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87 恐将危矣数请救 营有公覆必能撑

正文 87 恐将危矣数请救 营有公覆必能撑

    蓝天白云,进战的鼓声急促。

    黄盖、孙贲营的栅栏颇高,高顺部陷阵营冲在最前头的骑卒固皆为勇士,其坐骑也悉为良马,可也不是全都能约过栅栏的,能越过栅栏的是极少数,大多是连人带马直接撞到了栅栏上。

    黄盖、孙贲营早在吕部的步卒填平沟堑后,便调了长矛手上前,长矛架在栅栏中,如林如刺,凡是不能越过栅栏的陷阵营骑卒,要么坐骑被长矛刺死,要么连人也一起被刺死当场,但他们的使命已然完成,他们已经凭借着战马的冲击力把黄盖、孙贲营的栅栏撞开了一处豁口。

    栅栏后还有土堆,土堆后又有一条沟堑,沟堑后还有陷坑,——要说起来,黄盖、孙贲已是竭尽所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尽可能地布置工事,以应对董兵步骑士卒的进攻了,可栅栏一开,等如营门被开,在高顺部陷阵营骑卒和那近处余下的一二百吕部步卒奋不顾身、互相接替、似若潮水般一波又一波不断涌上来的猛击下,那后头的土堆、沟堑、陷坑,却也是如营前的那道沟堑以及这道栅栏一样,早晚都会被攻克的,而一旦这些共事全都被攻克,再接下来的,就是毫无守御共事的营内腹地了。

    如到了那个时候,面对敌人的铁骑,黄盖、孙贲部的步卒只有等死的份儿。

    荀贞、孙坚这边,眼见得高顺这边已然抢先攻开了黄盖、孙贲营的栅栏,而西边的胡轸部也已在猛攻黄盖、孙贲营西边的营栅,韩当又忍不住请战:“将军,营栅已破,可援矣!”

    孙坚按剑远眺战局,说道:“胡轸部尚未破营,不要急,再等等。”

    黄盖、孙贲独应董兵的两路夹击,烟尘围绕他俩的营地周边,敌我兵士的喊杀声遥遥可闻。

    黄盖、孙贲营东南面的孙坚、荀贞阵按兵不动,东北边的吕布、徐荣主阵和西边的胡轸主阵中不时有兵马在军旗的调动下,或从后阵向前,或从侧翼前移,又或从前阵驰出,给前线补充兵力,可以看得出来,这两个董兵的主阵都和荀贞、孙坚一样,也都是在观望前方的战局,并依战局之变化、进展而调整部署。

    打个比方,如荀贞、孙坚阵好比是一头静静伏地的猛虎,那么吕布、徐荣阵和胡轸阵则就是两头跃跃欲试、已然准备扑出噬人的恶狼。

    ……

    徐州阵中。

    徐荣看了多时前边高顺等将士的进攻,转过目光,远眺荀贞、孙坚阵。

    他对左右说道:“战至此时,荀、孙二侯依然不动,他俩对黄盖、孙贲还真是有信心啊!”

    左右中有一人说道:“我阵已破黄、孙营栅,并已过黄、孙营栅后的土堆,稍再击之片刻,定然就可践踏入黄、孙营的腹地;……就是胡将军那边的攻势有些软弱。”说话这人说到这里,仰头望了望天,随后接着说道,“从开战至今,已近一个时辰,胡将军那边却居然还没击破黄、孙的营栅,攻速未免太迟。”

    徐荣也觉得胡轸那边的攻势有点软,不够硬,但他为人小心,不肯在众人面前指责胡轸,故而听了左右中这人的话,没有接腔,只是说道:“吕将军,飞将也,攻势锐,故先破营栅;胡将军,宿将也,临战持重,攻势重,故或破营栅会稍晚,而迟早也定是会攻破的。”

    左右有人凑趣,问道:“吕将军锐,胡将军重,那将军呢?”

    “吾锐不及吕将军,重不及胡将军,今日之战,我不过聊充於数。”

    “将军何其过谦!”

    正说话间,陡然闻得对面远处一阵欢呼,徐荣等急忙望去,却是胡轸部的前锋终於攻破了黄盖、孙贲的营栅。

    徐荣左右中有人大喜,拍手说道:“黄盖、孙贲营两面的营栅都已被攻破,他们将要败了!”

    徐荣却面色慎重,问左右道:“我阵右翼可安妥?”

    “安妥。”

    “我营可安妥?”

    “安妥。”

    “传我军令,命右翼、营垒务必提高谨慎,小心荀、孙二侯击吾!”

    黄盖、孙贲营的处境危险了,按常理以计之,荀贞、孙坚应该也快到驰援的时候了,最好的驰援方法不是直接去援救黄盖、孙贲,而自应是来击徐荣、胡轸的本阵或营地。

    徐荣的左右应道:“诺。”分出人来,自去迎对荀贞、孙坚阵的右翼和后头的营地里传令。

    ……

    荀贞、孙坚营中。

    眼见得胡轸部也攻破了黄盖、孙贲的营栅,这回不但韩当急切,程普、孙河也忍不住了,三人齐齐请战:“将军,再不援公覆、伯阳,其营恐将破亦!”

    孙坚默然,只是眺望观战,不理会他们。

    ……

    黄盖、孙贲营中。

    见得营垒两面都已被攻破,而两边董兵的前锋攻势未减,尤其是高顺这边,猛击如矛,毫无止歇,应对高顺进攻的黄、孙营将士伤亡甚大,节节败退,已有点撑不住,快要崩溃了。

    乃有营中将校赶到黄盖、孙贲身边,求黄、孙请孙坚驰援。

    孙贲转看黄盖,问道:“司马意如何?”

    黄盖现在的军职是别部司马,他沉声说道:“将军与荀侯登高以观战,此吾辈奋武之时也,贼攻虽烈,营尚未破,犹可抵挡,何来求援之说?”对孙贲说道,“伯阳,卿乃将军之从子也,卿在,则军不乱,卿可居中指率,我自临前。”

    孙贲问道:“司马欲往那边临贼?”

    “胡轸部攻稍迟钝,高顺攻势甚烈,我当临东营督战。”

    孙贲说道:“司马自请去!有贲在,西营、中军不乱。”

    黄盖於是和孙贲一揖而别,只带了十余护卫,持矛临前,亲至东营前线督战。

    ……

    董兵是在清晨时开始列的阵,辰时末开始进攻,攻势连绵不绝,持续至今,已有一个时辰,快过巳时,将到午时了。

    太阳早就升高,这会儿阳光灿烂,晒在身上,颇是暖热。

    荀贞、孙坚等人还是登高临风,但却也觉得身上的铠甲变得有点热,有那沉不住气的,眼见着黄盖、孙贲似乎将败,而孙坚、荀贞却依然无驰援之意的,少不了已经都额头出汗。

    吴景也沉不住气了,他说道:“将军!该驰援了!我愿提骑卒五百,冲吕布、徐荣本阵,以解公覆、伯阳之危。”

    孙坚说道:“公覆、伯阳营的营栅虽两面被破,而吕布、徐荣、胡轸之本阵皆尚未动。现在还不是驰援的时候。”

    吴景又说道:“贼攻极猛,伯阳力将竭矣!今再不救,恐危。”

    孙坚仍不许。

    吴景再求。

    孙坚怒道:“伯阳,吾之所爱,今战,国家之事,我岂能因私爱而坏国事!”他对黄盖很有信心,又道,“况乎营有公覆,必能支撑。”

    ……

    黄盖、孙贲营。

    东营。

    高顺部连续攻破了营栅、土堆、土堆后的沟堑,现在只剩下还有一些陷坑在阻挡他们发出最后的攻击。

    黄盖身居陷坑之后,临危不惧,迎着高顺部的猛攻,亲自指挥兵卒抵挡。

    守东营的军官伤亡很大,有一个曲军侯负了重伤,被人抬下来,他叫抬着他的兵卒把他抬到黄盖的面前,勉强滚落到地上,伏地说道:“司马!前阵将士亡者二三,伤者五六,难支矣!请司马速举旗、擂鼓、燃烟,请将军和荀侯来援吧!”

    黄盖非常生气,低下头看这个浑身是血的曲军侯,勃然怒道:“将军与荀侯意以吾营为砥,先挫贼锋,然后再击,贼必败之,而今贼锋尚未挫,而汝气已挫乎?汝尚未死,我尚未死,何来求援?待我死,汝可求援!”环顾左右,斩钉截铁地说道,“再言求援者,斩!”

    这个曲军侯奋力站起身,推开扶他的兵卒,说道:“司马既要死战,我当死在司马前!”说完,一股气撑着,他硬是摇摇晃晃地又去了前线。

    黄盖望着他背影离去,大声说道:“断不使君独死!我当与君共战!”提着长矛,离开了将旗,却竟是和这个曲军侯一起毅然赴向了最前方。

    有了黄盖的身先士卒、斗志坚决,他和孙贲营中的部卒因皆死战,数危而不溃,竟是挡住了高顺的连番猛攻。[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