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95 徐荣单骑入太谷 胆勇兼备得雄关

正文 95 徐荣单骑入太谷 胆勇兼备得雄关

    徐荣愿为荀贞招降太谷守将。

    荀贞大喜,问道:“此去招降太谷守将,将军可需要什么?只管讲来。”

    徐荣说道:“什么也不需要,只要胡轸首级,荣单骑入关,必就能为君侯取下太谷。”

    荀贞帐下文吏中,有人咳嗽了一声。

    荀贞何等聪明,岂会不知这咳嗽之人是何意?明显是因听得徐荣说要“单骑入关”,故而怀疑徐荣是不是要趁机逃跑,所以咳嗽,以提醒荀贞不要答应。荀贞却是连看也不看这文吏一眼,当即说道:“好!就按你说的。……将军打算何时动身入关?”

    “今董军新破,胡轸授首,我亦为君侯所得,逃走的只有吕布一人,太谷关中此时定然军心浮动,上下畏惧,正好招降。荣愿现在就入关中去。”

    荀贞即令人把胡轸的首级取来,盛入盒中,交给徐荣,亲握着徐荣的手,把他送出中军,临别说道:“我便在关外等候将军佳讯。”

    徐荣行了一揖,提着盛装胡轸首级的盒子,自翻身上马,一个随从也没带,驰马而行,径往太谷而去。

    看他单骑远去,适才咳嗽的那个文吏说道:“徐荣此去,恐难归矣!”

    荀贞不以为然,望着徐荣远去的身影,对诸人说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徐将军乃我故人,我素知其脾性,他今既已归我,必不反复。”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八个字看起来是在说“既然用了一个人,就不要怀疑他”,而如深究之,“既然用了一个人,就不要怀疑他”其实只是后半句“用人不疑”四个字的意思,前边还有四个字“疑人不用”,这说得却乃是“如怀疑一个人,就不要用他”。

    荀贞此时说出这八个字,讲的自是他不怀疑徐荣,故而用他。

    荀贞举首望了望天色,正值暮深,乃又对左右说道,“由此地去太谷,往返需两个时辰,至迟明晨,徐将军必有信来。”

    去太谷关需要一个时辰,回来需要一个时辰,加上中间劝降的时间,无论劝降成否,事情顺利的话,差不多明天早上应该就能得到消息。

    荀贞、孙坚的部曲一直追杀董兵到夜至,乃才陆续各归本营。

    诸将叙功,各有功劳,只是为他们所斩、所俘的董军百石以上军官多是胡轸、徐荣的部曲,甚少见有吕布的部下。荀贞、孙坚问其故,诸将不约而同、异口同声地都回答说道:“并州兵腿快,董营才刚一破,吕布就率其本部当先奔逃,吾等追之不急,故而斩获稍少。”

    胡轸两次放言要“斩一二青绶”,大庭广众之下也不给吕布面子,吕布早怀怨忿,是以今日一战,从开战起,吕布就没出力,在前边厮杀的悉为胡轸、徐荣部,而他的并州兵则一直都没有动,当事急时,胡轸三次传令,调他上阵,他却以种种借口推脱,直到营破也没有出兵,——要非如此,孙坚部也不可能那么快就破了董营,亦因此故,当董营一破,趁着荀、孙兵暂时被胡轸、徐荣部挡住的空,吕布带着他的并州兵一溜烟地、顺顺利利地就先行逃掉了。

    孙坚有点惋惜,说道:“吕布有‘飞将’之号,实并州猛将,今之战,未能把他斩获,却竟叫他给逃了出去,未免可惜。”

    荀贞对今天的战果已很满意,加上他知道历史的走向,略微了解吕布的为人,因此却不像孙坚这样感到可惜,他笑道:“吕布勇而无谋,虽号‘飞将’,何能与‘故将军李’相比?今其虽逃,兵锋已挫,如虎已丧胆,何足虑也?”

    “故将军李”,这说的自是前汉的飞将军李广了。

    “虎已丧胆,何足虑也”,这说的则是今日一战,吕布没有出死力,最先逃跑,在吕布来说,他这是报复胡轸,可对吕布麾下的并州兵来说,这却是“不战而逃”,就一支军队而言之,

    “不战而逃”是大忌,仗都没打,主将便带着部队当先逃掉,再剽悍的部队碰到这种情况,士气也少不了会变得低落起来,下次再碰到同样的敌人,士兵难免就会生不起强烈的斗志。

    孙坚久带兵士,熟知兵法,对荀贞此话十分赞同,点头说道:“贞之所言不差,吕布虽逃,但斗志已丧,下次再碰上他,胜之不难了。”

    孙坚和吕布的初战,虽是打了个平手,但当时孙坚是以众击寡,认真说起来,应算是他败了,可因了吕布在此战中的“不战而逃”,现在孙坚却有底气说:下次再碰上吕布,胜他不难了。

    战场上士气很重要,孙坚勇往直前,遇强不退,战至今,未有一败,他麾下部曲的士气现在正是高昂之时,而吕布不战而逃,他麾下部曲的士气却是顿变低落,士气上一出现这个变化,下次再碰上吕布,的确也是胜他不难。

    荀贞对孙坚说起徐荣已降,并已主动去太谷为荀贞、孙坚招降太谷守将一事。

    孙坚喜道:“我正想和你商议,再接再厉,明天就击太谷,却不意徐荣已招降太谷而去。徐荣既与太谷守将相熟,胡轸、吕布今又大败,那么想来应该是不需再战,即可得太谷了!”

    ……

    徐荣单骑入到太谷关中,很快就见到了太谷守将。

    太谷守将头一句话就问道:“我今天在关上观战,见胡将军兵败……。”

    徐荣打断了他的话,捧着盒子奉上,说道:“我正为校尉送胡轸首级来。”

    太谷守将的左右打开盒子,露出里边胡轸血迹斑斑、面目狰狞的脑袋。

    这守将大惊失色,霍然起身,翻脸对徐荣说道:“我以为你是杀出重围,投我关来,而你却原来是已降荀、孙,而竟是为荀、孙做说客来了?”

    “我不是为荀侯、孙侯做说客而来。”

    “那你是为何而来?”

    “我是为你的脑袋而来啊!”

    太谷守将闻得徐荣此言,顿时发怒,说道:“胡将军虽败,我关卡、精卒尚全,洛阳距我不过百余里远,相国的援兵想必不日即可到也。吾内有雄关为据,外有援师为倚,荀、孙虽强,不见得就能胜我,你何出‘为我首级而来’之言?”

    “君也知荀侯、孙侯强么?我且问你:吕布与孙侯之战,荀侯、孙侯破胡轸营之战,今日荀侯、孙侯破我与吕布营之战,君可都一一看在眼中了么?”

    “此数战,我皆有登高观望。”

    “那么我再且问你:荀侯、孙侯之强,君可是真的知道么?”

    太谷守将默然无言。

    “今太谷四面皆荀侯、孙侯之众,洛阳虽近,吾恐犹难解太谷之急。便是相国再遣援兵至,便是日行百里,就算这援兵明晚即可至,兵法云‘百里而趣利者蹶上/将军’,荀侯、孙侯以逸击劳,以荀侯、孙侯之强,君以为援兵有几成胜算?而如援兵明晚不能至,以荀侯、孙侯之强,他俩如尽起兵众,以数万之力,猛击太谷,君又以为能守住此关否?”

    太谷守将无以对答。

    “是以我说,我是为校尉的脑袋而来!”

    太谷守将奋然拔剑,斫案说道:“相国以此关付我,我宁战死,亦绝不献关投降!”

    徐荣对荀贞说“和太谷守将相熟”,其实他和这个太谷守将也仅仅只是认识的关系而已。太谷关乃洛阳八关之一,能被董卓委任、得以镇守此关的自然是董卓的心腹。这个守将看起来却倒是个硬气的,对董卓忠心耿耿,听他言辞,却竟是宁死不降。

    徐荣心道:“我以败将之身,今投荀侯,荀侯固视我以故人,可我如无功劳,却未免会被荀侯的部曲诸将轻视,……却未料到此人宁死不降,罢了,罢了,说不得,我得施些计谋了。”

    太谷守将喝令左右:“来人!将此叛贼推出去斩了,为胡将军报仇!”

    徐荣哈哈大笑。

    太谷守将愕然问道:“你笑什么?”

    徐荣说道:“我适才所言,只是相试校尉耳!”

    “什么意思?试我?试我什么?”

    “校尉请屏退左右,我有密事相告。”

    太谷守将狐疑不定,他知徐荣勇猛,却是不肯屏退左右,说道:“帐中皆我心腹,你有何话,且讲就是。”

    徐荣说道:“我与校尉实是同一个心思!”

    “什么同一个心思?”

    “相国待我恩重,我岂能叛相国而从荀、孙?之所以降荀、孙者,实假降是也。”

    “假降?”

    “正是!”

    太谷守将不相信徐荣,怀疑地说道:“你如是假降,又为何来劝降於我?”

    “我在荀贞帐中,闻得他说明日要攻太谷,以荀、孙之强,我深忧太谷难敌。太谷如失,此去洛阳便再无阻碍,我与校尉都将会辜负相国重任,故而当时我心中一动,有了一计。”

    “何计?”

    “荀贞自以为宽宏大度,把我的本部归还给我,仍由我统带,我虽经今日之败,本部犹有三千之众,如与校尉合兵,合计差不多应能有五六千精卒,以此六千精卒,待到相国的援兵来至时,我便与校尉於内相应,扰乱荀、孙本阵,如此,荀、孙必败!”

    这转折来得太快,太古守将一时没搞明白,怔了怔,才想懂了徐荣的意思,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想我和你一起‘假降’,等援兵来到,再与援兵里应外合,从而大败荀、孙?”

    “正是!正因为我想到了此计,这才主动请缨,来太谷关中‘劝降’校尉。”

    “既如此,你刚才为何不直接明言,反而再三地吓唬我,招降我?”

    “我虽有此计,而不知校尉何意,故而方才所言,皆是相试。”

    “……,我又怎知你此话是真是假?”

    “我此话如是假,今我入关,岂会只我一骑?荀贞用反间之计,再三陷害於我,要非相国神明,我恐早身首两处,我对荀贞恨之入骨,又焉会降他?……君如不信我,现在就可把我推出去斩了!”徐荣说到这里,取下佩剑丢在地上,站起身,自解衣甲,却是坦胸待死。

    太谷守将见他这般作态,又想他说的话,心道:“他如心虚,必不敢单骑入关。”於是,乃信了徐荣,收起腰剑,下到席上,亲把徐荣的衣甲给他穿上,说道,“将军此计甚妙之也!”

    “校尉信我了?”

    “信了!”

    “好,校尉请入座,你我再细细商议一下此事。”

    这太谷守将和徐荣商议细节,直到天快亮,商议妥当。

    徐荣对他说道:“为使荀、孙不疑,校尉可与我一起去见他两人。”

    这太谷守将以为然,遂点了一千步骑,与徐荣一起出关,往见荀贞。

    ……

    昨天战罢已晚,荀贞、孙坚就地驻扎,天亮未久,有人来报信:徐荣和太谷守将来了。

    荀贞左右中那些本怀疑虑之人,这才信荀贞的识人之明。

    荀贞亲出帐外相迎。

    徐荣与太谷守将到了荀贞近前,齐齐下拜行礼。

    荀贞正要上前把他两人扶起,徐荣忽地跃起,抽出腰剑,猛刺向尚拜倒在地的太古守将,正中其脖颈,鲜血喷涌。这太谷守将顿时倒地,捂着伤口,转脸去看徐荣,荷荷地说道:“你、你!”

    骤逢此变,典韦等亲卫皆拔刀在手,护卫在了荀贞的左右。

    典韦提刀上前,逼近徐荣,喝道:“敢反么?”

    徐荣丢下腰剑,坦然面对典韦的逼近,对荀贞说道:“我再三劝说,此人仍不肯降,不得已,我乃用诈计将他骗来。”

    荀贞处变不惊,神色如常,令典韦退后,笑对徐荣说道:“将军真‘智将’也。”

    荀贞当即点派兵马,出到军外,把这太古守将带来的千人步骑围住,缴了械,又选出一千精锐,换上太谷兵士的衣甲,由徐荣带着,返回太谷,骗开关门,杀入关中。

    却是因徐荣一人之力,荀贞、孙坚轻轻松松地就得了太谷。

    <b></b>[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