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62 桥元伟恃功身灭 陶恭祖侵迫彭城

正文 62 桥元伟恃功身灭 陶恭祖侵迫彭城

    消息是荀攸带来的。

    “君侯,桥元伟死了。”

    “怎么死的?”

    “为刘兖州、陈留、济阴共攻之,兵败身死。”

    桥元伟即是桥瑁,刘兖州则是兖州刺史刘岱了,陈留、济阴则分指的是陈留太守和济阴太守。

    荀贞细细问之,却原来是:桥瑁恃众自骄,和刘岱起了矛盾,刘岱在陈留太守张邈等人的帮助下,遂与桥瑁火拼,结果桥瑁兵败,身死战中。

    陈留、济阴二郡皆属兖州,桥瑁是东郡太守,东郡亦属兖州,这一场火拼从表面上来看是兖州内部的一次权力斗争,可究其本质,却是桥瑁自找的。

    戏志才叹道:“桥元伟公族子弟,性本强横,我早闻之,他屯兵酸枣时,常陵蔑刘兖州、张陈留诸公,今为兖州、陈留、济阴共击之,终兵败身死,可谓自取其祸乎?”

    桥瑁出身高贵,性格强横,是个敢冒险的人。

    他的性格有多强横,有多敢冒险,从一件事就能看得出来:即“此次关东起兵,初时因为没有借口,州郡皆不敢动,而却唯独只有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矫三公之书、传檄天下,从而才有了诸路纷起”这件事,——要知道,当时朝廷诸公、今之天子都在董卓的手里,连袁绍都不敢贸然起兵,可却就有他,敢矫三公之书,不把朝廷、天子的安危当回事儿。

    由此就可见他的性格了。

    他性格本就是如此强横,加上又自恃此功,於是和诸路兵马会师於酸枣后,在平时的聚会上他实在是没少陵蔑刘岱、张邈等人,——荀贞、戏志才、荀攸、荀彧等人对此皆有耳闻。

    当时戏志才、荀攸等就曾说过:桥元伟性傲恃功,陵蔑同盟,恐怕早晚会和兖州、陈留诸公闹翻啊。

    刘岱、张邈等人无论是从实权、兵马部曲来说,又或是从家声、个人的名望来说,有哪一个是不如桥瑁的了?从实权来说,刘岱等人要么和桥瑁平级,也是两千石的国相郡守,要么品秩虽低,如刘岱,可却“秩卑权重”;从兵马部曲来说,各拥兵数万,也不比桥瑁差,甚至有的兵马部曲比桥瑁还多;从家声、个人的名望来说,他们这些人和桥瑁一样,也大多是公族子弟,或世代衣冠的士族贵家,就他们本人而言之,亦各是有大名於天下的,别的不说,就拿刘岱来说,他不但是汉室宗亲,同时亦是一个“公族子弟”,——其从父在朝时曾数任三公之职,并且他又与这回起兵的“盟主”袁绍交情莫逆,试想一下:他又怎可能会忍得下长久被桥瑁轻蔑的耻辱?

    果不其然,他咽不下这口气,於是在酸枣兵散后,就有了他和张邈等人联兵共杀桥瑁之举。

    荀彧连连摇头,说道:“酸枣诸公,屯兵数月,几无一战,兵散四归,而又起内斗。所谓天下英雄,实庸碌无为,难与谋大事。”

    戏志才等人看到的是酸枣诸军不足以谋大事,荀贞看到的却是另一件事。

    他心道:“刘岱、张邈等人和桥瑁火拼,这算是拉开了‘关东州郡不再口是心非,不再以讨董为名募兵备战,而开始**裸争抢地盘’的序幕了啊。”

    这件事之前,关东已经起兵的这十来支兵马,以及那些还没有起兵的更多州郡,从某种意义来说,可算是处在一个同盟中的,他们共同的敌人是董卓。

    可这件事之后,不管桥瑁、刘岱他们到底是谁对谁错,桥瑁身死这个铁一般的事实就说明了:有序的盟友关系将渐渐开始转变向无序混乱的纷争内乱。

    事实上,“讨董”本来就只是个政治旗号罢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汉室将灭,这天下要换个主人了,如果真是为了讨董,酸枣那十余万步骑怎么可能会几个月不动不战?摆明了他们这些人大多是明以讨董为号,实怀了“借乱谋利、扩充自家实力”的打算,刘岱、张邈等和桥瑁的火拼只是发展的必然罢了,——便是没有他们的火拼,迟早也还会有别的火拼。

    荀贞心中这样想着,嘴上问道:“桥元伟兵败身死,东郡今何人为守?”

    荀攸答道:“刘兖州以王肱领东郡太守。”

    “王肱何人也?”

    “与刘兖州同郡,此次刘兖州起兵,王肱聚宗族、郡人千余投之,刘兖州因表其为行中郎将,素得刘兖州信用。”

    荀贞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这王肱在刘岱军中的地位应是和许仲、荀成、戏志才等在自家军中的地位相仿。

    荀贞心道:“有了此例在先,倒是方便了我日后当有机会时,表我的部曲将士为郡国守相了。”

    之前,荀贞曾和袁绍联名上表,表过孙坚为颍川太守,可孙坚与王肱不同,王肱只是刘岱的一个部将,而孙坚久为两千石,还是乌程侯,却本来就是国家显贵,而今有了王肱的例子在前,以后荀贞却就是也可以堂而皇之地任命自家的部曲将士为二千石太守国相了。

    当然,前提是他得有机会、能打下别的地盘才行。

    机会很快就来了。

    就在听得刘岱、桥瑁火拼的消息之后不久,大概过了有七八天,又一个消息传来。

    这个消息不是从洛阳,而是从徐州广陵传来的。

    被荀贞留在广陵,坐镇郡中的袁绥、姚昇、陈褒等人送来了一封急报。

    急报上写道:徐州表笮融为下邳相,侵逼彭城,兵近我郡。

    却原来:原本的那位下邳相久病不起,在月前就病故了,下邳相之职本是一直空悬,可在几日前,可能是效仿刘岱之举,陶谦忽然表了笮融为下邳相,笮融上任后的次日就遣兵三千,至彭城国界,陶谦亦出兵五千,分三千人亦临彭城界,另余两千人则游荡在广陵郡外。

    荀贞将这道急报出示给戏志才等人看。

    戏志才等人看罢,戏志才说道:“陶徐州早不表笮融,晚不表笮融,偏在此时表,又刚上表,笮融便出兵北上,临彭城南界,而陶徐州亦遣兵至彭城西界,又分兵至我郡北。……君侯,他这分明是想借刘兖州、张孟卓等攻灭桥元伟之机,取彭城入手啊。”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