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80 帐下授任四司马 道前空候无功回

正文 80 帐下授任四司马 道前空候无功回

    大谷关东西各有几座山,峰峦起伏,沟壑纵横,山中可埋伏兵。

    荀贞、孙坚两人以为:胡轸之来,为行军快,也是为避免遭遇埋伏,他肯定不会选山谷中的道路走,十有八/九是会沿着官道而来。

    官道上一望无遗,不好设伏。

    最终,两人选了一处临官道不太远的小山为设伏之地。

    荀贞挑了三千精卒出来,只等胡轸将到,便提前把此三千精卒埋伏山上,——但这三千精卒并非是击敌的主力,主力是骑兵。

    山小,埋伏不了多少人,三千人已是顶天了,而只靠这三千甲士显是无法歼灭胡轸部的,所以荀贞、孙坚预备用来埋伏山上的这三千人只是打算用他们来缠住胡轸,最终还是要用骑兵来与胡轸决战。

    骑兵速度快,可以埋伏得稍微远一点,只要这三千甲士能把胡轸拖住,不需太久,半个时辰、一个时辰就够,有了这个时间,骑兵便可以奔驰而至。

    选好设伏之点,定下了歼灭胡轸的战术,荀、孙二人就静待胡轸之来了。

    情报络绎不及地从伊阙、广成方向传来,先是胡轸调兵完毕,继而胡轸亲自统兵出关,一天半后,随之胡轸兵马已过广成,过了广成,离太谷就不远了。

    为了不使胡轸多生疑心,孙坚特地传令,命他早前派去伊阙、广成关外的那一支偏师不可追临胡轸太近,但也不能远放不理,——如果追得太紧,胡轸肯定会很小心,而如果完全不理,那胡轸肯定也会生疑,说不定就会疑心前头有埋伏,所以离胡轸不远不近是最合适的。

    这日下午,闻报得胡轸部已过广成,荀贞遂将那预先选好的三千甲士遣派出营,命立即去那座小山上埋伏,同时,荀贞、孙坚两人再次选调精锐的骑兵,仍是合计三千骑,预备出营。

    荀贞派去埋伏小山中的三千甲士,他选用的是以刘邓为将。

    被他留在帐前为吏的凌操在听说了刘邓已得到军令,将要出营的消息后,急忙回到自己帐吏之服,取来铠甲穿上,披挂整齐,又把荀贞之前送他的宝剑挂到腰间,提了长矛便匆匆回到荀贞帐前,於外求见。

    打胡轸这一仗很重要,如果顺利,攻太谷关就会容易很多,所以,荀贞帐中现下是谋臣毕集,武将云会,帐中满满堂堂的不下二三十人。

    大家正在议论、推测这一次打胡轸的胜败会是如何,典韦从外头进来禀报:“凌操求见。”

    诸人知典韦是极得荀贞信重的,故而在典韦进来时都暂停了下话头,听典韦说完,见是无关紧要的小事,有的人便接着刚才的话,重新又议论起来。

    荀贞本来也正在和坐在他左右的戏志才、荀攸等人说话,这时听闻凌操求见,心道:“将临战时,凌操忽来求见,这必是求战来了。”因道,“叫他进来。”

    凌操得了允许,大步从帐外入来。

    他铠甲齐全,腰剑手矛,走动起来,虎虎生风。

    如戏志才等,常见的是他文吏打扮,少见他武士装束,眼见他忽换装扮,多觉眼前一亮。

    坐在荀贞左下的程嘉顿不由便赞了一声:“好个虎士!”

    凌操放下长矛,伏地叩首,大声说道:“操闻主人养鹰,是为逐兔。操受君侯厚养久矣,今兵围关外,而董军来援,此主人放鹰之时,操请从刘校尉出战,为君侯献胡轸首级!”

    在得了孔伷的那万余兵马后,荀贞又举任了一批校尉军官,刘邓因亦得以跻身“部校尉”之列,号为“讨贼”。

    荀攸抚手笑道:“凌君壮志!”

    凌操请战不是一回两回了,荀贞知他勇武,因而也不拒绝,当下应道:“卿我帐前吏也,今既请战,不可无职,便授卿军司马,从刘邓击胡!”

    凌操大喜,高声应诺。

    凌操未退,帐外典韦又来传报:“甘宁、潘璋、姚颁求见。”

    不用说,这三人也是求战来了。

    荀贞命传他三人入来,抬眼一看,见他三人与凌操一样,俱戎装带剑,等他三人伏地一说,果然也是求战来的。

    荀贞一一应允,姚颁三人早在刚到时,荀贞就分别授给他三人司马之职,只不过当时多授给的是“别部司马”,今则借此机会,俱皆换成了“军司马”。

    “别部司马”和“军司马”品秩一样,都是比千石,同时都是武职,但这两个职位有一点不同,那就是“别部司马”顾名思义,是独领一部的司马,帐下兵马的数量多少不一,而军司马则通常是“部校尉”的副官,如在“部”无校尉的情况下,军司马则可以代替校尉,独领一部。相对来说,“别部司马”在军事指挥上可能更独立一点,而“军司马”则是“将军、校尉、司马”这一个武职系统中较为固定的一个职位等级。

    荀贞早年从皇甫嵩讨黄巾,他也是任过“别部司马”的。

    甘宁几个人才到的时候,荀贞和他们还不很熟,他们各有部曲,所以荀贞多将他们任为“别部司马”,而现在,他们的部曲已都在中军校尉赵云的督视下被操练多时,可算是已然融入荀贞这支部队之中了,所以,荀贞借今天这个机会,把他们全都任为了军司马。

    对甘宁等人来说,这其实不是坏事,是好事。

    这说明荀贞已经认可了他们,已把他们融入了自己部队的正常升迁次序之中,只要能再立下足够的战功,也许用不了多久他们就可以再上一步,顺利升为比二千石的“部校尉”了。

    甘宁诸人欢喜谢恩,起身辞别出帐,自去找刘邓,跟从出战。

    甘宁几人各有部曲,他们的部曲虽被操练多时,已算是融入了荀贞的部队之中,可毕竟还没有和刘邓等人的部曲配合过,所以为了不影响作战,荀贞没有让他们带部曲同去,只是让他们各挑了十来个悍勇之士跟着他们去,以做为他们的护卫随从。

    等甘宁几人出去,戏志才笑道:“此辈俱虎贲猛士,自来军中,君侯久蓄养之,而数月未有一战,也难怪个个都急嗷嗷的。”

    程嘉离开席位,往荀贞案前凑了凑,回头看看帐中,见余众都在各自说话,没人注意他,这才轻声说道:“凌操自比如鹰,譬如养鹰,需先熬之,熬之既久,乃得其用。君侯待人恩厚,此固天性,可对这些任侠猛勇之士,却也不能一味恩待啊!”

    用人之道,在刚柔并济,一味柔抚,定然不行。

    荀贞对此,自是知晓,但程嘉的话,他却也不赞成。

    荀贞笑道:“我自带兵,向来奖罚分明,如犯我法,自有夏侯兰,如不犯我法,吾素以赤心对人,却也无需用熬鹰之术。”

    荀贞在任命第一批校尉的时候,不少跟从他很长时间、也颇有战功的人都未能被升为校尉,而没有什么军功的夏侯兰却被任为了明威校尉,何其故也?便是因为夏侯兰执掌军法,奖罚正厉,甚得荀贞信赖,由此,可看出荀贞对军法、军纪的重视,再加上荀贞待人,也确是一贯的推赤心入人腹中,向来都是以恩义交之,少用权术的,故而他有此一话,用来回答程嘉。

    戏志才闻而抚手,赞叹道:“王者堂堂,君侯此正是王者之道!”颇是鄙夷程嘉刚才的那句话,斜着眼瞅了瞅他,说道,“君昌所言,不过诡道、小道耳,纵可得一时小逞,终难成事。”

    程嘉却也不尴尬,一摸自家稀稀疏疏的胡子,笑道:“要不然怎么君侯是君侯,我只是我呢?”

    说完笑罢,马屁拍了,从容自若地回到自己位上坐下。

    伏击胡轸,只是整个攻取太谷的一个环节,兵马已经遣出,荀贞也就不再去多想了,因为多想无益,他只是又问了句:“玉郎部骑兵可都准备好了?”

    荀攸答道:“我刚遣人去问过,玉郎答曰:随时可以出营。”

    “文台那边呢?”

    “孙侯应也已经准备好了。”荀攸顿了顿,又道,“据报,胡轸部约有万人,以我三千精甲、三千精骑於原野上围击之,我又是设伏,以有备击无备,如进展顺利,战必胜也。”

    诸事已备,只等战果,荀贞遂不复再问,转而说起了刚才被凌操等人打断的话题。

    他说道:“军报:徐荣离太谷已不到三十里,吕布已与他汇合,他两人至迟明日可至。今日击胡轸如胜则罢,如负,接下来可就要考虑黄盖、孙贲营之去留了啊。”

    黄盖、孙贲领了几千人,现在太谷关的西边驻扎,与孙坚、荀贞的主力并没有在一起。今天如能把胡轸歼灭,或把他打走,那黄盖、孙贲这边自是不需多作考虑,可如果没能击败胡轸,又或者没能把他打跑,那胡轸为了能和徐荣、吕布联营,接下来他们肯定是会要打黄盖、孙贲注意的,——徐荣、吕布从北来,胡轸从西来,黄盖、孙贲刚好在他两支部队的中间,换了是荀贞和孙坚,他两人肯定第一个想法也会是先把黄盖、孙贲这根钉子拔掉。

    那么,如果没用歼灭或击走胡轸,黄盖、孙贲营该如何安排?是继续留在那里,当钉子,还是干脆撤回?

    这是个不易做的选择。

    戏志才、荀攸皆默然沉思。

    兵法云:未虑胜,先虑败。

    伏击胡轸的仗还没开打,胜负尚且未知,可作为主将和主要谋士的荀贞、戏志才、荀攸等却就不得不先考虑如败了,底下来该怎么办。

    刘邓先统兵出营,随后不久,辛瑷和韩当、徐绲亦各领精骑出营,往胡轸来的方向而去。

    荀贞等人在营中等待消息。

    傍晚时分,军报传来了:未至我小山设伏处,胡轸忽绕道而行。辛、韩、徐领骑急追之,而因遥望胡轸军容整齐,车旗不乱,戒备森严、枪/弩环立之故,不得不退。

    <b></b>[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