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0 土为季夏序主养 将临战至纷请前

正文 70 土为季夏序主养 将临战至纷请前

    “季夏”只是荀贞因为时节而随便想出来的一个小名,实在是平淡无奇,但在场众人多是博学之士,只要他们想,却也能将之夸出花来。

    程嘉抚着手,连连赞叹,说道:“好名,好名!‘春主生,夏主长,季夏主养’,君侯的这个赐名实在是妙不可言,小公子将来定能健健康康地成长,前程亦必显贵。”

    季者,末也,通常来说,季夏指的是夏天的最末一个月,也即六月,但同时,在战国时期的阴阳家学派看来,“季夏”又是一个具有特定含义的月份  ”  。一年本有四季,可依照“五行相生”的理论来说,“四季”却不够,所以战国时的邹衍就把“季夏”也做为一个季节,加入了“春、夏、秋、冬”的序列中,从而使“四季”变成了“五季”,这就与“五行”配上了。

    春为木德,夏为火德,季夏为土德,秋为金德,冬为水德。

    “春主生,夏主长,季夏主养”,程嘉说的这几句话不是他原创的,是他引用的,原文出自前汉大儒董仲舒所著之《春秋繁露》,这几句前边和后边还各有几句话,整句是:“天有五行,木火土金水是也。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为冬,金为秋,土为季夏,火为夏,木为春。春主生,夏主长,季夏主养,秋主收,冬主藏。”

    “季夏”是“五季”中的一季,这本是阴阳学派的理论,后来被儒家吸收,同时也就成了儒家的东西,但是荀贞在随便道出此名的时候却真是没有想那么多。

    现下被程嘉这么一夸,荀贞自己再顺着程嘉的话细细一想,琢磨了一下,还真是这么回事,“季夏土德、主养”,这名字一下似乎就变得高大上,有内涵了。

    荀贞哈哈大笑,自谦地说道:“一个小名罢了,哪儿来的‘妙不可言’?称不上,称不上!”

    年初离得广陵,到现在好几个月了,陈芷诞下一子,荀贞既想儿子,也想陈芷,遂修书一封,写给陈芷,信中提到给儿子取了个小名,叫做“季夏”,又在信末言道:“营柳郁郁,颍水逶迤,羡嫉此信,可见卿面,事功未成,不能速归,登高南望,思卿欲死。”尽诉相思之情。

    书成,遣人送走。

    戏志才建议道:“君侯得子,满营欢动,在下浅见,当赐钱三军,以增喜庆。”

    荀贞被戏志才提醒,心道:“秋收后就要大起兵讨董了,确倒也是可趁此由头,赏赐军中,一增喜庆,二也是增兵士斗志。”当即允诺,吩咐下去,命帐下取钱帛出来,广赐三军将士。

    荀贞军中素来讲的是雷厉风行,一道命令下去,很快就有一大筐一大筐的钱被搬了出去,摆在各营辕门,兵士们排队领取,依军职高低,分别得到了不同数目的赏钱。有了钱、帛的赏赐,三军将士更是欢声雷动。

    孙坚明白荀贞赏钱的目的,因也在他的军中打着“为荀侯贺喜”的旗号,亦大举赏赐兵士。

    却说荀贞军中,新近来投的那些虎士们,如甘宁、姚颁、凌操、潘璋等人,自投到荀贞麾下以来,一战未有,寸功未立,而时得荀贞赏赐,今次又得了一份厚赐,俱有“自愧”之感。

    凌操跟着姚颁来到颍川后,因被荀贞记起了他是谁,遂被留用在帐前,这日抽了个空,来到姚颁营里,对姚颁说道:“自至颍川,寸功未有,而常得君侯恩赐,这次君侯得子,又厚赐吾等,吾虽位卑,而君侯不以小人视我,给我的赏赐竟与高、冯诸君等,我实怀惭。”

    高、冯,说的是高素、冯巩。

    姚颁说道:“君侯与我之赐与江、刘诸君等,我亦怀惭啊!”

    江、刘,说的是江禽、刘备。姚颁是姚昇的从弟,看在姚昇的脸面上,荀贞待他更是恩厚。

    凌操於是说道:“江、高、冯诸君,君侯之乡里故人也,刘校尉,君侯抚待之如弟,此数君与君侯相识既久,复皆有战功加身,吾等何德何能,能与此诸君同?既得君侯重赐,唯有以义报之,吾闻之,军中言:‘君侯意於秋收后进兵击董’,吾等何不自请为先锋?来日与董卓战於阵前,不但可以以此来稍报君侯的厚养之恩,亦可使君侯观我吴郡男儿的勇敢!”

    姚颁以为然,说道:“卿言甚是,正该如此!”

    潘璋与姚颁当时是前后脚到的颍川营中,他俩都年轻气盛,特别潘璋,更是刚猛尚气,他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就搞得很不愉快,虽因荀贞说和之故,两人没有闹得更凶,可后来潘璋与姚颁却也是除公事外几无来往。和姚颁虽无来往,潘璋与甘宁倒是脾味相投,两人时常相见。

    姚颁、潘璋、甘宁,包括早前文直带来的部曲,现都暂在中军,由中军校尉赵云督视操练,潘璋、甘宁两人之营相邻甚近,出个营门就到,这日领了赏赐,潘璋直接去了甘宁营中。

    “兴霸,自到将军帐下,将军三日一小赏,五日一大赏,恩赏厚重,……你看,今因将军得子之故,我又得了一大堆赐钱,这固是将军仁厚,可於我而言之,却是惭愧不安啊。”

    甘宁点点头,说道:“文珪,不但你不安,我也不安啊。”

    他两人现在很熟了,彼此以字称呼对方。

    “文直是将军的故人,将军昔在颍阴时,就与文直相识了,且还有文聘这一层关系,非你我可比;姚颁是姚昇的从弟,与将军的关系也是不同寻常,亦非你我可比。兴霸,将军军中虎臣云集,以你我之能,大约虽是不逊於他等,可要想於将军帐下超出众人,也是不易。”

    甘宁对此有点以为然,又有点不以为然,说道:“将军帐下固多虎士,而能如你我者,却也不多。”

    甘宁当代虎士,荀贞军中的猛士虽多,可能被他看上眼的却是没几个,除了许仲、荀成、辛瑷这些军中上/将之外,也就是刘邓、典韦、赵云、关羽、张飞等有数几人罢了。

    “就算不多,可你我新投之人,身无战功,便虽是得君侯厚视,要想出头,却也难啊!”

    军中讲的是战功,许仲、江禽这些人虽是荀贞的乡里故人,可荀贞的故人很多,为何却只有他们几个能在军中位居高职?正是因他们几人勇锐敢战,皆有军功在身,同时又也各颇有一些不同的治兵手段,所以才能得居高位。放到甘宁、潘璋身上来说,就像潘璋说的,即使荀贞帐下能如他两人这样的武勇之士可能不是太多,就算他两人得到了荀贞的重视和青睐,可在没有足够军功的情况下,要想出人头地,得居高位,却也是会很难的。

    甘宁对此倒是完全同意,他说道:“确是如此。”

    潘璋说道:“我闻将军将要出兵击董,这是难得的良机啊,兴霸,你我何不求见将军,求为先锋?倘能因此而立下一些战功,既可算是稍不负将军的厚恩,也可由此立足军中了啊!”

    甘宁从席上起身,按剑说道:“卿言正合我意!走,你我现在就去求见将军。”

    <b></b>[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