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9 文若誓愿扶汉室 贞之笑辱董仲颖

正文 59 文若誓愿扶汉室 贞之笑辱董仲颖

    荀攸问道:“怎么?”

    荀贞答道:“董卓遣兵进袭河内,王匡大败。?   ”

    河内一带现有三支人马,一支是王匡的,一支是袁绍的,还有一支是韩馥派去帮助袁绍的,三支人马合计步骑数万,可谓兵强马壮,又有黄河天堑为防,而却竟被董卓进袭取胜,这实在令人惊奇。

    程嘉问道:“怎么败的?”

    “董军虚张声势,使王匡误以为他们要从平阴县渡河,因而死守平阴对面的河岸,结果董军却遣精锐从平阴东边的小平津潜渡过河,绕到了王匡部的后面,疾攻之,王匡部遂大败。”

    “伤亡如何?”

    “几全军覆灭。”

    “袁车骑、韩冀州未去救援?”

    “董军奔袭甚速,一战即走,袁车骑的援军到时,他们早已就渡河南归了。”

    戏志才嘿然,说道:“好个董卓,在颍川、鲁阳这边来了一个‘声东击西’,在平阴、小平津又来一个‘声东击西’,两个‘声东击西’,败了两个袁将军,连带着让君侯和孙侯也上回大当。好计谋,好计谋!”

    荀贞放下军报,召帐外的典韦进来,令道:“请孙侯来。”

    典韦应诺,自出帐遣人去孙坚营中,请孙坚过来。

    荀彧蹙眉深思,片刻后,说道:“袁车骑、袁将军兄弟接连败北。君侯,今次讨董,以袁氏为盟主,而袁车骑兄弟起兵至今,一仗未打,却先相继兵败,想来锐气已失;酸枣诸公本就怯战,经此二役,恐怕会更不敢出战了;……这底下的讨董之战,不好打了啊。”

    荀彧说的这些,荀贞早有考虑,他之前就与孙坚说过类似的话,所以在一接到河内兵败的确切军报,他就马上遣人再去请孙坚过来,所为者正是为再商议军情。

    他问戏志才等人:“志才、公达、君昌,卿等有何高见?”

    戏志才从荀贞征战这么些年,没吃过大亏,这次却被董卓给骗了一回,深有不甘,敌手越强,他越精神振作,闻得荀贞此问,当即慷慨说道:“二袁兄弟、酸枣诸公一直或各怀心思、或惧贼怯战,这回讨董,本来就不能指望他们。君侯,二袁败了也就败了,和咱们没什么太多的关系,以我之见,咱们还是按原先的策略。”

    程嘉问道:“志才是说?”

    “等。等到董军厌战思归之日,便是我部大举进攻之时。”

    “董军连胜两场,士气怕正高昂,要等到他们厌战思归,不知还得等多久啊。”

    “等得久些怕什么?二袁兄弟、酸枣诸公皆不敢战,天下英雄、海内志士,而今所能望者,唯君侯与孙侯二人而已,便是多等些时日,只要待到进击时,一战大胜,收复洛阳,进而擒杀董卓,迎回天子,必四方瞩目,万民传颂,功重当下,名垂后世。此立不世之功时也!”

    对这一点,程嘉倒是赞同,他点了点头,说道:“倘使真能擒杀董卓、迎回天子,确是不世之功,伊、霍之不能及也。”顿了下,他话音一转,又说道,“只是,奈何粮秣啊!”

    “粮秣怎么了?”

    “君侯、孙侯数万兵马,日食所用,开支甚大,虽从孔豫州那里弄了些粮,短时尚好,时日一长,恐难支撑。”

    “这有何难?我闻孔豫州在归州府后便一病不起,难理州事,而今州府大小事宜,多由诸从事代/理。待到缺粮时,君侯与孙侯可从郡中选一二与之相熟之子,径去州府,做个说客,寻他们借粮就是。想来看在故友情谊、国家大义上,他们总不会拒绝。”

    “这,……这倒也是。”

    荀贞问荀攸:“公达,卿以为呢?”

    “志才所言甚是。君侯,我等出广陵而远来颍川,是为匡扶汉室,不管袁车骑、袁将军、酸枣诸公是怎么想的,在我以为,我等绝不能半途而废。”

    戏志才、荀攸说的话不太一样,可意思其实都是一样。

    他俩话里话外,透出的意思俱是:这回讨董是千载难逢的一个好机会,越是袁绍、袁术、酸枣义军不敢出战,对荀贞来说越是最好,只要坚持等到董军思归之时,就是荀贞、孙坚立下不世之功之日,而一旦此功立成,那就不但是朝廷里必然会有荀贞的一席之地,便是以此功劳与朝中的那些老臣、与袁绍等这些强横的实力派抗衡亦非不能了。

    “文若,卿以为呢?”

    “底下的仗虽会难打了,然每思及天子颠沛,为董贼所挟,我就不能自安,常怀戚愤,灭此贼獠,扶助汉室,光复汉家天威,为百姓解倒悬,此我之愿也。”

    荀贞拍案而起,慨然说道:“此亦我之愿也!”

    二袁兵败,诸人都看出了底下的讨董之战将会因之而变得更加难打,可是同时,却又没有一个人退缩,又都认为便是仗难打,也要接着打下去。三言两语,诸人就议定了此事。

    等孙坚来到帐中,——孙坚本就是个坚定的主战派,更是对此没用异议,於是,荀贞便和他又细细地商议了一番底下的军事安排和部署。

    董卓连胜了二袁,接下来可能会暂时息兵,但只从他击败二袁用的皆是“声东击西”之计就可看出他用兵狡诈,因此也不能排除他会再来奔袭颍川,所以荀贞、孙坚决定,从当前到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颍川整体以防御为主,兼顾练兵,同时继续探察董军的士气、战备。

    就在荀贞、孙坚做出了这个决定后不久,又有董卓的使者从洛阳来了。

    这回来的不是朝臣,而是董卓的亲信文士。

    他一见到荀贞就大拜行礼,口中说道:“恭喜君侯、贺喜君侯。”

    “何喜之有?”

    “小人此来颍川,是特地来向君侯提亲的。”

    “提亲?”

    “正是。”

    “你为谁人来向我提亲?”

    “相国幼女,年未及笄,知书达理,相国愿请配与君侯为妻。”

    “董卓许配女儿”这件事,荀贞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到底有无,只隐约记得好像在演义里看到过,说是他有一个女儿,愿许配给孙坚的儿子为妻,但被孙坚拒绝了。

    今见董卓遣来的这个使者不去找孙坚,却来找自己提亲,荀贞颇有啼笑皆非之感,心道:“找文台时,是许配女儿给文台之子,今来找我,却是要许配给我,这是想长我一辈?”瞧着这跪拜地上的董使,看了好半晌,这才说道,“董卓是在辱我么?”

    当着董使的面,荀贞题名道姓,直呼董卓姓名,很不礼貌,但这董使却没有因此发怒,仍是恭谨姿态,陪笑说道:“君侯这是什么话?小人敢问之,君侯此言何意?”

    “董卓难道不知我早已成婚?”

    “相国当然知道。”

    “那难道是要我休妻?”

    “相国说:君侯妻乃许县陈家女,贤惠无双,与君侯正是良配,自不敢使君侯休妻。”

    “那他这是何意?”

    “相国愿许女为君侯小妻。”

    小妻就是妾了。

    荀贞心道:“董卓还真舍得下本。他今为朝中‘相国’,把女儿许给我当个小妾,也亏他拉得下脸。”转念一想,又想道,“不对,董卓的确是有个女儿,但早已嫁给了牛辅,他又哪里来个‘年未及笄’的幼女?是了,必是从他族中找了个,又或是随便认了个,想以此来笼络我。”

    荀贞说道:“我与董卓是见过几面的。”

    那董使不知荀贞为何突出此言,应道:“是,是。”

    “我有一事想问你。”

    “君侯请说。”

    “董卓那幼女与董卓有几分相像?”

    “小人愚钝,不知君侯此话何意?”

    “我刚才不是说了么?我与董卓是见过几面的。”

    那董使莫名其妙,陪笑说道:“是,是,但小人愚钝……。”

    “娶妻以贤,娶妾以色。如是长得如董卓那般模样,我且问你:你觉得合适做我小妻么?”

    这是对董卓的极其侮辱了,那董使便是个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性,然而上次阴修来颍川,其车骑随从中董卓的人被孙坚、荀贞杀了个干干净净的事儿,这个董使却是也知的,尽管怒火上涌,因也不敢发作,只好依然陪笑,尴尬说道:“君侯说笑了,说笑了。”

    荀贞倒是佩服这个董使的好脾气了,笑对他道:“不如这样,我给你出个主意吧。”

    “君侯请讲。”

    “你离了我这里,去找孙侯。孙侯生冷不忌,胃口好,也许肯要了董卓的这个‘幼女’。”

    “你……。”这个董使实在忍不住,险些发怒,幸好话到嘴边,蓦然惊醒,只说出了一个“你”字,赶紧把剩下的话咽回了腹中。

    荀贞调笑了他几句,懒得理会了,唤帐外的卫士进来:“把他带去见孙侯。”

    这董使知道孙坚脾气火爆,上回阴修车骑队中被杀的那些人,听说就主要是被孙坚杀掉的,他又哪里敢去见?却不容他分说,两个卫士叉起他,拖着就走,拉出帐外,往孙坚军中去了。

    待得帐中没了人,荀贞自坐在席上,回想刚才与那董使的对话,越想越好笑,哈哈大笑起来。

    那董使被拉走不多时,帐外脚步响起,一人闯了进来。

    荀贞看去,正是孙坚。

    “文台,你怎么来了?”

    “贞之,你还装糊涂?”

    “怎么?”

    “那个董贼的使臣是你打发到我那里去的吧?”

    “文台你又不是不知,我不好女色。”

    “说什么我生冷不忌?”

    “哈哈,哈哈。”

    孙坚也忍不住了,亦大笑起来。

    笑罢,荀贞问道:“那董使现何在?”

    “我割了他的鼻子,打发让他回去了。”

    “董卓先使阴少府来劝降你我,再连败袁车骑、袁将军,然后又遣人来找你我结亲,此可谓软硬兼施了啊。”

    “不错。”

    “也正可由此看出,董卓急於休战。”

    “贞之的意思是?”

    “他虽新近连胜,可其部曲的军心士气却未必是如我等所料的那样‘高昂’,说不定已是有了厌战思归的苗头。”[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