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93 孙文台一战破营 荀贞之喜得徐荣

正文 93 孙文台一战破营 荀贞之喜得徐荣

    次日一早,荀贞、孙坚除留了数千守营兵士外,尽出步骑,分作两路,一路亦数千人,列阵於太谷关外,以防关中的董兵出关,另一路则为主力,又分作两部,一部由孙坚亲率,击胡轸、吕布、徐荣营之正面,一路由荀贞坐镇,列於胡轸、吕布、徐荣营之侧面,为孙坚呼应。

    荀、孙数万步骑一动,太谷关外顿烟尘卷天,嚣声振地。

    胡轸、吕布、徐荣营中,在荀贞、孙坚出兵之始即已得军报,三人已有准备。

    当荀贞、孙坚出兵列阵时,徐荣建议遣一部精锐,先出营逆袭,而被胡轸拒绝。

    胡轸以为:“贼兵众,而吾兵少,不宜出迎,应当固守。”并认为,“贼兵虽众,而如吾兵固守,吾营亦难下也。”徐荣再次请求,甚至说出“愿亲带本部三千,出营逆击贼众”,但仍被胡轸拒绝,他帐下有人怪言怪语,说道:“徐将军主动请缨,欲亲带兵卒出营,也不知是真的要去逆击荀贼,还是想要阵前倒戈?”话到这个程度,徐荣只能忍住愤怒,不再多言了。

    徐荣和胡轸意见相左,徐荣两次请战时,吕布在边儿上。

    吕布虽是性格旷慢,但到底也是久经沙场,并生性悍勇,在敌众我寡、我军又是刚败一场的这个情况下,他其实是赞同徐荣的意见的,也认为应当先发制人,以提振士气,可因为胡轸两度放言说“要斩一二青绶”及当众面辱他之故,却是一言不发。

    於是,董兵龟缩营中,眼睁睁看着荀贞、孙坚排兵布阵,直到荀、孙阵势列成。

    如是荀贞先击的话,在阵势列成后,他可能会先遣小部队试着攻击一下董营,然后再大举进攻,可孙坚却不然,他省过了试探的环节,阵势刚成,他就直接遣主力进击。

    不但直接就遣主力先击,而且孙坚几乎是直接就尽出帐下上/将,程普、韩当、祖茂、吴景、孙贲、孙河六人被孙坚一次性地全都派了出去。

    六支孙兵,分作两部。

    一部由吴景、程普、祖茂组成,一部由孙贲、孙河、韩当组成。

    两部兵马同时进攻董营,一支击董营正门的左侧,一支击董营正门的右侧。左侧的由吴景先击,右侧的由孙贲先击,战有稍顷,左侧换程普上,右侧换孙河上,如此类推,左右两部中的各三支人马轮流上阵,却是打起了车轮战。而孙坚自带千许骑卒和两千步卒,列在董营正门的前方,一方面是督战两侧,一方面是虎视眈眈,只等董营露出破绽,便要亲上阵补刀。

    遥望着董营正面一下就杀声盈耳,荀贞顾对身边的戏志才等人说道:“文台真猛鸷也!”

    猛鸷是个形容词,形容人勇猛,同时也可看作是一个形容词加名词的组合,“鸷”者,鹰、雕、枭之类的猛禽,猛者,凶猛,“猛鸷”者,荀贞这是在说孙坚真是一头凶猛的鹰枭。

    戏志才观望董营应对,对荀贞说道:“胡轸,宿将也,徐荣、吕布亦皆沙场宿将,并皆勇悍,而今观董营防御,虽然暂时勉强挡住了孙侯的进击,而战方片刻,却就已显疲软。胡轸、吕布、徐荣三将不和,董兵的军心果然已乱,以至调度无方,……孙侯离破营不远了!”

    程嘉不太懂兵事,听得戏志才这么说,连忙就对荀贞说道:“君侯何不遣兵出击?”

    荀贞明白他的意思,这却是不愿让破董兵营的功劳独被孙坚得去。

    但是荀贞何等人也?凡有雄心壮志,又智慧明睿之人,往往是不在乎眼前一点利益得失的。既然已经说了由孙坚先击,荀贞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去和孙坚抢这点功劳。

    他笑答程嘉道:“我与孙侯自起兵出郡以来,凯歌连奏,势如破竹,破眼前董兵此营是早晚之事,取下太谷也是必然之事。君昌啊,我所想要的不是董营,也不是太谷,你可知我想要的是什么?”

    程嘉不知荀贞之意,无以答对。

    郭嘉年纪轻,资历浅,虽得荀贞爱用,但在诸文吏中的班次却不能不靠后,他列在诸人末尾,听到了荀贞此话,见程嘉无以对,遂朗声答道:“君侯所欲者,必徐荣是也。”

    荀贞哈哈大笑,唤郭嘉近前,抚其背,对左右诸人说道:“知我者,奉孝也!”抬眼望了望远处的战况,又顾盼左右,说道,“设若能得徐荣,眼前的这个董营,那边的那个太谷关,何足道哉!便是再有两座董营,两个太谷,只要有徐荣在我帐下,我也能把它们给破了!”

    荀贞夸奖徐荣的话不算大,以徐荣过往的战功看,他的确有这个能力。

    然而沙场之上,战将们最是争强好胜,他们最不乐意听的便是“别人比自己强”,甘宁、姚颁、凌操、潘璋自前番立下功劳后悉被荀贞调到帐前,闻得荀贞此言,潘璋顿先出列,他伏地叩拜,大声说道:“何需徐荣!璋愿请兵三千,即刻便能为君侯破眼前董营,取太谷之关!”

    甘宁、姚颁、凌操晚了一步,但也立刻都出列下拜,俱道:“愿为君侯破营取关!”

    姚颁和潘璋不和,两人初见面时,潘璋就在荀贞面前落了姚颁的脸面,虽因荀贞之劝和,两人没有再发生更激烈的冲突,可姚颁难免心中衔忿,更是大声说道:“不用三千,只需两千甲士,颁即能为君侯取胡轸、吕布首级来!”

    荀贞笑着将他几个扶起,说道:“今击董,太谷只能算是首战,破了太谷后还有许多仗要打,卿等不要着急,且收敛性子,养精蓄锐,将来少不得有你们的仗打!”

    说话间,猛然闻得远处鼓声大作。

    荀贞举目望之,见却是两部进击的孙兵中已有一部击破了董营,看方位,应是击董营左侧的吴景、程普、祖茂部先拔了头筹。荀贞转望天色,方过午时,此时距离开战过去才刚两个时辰。荀贞再远望战况,遥遥见得原本静立不动的孙坚大旗很快就动了起来,跟随在孙坚阵中的那千余骑卒、两千步卒跟随着大旗前进的方向,於雄浑激昂的鼓声中,在烈日下招展奔行,卷起滚滚尘土,便如一头饿极噬人的猛虎,直扑向董营被击破的地方。

    董营寨墙已被攻破,孙坚这等猛将再一上阵,董营肯定是守不住了,现在到荀贞遣兵之时了。

    荀贞说道:“董营将倾!”看向立在左近的甘宁四人,令道,“卿等即带本部,立刻出阵,截董兵退路!”

    甘宁四人大声应诺,正待要走,荀贞又叫住他们,叮嘱说道:“不求多杀伤董兵,务必要得徐荣给我!”

    四人再又应诺,各奔回本部,点兵出阵。

    甘宁四人合兵,也不过只有三两千罢了,只凭这三两千人马,是难以挡住全部董兵的溃乱逃跑的,荀贞又令中军校尉赵云:“子龙,点两千兵马,你也去截董兵。”

    赵云应诺,自点兵出阵。

    荀贞现下列阵於董营之侧,本部两万多人马都没有参与到战斗中,他可调动的部曲很多,但当下之时,他谁也没调,只调了甘宁、赵云等五人出战,这是要送战功给他五人。

    甘宁四人新投,无足够的战功则难立足军中,而赵云自领中军以来,位在三军之中,常从荀贞左右,凡战,参与得不多,较之许仲、荀成等,他的战功相对较少,故而荀贞此次只调了他五人出击。

    戏志才转顾太谷关,对荀贞说道:“惜乎太谷守将不敢出兵救援胡轸等,要不然倒是可以趁机一并把太谷拿下!”

    眼见得战事顺利,诸人都心情轻松,荀攸笑道:“胡轸一败,太谷孤立无援,得之不难。”

    果如荀贞所料,孙坚一上阵,孙兵那边的攻势立刻就增快了好几分,董营的兵士再难抵御,只不过稍微又抵挡了一阵,便溃败开来。隔得远,荀贞看不到董营内的乱局,但却能看到董营的后门、侧门都纷纷打开,一股又一股的董兵从中奔逃出来,四散溃走。

    赵云、甘宁、姚颁、潘璋、凌操五人早带兵赶到,分头围追,截击厮杀。

    一时间,战场上,以偌大个董营为中心,营内是从正面突杀进去的孙兵将士,营外周边则尽是荀贞的兵卒,营中董兵奔逃无路,死伤无算,营外的董兵被荀兵四下截击,也是死伤遍野。

    荀贞居於阵中,观看战事。

    两刻多钟后,甘宁遣人来报:阵斩胡轸部将华雄。

    又一刻钟后,赵云遣人来报:阵斩吕布部将成廉。

    华雄、成廉,这都是凉州兵、并州兵里的有名悍将,而荀贞闻之,却只是令给甘宁、赵云记功而已,没有什么欢喜之色。

    又一刻多钟后,凌操遣人来报:得胡轸主簿某某。

    姚颁、潘璋也相继来报,或阵斩某人,或生擒某人,各有战功。

    荀贞却是一直毫无喜色。

    荀彧知他心思,叫来传令兵,命道:“速去传令诸校尉、司马,命寻徐荣。”

    便在此时,一骑疾驰而来,到得近处,骑上来报信的兵卒滚落下马,喜形於色,大声报道:“凌司马擒得胡轸!”

    程嘉诸人闻之,俱皆向荀贞贺喜。程嘉喜道“胡轸乃董贼麾下重将,凌司马今得胡轸,可为上功。”

    刚才凌操得了胡轸的主簿,主簿是主官的近臣,那个主簿肯定是和胡轸在一起的,即便没在一起,离得也不远,而胡轸的本部兵马又在前一战中损失极多,想来逃命之时,护卫在他左右的亲兵也不会太多,那么凌操此时生擒得胡轸,却也并不令人太多惊喜。

    不过正如程嘉所说,胡轸是董卓帐下的重将,位在吕布、徐荣之上,能和他相提并论的董军将校只有寥寥数人而已,如今凌操生擒得了胡轸,确是一份上功。

    然而荀贞还是无有喜色,命人给凌操记下功劳,对传信的这人说道:“凌司马擒得胡轸,固为大功,而得一个胡轸何用?告诉凌司马,如得徐荣,我给他记奇功一件!”

    功分高低,奇功乃是最高的功劳了。

    要说起来,徐荣虽有能力,可也有缺点,真要比较的话,得胡轸是件“上功”,得徐荣最多也是件“上功”,而荀贞却许下“奇功”之诺,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其实并非是单纯因为徐荣的能力,而更多的是因为“故人之情”。

    然而,荀贞虽是许下了“奇功”之诺,直到战场上的董兵越来越少,要么是逃掉了,要么是被杀被俘了,所剩不多的时候,还是没有人来报擒获了徐荣。

    荀贞的神态渐焦急起来。

    程嘉说道:“徐荣固善战者也,而君侯帐下诸校尉、司马,善战者甚众,便不得徐荣,亦无甚可惜,君侯缘何焦躁?”

    荀贞叹道:“先时,我使反间之计,乃是因两军对阵,为了取胜,迫不得已,今徐荣兵败,他如归洛阳,却或就会因为我的反间计而受小人谗言,万一董卓信之,他怕难保性命。今我欲得徐荣,非是因他善战,而是实不愿因我之计而使他被害啊!”

    程嘉方知荀贞心意,不觉赞叹说道:“如君侯这般仁厚的,我只在史籍里见过啊。”

    眼看日落近暮,荀贞都快要放弃之时,赵云遣人来报:“得获徐荣!”

    荀贞大喜。

    <b></b>[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