带部曲,分头去援助那些还在交战的战场。

    直厮杀了一夜,到得次日清晨,各处战场皆平。

    董卓尽管分兵各地,留在洛阳的兵马并不是很多了,然亦有两三万之众,带兵之将又多是如牛辅、李傕、郭汜这样的悍将,故而荀贞、孙坚此役虽是大胜,可也没能把董军尽数歼灭,计算战果,两军合在一起,大约斩获得董兵一万余人,被逃出去的董兵也在此数。

    老实说,荀贞、孙坚这次急击洛阳,原本都是打了苦战的准备的,两人却都没有料到,胜利来得这么快,而且还这么容易。

    迎着升起的红日,荀贞、孙坚复又会师一处,两人相见,看着彼此征尘满面,相顾而笑。

    不过,这场战役虽是打赢了,整个的讨董之战还没有结束。

    荀贞说道:“董卓或已远遁,暂时难以擒获他。文台,你我的部曲连着急行军了一天一夜,未及休憩,又和董兵激战了一天一夜,将士已疲,应该休整一下了。你我不妨便令三军寻地驻扎,你我且先入洛阳,如何?”

    孙坚点了点头,说道:“我闻董卓在洛时,发掘诸帝陵墓,烧毁皇城宫殿,种种悖行,难以尽述,昨日、昨夜一战,更又是加重了对诸帝陵墓的破坏,你我可趁此三军休整的机会,先入城中,埽除宗庙,平塞诸陵,然后待探得董卓去向,再西击函谷,谋取长安,迎天子驾返。”

    函谷关,也是洛阳周边的八关之一,如想取长安,这个关卡是必须要先攻取下来的。如是董卓死在了此战中,荀贞、孙坚固是可以鼓起剩勇,接着便再去进攻函谷,可现下董卓下落不明,而荀贞、孙坚的部队鏖战至今,已俱疲惫,却显然是不能继续作战,需得休整一下了。

    荀贞说道:“卿言甚是。你我这就入城去罢!”

    荀贞、孙坚两人令三军驻扎休整,各带了千许护卫,驰入洛阳城中。

    到了城中,入目只见遍地都是断垣残瓦,放眼望去,偌大一个神京洛阳,而今竟是看不到半点人烟,野兔、狐狸奔跳在处处残破的屋舍间,风一吹来,使人觉凄凉无限。

    再往前行,到了皇城,南北两宫的宫门残破不全,进入宫中,也和宫外城里一样,只见残垣断壁,不见一个人影。损破的宫墙、殿舍中,时可见到倒毙地上的宫女、宫臣,死状都甚凄惨,有的已经腐烂得不成人形,不时有野狗之类在这些死尸边上冲着荀贞、孙坚等汪汪吠叫。

    孙坚、荀贞不忍多看,命左右留下来一些兵卒,收拾宫中的这番惨状,两人带着部曲从宫中折了出来,又往宗庙前去。

    宗庙、社稷都在城南的正阳门外,荀贞、孙坚是从城西入的城,皇城南北宫在洛阳城的北边,此时他俩从宫中出来,行不多远,即到横贯洛阳东西的铜驼街上。

    这条街以铜驼为名,是因为在街的两边各有一个高九尺的铜驼,而如今,这两座铜驼都不知去向,不必问也知,显然是被董卓的部曲搬走,或是熔冶为了兵器,或是被熔铸成了钱币。

    过了铜驼街再往前,路东相继是百郡邸、三公府等官寺,往昔之日,这些官寺门前车如流水马如龙,而现下却是只有残砖断瓦,哪里还有半点人气?

    荀贞不觉叹道:“之前我来洛阳,想当日洛阳是何等盛况,户民百万,商贾云集,刚才咱们经过的那条铜驼街上人潮拥挤,挥袖成云,挥汗成雨,并常有少年在此街上集会,喧闹非常,……这路东的百郡邸中,集满了天下的诸郡使吏,各地口音皆有,诸色人等并在,又及这三公府内,衣冠云集,贵胄赫赫,可现在?观之於今,这洛阳城竟是如成鬼蜮!”

    两人从城西进城起,到入南北宫中,再到一直出了城北的正阳门,这一路行来,连一个活人都没有见到过,所能见的,只有掩伏在断专残瓦间、或干脆被抛在路上的无数死尸。

    出了正阳门,再行一段距离,离宗庙、社稷已是不远。

    远看去,只见原先威严屹立的宗庙、社稷,却竟是和城中的屋舍、南北宫里的宫殿一样,也变成了残垣断壁。

    孙坚终於难以克制情感,啼泣泪下,拔剑在手,立誓说道:“不灭董卓三族,坚不为人臣!”

    洛阳城中如此,是不能住了,荀贞、孙坚因便驻於城外,两人一面等着董卓的下落,一面点派兵卒埽除宗庙,平塞诸陵,收拾董卓留下的那一番城中、宫中的残局。

    ……

    河内,袁绍营中。

    探马来报:荀侯、孙侯攻破太谷后,於前日急击洛阳,与董卓激战一日夜,大获全胜。

    袁绍闻报,面色顿变。

    <b></b>[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