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94 感故念旧迎上座 屈己下拜得士心

正文 94 感故念旧迎上座 屈己下拜得士心

    赵云知荀贞对徐荣的重视,得获徐荣之后,一方面以礼待之,一方面亲自把他送到了中军,送至荀贞面前。

    见徐荣来到,荀贞亲上前迎之。

    却看徐荣,虽是激战了多半日,然因赵云礼遇之故,却是铠甲齐全,发髻不乱,乃至腰剑还在身上。典韦紧随在荀贞身侧,见他宝剑在腰,忙赶上几步,想抢在荀贞前头先把他的剑给取了,荀贞拦住典韦,笑道:“我与徐将军乃故人也,虽久不见,而书信常有,情谊无变!”

    徐荣看着笑吟吟的荀贞,想想他施的反间之计,心中五味杂陈,不知是何感受。

    他自己把剑解下,交给身边的赵云,长叹了一声,说道:“君侯害苦我了!”

    荀贞来到他前头,从赵云手上把他的剑拿过来,亲手又给徐荣配上,然后引徐荣入帐,请他上座,自己则到他座前,对他下拜行礼。

    徐荣唬了一跳,万没想到荀贞一见面竟然就对他行大礼,下意识地连忙从座上跳起,让到一边,伸手向去扶,手伸了一半又顿住,——毕竟他和荀贞现下是“敌对”的关系,荀贞便是屈己待人地向他下拜,他似乎也没有道理去扶。

    荀贞下拜行礼毕,起身说道:“我这一拜,将军可知为何?”

    “君侯请说。”

    “正是因知我此前之反间计害苦了将军,故而我才有方才一拜,为将军赔礼啊!”

    荀贞是什么身份?就不说袁绍表的、那个不得朝廷承认的“行建威将军”号,他也是堂堂颍阴侯、广陵太守,而徐荣正是个什么身份?一个比二千石的中郎将罢了。再比较荀贞、徐荣两人的实权,荀贞是一军之主,帐下两万余步骑虎士,徐荣只是董卓麾下的一个将校,本部不过数千人罢了。也就是说,不论是身份、还是实权,荀贞都远在徐荣之上。

    而荀贞却在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之中,居然当众行大礼,给徐荣道歉赔礼。

    徐荣便是仍对荀贞之前的“反间计”心怀不满,可现下得了荀贞如此对待,这点不满也早消失不见了。

    荀贞在这时又诚恳地说道:“先之反间计,乃是为取胜,不得已而为之,我实怀愧,今因胡轸之故,将军败北,将军如归洛阳,我深忧将军或会因此而被董卓杀害,故而再三传令军中:‘务必要找到将军!’今终得将军於阵上,我心方宽。”

    徐荣感荀贞之诚,无话可对,又长叹一声,说道:“今我兵败,为君侯所获,无它所言,唯求速死。”

    荀贞说道:“我素敬将军,以为将军乃明时事者也,将军今为何出此昏聩之言?”

    “我与君侯为敌,今兵败被擒,自当受死。这是败将的本分所言,何来昏聩?”

    “我与将军故人,未得将军前,已深忧将军或为董卓所害,今得将军,又怎会亲手害之?此其一也。将军今次兵败,太谷已是我与孙侯的囊中之物,太谷一下,至洛阳再无阻碍,区区百里,一日可至,我与孙侯联兵五万余众,冀州袁本初遣兵五千已渡大河,后续主力不日也会将至,又有鲁阳袁公路,亦拥兵数万,张孟卓诸公,很快也都会再次起兵,与我等共取洛阳,以我此数十万兵马步骑,董卓岂能抵挡?他败亡在即了!将军素来明智,观今之形势,难道还不知道该怎么取舍么?却何必居然求死?此其二也。……因此二故,我说将军昏聩。”

    徐荣默然不语。

    荀贞拉起他的手,又慨然说道:“方今汉室衰微,天下纷乱,正英雄用命之时!将军如肯与我同讨叛逆,扶助汉家,以将军之能,来日万户侯何足道哉!”

    徐荣低下头,不说话。

    荀贞问道:“将军何意?”

    徐荣答道:“相国对我有旧恩,我不能叛之。”

    跟在荀贞左近的荀彧出口说道:“将军此言谬矣。”

    荀贞给徐荣介绍:“这是吾弟文若。”

    荀彧说道:“董卓对将军有恩,汉室对将军就没有恩了么?设无汉室,又何来将军之今日?董卓之恩,私恩是也,汉家之恩,国恩是也。焉有为私恩而弃国恩的?”

    荀攸亦道:“将军如肯弃暗从明,天下只会说将军识大义,不会说将军叛董逆。”

    荀攸早从荀贞,徐荣是认识他的。

    听得荀彧、荀攸这么说,徐荣乃下拜说道:“愿从君侯取洛阳。”

    董卓对徐荣有恩,可徐荣不是凉州人,在凉州军里久受排挤,被排挤得久了,董卓不能一视同仁地对待他,董卓对他的“恩”自也就难免慢慢地就淡了,而反过来看荀贞,情深意切,足见其诚,相比董卓不知强上多少,又正如荀贞所说,太谷一下,至洛阳再无阻碍,以袁绍、袁术、张邈等整个山东州郡之力,董卓显是难逃败亡,再又如荀攸、荀彧所说,董卓为天下士人所恨,便是叛了董卓也不会有人骂他,三个缘故结合在一起,徐荣改投荀贞自理所当然。

    荀贞大喜,把他扶起,请他入座,自也回位上坐下,笑道:“前边阵上来报,说得了胡轸,便是十个胡轸也比不上一个你!”问道,“将军本部尚存几何?”

    徐荣也不知道,只能回答个概数,说道:“倘若收拢,或可得千余、两千之数。”

    “我给将军补足三千,仍由将军统带。”

    被荀贞的部将抓获后,徐荣已经料到荀贞不会杀他,可荀贞在众人面前给他下拜赔礼,这却是徐荣没想到的,荀贞主动提出给他补足三千人,仍交给他统带,这又是徐荣没想到的。

    想起以前在凉州军中久受排挤的日子,徐荣又一次五味杂陈,感慨万千,不觉叹道:“昔击黄巾,吾知君侯帐下虎士如云,而至今日,吾始知君侯缘何能得诸多虎士为爪牙矣!”

    在董卓麾下受排挤的日子久了,徐荣难免会在为人处世上变得“聪明”,或言之“谨慎”,又或言之“圆滑”一点,他这一句话既是表达出了对荀贞度量的佩服,也是不带痕迹地吹捧了一下荀贞帐下的诸将。

    果然他这句话一说出来,环列在荀贞左右的江禽、高素等等诸将,再看向徐荣的眼神,俱都变得缓和许多。

    徐荣虽被擒获的晚,但因为知荀贞重视他,故而他被送到荀贞面前的时间反比胡轸为早,过了稍顷,胡轸也被凌操派人送来。

    荀贞却不是随便见个谁都肯招降,如胡轸这等,他是毫无兴趣的,等徐荣确认过,这被擒之人确是胡轸后,荀贞连和他多说几句的兴趣都没有,直接令人推出斩了。

    胡轸发髻蓬乱,衣铠不整,一边身不由己地踉跄被人推出,一边哀求乞活地大叫道:“君侯!君侯!不念往昔同击黄巾的情分么?……徐将军!徐将军!公既已得为君侯座上宾,何忍见我死乎?”

    徐荣也是有脾气的,胡轸此前在营中,当着众人的面斥骂他,说他“通敌”,他当时不能发作,现下却又怎肯为胡轸求情?一句话也不说。

    荀贞看徐荣神色,笑对他道:“如此无用之徒,却竟位居将军之上,董卓太没有识人之明了,岂能不败?待明日取下太谷,愿与将军并力击洛!”

    徐荣离席下拜,说道:“太谷守将与荣相熟,荣愿为君侯招降。”

    <b></b>[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