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96 贾诩忧山东再起 董卓欲求和阵前

正文 96 贾诩忧山东再起 董卓欲求和阵前

    洛阳。

    就在荀贞、孙坚得了太谷关之后不久,奔逃了一夜的吕布带着本部来到了董卓营中。

    闻得吕布大败,董卓大惊,急忙召他入来,当头便是一句:“胡轸、徐荣皆我勇将,汝亦虎臣,却怎么一战就败给荀、孙了?”

    “胡轸大意,先是失了本营,继又调度失措,又丢了徐荣与我的营寨,因而落败。”

    “胡轸、徐荣何在?”

    “三军落败,竞相奔逃,当胡轸、徐荣败时,我虽想整军再战,却亦无可奈何。胡轸、徐荣不知去向。”

    董卓待吕布虽厚,可那只是笼络并州军的手段,真的说及信任与感情,与胡轸、徐荣相比,远近到底隔了一层,听得吕布这么说,董卓脸上没什么变化,心中却实狐疑。

    他心道:“听胡轸之前的禀报,说吕布在军中甚为跋扈,数次在背地里辱骂胡轸、徐荣,……吕布既能叛杀丁原,说不好也就能叛杀我!胡轸、徐荣皆悍将,尤其徐荣,数往日战绩,少见有败,而今他两人联兵,却败於荀贞、孙坚之手,这其中……?会不会有吕布作乱之故?”

    心里这么怀疑,董卓嘴上不说,他又问吕布:“太谷可失?”

    吕布不是个精细的人,压根就没看出董卓的心理活动,自以为哄骗过关,他回答说道:“败溃之时,太谷尚存,现在就不知道了。”

    董卓令左右:“遣人至太谷关,察看关卡可有失,再查探胡轸、徐荣下落。”

    左右得令,自有人出去安排探马斥候。

    在事情没有搞清楚前,董卓是不会冒然作的。

    他温颜和声,对吕布说道:“奉先,今虽小败,只要太谷尚在,亦无碍也。我看你奔行一夜,必已疲惫,可先去休息,等我得了太谷的消息后,再召你来议事。”

    吕布应了声诺,从地上起来,又看了看列坐帐中左右的诸多文吏、校尉,冲他们拱了拱手,然后对董卓说道:“布先告退了。相国有何差遣,随时可遣人来我军中寻我。”

    看着吕布大大咧咧地出去,座上一人起身对董卓说道:“相国厚待吕布,视其如子,而今战败,吕布却状若无事,……相国,此子久在羌胡间,不识恩义,实不可重用也!”

    董卓看去,说话的人乃是杨定。

    杨定和胡轸一样,都是出身凉州大族,在凉州地方上甚有名望。

    董卓和他手下的这批凉州将士因为生长边地,久与羌胡来往,故而早就已被朝中的士大夫们视为“羌胡之属”,认为他们不知恩义,而此时在杨定的口中,吕布却是“不识恩义”。

    这一来可见,便是在杨定等人眼中,也不认可吕布杀丁原以求荣的行径,二来,也可见吕布虽得董卓厚待,可如徐荣一样,因为非是出身凉州之故,所以天然地就被凉州籍的将校排挤。

    董卓沉吟不语。

    座上又一人起身说道:“吕布是并州的虎狼,相国今尚需借他之力,以控并州将士,故而以我之见,便纵是他有过错,似也不可於此时责罚。”

    董卓看去,见说话的是贾诩。

    贾诩的智谋,董卓是服气的,点头应道:“文和所言甚是。”

    董卓顿了顿,又对诸将说道:“关东诸将皆不足畏,唯荀贞、孙坚稍锐。今荀、孙起兵击我,不可轻视,此用人之际,奉先,虎将也,我正要借用其力,汝等以后不可再妄言胡说!”

    帐中诸将皆起身应诺。

    李儒也在帐中,他问董卓道:“胡将军败北,太谷纵现尚存,亦危矣!相国不可不早作谋划。”

    董卓以为然,说道:“等斥候探得消息回来,我即再遣援兵,往去太谷。”

    等了半天,快到晚上的时候,遣出去的斥候回来了。

    董卓召之入见,问太谷形势。

    斥候答道:“太谷被徐荣骗得,荀贞、孙坚兵马已入关中。”

    董卓问道:“被徐荣骗得?”

    “昨日败后,徐荣降了荀贞,主动请缨,为荀贞骗得了太谷关。”

    董卓勃然大怒,拍案骂道:“徐荣竖子!先前有人对我说,说他是荀贞故交,恐心存二志,劝我不如且收了他的兵权,或干脆斩了他,因信他之故,我没有杀他,也没收他的兵权,而今他却果然叛我!……胡轸、吕布之败,想来也定是因徐荣这个竖子叛我之故了!”

    了一顿脾气,董卓问这斥候:“可有胡轸消息?”

    “胡将军战败被俘,为荀贞所害。”

    董卓长叹一声,说道:“还是胡轸忠贞!”

    胡轸被荀贞杀了,常理想来,这肯定是因为胡轸不肯投降的缘故,董卓却又哪里能知胡轸死前哀求乞活的模样?

    此时帐中坐的还是上午那些人,杨定和胡轸在凉州齐名,他俩的关系很好,他起身说道:“胡将军不屈而死,相国当应嘉奖之。”

    “卿言甚是。令:赏胡轸家金五百。”

    胡轸有一个儿子,跟着他也在军中,至今没有消息,想来应是和胡轸一样,死在战中了。既已无子嗣,那就只有赏他家里一些钱财了。

    帐中有人出去传令,自有人去给胡轸家送钱。

    骂完了徐荣,处理完了胡轸的后事,愤怒、哀伤等种种的情绪泄完,董卓不觉开始愁。

    座上贾诩看出了董卓的心事,起身说道:“相国,今太谷已失,不知相国有何对应之策?”

    “文和,你有何高见?”

    “太谷一失,由太谷至洛阳再无阻碍,百余里地,两日可至。诚如相国上午所言,荀贞、孙坚颇锐,两人皆知兵者也,自出颍川以来,数战连胜,如今又得了太谷,士气正高,洛阳南北,现时又有袁绍、袁术虎视,以我之见,当下之时,能不战,最好就不要战。”

    太谷一丢,荀贞、孙坚两人部下的数万人是小事,冀州、鲁阳,乃至陈留等地的山东诸将却是大事,万一他们见着便宜,再次兴兵,挟整个山东州郡之力,大举而来,以董卓现下的这些人马和已被董卓烧了个精光、百姓也被迁徙了干净的洛阳孤城相拒,却是万万难成。

    董卓皱着眉头说道:“他两人咄咄逼人,欲取我性命,便是我不欲战,奈他二人何!”

    “天下熙攘,所为者,无非两个字。”

    “哪两个字。”

    “一个是利,一个是名。”

    董卓若有所悟,说道:“文和的意思是?”

    “武既暂不能敌,相国何不以柔笼络之?”

    “如何笼络?”

    “荀贞先前曾请相国送故司空荀公爽的灵柩去颍川,相国当时拒绝了,现下不妨答应,并许给荀贞一个显职;孙坚之妻不是出自名族,相国如有意,可以女许之,并许给他一个显职。如此,既有了恩义给他俩,又有了实职给他俩,或能暂与他俩和兵。”

    董卓说道:“便依卿言。”即令人书写圣旨,点了李傕,命去见荀贞、孙坚议和。

    李傕拿了圣旨,点兵三千,出洛阳,往太谷关来。

    一日后,到了关下,李傕列阵於外,自策马上前扣关。

    不多时,荀贞、孙坚闻报,联袂来到关上。

    李傕从马上下来,仰头叫道:“奉相国令,特来拜谒颍阴侯、乌程侯。”

    荀贞望了望李傕身后,见他没带多少人马,又看了看李傕身上,见也没带甚么军器,只披了身衣甲,带了柄腰剑,联系前世对汉末三国的记忆,顿就猜出了李傕的来意。

    他笑顾孙坚,说道:“此必是董卓欲求和也。”

    孙坚还不太相信,说道:“求和?”

    “你我见他一见,不就知道了。”

    荀贞、孙坚命开关门,放李傕入来。

    三人见面。

    李傕拜倒在地,奉上圣旨,对荀贞、孙坚说道:“朝廷旨意:拜颍阴侯为司隶校尉,拜乌程侯为执金吾。并及,相国愿送故司空荀公灵柩归乡,愿以女许乌程侯。”

    荀贞猜对了董卓派李傕前来的用意,却没有想到董卓这么“大方”。

    先说孙坚这边,执金吾是负责京城的治安最高长官,丁原做过这个位置,秩中二千石,虽非九卿,然与九卿相等,有人把执金吾、将作大匠、大长秋这三个高职和九卿并列,索性称之为“十二卿”。

    给孙坚一个执金吾的职位,已经极是优待了,这还不算,董卓还又愿意把女儿许配给孙坚,董卓只有一个儿子,已经病逝了,留给他了一个孙女,也就是说,董卓膝下现在是既无子、也无孙,是没有直系的后代继承他的地位和权力的,那么没有子、孙继承,能继承他现有一切的便只有他的兄弟、族亲和女婿了,换言之,孙坚如答应了董卓的“许女”,那他就有很大的机会承继董卓现有的一切。

    再说荀贞这边,司隶校尉的品秩虽不如执金吾,可司隶校尉的权利极大,执掌京畿,乃至可管辖百官,号称“卧虎”,朝会时和尚书令、御史中丞一起都有单独的坐席,又共号为“三独坐”,当年阳球为司隶校尉,诛杀宦官,最终为宦官所患,遂有人对灵帝进谗言,要改任他为卫尉,阳球当时求见灵帝,什么也没说,只求灵帝再让他当一个月的司隶校尉,好让他能有时间杀掉作恶的宦官,由此即可见司隶校尉的权力之大。

    执金吾、司隶校尉,一个是管辖京都治安的,一个是监督京畿地区的,都是“雄职”,董卓分别拜孙坚、荀贞为此二职,看起来是下了血本了,但细细想来,其实不然,现下洛阳已是一片废墟,天子、百官都在长安,便是荀贞、孙坚接受了此二职,其实也挥不了什么作用。

    荀贞问孙坚道:“将军想娶董卓女么?”

    孙坚冷笑答道:“董卓,国贼,我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焉娶其女?”

    荀贞再问孙坚道:“那么将军欲为执金吾么?”

    “只要能除掉董卓,我便是归乡务农也无不可,执金吾岂我愿也?”

    听完孙坚的回答,荀贞对仍然拜倒在地的李傕说道:“你听到孙侯的答复了吧?”

    李傕问道:“未知荀侯何意?”

    “问我何意?我告诉你我的答复:故司空是我的族父,我当然希望他的灵柩能够归乡安葬,可这只是我荀家的私事,我不能因私废公!你回去告诉董卓,想要我和孙侯罢兵也可以,只要他自裁以谢天下,我和孙侯自就会罢兵归郡。”

    李傕讷讷,不敢言。

    荀贞说道:“你是来使,我和孙侯不杀你,你回去复命吧!”

    举脸见荀贞、孙坚威仪,阳光透射映照之下,衬得他两人宛若天神,李傕一句话不敢多说,趴在地上退了好一段,这才爬起身来,狼狈退走。

    孙坚和荀贞重登上关头,看李傕带兵离开。

    孙坚遥望洛阳方向,对荀贞说道:“你我在此已休整两日,兵马可复战矣!此去洛阳,仅百余里,朝夕至。明天你我就拔兵出关,奔击洛阳罢!”

    荀贞自无不可,也望向洛阳方向,笑道:“太谷一下,董卓丧胆,竟遣李傕来与你我议和,足可见董兵士气之弱。文台,此击洛阳,必胜也。”[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