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9 吕布既遁援将到 两路先取胡文才

正文 79 吕布既遁援将到 两路先取胡文才

    “乳虎欲夺猛虎功邪?”

    乳虎指的自是荀贞,猛虎指的当然便是孙坚。~頂點小說,

    吕布这句话的意思是:孙坚和他苦战了一场,互有伤亡,吕布的兵马因此而疲惫了,这个时候,荀贞来了,那么荀贞是想趁机捡漏,用他的生力军来击败吕布,以夺孙坚之功么?

    这是挑拨之计。

    荀贞的印象中,吕布是个“勇而无谋”之人,但现在看来,吕布也不是一点谋都没有,他也是有点小计谋的,尽管这个计谋有点低浅。故而,荀贞说他“小狡”。

    荀贞和孙坚是什么关系?两人生死之交,荀贞在战场上救过孙坚,荀贞落难时孙坚亦冒着杀头的危险隐匿过他,两人是赤诚相对、志趣相同的知交,孙坚可能怀着点“争功”的念头,但那只是为了面子,却绝非是因为嫉妒荀贞,所以吕布的这个小计谋明显是不可能得逞的。

    孙坚惋惜说道:“昨暮卿到时,你我就该出兵来击,晚了一个晚上,却就被吕布给逃掉了!”

    荀贞笑道:“太谷关围未解,吕布断未走远,以我看来,他只是稍遁而已,早晚还是会回来的。”

    太谷关周边的平原不多,吕布驻兵之地的左近有不少山谷,他现在这么一走,却也不知他是去了哪里,也许是藏在了某个山谷中,也许是顺着官道北去,找徐荣去了。

    吕布手底下还有两千多骑,派人去搜索、追赶吧,就不说他遁去已久,可能根本就找不到,便是能找到,派的人人少了,不够吕布吃的,派的人人多了,又浪费兵力,因而种种缘故,既然吕布已走,荀贞、孙坚暂时也就只能罢了。

    两人命部卒把吕布的营地给一把火烧掉,随即带兵归营。

    回到营中,因为孙坚的营地靠前,临太谷关近,所以荀、孙二人便在孙坚营中商议战事。

    而今摆在荀贞、孙坚面前的局面看起来是不错:首先,太谷关已经被他们半包围住,其次,关中守将出来逆战,大败了一场,最后,吕布赶来驰援,结果被打跑。这个局面似乎是不错。

    但这个“不错”只是暂时的。

    根据军报,伊阙、广成那边的胡轸应该是已经接到了董卓的军令,弄明白了荀贞、孙坚的主攻方向其实是太谷,据报他已开始点兵调将,甚至没准儿现在已经开始往太谷这边赶了,即使胡轸现在还没出关,伊阙、广成都离太谷不远,至多一两天他也就能到了。

    徐荣那边与荀贞、孙坚营中间隔了一个太谷关,消息不好探听,但吕布既然已经到了,那么徐荣肯定也就在后头了,而且吕布不是今天刚到的,是已经到了两三天了,那么说不定徐荣就像胡轸一样,也很快就会到来。

    仗打到现在,可以说前期局面是比较有利的,荀贞、孙坚确是做到了“兵贵神速、出其不意”。如果没有吕布出来搅局,那么太谷关现而今可能已然摇摇欲坠、岌岌可危。

    可是,因为吕布的突然出现,搅了局面,硬是把孙坚拖在关下了两天,没用能全力击关,以致使当下荀贞、孙坚所要面对的局面便有点微妙了。

    一个弄不好,胡轸、徐荣都到后,董军内有太谷之固,外有胡、徐、吕布之应,这场仗可能就会打成持久战、消耗战。一旦仗打成这个样子,胜负就不好说了。

    而如败,荀、孙即使能安然退回颍川,亦必实力大减,讨董这事儿至少在短期内就不要再提了,不但不能再提讨董,对荀贞来说,广陵可能都会有事儿。

    而即使如胜,也必是伤亡甚大,接下来打洛阳,那董卓在洛阳周边尚有数万雄兵,荀、孙恐亦将会力有不逮,说不好最后只能把“光复洛阳”这个彪炳青史的大功让给袁绍等人。

    一个是如败则后院可能失火,一个即使胜也可能会是辛辛苦苦一场,为别人做了嫁衣裳。

    所以说,不管荀贞,还是孙坚,都是不愿把这场仗打成持久战、消耗战的。

    那么,不愿打成持久战、消耗战,这场仗接下来又该怎么打呢?

    胡轸、徐荣、吕布的可能来援,这是在荀贞、孙坚的预料中的。

    两人在出兵前,反复推演,对此是已有一定的对策。

    孙坚命把挂在帐中的地图平铺到地上,蹲在图前,摸着后脑勺,对荀贞说道:“贞之啊,吕布早到,出乎了你我的意料,今又未能把他留下,你我的兵锋已是为之一挫。徐荣、胡轸想来很快即能抵达关下,待到那时,吕布与他两人合兵,恐怕更难对付。”

    荀贞在颍川待了几个月,虽不是养尊处优,也时常下到营中,或观看、或督促兵士操练,可到底是几个月没有上过战场,没怎么骑过马,相反,不但没怎么骑过马,这几个月里,他更多的空闲时候是在和颍川等地的士人对坐畅谈,所以两个大腿上颇是新生了些肉,这几天他日日驱马行军,大腿上这新生的嫩肉就被摩擦得有点疼,他想起了刘备曾经的感叹,摸了摸大腿内侧,先是叹了一句:“数月未有征战,髀肉复生矣!”

    孙坚仰起脸,看了看他,笑了起来,说道:“卿士族子弟,身娇肉贵,自非是我这等武夫可比。”

    荀贞哈哈一笑,见孙坚蹲在地上,他不好站着,但也蹲着吧,大腿肉疼,反正帐内没有外人,不必顾及仪表,他索性便一屁股坐在了图边的地上,把腿盘起,探着头去看地图。

    “文台,出兵前,你我曾有议过,胡轸、徐荣、吕布之至,在你我预料中。现今只不过是吕布早到了点,无关大局。”

    “卿意是?”

    “还是按照你我早先的部署行事吧。”

    荀贞、孙坚早先的部署是:如能赶在徐荣、胡轸、吕布到前破关,自然最好,如不能,就两军列阵,寻找战机,先破徐荣等,然后再破太谷之关。

    兵者如水,战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两军对阵,在临战前固需“庙算”,可这个“庙算”最多只能算出在战争中可能会出现的种种情况,同时针对这些情况,制定出相应的大概方略,——这个相应的“方略”只能是大概的,不可能具体到细节。

    故而,荀贞、孙坚在战前针对徐荣、胡轸、吕布可能会驰援太谷的这个可能性,并没有定下什么具体的应对方针,只是讨论出了一个“先破徐、胡、吕,再击太谷”的大致方略。

    孙坚蹙眉说道:“现我所忧者,徐、吕兵速,而胡轸兵缓,徐荣、胡轸有可能会同时到达。”

    胡轸离太谷近,徐荣、吕布离太谷远,正常来说,即使他两部都来驰援太谷,然却必是胡轸先至,徐荣、吕布后至。如果是这么个情况,荀贞、孙坚就可以借着这个时间差来安排战斗,比如说:先集中兵力打掉胡轸,然后再对付徐荣、吕布。若是这样,仗就会好打一点。

    可现在的形势却是:吕布出人意料的先到了,吕布一到,徐荣定不远矣,换言之,也就是说,徐荣、吕布的行军速度超乎了荀贞、孙坚预料的快,而本该先到的胡轸却居然如此兵缓,迟迟未至。

    这就出现了一个变数。

    这么一来,胡轸、徐荣就可能会同时到达。

    确如孙坚所言,如是出现这个局面,仗的确就不好打了。

    其实,对这个局面,荀贞、孙坚在战前也是有讨论的。

    当时定了两个应对的办法。

    一个是:设伏打援。徐荣、吕布的援不好打,因为他俩来的方向是在太谷关北,胡轸的援相对来说好打一点,可以找个合适的地方,设个伏,痛打胡轸一顿。

    再一个是:声东击西,或可云之“围魏救赵”。

    胡轸如来驰援,留在伊阙、广成的守军必就少了,可分一支偏师,急往伊阙或者广成,佯装欲攻,从而使胡轸首尾两端,不知去留。胡轸如去,当然很好,如若他留,一来可以把佯攻伊阙、广成变成真攻,二来即使仍击太谷,胡轸因心念伊阙、广成之故,也定无多少战意。

    这两个办法各有优劣。

    总而言之,荀贞、孙坚定下的战略方针可分两层。

    首先一个,是先打胡轸、徐荣和吕布的援军,待打掉这两路援军之后,再围攻无援之太谷。

    其次一个,再打胡轸、徐荣和吕布这两路援军中,选择胡轸是主攻方向,无论胡轸早到的也好,又或者他是和徐荣一起到的也好,都先打他,打掉他这一路,再集中力量打徐荣、吕布。

    孙坚又看了会儿地图,说道:“好,就按你我早前部署行事!”

    计既定下,荀贞、孙坚便广遣斥候、探马,去探胡轸的动向,同时在太谷关西边寻找合适的设伏之地。[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