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83 战尚未起勾心角 久别且以雄兵谈

正文 83 战尚未起勾心角 久别且以雄兵谈

    胡轸营中。

    胡轸兀自羞愤难平,他在帐中转来转去,恨声说道:“我乃凉州大人,今却被并州子所辱!”

    “凉州大人”云云,“大人”者,相对“小人”,意为尊贵之人,胡轸这话的意思是在说他家声显赫,族为凉州之地的世家豪右。

    他左右有人说道:“将军如欲报此辱,却也简单。”

    “如何简单?”

    胡轸虽放言要斩“一二青绶”,可那只是气话,他虽是此战的“大都护”,位在吕布、徐荣之上,有督其二人之权,但吕布、徐荣两个,一个是董卓倚重的并州军渠首,一个是早就投到董卓帐下、战功赫赫、亦深得董卓重用的猛将,他却是断难擅杀之的,所以要想报复吕布、徐荣,实也不易。以吕布、徐荣之勇,说不定再被他俩在这一场战争中得些大的战功,那就更能报复了,不但不能报复,反而是胡轸自讨其辱,事情传开,他必为董卓军中所笑。

    因而一听左右这人说“却也简单”,他就急切地询问如何简单。

    他左右这人说道:“将军军令已下,明日将击黄盖、孙贲。吾料荀贞、孙坚必不会坐视之,定会去援,既如此,将军明日何不佯攻?”

    “佯攻?”

    胡轸立刻明白了这人的意思。

    这人的意思是在说:明天进攻黄盖、孙贲的时候,胡轸不要出力,让吕布、徐荣被荀贞、孙坚夹攻,这不就出气了么?

    胡轸犹豫说道:“荀贞、孙坚皆知兵者也,他两部人马又多,合计五万余众,兵多将勇,我如佯攻,吕布、徐荣恐败。”

    “就是只有他两人败了,将军才能出气啊!”

    胡轸还是知道事情轻重的,他说道:“我受相国之命来援太谷,倘我坐视吕布、徐荣大败,便是断我一臂,万一救关之事因此而有失?”

    “我有一计,可使将军既出了气,又能保太谷不失。”

    “噢?何计也?”

    “明日击黄盖、孙贲,将军可先佯攻之,待荀贞、孙坚来援,等他俩与徐荣、吕布接战,将军便提精卒,急出营,往击荀、孙之营,乱其营,破其后阵,如此,定能大胜。这样一来,将军不但能出了这口恶气,让并州子尝尝苦头,也还能趁机击破荀贞、孙坚,解了太谷之围,而且相国闻之,必然大喜,这升爵加赏最后也肯定是跑不了的。”

    胡轸大喜,说道:“真好计也!”

    吕布、徐荣骁悍,便是荀贞、孙坚夹攻之,一时他俩也不会落败,而只要有了这个时间差,胡轸就完全可以提兵急袭,坏荀贞、孙坚之营,再击其后阵,当其时也,前有吕布、徐荣,后有胡轸,而自家营地已失,荀贞、孙坚弄不好还真就一败涂地,大溃而逃。

    议定此计,胡轸也不给徐荣、吕布打招呼,便就按此调兵遣将,又遣人去窥荀贞、孙坚之营,只待明日之战。

    ……

    吕布、徐荣营中。

    吕布是个外来者,不为胡轸等凉州军的嫡系所待见,徐荣虽早就投到了董卓帐下,然因非凉州人,也时受胡轸等人的排挤,两个人在董军里的日子过得都不舒心,按理说两人应该是“同病相怜”,彼此间颇有共同语言的,可事实却是:他两人的交情只是淡淡。

    这乃是因为>

    在徐荣这边来说,他看不起吕布的为人,他跟着董卓多年,也是南征北战,在战争中,为了求生,叛主的人不是没有,他亲眼见过的就有好些,北地的羌胡、巴蜀的寇贼,乃至包括黄巾,这些“乱军、贼军”里边都有叛主的,可叛了主,还把旧主给杀掉的就很少很少了。

    吕布人称“飞将”,在并州也是个鼎鼎大名的“豪杰之士”,被丁原信用,身为丁原的“主簿”,——“主簿”好比后世的秘书,是长吏最亲信的近吏之一了,而他却杀了丁原,把丁原的首级献给董卓,以自取功名富贵,老实说,徐荣是很厌恶吕布的这种作为的。

    而在吕布这边来说,他没有觉得杀掉丁原、把丁原的首级献给董卓有什么过错。

    董卓那时统兵在京,已然差不多把控住了朝廷,朝中的那些公卿大臣、二千石们很多不也“投靠”了董卓么?那么吕布杀掉丁原,改投到董卓帐下,有什么过错?

    再则说了,吕布也不认为丁原是他的什么“故主”,不错,吕布很得丁原信用,被丁原委任为了“主簿”,可早在丁原当上并州刺史、武猛都尉、执金吾之前,吕布就已在并州军中身居高职了,又不是丁原把他从低微拔擢上来的,在吕布看来,丁原至多也就是一个他的上级,只不过这个“上级”对他很好,而之所以对他好,也只是因为看重了他的武勇,如此而已。

    除此之外,再有,在丁原手下,他只是个“主簿”,而改投到董卓帐下后,他现在已是中郎将,还被封了都亭侯,并且还扩大了实力,一部分原本属丁原的并州兵被董卓指派给了他,不但他自己,他帐下的诸将也都各个升官发财、实力大增,吕布自问之:他有什么过错?

    吕布不觉得自己杀掉丁原有错,那么就不能理解徐荣这些人对他的“偏见”,而徐荣又也是个有本事的,虽说在董卓军中时受排挤,可到底现今也是一个比二千石的中郎将,因了对吕布有看法,平时难免会对吕布爱答不理的,这落入吕布眼中,就认为徐荣是恃勇而傲。

    论及“勇”,吕布让过谁?

    所以,既然徐荣不待见吕布,吕布也就懒得多和他来往。

    却是说了:既然吕布、徐荣来往不多,为何吕布还对徐荣说出“胡轸无胆”这种话?按理说,这种话应该是在亲近人中才能说的,和不熟的人说了,话传出去,这不得罪胡轸么?这却是因为吕布的性格了,吕布不是个精细的人,没什么花花肠子,很多时候他都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为此,高顺劝过他很多次,说他“举动不肯详思,辄喜言误,误不可数也”,吕布知道高顺说得对,可生性如此,终究难改,因而才有了对徐荣说出“胡轸无胆”的这种话来。

    徐荣、吕布两人交情虽是淡淡,可而今身处一营,面对的又是荀贞、孙坚这样的强敌,两人却也是各自放下成见,从在得了胡轸命“明日击黄盖、孙贲”的军令后便相聚议论军事。

    徐荣说道:“数观黄盖、孙贲营,防御甚严,明日攻时,荀侯、孙侯又必会来援,此仗恐将苦战。”

    吕布不以为意,说道:“孙坚虽勇,而我以三千骑与之战,不败。今胡将军至,我两部合兵两万余众,俱精卒也,何惧荀、孙?”

    徐荣说道:“还是要慎重一点。”

    吕布笑了起来。

    徐荣莫名其妙,问道:“将军缘何发笑?”

    吕布看了看帐中,没有外人,又往帐外瞧了眼,因他俩是在军议,故而帐外近处一个人影也没有,遂笑问道:“闻荀贞与将军交好,此事可有?”

    “你想说什么?”

    “闻荀贞昔从皇甫公击黄巾时,与将军在战中相识,从那时起,将军与荀贞便友善,这是‘故人旧谊’啊!又闻将军镇虎牢时,荀贞与将军常有书信往来。”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就是想问问:将军既与荀贞这般亲密,应知荀贞其人。”

    “荀侯其人,与我何干?”

    “嘿嘿,‘荀侯’。”

    吕布、胡轸这等与荀贞对敌之将,多是直呼荀贞之名,而徐荣却称荀贞为“荀侯”,吕布因而复又笑起。

    “你!”

    “将莫动怒,我问‘荀侯’为人,不是为窥探将军**,而只是想从荀贞的为人上来猜测他明日可能采用的战法。”

    “明日接战,你就可以知道了!”

    徐荣起身拂袖而出,出了帐篷,又转回来,冷脸对吕布说道:“明日就要激战,将军还不归营备战?”却原来这是徐荣的将帐,不是吕布的,他出了门才想起来,所以又转了回来,下逐客令。

    吕布哈哈大笑,说道:“将军何必动怒,我也只是一说罢了。”说着话,站起身,冲徐荣一揖,自施施然出帐而去。

    吕布和徐荣的这几句话,吕布其实不是在暗示什么,他就是想起来了,所以逗徐荣似的说了几嘴,可他这番言辞态度却正好戳中了徐荣心中深藏的担忧。

    当年在讨黄巾时结下的情谊,谁知道没过几年,两人成了敌对的关系?徐荣在董兵中本就受到排挤,他现在最怕的就是有人拿这个说事儿,可吕布哪壶不开提哪壶,偏就说了。

    看着吕布出帐而去,徐荣扶着案几,坐回席上,望向帐外,长叹一声。

    帐中有他亲近的吏士在,劝慰说道:“将军久从相国,逢战数遇险,而从来都是奋死不顾,忠义不需言表,吕将军适才数言,想来应是戏谑,将军不必挂齿在意。”

    徐荣叹道:“自古领兵在外者,无不惧主上猜忌。我虽无愧於心,却难料相国之意啊!……荀侯啊荀侯,你害苦我了。”

    正说话间,外边有人来报:荀营送了封信来。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不用说,这信定是荀贞送来的了。徐荣有心不看,可不看,说不定更显得他心虚。

    徐荣无可奈何,只得命拿过来,展开观看,见上边是荀贞手书,上写着:我与将军虽有旧谊,而今各为其主,君为董卓,我为天子,军前之战,不需容情。洛阳一别,久未与将军把酒言欢,於今相逢於战场,以营野为案,用弩矢为佐,豪情为酒,倚关兵谈,亦可谓大快之事也。

    <b></b>[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