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6 江东猛虎方列阵 并州飞将已出营

正文 76 江东猛虎方列阵 并州飞将已出营

    依照孙坚的方略,孙军把战场选在了太谷关的东南边,这里有一块开阔的平原地带,既可以展开步卒的大规模作战,同时也是吕布太谷关东驰援太谷的必经之地。

    孙坚先自领两千骑兵,至这块平原地带东边的林木、丘陵处埋伏,接着程普、韩当提带步卒万众,在平原地带的南边列阵,最后吴景率领五千甲士进至太谷关的正面关下,太谷关西边的黄盖、孙贲亦提兵出营,到太谷关的西边关下布阵。

    除了这些将要作战的兵卒外,孙坚部还剩下有数千兵士,这数千人没有上阵,在孙河的统领下,列阵於吴景、程普两阵的后边,既是作为预备队,也是用来压住阵脚。

    这一番调动,孙坚部的两万多兵士,除了早前遣去伊阙关外的那两千多偏师,余下的兵马可以说是悉数投入了战场,两万多步骑的调动、布阵不能一蹴而就,从早晨开始,直到快到午时,阵型才成。

    这么多兵马调动,显然不可能瞒过吕布。

    吕布登高而远眺之,见前方太谷关左右烟尘滚滚,惊起飞鸟阵阵,一手拄着铁矛,一手遥遥指之,笑与左右说道:“如只是欲攻太谷,要不了这么多的动静,孙坚小儿这必是想调我出援太谷,围我而击之,以报前暮之仇。”

    跟在吕布身边的都是他军中勇将,如高顺、成廉、魏越、宋宪、魏续、侯成、曹性、郝萌、薛兰、李封等等。

    与董卓的凉州军之构成相似,吕布帐下的这些将士也大多是他的老乡,多为并州人,并州和凉州同处边地,邻匈奴、西羌诸族,这里的人和凉州人一样,常年都在与羌胡作战,俱皆骁勇敢战,连妇女都能上阵杀敌,是以并州兵素来都是与凉州兵并称,号为“并凉劲兵”,——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当日董卓吞并并州兵的时候,没有采取火拼的方式,而是采用了收买的方法,诱使吕布杀了丁原,由此也可看出,这支能被所董卓忌惮的部队的战斗力有多强。

    吕布帐下的这些猛将,有些可能於中原名声不响,但在并州地界,却一个个都是当地有名的勇猛虎士,不少人在从军前就是郡县闻名的剑客、轻侠了,剑客、轻侠之徒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尚气轻生”,此时听了吕布的蔑视笑谈,这帮人大多轰然大笑。

    诸将之中,魏续与吕布有亲,两人结的有姻亲关系,因而魏续可以说是最得吕布信用的人之一了,他大笑了一阵后,轻蔑地望着远方烟尘腾滚处,朝地上啐了口唾液,不屑地说道:“孙坚之名,我久闻之,昔他从朱公讨黄巾,战於汝南,为贼所围,险死於野,复从张公讨边章、韩遂,在军数月,空谈而已,无一功立,后因得朱公之力,乃至长沙平贼,虽胜,可那长沙之贼又算得什么?却被他竟因此而就得获大名!实在是太可笑了。”

    成廉是吕布帐下有数的健将,他也没把孙坚看在眼里,说道:“我听说荀贞呼孙坚为‘江东猛虎’,……将军,我以前少来中原,不知中原风俗,难道在中原这个地方,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被号为‘猛虎’么?”

    诸将又是一阵大笑。

    魏续说道:“莫说孙坚,我听说荀贞也被人称号为‘虎’,说是什么……,什么‘颍川乳虎’?一个只会读经书典故的酸儒,也配被号为乳虎?”

    荀贞的战绩是有目共睹的,打黄巾,数胜,在赵国、魏郡又数败黑山,连张飞燕都被他逼平一场,作为北方边地的虎狼之士,如果说看不起南方的小毛贼,可以理解,但黄巾张角、张飞燕却不是“南贼”,他俩的名号可都是响彻北地,荀贞能逼死张角、逼平张飞燕,足见勇武智略了。

    因而,在听了魏续这话后,高顺不以为然。

    他说道:“孙坚固南人也,而南人亦多善战者,我闻孙坚每战争先,常浴血於前,逢敌虽稍有败,而多胜,真猛将也,不可轻视!我又闻荀贞於黄巾起时之初,独保颍川,继从皇甫公征伐数州,逼死张角,后居赵、魏,又悉定郡贼,逼走张燕,军功赫赫,虽不及皇甫公、朱公,亦远不及相国,可亦足可称今之人杰了。”劝告吕布,说道,“将军万万不可轻敌。”

    吕布帐下的诸将中,高顺是个异数。

    成廉、魏续这些人,有的是本为轻侠,有的是家为豪强,多数都是尚气恣意的,而高顺却不然,首先一个,高顺不饮酒,只这一条,他就与包括吕布在内的成廉等等诸人皆不相同,岂有带兵之将居然不饮酒的?成廉、魏续这些都是轻侠、豪强的出身,作为“豪杰之士”,饮酒通宵达旦乃是寻常之事,如不让他们饮酒,那还不如杀了他们算了;再次一个,高顺不收礼,带兵打仗的将军怎么发财?一是掳掠,二是收受下级、地方官吏的孝敬,可高顺不饮酒就算了,竟然还不收礼,他为人这么的清白,治军很有威严,在吕布帐下当然就一枝独异。

    ——事实上,不止在吕布帐下,便是把高顺放在荀贞、孙坚的军中,他也是个少有之人。

    孙坚军中不说,只说荀贞军中,荀贞军中有没有像高顺这样的人?有,但极少极少。许仲、赵云可算两个,他两人和高顺一样,俱为人清白,治军威严,可他两人和高顺还有不同,他两人饮酒,虽不多饮,不会误事,可至少该喝的时候也喝点;再一个,再次一点的,陈午、陈到也勉强算是两个,但他两人也饮酒,而且不是一点礼都不收。

    所以说,高顺实在是个异数。

    也正因其异数,他在吕布帐下,和其余诸将的关系并不是很亲密,吕布对他也不是特别亲近,倒也不是吕布或别的人对他有看法,说他清高什么的,吕布等人大多也都很敬重他,可因为自己不能做到高顺做到的这些,所以难免就会对他有点“敬而远之”。

    这也是人之常情,人皆有七情六欲,谁没点喜好?可忽然有这么一个人,律己严格,什么缺点、毛病都没,那么作为一个“寻常人”,礼重、尊敬他是当然的,可敬而远之也是当然的。

    做为吕布来说,他虽然没有在讨黄巾中立下过什么盖世的功劳,但他是在边地长大的,从小就和羌胡打交道,在荀贞、孙坚等人还在读书或者浪荡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和羌胡真刀真/枪地干仗了,最终一路因军功而升迁至丁原的骑都尉,可以说他是刀头舔血长大的,而他自己也确实是个有着虎贲之勇的猛士,人号“飞将”,这是拿他与李广相比了,故而他难免自负。

    因而,听了高顺的话,吕布虽知这是忠言,却听不进耳,拍了拍高顺的胳臂,笑道:“卿言甚是,只是我今奉相国之令,来援伊阙诸关,却不能坐视太谷被攻而不管。”

    高顺说道:“今虽荀贞未至,而孙坚部曲两万余众,将军前天傍晚获胜,是因将军率骑突至,为孙坚所未料,故能得胜,而今孙坚已有准备,将军如再贸然出战,万一被围,恐将不利。”

    “孙坚部多步,我皆骑,便是孙坚有了准备,他也围不住我!正是因为荀贞未到,所以我部才应主动出击,先把孙坚打垮,才好解太谷之围,如若不然,待荀贞来到,贼众盛强,我部只三千骑,战难胜也,太谷之围则不可解。”

    高顺固谏道:“徐将军统主力在后,三数日内即能抵达。只要等着徐将军到,便是荀贞亦统兵至,只待将军与徐将军一合兵,亦是完全不用惧他与孙坚也。将军何不稍待?”

    “我自入相国帐下,向得相国恩重,久愧无功以报,今救太谷,岂可待徐荣!”

    董卓恩养吕布,一是为通过吕布控制并州军,二是因为吕布本身的武勇,可董卓这么想,董卓帐下的诸将却不这么想。

    董卓帐下多凉州人,俱骄兵悍将,很排外,便是连徐荣这等早就投到董卓军中、并且多立战功的悍将尚且经常受到他们的排挤,况乎吕布这个还没有立下过什么战功、却居然就被董卓视如子而厚待之的人?吕布在董卓军中也是早受排挤,看着风光,日子其实过得并不痛快。

    孙坚憋足了气,要赶在荀贞到前击破吕布;吕布也憋足了气,想要赶在徐荣到前击破孙坚。

    莫说孙坚排兵布阵,欲诱吕布来战,便是孙坚不这么做,吕布恐怕也是会寻找战机,主动进击的。

    孙坚固为江东猛虎,这吕布乃是并州飞将,两人都是顶尖的猛将,在战场上从来没有怕过谁,皆自恃猛鸷,眼高过顶,这一碰头,不打个你死我活,不拼出来个孰高孰低,那显然是收不住手的。

    吕布在高处望了多时,下边有探马来报:“报将军,孙坚兵分两处,一击太谷,探不清兵马数量,一列阵於太谷东南,众约万人。此两阵皆为步卒。”

    击太谷的吴景、黄盖、孙贲部离吕布这里太远,而且中间有程普、韩当的阵地为阻,所以探马探察不清楚那里的兵马数量,只能探清程普、韩当这里的兵马人数。

    听得孙坚分兵一部进攻太谷,而列万众於太谷的东南,吕布哈哈大笑,说道:“居然分出万人不去攻关,却列阵在太谷东南,果如我之所料,孙坚这是欲诱我出战,围我而击之!”

    成廉、魏续诸将齐齐拜倒,俱大声说道:“愿为将军先锋,擒孙坚来献!”

    吕布沉吟片刻,问那探马:“孙坚部的骑兵在何处?”

    “未能探知。”

    吕布也就是一问,不用探,他也能猜出孙坚的骑兵在哪里,必是埋伏在了东南阵地的附近,他略一思忖,俯观诸将,说道:“高顺!”

    高顺再三劝说吕布,吕布不听,他是个忠诚的人,没办法,也只能跟在诸将中请战,此时听得吕布叫他的名字,应道:“在。”

    “我观孙坚此阵,攻太谷者必为佯攻,列阵於太谷东南的显是为阻我前路,他的杀着肯定是在他的骑兵上!他的骑兵由我亲自来对付,你带你本部兵马,专攻东南贼阵!”

    高顺的部曲只有七八百人,虽然铠甲军器精良,是一等一的精锐,以前作战的时候,每次都能迅速攻破敌阵,可现在吕布却是要他以此七八百人而去攻敌人上万人的阵地,简直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高顺却连眼都没眨一下,只简单地应了一个“诺”。

    “曹性、好萌。”

    曹性、好萌应道:“在!”

    “汝二人带两百骑为高顺殿后压阵。”

    曹性、好萌应道:“诺!”

    “成廉、魏续诸将。”

    成廉、魏续等人应道:“在!”

    “汝等各带本部,从我左右,击孙坚骑士!”

    吕布令诸将起身,顾盼诸将,志气昂昂地说道:“孙坚部骑兵至多三千,我以两千骑击之,灭之易也,待灭了他的骑兵,再与高顺、曹性、好萌联击其东南阵,以骑破步,胜如反手!”

    却原来:吕布倒也不是自大到用高顺的七八百人去击破孙坚部的万人大阵,而只是希望高顺、曹性、郝萌能挡住他们一会儿,待自己击破了孙坚的骑兵后,两边再联手共击此阵。

    吕布的骑兵在并州横行无敌,在他想来,以两千骑来击孙坚的“至多三千骑”,取胜应是不难,而当取胜之后,再以骑兵来进攻孙坚的步阵,取胜应也不难。

    成廉、魏续诸将齐声说道:“今日就让‘江东猛虎’看看什么是‘并州飞将’!将军此战,战必胜也,吾等敢不效死力!”

    吕布哈哈大笑,即领诸将下到驻营中,等将士们报餐一顿后,各引本部,高顺、曹性、好萌先发,吕布自带主力随后而出。

    一时间,太谷关下、关西、关东南,烟尘滚滚,群鸟惊飞,而关东南的孙坚步阵前,随着吕布军的出发,亦是腾起滚滚烟尘,惊起无数飞鸟。

    时过午时,秋阳曝晒,太谷关魏然蓝天大地之上,关中守将一边应付着吴景等人的进攻,一边因闻报到吕布的出战而惊转回头。

    <b></b>[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