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97 贾文和出谋分守 戏志才献计驰击

正文 97 贾文和出谋分守 戏志才献计驰击

    李傕无功而返,回到洛阳营中,进见董卓。

    听李傕转述完荀贞、孙坚的答复,董卓哈哈大笑。

    帐中诸人俱皆迷惘,不知董卓缘何笑。

    於是,有人问道:“相国宽容好意,不以荀、孙叛逆为罪,反恩待之,而荀、孙二贼却竟拒之。荀、孙二贼如此不知好歹,实可恨也!相国却缘何笑?”

    董卓顾盼众人,摸着肚子,一副“对此结局早有预料”的样子,说道:“我与荀贞、孙坚都认识很久了,击黄巾时,我认识了荀贞,击边章、韩遂时,我认识了孙坚,对此二人之性,我熟之极矣!我早知他两人都是戆憨之徒,所以也早就料到他两人不会接受我的议和之请。”

    刚才问的那人闻得董卓此言,便又问道:“既然相国早料到他两人不会接受相国的议和之请,那相国却又为何遣李傕去找他俩议和?”

    “荀、孙二贼自出颍川以来,屡战多胜,故而我遣李傕前去与之议和,此是故示以弱也!”

    帐中诸人顿皆恍然,齐声说道:“此骄兵之计是也!相国神明,我等不及。”俱皆拜服。

    杨定问道:“荀、孙二贼既已拒相国,想来很快就会兵向洛阳,不知相国欲以何策退敌?”

    董卓胸有成竹地说道:“吾已有定策!汝等且先各退归营准备,稍晚我即会有令传下。”

    帐中诸人应诺,分别起身,各出帐归营。

    凡是带兵的都走了,留下的都是不带兵的文吏。

    董卓又令别的文吏退下,只留下了贾诩、李儒两人。

    李儒以为董卓真的有了“定策”,傻乎乎地问道:“不知相国有何定策?儒愿闻其详。”

    董卓见帐中没了外人,起身绕帐踱步,绕着帐内转了几圈,叹了口气,说道:“我哪里有什么定策!”

    李儒愕然,呆了一呆,问道:“相国既无定策,刚才为何?”

    “太谷一失,洛阳洞开,由太谷至洛阳,途中再无阻碍,荀、孙连胜之兵,河内那边又有袁绍窥视,我恐军中士气低落,故方才所言只是为稳军心罢了。”

    李儒这才明白董卓的心思。

    在李儒和董卓对话之时,贾诩坐在一边一直没有吭声。

    董卓转问贾诩,说道:“文和,你想是应早就看出我刚才是在虚张声势了吧?”

    贾诩说道:“凡战,气沮则败。相国适才以诈言稳住了军心,如此急智,诩不能及也。”

    董卓说道:“这个时候就不要说这些没用的了!文和,你可有何计,能为我退敌?”

    “相国刚才对诸将说:遣李傕去与荀、孙议和,是在‘故示以弱’。我以为,相国此言甚是。”

    “噢?”

    “荀、孙连胜之军,又得相国议和之请,想来现下的确也应已是兵士骄怠。战之一事,气沮固然会败,骄兵也一样会败。因相国方才之急智诈言,我军现已无气沮之虑,而反过来,荀、孙却已成骄兵。……相国,虽是太谷至洛阳中无阻碍,袁绍狼顾在侧,然只要荀、孙敢来,胜他两人或会不易,然也不难。”

    董卓大喜,问道:“文和必已有妙计,我请闻之!”

    “一过太谷,洛阳周边再无险阻,多平原,无倚仗,以我之见,似不应选周边平原为战场。”

    董卓疑惑地问道:“文和是要我守城么?”

    “城亦不可守也。”

    因为董卓的破坏,洛阳城被烧了个精光,城里也早就没什么居民了,就不说补给的问题,就这么空荡荡的一个被烧过后的空城,肯定也是守不住的。

    董卓问道:“文和,那你是何意?”

    “洛阳周边多平原,而近郊亦多苑林和陵墓,诩以为,相国可选这些地方为迎敌的战场。”

    洛阳是都城,周围有很多皇家的苑林,还有很多自光武以来驾崩的诸帝的陵墓,这些地方有水、有林、有山,可以用为倚仗。

    李儒说道:“苑林倒也罢了,以陵墓为战场?这……。”

    这些陵墓都是本朝以来过往诸帝的陵墓,有句话说“入土为安”,身为汉室的臣子,却把诸位先帝的陵墓里选为战场,这很是说不过去。

    董卓此时却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当即对贾诩大加赞赏,说道:“文和此计甚佳!好,我这就传令军中,命各部拔营,选陵墓为据,以待荀、孙。”

    ……

    李傕回到洛阳营中已是次日早上,按照荀贞、孙坚前一天商议好的,他两人於次日带兵出关,进向洛阳。

    太谷离洛阳有百余里地,这一日急行军了一天,到得晚上,离洛阳还有三十多里。

    荀贞、孙坚刚要准备传令各部驻扎,前边探马来报:董兵出营,分去各苑林、陵墓据守。

    荀彧、荀攸、戏志才、郭嘉、程嘉等人都在荀贞左右。

    听得此报,戏志才、荀攸、郭嘉、程嘉等人也就罢了,荀彧顿然大怒,怒道:“竟入据先帝们的陵墓!董卓匹夫,倒行逆施至此,实当诛也!”

    孙坚亦颇愤然,对荀贞说道:“我知董卓豺狼,却不知他悖逆至此!”

    吴景在侧,说道:“此离洛阳已不足四十里,且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开拔,下午便可击此悖逆之贼了!”

    戏志才急声说道:“不可!”

    孙坚、荀贞转而顾之,荀贞问道:“志才何意?缘何不可?”

    “董兵出营,尽入苑林和诸先帝之陵墓中,如此悖行,足可见董卓已是六神无主,无有良策以敌我军了。主将如是,则董兵上下的校尉、兵卒更不用说,定更是士气低落。当此之时,驰击之犹恐不及,岂可再候一夜,留待明日?”

    荀贞问孙坚:“文台意下如何?”

    孙坚拍着大腿说道:“如非志才,险误大事!”

    荀贞、孙坚两人意见一致,都赞同戏志才的分析,因是不再传令命三军休整,反而急传令下,命各部等吃了晚饭、稍微休息一会儿后,继续趁夜行军,务必要在明早前赶到洛阳外。

    夜间行军的度肯定比不上白天,尤其是荀、孙两部兵马合计达数万之众的情况下,荀贞、孙坚各留了一部兵卒,看护着辎重在后缓行,自带着主力在短暂的休整后星夜兼程。

    快天亮时,走完了这剩下的三十多里地,洛阳在望。

    这时,孙坚部中的吴景、程普、韩当等将和荀贞部中的荀成、许仲、辛瑷等将,都分来寻见孙坚和荀贞,请求让部队稍微休憩会儿。

    这是一个很正常的请求。

    洛阳就在前头了,可能很快就要和敌人交战了,部队连续行军了一天一夜,在交战前,让部队休憩一下,养养精力和体力,再正常不过。

    荀贞却不同意,他说道:“我所以和孙侯乘夜疾驰,一是为击董兵之气落,二也是为掩其不备,今已至洛阳,岂可再停?”对孙坚说道,“据斥候报,董卓分诸将居各陵、苑林中,自统精锐居其中,‘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卿与我可各选精卒三千,使急击董卓居处,余下部众则分与董卓诸将对阵,如他们驰援董卓,则击之,如不驰援,则待董卓败后再并击之!”

    孙坚以为然,说道:“就如卿言行事!”

    当下,两人各选出了三千精锐,分以上/将、猛将统之。

    孙坚这边用了程普为将,韩当辅之。

    荀贞这边用了许仲为将,刘邓为辅。

    程普、韩当、许仲、刘邓四人各统精卒,先出军外,趁着天还没大亮,在斥候的带领下,急往董卓所在的地方驰去。

    看着这六千虎士如猛虎下山也似地驰击往董卓处去,荀攸说道:“董兵以骑为长,而今却舍其长,尽入苑林、诸先帝陵中,……君侯、孙侯,此战胜之易也。”

    苑林和帝陵中固然有水、有林、有山,可为倚仗,但同时也正因为有水、有林、有山,不利董兵挥骑兵的优势,荀攸说他们是舍长就短,此言不差。

    却是说了:贾诩和董卓难道不知这一点么?

    贾诩和董卓也是知道的,贾诩之所以给董卓出此计谋,而董卓也之所以接受了这个计谋,他俩却都是因迫不得已。贾诩说因为董卓的急智,避免了董兵的士气低落,这其实是假话。贾诩和董卓都心知肚明,从天子西迁、洛阳被毁开始,董兵的士气就一直都在慢慢地低落中,低落到现在这个时候本来就已经很低了,而太谷关又被荀贞、孙坚攻破,胡轸授、徐荣叛变,可以这么说,董兵本来就已很低落的士气,碰上这件事后,已经是变得更加低落,如此低落之气,又怎能与荀贞、孙坚野战?只有转入苑林、陵墓中,或可倚“险”与荀、孙一战。

    荀贞、孙坚遣了精锐出军,直扑董卓之后,两人又分别调遣各部,命各在斥候的引路下,前去董卓麾下各将的驻守处外布阵。

    孙坚又以孙贲、祖茂为将,命带骑兵游弋於各部其间,做为策应。

    荀贞亦以辛瑷、张飞为将,命也带骑兵游弋本军的各部间,以为呼应。

    荀贞、孙坚这里调度完毕后,天已大亮,各部分别驰往预定的阵地。

    荀贞、孙坚自领中军,又向前行军了数里,停在了离董卓驻兵处不到五里的地方。

    此时,程普、许仲两部早已至董卓驻守处,两边已经展开了交战。

    荀贞、孙坚登到高处,远观战局。

    上午的阳光下,遥见董卓驻守之地林木茂盛,河溪如带,小山起伏,而便在这林、水、山间,尘土暴扬,旗帜隐现,鼓声、喊杀声随风入耳。

    孙坚侧耳细听鼓声,对荀贞说道:“此进击之鼓也!”

    荀贞笑道:“也不知是卿部的进击鼓声,还是吾部的进击鼓声?”

    孙坚大笑说道:“总之不会是董卓的进击鼓声。”

    荀贞、孙坚一边遥观战事,一边传令部中,命做好援助程普、许仲的准备,——毕竟董卓部并州军的凶名在外,而能被董卓带在身边的又必是他军中的精锐,所以程普、许仲这六千已经连续行军了一天一夜的精卒到底能不能击破董卓,荀贞、孙坚此时也是无有多大的把握。

    同时,荀贞、孙坚并密切关注其余各个阵地的情况。

    探马、斥候不断来到,给他两人报上前方的战况和各地的形势。

    依战报,程普、许仲的攻势进展甚是顺利,董兵虽负隅顽抗,但却节节败退。

    其余各阵地的形势看起来也都很不错,除了少数几个地方有董兵试图出来援助董卓,其余各处的董兵都不敢出来,而那几支试图出来援助董卓的董兵也分别都被荀、孙的部曲击退。

    虽有一定的把握料到此战能胜,可真的打起来,战事居然这么顺利,这也实是出乎了荀贞、孙坚的预料。

    两人都心情舒畅。

    荀贞笑顾戏志才和荀攸,说道:“志才、公达,真一切如卿二人所料!董兵士气果然低落,不堪一战。”[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