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8 好立功业潘文珪 乳虎欲夺猛虎功?

正文 78 好立功业潘文珪 乳虎欲夺猛虎功?

    却说当下军中,孙坚大战吕布的消息传出去,荀贞营中上下将士各有反应不同。△↗頂△↗点△↗小△↗说,

    如那关羽、张飞、刘邓、赵云、辛瑷诸辈,无不奋气扬勇,鼓足了劲,想与吕布也打上一场。

    关羽诸将虽然大多看不起吕布的为人,本是丁原部将,叛了丁原也就罢了,居然还把丁原杀了,献首级给董卓,这真是太令人不齿了,可孙坚其人之武勇,诸将却是皆知的,吕布竟能以寡击众,和孙坚在堂堂之阵上打了个平手,这个人的猛鸷由此就可见一斑了,又闻他帐下的高顺、成廉诸士,也一个个都是虎勇之士,关羽、张飞、刘邓、赵云、辛瑷等俱是尚武好勇之人,在闻了消息后自难免就会技痒,想和吕布这干并州的健将强兵过上几招。

    又有那陈午、陈到、臧洪诸人,他们自知如论勇武,是比不上刘邓等的,所以倒也没有想着和吕布对阵争雄,但却也都是提足了气,只待来日跟着荀贞与吕布对上后,不落荀贞的面子。

    又有高素、冯巩等人,他们是因为与荀贞亲近,而才得以能在军中掌兵,各有自知之明,如是对上那寻常敌将,他们固是不惧,可而今闻得吕布如此猛勇,虽说不至於怯敌、不敢与战,然却与关羽、陈到等人不同,他们并没有强烈的与吕布对阵过招的渴望,顶多私下里谈聊几句,各说两句自家听来的小道消息,赞一赞孙坚、程普、韩当等人与吕布的这一场恶仗罢了。

    荀贞接到军报的次日上午,许仲、乐进等人率前部抵至了太谷关下。

    许仲、乐进在路上也听说了孙坚与吕布的这一仗,他们得知此消息的时间比荀贞还要早,闻知此讯当时,才是昨晚入夜后不久,两人当时正在行军的路上,也是各称叹不已。

    许仲、乐进在荀贞军中都是“上/将”的身份了,两人一个是前部校尉,一个是领军校尉,各拥数千部曲,今又是作为荀贞的先锋独领众先行,言谈行止自与别将不同,唯务以持重为上,所以对孙坚、吕布这一仗,他两人尽管也是为之心魂荡漾,可没有过多评说。

    从在他两人军中的甘宁、潘璋等人,却一个个地都是按捺不住、迫不及待了。

    潘璋、甘宁两人的部曲队伍相邻,甘宁在前,潘璋在后,即使在行军途中,他二人见面也很方便。潘璋在闻知此战的第一时间,就拍着马,丢下自己的部曲不管,径奔到前头甘宁的队中,找到甘宁,头一句话便是:“兴霸,你听说了么?”

    甘宁知道他在说什么,点头答道:“听说了。”

    潘璋骑在马上,拍着大腿,说道:“真是可惜啊!”

    “可惜什么?”

    “许、乐二校尉行军太慢!我等若是能早到太谷关下,可不就赶上这一仗了么?”

    甘宁深以为然,说道:“可不是么?”

    “你我如能赶上这一仗,便不需许、乐二校尉再给你我增兵,只靠你我本部,说不定就能助孙侯留下吕布!即便留不下他,至少也能留一两个如成廉、高顺此辈!”

    潘璋年纪轻,二十来岁,血气方刚,自以为勇武,正不知天高地厚之时,以前也没打过什么仗,不知道战场乃是立尸之地,实凶险无比,所以说出了这么一句看似狂妄的话来。

    甘宁虽比他年长,是个见过风浪的,可他至今也没有正儿八经地在战场上打过什么大规模的战斗,而且他当年横行蜀郡,无论吏士,见着他无不点头哈腰,乃是个威风惯了的,并且蜀地的男儿、豪杰他也见过不少,自觉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他的,故而虽觉得潘璋有点年轻,刚才的这句话有点“好大言”的意思,不过却并没觉得他刚才这句话有多“狂妄”,反而应道:“如是步战,你我何惧吕布?即使骑战,以我看来,胜负亦在五五之数,……可惜!”

    潘璋才道过一个“可惜”,甘宁接着又来一个“可惜”,潘璋少不了也问上一句:“可惜什么?”

    “可惜北地少水,太谷无河,如是水战,便是七个、八个吕布一起来,吾也不惧!”

    甘宁在蜀郡时号称“锦帆贼”,那是水上称雄的,潘璋却是连船都不会划,自知在水上那是远远比不过甘宁,故而听了他这么说,只是凑趣两句,因他一门心思都在战场上立功,却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扯,旋即抬头望了望前路,说道:“离太谷应是不远了,……兴霸,你我何不去寻许校尉,求能先行?”

    甘宁却没赞同这句话,说道:“吕布已撤,你我便是先行,又有何用?”劝说潘璋,说道,“许、乐二校尉皆君侯亲信,我观他两人都是寡言重行、严明军纪、不喜莽撞之人,你我两个乃是新投之身,此时却最好不要招惹得他两人厌烦,以免不利你我将来啊。”

    到底是甘宁年岁较长,考虑得比潘璋周全,潘璋与甘宁两人遂脾性相投,彼此以字称,可潘璋却是事甘宁如兄的,听了甘宁的这句劝,潘璋虽仍是难以按捺心头求战的急切,却也勉强只好按下,应道:“是,便听卿之言。”

    许仲、乐进自是不知甘宁、潘璋两人的这番对话,他二人引着本部,沿途行军,次日上午,到了太谷关外。

    孙坚早闻之,已派了徐绲、孙河来迎。

    许仲、乐进停下部队,命营中寻地扎营,而他两人则先来拜见孙坚。

    见到孙坚,两人看去,只见:昨日虽刚经过一场激战,孙坚面无倦色,神采甚佳,雄豪之气没有半点的损减。

    二人拜倒行礼,口中说道:“见过孙侯。”

    孙坚知他两人乃是荀贞的膀臂,并不拿大,亲至前将他两人扶起,说道:“夤夜行军,道上可无碍?”

    “孙侯在前,早已把沿途贼军、宵小扫了个干干净净,道上十分清净。”

    孙坚哈哈一笑,问道:“还没吃早饭吧?”

    “尚未。”

    孙坚一面吩咐人备饭,一面又问道:“贞之何时能到?”

    许仲心道:“一见面就问我家君侯何时能到,孙侯如此急切,难道是想再与吕布战么?”

    许仲、乐进两人中,以许仲为主,於是仍由许仲答道:“我家将军早则今晚可到,至迟明早。”

    “早则今晚、至迟明早……,那肯定是今晚必能到了。”

    孙坚了解荀贞,如是没有之前孙坚和吕布的那一战,荀贞可能缓缓行军,到明早才会到,可有了昨天孙坚和吕布的那一战,荀贞挂念前方战事,肯定就不会再从容行军,今晚一定能到。

    果如孙坚所料,尚没入夜,暮色刚深,远处探马斥候即来禀报:荀侯兵马将至。

    孙坚亲出营迎之。

    在道上,接住了荀贞的部队。

    闻孙坚来迎,荀贞连忙从中军驰出,往前与他相见。

    两人在道中相见,为不阻碍行军,移到了道侧叙话。

    荀贞先细细看了孙坚一遍,见他无伤,神色不错,乃放下了心,笑道:“将军自出郡,数日连战,捷报频频,势如破竹,不过五六日,已围太谷,逆战守军,大胜之,又战吕布,复胜之,威名远扬,震动四州!”

    “四州”,说的是司隶、豫州、荆州和冀州。

    除司隶外,豫、冀、荆三州都离太谷不是太远,同时,豫州不用说,颍川是荀贞和孙坚的大后方,河内的袁绍与曹操等、冀州的韩馥、荆州鲁阳的袁术、荆州宜城的刘表这几个人,因为切身利害的关系,定然是时刻都在关注荀贞、孙坚的这次讨董之战,所以孙坚之前的战果现在应该已经传到了这三州内,已为袁绍、曹操、韩馥、袁术、刘表诸人知,而孙坚昨天激战吕布的战果,想来至多一两日内,也应会就传入这三个州,传入袁绍等人的耳中了。

    孙坚说道:“捷报频频、逆战太谷守军,这些的确都是我获胜了,可‘又战吕布’,哪里敢称‘胜’也?……贞之啊!当初我应该听你的,应该等你到了,再联兵共击吕布!实未料到,吕布竟如此骁悍,我两次与战,头次大败,二次勉强算个平手,却是没捞着半点便宜!”

    “头次何来大败?头次与吕布战,又非是卿亲与其战,只不过是因不知他已到,而吃了暗亏罢了;至若这二次,吕布所部之并州骑兵天下称精,卿能与他打个平手,已是不易,换了我来,怕是会连卿都不如啊!”

    “虽说没能在吕布手上捞着便宜,可昨日一战,战后检点战果,吕布那三千骑却也伤亡不小,他先是疾驰来援太谷,继而未经多少休整,又与我连战两场,想来此时定然早已是将疲兵惫,……贞之!”孙坚双目炯炯,气概振奋,按着剑说道,“此你我联兵,灭他之时也!”

    荀贞也真是服了孙坚了。

    昨天才打过一场恶战,今天等来了荀贞,也根本就不问荀贞要不要休整一下,便急燎燎地就邀请他一起再来与吕布战。

    不过,孙坚说得很对。

    吕布从来到太谷到今天,一直没得到足够的时间休整,先是和程普打了一仗,接着昨天又是一场恶战,昨天那一战中,他又损失不小,而反过来看荀贞、孙坚这边,孙坚虽也是伤亡不少,可荀贞这支生力军现今来了,却就顿时使得敌我双方的力量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荀贞略作沉吟,说道:“吕布虽勇,已是疲师,不足忧也,我所忧者,是徐荣、胡轸,如他两人统兵至,则董军之势将振,而吕布之势亦将复振矣!文台,你说得不错,你我确是‘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啊!”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孙坚吟了两遍这一句诗,觉得不错,但一来他是武人,对诗赋不感兴趣,二来现下他只想灭掉吕布,故而也只是吟了两遍,便就罢了,喜对荀贞说道,“如此,卿是同意我的意见了?”

    “正是!”

    “好,你我这就入我帐中,商议进击之事。”

    进击之事没有什么可过多商议的,荀贞现下到了,荀贞、孙坚这边多了两万多步骑,合兵五万余众,打吕布那现今只有两千多的骑兵,绰绰有余,什么计谋都不需用,只要碾压过去就行,——而至若吕布的驻兵地,也压根不是什么秘密,早就被孙坚探知得清清楚楚了。

    在孙坚的帐中,荀贞、孙坚略略商议了几句,便就定下:明日一早,即出兵直扑吕布驻地。

    ……

    次日一早,荀贞、孙坚聚集两人本部骑兵,选出精骑三千,又选精卒万人,荀贞部下的悍将如刘邓、关羽、张飞、辛瑷等皆在其中,积极求战立功的甘宁、潘璋、凌操等亦在其列。两军直扑吕布屯兵之地。至,吕布已去。辕门上扯了个竖幅,荀贞命人取下观之,见上写着:乳虎欲夺猛虎功邪?

    荀贞哈哈大笑,说道:“吕奉先亦小狡也!”[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