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90 胡徐吕内斗兵乱 甘潘凌初战先功

正文 90 胡徐吕内斗兵乱 甘潘凌初战先功

    较之距离,相比前阵,胡轸的本营距荀贞、孙坚阵稍远,所以当荀贞部的精锐步骑已将至胡轸的前阵时,孙坚部的兵马离胡轸的本营还有一段距离。

    看着气势汹汹扑过来的荀贞部兵卒,前阵中的胡轸目瞪口呆。

    他指着冲过来的荀部兵马,说道:“这、这……。”

    他左右的将校、文吏也都是惊愕万分,以至半晌都无人说话。

    还好有反应的,一人急往前来,从人群中挤到胡轸的身边,促声说道:“将军,贼击我矣!事已急,可速驱本阵严守,及令营中亦守,并急调徐荣、吕布来援!”说着话,他“嘡啷”一声拔出剑来,请战说道,“下吏请为将军前战!”

    大概是利剑出鞘的那一声“嘡啷”之响,又或是近在眉眼间的这柄利剑的逼人寒气,总之,不管是什么原因,胡轸总算从震惊失神中回复过来,他说道:“对,对!”一迭声下令,“速命本阵严守,令营中兵士改而就地守卫,再派人快去徐、吕将军阵请援!”

    “令营中兵士改而就地守卫”,胡轸之所以说出这句话,乃是因为被他留在本营中的兵士现在列的是“预备出营”的“进攻队形”,——就在荀贞、孙坚调兵出阵来击的前不久,通过黄盖、孙贲营的守卫情况,胡轸判断荀贞、孙坚估计是要坐不住、很快就会派兵出阵,来救黄盖、孙贲了,故而他是刚刚在不久前才给营中下了一道军令,命营中的将士全部朝辕门处集结,只等荀贞、孙坚遣兵出阵之后,便立即出营奔袭荀贞、孙坚的本阵。

    他料对了荀贞、孙坚果然是“坐不住”了,却没有料对荀贞、孙坚遣兵出阵的“目的”。

    万万没有想到,荀贞、孙坚的这次遣兵出阵,却不是去救黄盖、孙贲,也不是去击吕布、徐荣,而竟是来打他的前阵和本营!

    胡轸这一下算是瞎了眼了。

    谁也不怪,只能怪胡轸和荀贞、孙坚想到了一块儿,两边都想趁“黄盖、孙贲营被夹击”的这个战机,去奔袭对方的营阵,以求得最终之胜利,眼下看来,这个“奔袭的先机”被荀贞、孙坚给先下手为强,抢走了。

    而今之形势,对胡轸来说,他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徐荣和吕布。

    徐荣和吕布如来驰援,则他还有一线生机,徐荣和吕布如坐视不管,则他是必败无疑。

    可以想象一下:他的前阵这边正在攻击黄盖、孙贲营,荀贞的精锐步骑一到,从后边发起进攻,仓促间,他不好调整阵型,则他的前阵必乱;而他的本营中,数千兵士在他的命令下,正在集结,或者说是有可能刚刚集结完毕,正都聚集在辕门前,不管是这两种情况中的哪一种,在这个时候,被孙坚部的精锐步骑一攻,他营中的兵士必然是攻守失措,铁定支撑不久。

    故此说,徐荣、吕布如来援,则他还有胜机,而如不援,他只有死路一条。

    当此之时,胡轸真可以说是有百般情绪。

    又是“意料不到荀贞、孙坚会来奔袭”的震惊,又是“想到后果”后的惊惶,又是“不得不向被他所看不起的吕布、徐荣两人求援”的羞耻,而当去向吕布、徐荣求援的幕僚奔马驰回,气急败坏地禀报说完“吕布不肯来援,徐荣兵少难救”这两句话后,所有的情绪汇聚到一起,沸腾在胡轸的胸中便只剩下了一种情绪:勃然大怒。

    他抽剑下斫,猛地劈砍在地上,大怒骂道:“徐荣、吕布竖子!欲坐视我败亡邪?”令左右,“取相**令,行军法,为我取吕布、徐荣头颅来!”

    听得他这道“乱命”,他左右的诸人顿皆大眼瞪小眼。

    一人鼓足勇气,战战兢兢地说道:“吕布军中尽为并州人,徐荣军中的部曲亦皆是久从他征战的兵士,……将军,他两人首级恐不好取。”

    吕布、徐荣现在如果是在胡轸的军中,真要一定杀了他俩,也是能杀的,可问题是他俩现在没有胡轸的军中,而是各在本部,胡轸派几个人过去,拿着董卓的军令一晃,难道就能把他俩杀了?就算派过去的是猛士,偷袭着把他俩给杀了,可杀了后呢?吕布的并州兵和徐荣麾下那些久从徐荣征战的兵士,恐怕立刻就会哗变,当即就会打出给吕布、徐荣报仇的旗号,改转目标,投降荀贞、孙坚,反过来攻击胡轸。

    故而说,胡轸的这道军令实是“乱命”。

    见得左右没有人动,待情绪略微平复下来后,胡轸也意识到他的这道命令不可能实现,他於是便扶着坐骑上的马鞍,翘着脚尖朝本阵的后边远望,看不太清,他索性又翻身上马,脚踩马镫,立在马身上,再望时,果是登高望远,已能看得清清楚楚,只见荀贞的精锐步骑已和他阵中最后边的兵马相接,骑驰步冲,喊杀震天,攻势如破竹,而他的兵马则节节败退,才刚接战不到一刻钟,他的部队就已显出了难以抵挡荀贞部精锐进攻的败势。

    适才的愤怒转而变成了两股冰水,先是顺着身体往下,流到脚底,又顺着两腿往上,直到头顶。下午正暖和的时候,他却浑身发抖,只觉遍体生寒,整个人如堕冰窟。

    他指着冲在最前的荀贞部兵士,问道:“那是谁的部曲?”

    他左右中有眼力好的,隐约望到了冲在最前的那几支荀贞部步骑兵士的旗号,答道:“击我阵左翼的最前那支骑兵的旗号为‘辛’,击我阵右翼的最前那支骑兵的旗号为‘张’,想应是分由辛瑷、张飞统带;击我阵正中的那支最前步卒的旗号为‘甘’,还有个‘凌’、‘潘’,在他们后边是‘刘’。甘、凌、潘不可何许人也,‘刘’,想应是刘邓,或者是刘备。”

    辛瑷、刘邓,是荀贞军中的著名战将,他们的名字董兵将士都知,张飞、刘备,一个是荀贞军中和刘邓、典韦、赵云等齐名的有数猛将之一,一个是汉家宗室,荀贞待之如弟,他两人的名字,董兵将士也都知道,而至於甘宁、凌操、潘璋,他们新投荀贞不久,尚未立下战功,又非身居高位,故而他们的名字还不为人知。

    远望去,攻击胡轸后阵正中的甘、凌、潘三部,“甘”旗在最前,“凌”、“潘”二旗分在其左和右,三部几乎是齐头并进,前头面对的是胡轸部的弓弩手也好,矛手也好,盾牌手也好,不管是哪个兵种,都不能拖缓他们进击的步伐,他们前进的速度是如此猛捷,甚至赶上了攻击胡轸两翼的辛瑷、张飞这两部骑兵的速度,短短两刻钟的功夫,他们就突破了胡轸部的后阵,半步不停,又继续向胡轸部的中阵发起猛烈地进攻。

    中阵这里,就是胡轸的所在地方了。

    胡轸左右眼见不好,又见左、右两翼也摇摇欲坠,将快要被辛瑷、张飞攻破,急忙对胡轸说道:“将军,后阵已破,两翼将倾,此地不可留之了,请将军速归营中罢!”

    “营中?”胡轸喃喃说道。

    他下意识地举头眺望西边的本营,见孙坚部的精锐步骑已展开了攻势。

    他营中的兵士因他的军令,此时多拥挤聚集在辕门附近,人多地窄,突逢敌人袭击,他本人又不在营中,兵士多半慌乱,难以迅速转变队形,无法拉起有效的防线,这种情况下,可以预料,用不了多久,他的本营定然也会像他的后阵一样,会被孙坚部的精锐步骑给轻易攻破。

    忽闻得喊杀声从身后传来。

    胡轸又茫然地回首顾视,见却是在前边进攻黄盖、孙贲营的兵士因见本阵、本营受攻,军心顿乱,故而攻势大挫,被黄盖、孙贲抓住机会,反杀出营,两下正在混战。

    一边是久战之后,终於等到了主力来援,士气大振,一边是苦战无功,而本阵、本营忽然受袭,军心纷乱,这一场黄盖、孙贲营前的混战,终究会是孰胜孰败?结果不言而喻。

    胡轸左右诸人也注意到了本营、前线的情况,明白营中是回不去了,遂又有一人急声说道:“营中不可归矣!趁贼兵尚未至前,将军可速带兵突围,前去与徐荣、吕布会合!”

    去与徐荣、吕布会合?

    想到这场即将到来的惨败正是因为“徐荣、吕布的不肯来援”,那透骨的冰寒立时又转为了炽热的怒火,胡轸好歹也是驰骋沙场已久的宿将,怎能咽得下这口气?

    他挥剑前指,厉声说道:“我奉相国令,统众部以讨贼,今方与贼初战,岂可伏逃?有死中郎将,无活败将军!今后阵已破,本营受击,活路只有一条了,那就是前边!黄盖、孙贲久受我军夹击,兵士必疲,定不耐战,我要亲临前线督战!只要能把黄、孙击溃,那此战的胜败就尚犹难说也。”

    左右大惊,胡轸要是亲临前督战,他们肯定也得跟着去,最终都是一个战死!

    谁也不想战死在这里,正要有人再劝,猛然听到后边传来一阵嘈杂喧闹的大喊。

    诸人又把目光从前头改投到后头,眼看去,却是两翼已破,而“甘”、“凌”、“潘”这三面荀贞部的军旗不知何时也已攻进了中阵,距离胡轸所在的位置已不足数百步之远。

    那刚才听到的喧闹大喊,就是从甘、凌、潘这三处荀贞部的兵士中传出的。

    诸人倾耳细听,终分辨听出,他们大喊的是:“立马上者即胡轸!荀侯令:生擒胡轸,赏金百,得胡轸首级者,赏金亦百!”

    一个金饼官价是值钱一万,而实际上则能兑换出一两万的钱,赏金一百,这就是赏钱百万到二百万间,绝对是一笔巨款了,也难怪甘宁、凌操、潘璋三部的兵士前仆后继、奋不顾身。

    胡轸左右俱皆色变,齐声说道:“将军!事危矣!今虽吾阵败,而徐、吕阵及营中尚有兵马万余,待来日收拾残兵,再从伊阙诸关调援,我军的兵势不是不可以复振,待兵势复振后,完全可以再与荀、孙对战,又非是穷途末路,将军何必非要战死今朝此地?”

    胡轸方才那一个“亲临前线督战”,只不过是一时怒言,这会儿见荀贞部的兵马很快就要到眼前了,怒气虽还没有尽数消散,可恐惧又上了心头,因也不再提去前线“督战”的话了,“从谏如流”,听从了左右诸人的劝说,双腿一屈,坐到了马鞍上,一手提剑,一手拨转马头,丢下了本阵、前线和营中的兵士,径绕路而行,往吕布、徐荣阵的方向驰去。

    胡轸左右诸人见胡轸说走就走,逃得极快,生怕被他落下,也急忙各自上马,招呼就近的亲兵、骑卒,一窝蜂地追上胡轸,齐往吕布、徐荣那边逃去。

    ……

    荀贞、孙坚阵中。

    荀贞还不知胡轸逃走的事,遥指胡轸营中,笑对孙坚说道:“胡轸营乱如无防,大股兵士聚於辕门,而余地处处空虚,不堪一击,此必是他欲趁你我救援黄盖、孙贲之机,来击我阵,因聚兵士於营门之故也。”

    眼见胜局已定,孙坚心情大快,哈哈大笑,说道:“你我合兵,步骑五万余,只凭他营中那数千兵马就想奔袭你我?闻胡轸乃董卓帐下悍将,今见之,不过如此!”

    孙坚一语道破天机,胡轸之前想趁“荀贞、孙坚救援黄盖和孙贲之机”来击荀贞、孙坚阵的这个打算,本就是不容易实现的,如果他能和徐荣、吕布商量一下,他们这两边合力,也许还有胜算,可只凭他一部人马,便是荀贞、孙坚真的去救援黄盖、孙贲了,他的胜算也不大。

    什么也不能怪,只能怪胡轸和吕布不和,一心想暗算吕布,却在自身危急时被吕布坐视不救,以至落败。

    <b></b>[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